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21章:大结局篇【十九】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21章大结局篇【十九】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景希,如果我说,我真的是你的妈妈呢?”

白筱抱着孩子的双臂,缓缓用力,见他没有任何反应,怕他没听清楚,尽管说这句话需要一定的勇气,但她还是重复了一遍,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咽喉里挤出来:“景希,倘如,我真的是你的亲妈妈呢?”

郁景希被白筱搂着,他一动不动,只是眨了眨黑琉璃般晶亮的眼睛。

他又听到白筱艰涩的嗓音:“景希,如果是真的,你会原谅我吗?”

原谅我这些年对你的不闻不问……

郁景希大脑里嗡嗡的,他突然觉得,嘴巴里的奶糖一点也不甜了,甚至还有些苦味。

外婆跟他说,景希,你是不是很喜欢小白?

他点头,说喜欢。

外婆说:“那以后就喊她妈妈吧,你不是一直想要妈妈吗?你喊她妈妈,她也会很高兴的。”

然后刚才奶奶又告诉他,爸爸跟小白结婚了,他应该改口叫小白妈妈,不可以再喊她的名字。

他问奶奶,为什么不能喊小白的名字,他喜欢这么喊她。

“因为……因为她是你的妈妈啊。”

他抿着小嘴,一本正经地跟奶奶说,他的妈妈已经死了,就葬在拉斯维加斯一个墓园里。

可是现在,小白又说,她是他的妈妈。

她怎么会是他的妈妈呢?

他跟爸爸一直都住在拉斯维加斯,但她从来没去看过自己,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妈妈?

郁景希是个非常机灵的孩子,因为早熟,在有些事上,他比同龄人懂很多,但他还是不相信白筱说的,虽然他以前也很想要妈妈,去逛超市,别的孩子都是妈妈带着,只有他,是跟李婶一起去的。

以前,爸爸每年都会带着他去扫墓,那天,他会穿黑色小西装,也不能乱笑。

他们都跟他说,墓碑上,那张照片里的女人是他的妈妈。

他的妈妈,是个很厉害的小提琴家,也很漂亮,他去扫墓的时候,她总是冲他和蔼地微笑。

不过,今年爸爸好像没有带自己去扫墓呢……

……

事情的发展不在白筱的计划之内。

她原本是打算等郁景希再长大一点,然后把这事告诉他,但开弓没有回头箭。

白筱久久没有等到怀里孩子说话,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孩子的内心不比大人,尤其是那些敏感的孩子,很容易受到伤害,更严重的还会在心里留下阴影,而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景希伤心难过。

“景希——”白筱想要去摸他的小脑袋瓜。

郁景希却突然推开了她,从她怀里挣脱,他从椅子上爬下来,没有看白筱,耷拉着眼皮,闷着声说:“我要睡觉了,你快点出去吧。”

不等白筱开口,他已经钻到了自己的被窝里,紧紧地裹住,背对着她。

白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怕自己说错话伤害到孩子,忽然之间,她就明白了徐惊衍跟苏蔓蓉当时的心境,她望着蜷缩成一团的孩子,眼圈渐渐地湿红,想要上前,手臂突然被人从身后拽住。

她回过头,是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郁绍庭。

他目光深沉地看了眼床上的被团,身上是冲完澡后换上的长裤T恤,黑发还潮湿着,把白筱带出了房间。

——————————————

主卧。

白筱不放心郁景希,还想过去小卧室,郁绍庭抱着她,手,安抚地拍着她的背:“冷静一下。”

“这个时候,你要是在旁边,只会让他更加想不开。”

白筱:“他还这么小,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如果他哭了怎么办?”

说着这话,白筱一想到郁景希窝在被窝里哭泣的可能,自己的眼泪先掉下来了。

她想要把他搂在怀里,跟他说对不起,让他不要生自己的气……

郁绍庭拥紧她,修长好看的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他也没料到,自己不过是洗个澡,再出来外面就成这样了,他只能用尽量温柔的语气安慰白筱:“这事错不在你,景希分得清是非,不会怪你的。”

听他这么一说,白筱更加心酸,捂着自己的嘴,泪水控制不住地流出来。

“别哭了,你想想肚子里的孩子,你情绪不稳定,最伤害的是谁?”

郁绍庭放开她,替她擦掉脸颊上的泪痕,捧着她哭得通红的脸:“去洗个澡,平复一下心情,等你出来,这件事,我们再好好商量,景希那边,不用担心,我过去看看他。”

……

等白筱进了卫浴间,郁绍庭在门口站了会儿,去了小卧室。

床头柜上亮着一盏台灯。

郁绍庭伸手,打开了天花板上的吊灯,房间内,光线瞬间明亮,站在床上那鼓鼓的一团上。

在床边缘坐下,郁绍庭推了一下那团被子:“这么呆着,不热吗?”

被窝里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小时候不是老吵着要妈妈,现在有了,又这种态度,把她气走,你就开心了?”

被子稍稍动了一下。

郁绍庭靠在床头,瞅着旁边的被子:“你要真不喜欢她,以后,跟你奶奶一起住,免得每天对着她不高兴。”

话音未落,嚎啕大哭声在被窝里响起。

……

白筱刚洗了把脸,准备脱衣服,冷不防听到孩子的嚎哭声,顾不得其它,推开门就跑出去。

“景希!”白筱推开小卧室虚掩的门,瞧见郁绍庭坐在床头。

郁绍庭眉头紧锁,没想到儿子说哭就哭,他还没说什么,心里颇为烦躁,听到脚步声,抬眼瞧见白筱,手搭在被子上,说:“小白对你这么好,你还要搬去跟你奶奶住,有没有想过,她会多伤心?”

