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19章:大结局篇【十七】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19章大结局篇【十七】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与郁总参谋长顶了几句嘴,郁老太太很有骨气地挂了电话,转头,脸上换了笑容,和蔼可亲。

白筱正坐在旁边喝老太太亲手给她炖的鲫鱼汤。

“味道怎么样?”

白筱放下调羹,微微一笑,点头:“汤很鲜。”

郁老太太高兴了,指着碗里的那条鲫鱼:“这是我昨天下午钓的,野生鲫鱼,纯天然无害食品。”

白筱刚才是听张阿姨说起,老太太最近迷上了钓鱼。

“对了,之前我有在XX寺许愿,现在你跟孩子都平安无事,我打算改天去还愿,到时候你也一块儿去。”

郁老太太觉得有些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原本她也不相信这些东西,但老三身上发生了太多事,她还是想去求个心安,老太太伸手,轻抚白筱的肚子:“到时候,菩萨保佑,生个健健康康的小胖娃。”

“对了,让小三找个时间,把亲家外婆接过来。”

白筱不解地看着老太太,老太太告诉她:“我跟你小姑还有大伯母商量了下,觉得最近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应该找件喜事来冲一下晦气,这个月月底几天是好日子,你跟小三趁这个空档把婚礼给补上。”

“这个月月底?今天已经二十号了……”

郁老太太拉着白筱的手,拍拍她的手背:“你只要漂漂亮亮当新娘就成,其他事,让小三去忙。”

白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现在穿婚纱,真的好吗?

“这事,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你爸也是同意的,婚庆公司我都已经找好了。”老太太说。

……

郁绍庭约了几个朋友喝下午茶,傍晚来大院接白筱,发现她愁眉苦脸的。

“怎么了?”他坐到她旁边,握着她的手。

白筱来回抚摸着自己突起的肚子,到时候一定不能穿紧身的婚纱,不然铁定被人发现是奉子成婚。

“要不,你跟妈说说,把婚礼挪到生完孩子之后。”

“月底虽然急了点,但应该不会仓促。”郁绍庭捏着她的手指,让她不要操心:“不是有我在吗?”

白筱望着他英俊的脸庞,到时候,他穿着新郎的黑色礼服,身姿挺拔地站在那,自己挺着肚子,穿着款式难看的婚纱,还不能穿五厘米以上的细高跟鞋,跟他站在一起,整个婚礼满满的都是不和/谐因素。

到时候,女宾客瞧见他会惊叹:“新郎真有魅力,多金成熟,身材又好。”

等到新娘出场,底下一定是大片的唏嘘声:“这个土肥圆是谁,新郎什么眼光……”

孕妇的脾气很大,白筱听到他这么说,没有接话,也没有发脾气的征兆,只是把背影留给了他。

郁绍庭早已熟知了她的那点性子。

放下遥控器,从后搂着她,在她耳边低着声道:“明天先带你去试婚纱,要是这边没看中的,我们坐飞机去巴黎买。”

白筱听他提及巴黎,想起徐蓁宁说的话,徐淑媛的婚纱是他亲自去巴黎请设计师定做的。

女人善变,偶尔会因为一丁点的小事计较上。

“我不喜欢巴黎。”

“……那去米兰,米兰也有很多名设计师。”郁绍庭抱着她哄道,语气带了些讨好。

白筱想,徐淑媛穿婚纱时绝对不会是身材走样,她也希望让婚礼成为自己人生中最美丽的时刻,但现在看来,很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只是闷闷地回了句:“都这样了,穿什么都没差。”

“怎么会没差?”郁绍庭算是明白了她的心思,说:“婚礼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比你漂亮。”

“……那如果有人比我漂亮呢?”

他说:“那我们先请酒店服务生拿着你的照片守在门口,瞧见比你好看的,一律不让进。”

一个抱枕砸在他身上,白筱觉得他在嘲笑自己:“郁绍庭,你混蛋!”

——————————

第二天的丰城早报,白筱在娱乐版看到‘混蛋’郁绍庭占据了头条,跟一个最近大红的女影星。

报道标题——XX奖影后钟琪跟某富商酒店私会,四小时后乔装秘密离开。

事情发生的时间,正是昨天下午,郁绍庭告诉她的是——‘跟朋友出去喝下午茶’。

照片是偷/拍的,酒店总统套房的窗帘没拉紧。模糊不清的照片里,郁绍庭交叠着双腿坐在客厅沙发上,那个女影星,则在旁边的卧室里,裹着浴巾擦拭着湿发,旖旎的一幕令人不难想象,接下来或者之前发生了什么。

白筱刚看完这篇绘声绘色的报道,郁老太太的电话就来了。

“妈,我不生气。”白筱回话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任何的大喜大悲:“报纸我也看到了。”

白筱这么一说,老太太觉得她一定是真生气了。

昨天还在商量婚礼,今天一大清早就出了这么一茬,这家报社的记者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居然还PS照片!

