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20章:大结局篇【十八】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20章大结局篇【十八】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站在房间门口,没有离开,他瞟了眼客厅里的孩子,放低声对着里面的人道:“你先把门打开。”

白筱已经挂了电话,她站在门边没吭声,但一直注意着门外的动静。

客厅里的电视机传来动画片的声音。

她握着门把手,轻轻地旋转,打开了一条门缝,往外看,还没看清楚,横进来一条手臂。

骨节分明的大手牢牢地握着门边缘。

白筱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去关门,力道没把握好,可能郁绍庭也没想到她真狠得下心,他的手被夹住,闷重一声,四根手指瞬间出现了一道红痕,他因为疼痛皱起眉头,但门也开了。

“你怎么不收手!”白筱跑出来抓着他的手查看伤势,惊魂未定。

郁绍庭顺势一把搂住她,往自己怀里带,也不顾自己受伤的手,只是低声问她:“不生气了?”

白筱不作声,一根根地掰看他的手指。

郁绍庭往客厅看了一眼,然后搂着她进了卧室,顺手关上门。

白筱身上还没穿衣服,裹着一条床单,被他半抱半推地走到床边坐下,仿佛刚才的关心不过是幻觉。

“……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才接触的,辛柏你以前见过,钟琪是他的女朋友……”郁绍庭身上的衬衫纽扣才系了几颗,他搂着她,拉过她的手解释,展现出罕见的温柔。

“不过是一篇八卦报道,你又不是没见识过那些记者胡扯的功力,没有必要当真。”

白筱其实心里也明白,自己不相信郁绍庭会在外面跟女明星开/房,如果他真的喜欢那些娱乐圈的女人,当初也没必要那么想方设法跟自己结婚,她觉得自己今天使性子包括离家出走,是怀孕后身体里的黄体酮分泌不足引起的。

“我不想举行婚礼。”白筱抿着唇角,终于开了口,语气颇为别扭。

“……”

郁绍庭知道,怀孕的女人需要哄,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昨天不是还说好的,怎么又不想了?”

她一直都不想现在举办婚礼,说好的也只有他跟老太太。

门外,传来郁景希的声音:“爸爸,如果我们今天晚上睡在这里,那我的房间呢?”

白筱要从他身上起来,却被他紧紧拥着,不放手。

郁绍庭吻了会儿她的唇角,也不管她的反对,然后抬头对外道:“我跟你小白商量点事情,说好就回去。”

“不要脸。”白筱想到他上来找自己时,还从便利店揣了一盒冈本,一张小脸烫得通红。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响了。

郁绍庭拿过,接起,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看向怀里面红耳赤的女人,话是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的。

“嗯……没事,先这样,下回再说。”

白筱的目光落在手机上时,他已经主动交代:“是辛柏,就是那个女明星的男朋友。”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

郁绍庭笑了,亲了亲她泛红的耳根:“是呀,你都知道,是我啰嗦,行了吧?”

白筱犯了矫情,不搭理他。

“还有婚礼的事情,妈都已经通知了亲朋好友,就差喜帖没发出去,大家都知道,郁家月底要办喜事。”郁绍庭收了收脸上的神色,不像是玩笑:“老太太这么急着办婚礼,也是想要孩子出生时堵住其他人的嘴。”

“没几天就月底了。”

白筱心里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别人从确定婚礼到实施都要好几个月,到她这里浓缩成了几天。

其实说到底,就是紧张。

郁绍庭搂着她,耐着性子对她循循善导:“当初领证时,我要办婚礼,是你不肯办,现在肚子越来越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未婚生子。”

“……我们不就是未婚生子,景希都那么大了。”白筱突然反驳了他一句。

郁绍庭愣了下,然后捏着她的脸颊,笑:“什么时候嘴皮子这么厉害了,还是,你也就在我这里横一横。”

“爸爸……小白……”小家伙在外面,轻轻地敲了敲门,用气音喊着商量得没完的两人。

郁绍庭紧了紧搁在她腰间的手:“景希都等着急了,婚礼的时候,让景希给你当花童。”

白筱轻声咕哝:“现在肚子大了,穿不下婚纱。”

“以前你太瘦了,现在这样刚刚好,至于婚纱好不好,明天试了才知道。”

郁景希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动画片,然后卧室的门开了,爸爸出来了,身后跟着小白。