被窝里的嚎哭一声高过一声,连李婶也被引来:“三少,这……”

“小孩子闹脾气。”郁绍庭让李婶回去休息,起身走过去,关上了卧室的门。

毕竟是自己家里的事情,还是关上门解决比较好。

白筱坐到床边,‘景希’、‘景希’地叫,想要扒开被子,但小家伙紧紧抓着,不肯撒手。

最后,还是郁绍庭使了蛮力,直接把被子给扯掉了。

孩子的哭声瞬间放大了无数倍。

郁景希满头大汗,哭得直打噎,小肩膀颤抖,一张小脸涨红,白筱看着他哭,心疼到不行,把他拉入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他,自己的泪珠子也跟着下来,怎么也止不住:“景希,原谅妈妈好不好?”

郁绍庭站在白筱旁边,见她哭得伤心欲绝,自己心里头也跟着不舒服,他也知道,想让白筱开心,必须哄好孩子,他扯了两张纸巾,替孩子擦掉泪痕:“你乖点,要不然,你妈妈一伤心,又要离开了。”

“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了。”白筱生怕孩子当真,急急地解释。

郁绍庭也放柔了低沉的声音:“听到没有?你妈妈没有不要你,只是之前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她离开了一阵子,现在回来了,她现在这样子哭,要是哭坏了身子,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

不知道是哪句话起了作用,郁景希的哭声越来越轻,到最后,只剩下轻微的抽噎。

“是妈妈不好,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子了。”白筱声音有些哽。

郁景希乖乖地靠在她的怀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的味道,却让他很安心,以前他不知道,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是妈妈的味道,他会这么喜欢小白,因为小白是他的亲妈妈。

“你……真的是我的妈妈吗?”

郁景希突然开口,他看到她脸上湿哒哒的泪水,想伸手帮她擦掉,可是心头别扭着,像一头小倔驴。

白筱点头,听到他问:“那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这些年都不来找我,为什么让我喊别人妈妈?”

这三个问题,白筱一个也回答不上来。

她不能告诉他,自己收了钱替别人代孕才生下了他,因为约定,她要跟这个孩子形同陌路。

郁绍庭摸着儿子的头,插话:“你妈妈也累了,这些问题,以后慢慢回答你,你只要知道,你妈妈不是故意不要你的,有些事她不知道,如果她知道,一定不会离开这么多年。”

郁景希吸了吸鼻子,仰着小脸看白筱,像是在等待她的回答。

白筱低头,看到他红红的、泪汪汪的大眼睛,郑重地点了点头,如果她知道他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如果她知道,这些年他因为没有母亲遭受了很多,那么,她当年一定不会舍得让郁绍庭把他带走。

——————————————

郁景希的心结解开了,小手揪着白筱的衣服,不管是洗澡还是睡觉都没有放开过。

小孩子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一旦接受了,便会很快地学着去适应这种变化。

白筱躺在一米二的儿童床上,她身材娇小,跟孩子睡在一起,并不拥挤,扯过薄被,往郁景希的身上盖了一些:“别甩开,现在晚上天气多变,当心感冒。”

郁景希把脑袋往她怀里蹭了蹭,就像一条撒娇的小狗,胖嘟嘟的小手紧紧抱着她。

白筱亲了亲他的额头:“快点睡吧,都十二点了。”

但郁景希没有一丁点的睡意,他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小白成了自己的妈妈,现在就躺在自己的旁边,他仰起脑袋,看了一眼白筱,不像是梦,是真的,他以后也有妈妈了。

他把红扑扑的小脸,埋到白筱的腰际,欣喜地笑了笑,他跟弟弟一样,也喊小白妈妈。

……

郁绍庭站在小卧室的门口,手指叩了叩门。

白筱搂着熟睡的孩子,转过头,看到他,明白他的意思,但今晚,她想跟景希一起睡。

这一/夜,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

以前她也跟景希一起睡过,但那种感觉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躺在自己怀里时,知道自己是她的妈妈,她不想他第二天睁开眼,看不到自己的妈妈。

郁绍庭见她不肯走,也没有太勉强,看了眼那张又短又窄的床,终究是掩上门走了。

————————————————

白筱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但早晨来临时,她的精神却非常好,因为心头的那份幸福甜蜜。

当她看着窝在自己怀里、边打着秀气的哈欠边揉眼睛醒过来的孩子,白筱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得直冒泡,她低头送了一个早安吻:“景希,早。”

郁景希害羞地笑,攀着她的脖子,也亲了她一下,想喊她妈妈,但一时有些难以启齿。

因为自己也切身经历过,白筱不会强迫孩子喊自己‘妈妈’,顺其自然,往往比拔苗助长来的好。

母子俩刷完牙洗好脸,下楼,白筱亲自给儿子做了一份早餐。

李婶站在边上,看到黏在白筱身后的郁景希,笑呵呵地道:“小少爷,越来越喜欢白老师了。”

白筱莞尔,拍了拍郁景希的肩膀:“去叫爸爸起床。”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结局篇【二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