白筱挂了电话,对在收拾餐桌的李婶道:“李婶,你帮我拿两套换洗的衣服。”

……

此刻,报纸的两男女主角,正坐在郁绍庭的车里说话。

钟琪戴着鸭舌跟墨镜,坐在副驾驶座上,她出来买早餐,被狗仔跟踪,郁绍庭刚巧路过,替她解的围。

“报纸的事情,我很抱歉。”钟琪昨天下工后,是甩了记者才去酒店的,没想到还是被偷/拍了。

郁绍庭倒是对那篇报道没放在心上。

换做以往,这种增加曝光率的机会,作为艺人,钟琪一定会好好抓牢,但她在圈子里混,也很清楚哪些人不能去招惹,所以,像是故意解释地说:“我的经纪人,在接听那些记者电话时已经否认了这件事。”

“刚才要不是郁总你,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很可能,明天又是一个头条。

“你的车停在哪儿?”郁绍庭转过头,问她。

钟琪表情为难,她没有开车出来:“郁总,你在前面那个路口放下我就好,我给我助理打电话。”

郁绍庭想到这附近人多眼杂,没有把她随便放下:“你还住在辛柏那里?我先送你过去。”

“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没关系,昨天的事我还没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高铁站对面那块地我也拿不到。”

钟琪听说过郁绍庭这个人,都说他冷得不近人情,但真的相处下来,发现传闻有点不符实,她觉得郁绍庭是个好人,笑了笑:“我又不是白给你介绍的,你有给我报酬,再说,你跟辛柏是从小认识的兄弟。”

昨天总统套房里,还有另外几个人,但因为角度限制,惟独郁绍庭入了镜头。

而钟琪真正的男朋友是辛柏。

郁绍庭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白筱的来电,他拿了蓝牙耳机,直接接听了电话。

“我早上醒来没看到你,你在哪儿?”她在电话那头问。

“……在开车。”

白筱:“什么时候回来,午饭要不要等你?”

郁绍庭还没回答,旁边的钟琪,突然打了个喷嚏,没忍住,声音不小,电话那头顿时沉默了。

“二十分钟后我回去。”郁绍庭刚说完,那边已经撂了电话。

钟琪见他摘下耳机,她戏演多了,自然猜到现在是什么个情况,试探地道:“要不我打电话解释一下?”

“没事。”郁绍庭打着方向盘,说:“她很大度,不是一个小心眼的女人。”

——————————

郁绍庭回到沁园,他口中的‘大度女人’已经离家出走了。

“白老师说出去倒个垃圾,我在里面洗菜,结果好久都没回来,我出来一看,发现她让我准备好、搁在沙发上的两套干净衣服也一并不见了。”李婶看着站在那的郁绍庭,也想到了那篇香/艳的报道。

难怪白老师要生气了,不过,三少长得好又有钱,女人缠上来倒也不稀奇。

“她有没有说去哪儿了?”郁绍庭给老太太打了电话,老太太说白筱没有过去,转过身问李婶。

李婶摇头。

郁绍庭想到在首都的徐敬衍,通过关系,查了今天飞往首都的几趟航班乘客名单,连高铁汽车也没放过。

没有白筱的名字。

给她打电话,已经是关机状态。

至于黎阳,她不会回去,因为不想让老人家替她担心。

……

郁景希正在上体育课的时候,郁绍庭来了,站在操场边,脸色不算太好,他跑过去,气喘吁吁:“爸爸!”

郁绍庭四下环顾了一圈,眉头紧锁:“就你一个人?”

“是呀。”太阳有些猛烈,郁景希眯着眼:“爸爸,你是来接我一起吃饭的吗?”

郁绍庭摸了下儿子的脑袋瓜,语气温和地问:“小白有没有来找过你?”

小家伙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不答反问,一脸恍然大悟:“爸爸,你是不是又跟小白吵架了?”

“……”

郁绍庭没回答这个犀利的问题,但还是耐着性子,好声好气地问他:“有没有来过?”