“把电视关了,准备回家。”郁绍庭对儿子说。

郁景希不知道他们在屋子里都聊了什么,但他也明显察觉到,小白好像不生爸爸的气了。

下楼后,两人在车上还眉目传情来着。

……

除了郁景希,夫妻俩午饭和晚饭都没吃,和好后,直接回沁园让李婶重新做了晚餐。

郁绍庭到家后,先上楼冲澡,白筱则辅导郁景希做作业。

郁老太太也打电话过来,先安抚了儿媳妇一番,然后责备郁绍庭给儿媳妇消气:“筱筱,你要不想跟小三一起住,没关系,搬来跟妈一起住,就是别意气用事,搞离家出走,你可吓坏妈了。”

这要是一不留神,又被什么人绑去了可怎么办。

“妈,我今天冲动了,以后不会再这么做。”

白筱很喜欢郁老太太,老太太是真的掏心掏肺地对她好,以前她跟蒋英美的关系也好,但在蒋英美身上,她没有感受到郁老太太的这种实诚,郁老太太对她,从来都没有过什么算计。

跟郁老太太的相处模式更像朋友,白筱将之定义为‘忘年之交’,尽管老太太从没认为自己是老人群体。

而白筱也答应了老太太,等孩子出生就搬回大院去住。

——————————

怀孕后的白筱比较嗜睡,郁绍庭起来接电话时,她窝在他的臂弯里,闭着眼没有醒。

“什么事?”郁绍庭掩上书房的门,才接起电话。

颜靖在电话那边说,陆崇扬来了丰城,托人说是想跟郁绍庭见一面,为的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郁绍庭望着窗外皎洁的月色,没想到陆崇扬能博新太太欢心能做到这一步。

“三哥,如果你不想见,我去回绝掉。”

这趟来丰城的,应该还有夏澜,上头督促着,检察院那边的效率不低,很快就能到法庭审理这一步,夏澜就算想通过关系来打点,恐怕也来不及,现在,无非是想用最直接的方式,让他放过徐蓁宁。

“你找个时间安排,到时通知我。”郁绍庭道。

颜靖说好,也知道陆崇扬这一方折腾不出幺蛾子,见他们,也不过是彻底打消他们的希望。

这种落井下石的事,郁绍庭也只在年少时干过。

——————————

第二天,郁绍庭真的说到做到,带着白筱去丰城最大的礼服中心选婚纱。

工作人员拿出了一个很大很精致的行李箱。

白筱不解地看向旁边的男人,他兴味地抚着她的后背,让她过去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箱子里装的是一件白色的裹胸婚纱。

手指摸着婚纱胸口的珠片,白筱被震惊到了,不知道郁绍庭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是一晚上,居然弄到一件完全符合她以前身体尺寸的婚纱。

试穿婚纱时,发生了一点小尴尬——

白筱如今怀孕,腰上长了肉,婚纱的后背拉链有些拉不上,工作人员只好给她放了两针,但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婚纱的款式很简单,别样的雅致,恰好遮掩住了她凸显的小腹线条。

工作人员摘下她的头绳,柔黑的长发落在肩上,白筱望着试衣间里的落地镜,仿若置身在一个美梦里。

她曾经一度以为,她这一生都没有机会穿上漂亮的婚纱,挽着父亲的手臂走去新郎的身边。

现在,她所渴望的全都实现了——婚纱,婚礼,父亲,还有……属于她的新郎。

白筱看到镜子里那个美丽的新娘,微微上扬唇角。

……

试衣间的布帘拉开,白筱怀揣着紧张,双手揪着婚纱的裙摆,看向双腿交叠坐在那里的男人。

郁绍庭听到‘唰’的一声,从杂志上抬起头——

周围,已经有工作人员歆羡地赞叹:“好漂亮!”

婚纱出自米兰一位著名婚纱设计师之手,加上白筱本身清雅的气质和精致的五官,出来的瞬间,惊为天人。

她从台阶上下来时,脚崴了下,身形踉跄——“小心!”

郁绍庭及时扶住了她,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抓着她纤细的手臂,白筱的双手,按在他挺括的西装上。

两人紧贴的身体,她的心跳砰砰加速,也清晰地感受到郁绍庭沉稳的心跳。

“谢谢。”白筱收回手,微微红着脸,离开他的怀抱。

“两位再看看,我们这边有手艺很好的缝纫师,哪儿不合身,可以告诉我们。”工作人员说完,识趣地退下了。

白筱还在镜子前看身上的婚纱,她自然也发现了,这件婚纱跟摆在橱窗里那些婚纱的差别。

即便款式简单,但很多细节处理都很棒……

圆润的肩头被一双大手握住,身体被转过去,白筱抬头,郁绍庭正好弯下头,亲了她的嘴角:“喜欢吗?”

“你是怎么做到的?”白筱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郁绍庭饶有兴致地望着她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执起她的手,蜻蜓点水地吻她的手背,然后上前一步拥住她,薄韧的双唇,在她细长的脖颈处磨蹭,他说:“很久以前就订好了,最近才刚拿到。”

“很久以前,是什么时候?”

郁绍庭似笑非笑:“真的想知道?”

白筱窘红着脸,点头,看着身上婚纱的心情,激动也更加复杂,然后听到他说:“第一次跟你做了以后。”

“……”

不过是稍稍失神的刹那,已经被封住,白筱猛地回神,双唇已经被撬开,并不算单纯的吻。

她的后背拉链被拉开大半截,露出白皙的背部线条。

白筱的双手下意识地圈住他的脖子,因为身高差距,她踮着脚,彼此的身躯紧紧地贴合。

分开的时候,他贴着她的耳朵,哑着声说:“每回看你袒肩露背,都跟喝了鹿血一样,精/虫上脑似地。”

白筱没想到他说话这么露骨,脸更红,双手抵着他硬邦邦的胸膛就要推开他,他却牢牢地拉着她,额头抵着她的,眼底有笑意,瞧着她:“那时候,一边说着跟我划清界限,一边买避/孕套让我跟你做,哪有姑娘像你这样的。”

白筱撇开眼,不说话,心里臊到不行。

现在再去回想当时自己的言行,她都怀疑那会儿是不是脑子抽了,不然怎么会做出这种荒谬的事来。

工作人员敲了敲门,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打扰一下,新郎的礼服已经送来了。”

——————————

晚上,一家三口在大院吃的晚饭。

郁景希得知爸爸跟小白瞒着自己去试礼服,表示非常生气,走起路来,故意把鞋跺得阵阵响。

到最后,小家伙瘪着小嘴,佯作要哭地瞅着郁老太太,看得老太太于心不忍,立刻答应也给他赶做一套礼服。

饭桌上,郁老太太说:“明天天气不错,筱筱,你有时间吗?我想去庙里一趟。”

白筱点头,莞尔:“我陪妈一起去。”

郁景希竖着小耳朵听着,一听到又有安排,饭也顾不上吃了,嚷着也要一同去看菩萨。

至于郁绍庭,他抬眼瞧见六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道:“我明天约了人打高尔夫,空不出时间。”

郁老太太不勉强,自家儿子素来不喜欢鬼神之说,推脱不去也正常。

晚饭后,郁景希被老太太叫去房间,待了大概半小时才出来,然后挺着小肚子出来,不知道神神秘秘说了什么。

……

回到沁园,小家伙甩了小皮鞋,光脚跑上楼,然后在二楼楼梯口对白筱说:“你上来一下,我有话说。”

白筱进了小卧室,郁景希正站在床上,表情严肃地瞅着她。

“有事?”不知为何,白筱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郁景希突然从床上跳下来,发现个子比她矮了一截,又爬上椅子,指着白筱说:“你说你,有事跟我说,干嘛去找我奶奶跟外婆她们,这样子能解决问题吗?”

“……”白筱听得一头雾水。

小家伙一脸怒其不争:“我知道你想让我喊你妈妈,但你不能让她们来骗我,说你是我的亲生妈妈。”

“不是……这里面是不是有误会?”

白筱蹙眉,像是料想到什么,又听到郁景希说:“你们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吗?我又不傻……”

“她们都跟你说了什么?”白筱望着坐在书桌上的孩子,心头一阵酸涩的柔软。

郁景希晃着自己的小脚,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奶糖,剥了包装纸,塞进嘴里,口齿不清地道:“外婆说让我以后喊你妈妈,刚才,奶奶也这么跟我说,等你跟爸爸举行好婚礼,让我不要再喊你的名字。”

“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为什么一定要喊你妈妈?”孩子晶亮漆黑的大眼睛望着她,透着干净的困惑。

白筱轻轻地抱住他,亲了亲他的额头,小家伙仰起脑袋,问她:“小白,是不是我不叫你妈妈,以后等你有了弟弟,就不会对我好了?”

“不会。”白筱的眼圈突然一热,她望着他的眼睛:“景希,如果我说,我真的是你的亲妈妈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十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