“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一起找她。”

郁绍庭收回搭在儿子小脑袋瓜上的大手:“好好上课,晚上小梁过来接你。”

郁景希抱着自己的足球,等郁绍庭行色匆匆地离开,他转身,把足球扔给吴辽明,然后一边跑向教学楼,一边对吴辽明喊道:“帮我跟于老师请个假,就说我妈妈生孩子了。”

——————————

白筱没有离开丰城,当时会带着衣服从家里出来,也纯粹是跟郁绍庭的赌气之举。

她回了星语首府,以前跟和欢合住的公寓。

白筱在公寓里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其中有一部古装片,还是那个叫钟什么的主演的。

望着电视屏幕上的女人,她的心里又泛起了酸水,捏了下自己的腰,肉肉的,没有以前的纤细。

中午,她给郁绍庭打电话时,清晰地听到,他身边有女人。

……

当白筱看到门口,咧着嘴冲自己笑的郁景希时,出奇的惊讶,让他进屋,替他卸下背上的大书包。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小家伙坐到沙发上,端起白筱的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满头的大汗:“因为我没在其他地方找到你啊。”

“我没带钱,是一个好心的阿姨帮我刷的公交卡。”郁景希跟白筱讲述了自己为了找她遭的罪。

白筱心疼地搂着他,摸摸他汗黏黏的脸蛋:“下次不要再单独外出,很危险知不知道?”

“其实也还好。”小家伙羞赧地笑。

白筱不想让其他人担心,开了机给郁老太太打电话报平安,告诉她景希在自己这里。

“这样啊,那就好。”老太太松了口气,又问白筱在哪儿。

白筱不肯说,只是说过两天就回去。

晚饭,白筱点了两人份的外卖,门铃响的时候,她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立刻就要合上门。

他的手一下子按在门上。

“你想干嘛?”白筱说话的口吻提防又生硬,还生着气。

屋子里的郁景希,听到门口的动静,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挖出一个吸尘器的柄,气势汹汹地冲出来。

瞧见站在门口的郁绍庭,小家伙缩了下脖子,默默地转身,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至于郁绍庭,二话不说抱起白筱,进了屋,反脚勾上门,不顾她的反抗,直接抗着她进了以前的卧室。

最后郁绍庭以武力平息了民愤。

他把白筱伺候得服服帖帖,只是在猝不及防的时刻,被白筱一脚踹到了地板上。

郁绍庭也不恼,又贴上去搂着她,动手动脚,想要再来一次,白筱在他怀里反抗,她的身体很诚实,柔成了一滩水,但她还是使劲地推着他:“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但她也发现,自己越反抗,他越是来劲。

郁绍庭低头亲了她的脸颊,一手抱着她防止她乱来,一手拿过新的安全用品:“别闹。”

“你不去找那些漂亮女明星,来找我干嘛?”白筱没想到,他身上居然随身带了一盒冈本。

郁绍庭愣了下,低头看着她红晕遍布的小脸,笑了:“吃味了?我跟她之间没什么,报纸上瞎写的。”

“……没什么都裹浴巾了。”

说着,她拿起枕头要去砸他,郁绍庭一把抢过,白筱却突然捂着肚子,脸色难看地喊‘疼’。

郁绍庭以为是刚才自己失控弄伤了她,从她身上起来:“哪里疼?”

白筱双手恢复自由,拿起枕头打他,郁绍庭一时没留神,光着身被她赶下去,他刚拿起短裤穿好,人已经被她推出了卧室,连带着西裤也丢在他身上,房门‘砰’地在他面前重重地关上。

郁绍庭忙套上西裤,刚系皮带,房门重新打开,他抬起头,衬衫跟袜子相继扔在他脚边。

客厅里,郁景希正端着快餐盒,扭头,直勾勾地看着他。

郁绍庭有些尴尬,但面不改色地穿上衬衫,敲了敲门:“把门开一下,我还有东西落在里面了。”

白筱坐在飘窗台上,扯了床单裹在身上,听到外面的声音,也没有去搭理,倒是他掉在地上的手机响了。

不想给他进来的机会,又怕是重要的电话,看到是‘辛柏’的来电,白筱接了:“喂?”

“是小嫂子?”辛柏顿了顿,以为自己打错了,确定号码没错,试探道。

白筱嗯了一声,那头的人忙不迭道:“小嫂子,你别误会三哥啊,我女朋友今天被狗仔跟踪,刚好被三哥碰到,他送钟琪回来,还有昨天,报纸上写的那个男主角是我,只是当时我刚弯腰去捡打火机了,才拍了三哥。”

白筱:“……”

——————————

我发现我一直没有写小三跟小白夫妻间关于‘第三者’这个问题【请自动摒弃徐蓁宁,这个纯粹的一厢情愿】,所以在大结局前提及这一点,这也是他们夫妻之间相处之道,小打小闹,充满情/趣。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