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23章:大结局篇【二十一】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23章大结局篇【二十一】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等小嫂子生完孩子,到时候给你当贤内助,不是更好吗?”

郁绍庭对这个建议没发表任何看法,倒是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颜靖突然开口:“三哥,拉斯维加斯那边的大学,你是不是专门替小嫂子联系的?”

“……”

辛柏惊讶,看看这个,又扭头看看那个,一时半会儿没听懂:“什么联系大学,谁要读大学?”

徐承阳瞧着不说话的郁绍庭,道:“当年裴家出事,小嫂子高中毕业,好像没继续读书。”

对白筱的背景,在场的多少了解过。

“那现在再补读,这年龄……虽然小嫂子看上去是挺像二八小姑娘的。”

辛柏边说边自己嘿嘿笑起来,路靳声在桌下,踹了他一脚,自己看向郁绍庭,说:“三哥,你真的想好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四年大学读下来……这大学里,最不缺的就是有活力有想法的小年轻。”

郁绍庭看了路靳声一眼,手指把玩着瓶盖:“本来就是我主动提的,这些,都在我的考虑之中。”

“白筱跟其她女人不一样,她对过去的生活有太多的遗憾,如果现在不给她一个机会去弥补那些缺失,迟早有一天,她会比现在更失落,与其到时候落下隔阂,倒不如趁现在,给她自由让她去翱翔。”

几个人一同长大,还未曾见郁绍庭这般替他人着想的样子。

“自由翱翔,三哥,你也不怕她到时候和人跑了。”毕竟白筱还是太年轻,他们圈子里,不是没有这种例子。

郁绍庭笑了,狭长的黑眸微微弯:“风筝在天空飞翔,但总有一根牵引它的绳,白筱,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她,一旦认定了,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初衷,再说,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说完,郁绍庭把水瓶搁到桌上,拍了下离得最近的颜靖肩膀:“我等会儿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起身去了休息室冲澡。

————————————————

郁绍庭冲完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出淋浴间,看到了休息室的长凳上坐着个女人。

背对着他。

郁绍庭没有再继续走过去。

秦菲菲一直等着郁绍庭过来,但等了一会儿都没见身后动静,刚才,她明明听到开门关门声了。

她来这里是自作主张,陆董已经携新太太走了,但她脑海里一直挥散不去郁三少的样子,后来瞧见他离开草坪出来,咬咬牙,跟了过来,娱/乐圈的女艺人,演得好不如嫁得好,这个道理她深刻明白。

心跳砰砰加快,秦菲菲鼓足勇气,回过头,看到了靠在衣柜旁的郁绍庭。

“三……三少,你洗完澡了?”秦菲菲站起来,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

郁绍庭点头,没多话,绕过她,从她身后拿了一个钥匙,回到衣柜边打开了衣柜门。

“三少,时间还早,打算回去了吗?”

秦菲菲慢慢走过去,目光落在郁绍庭宽厚结实的背脊上,脸颊越加的红,但还是为自己创造一个好机会:“我刚去了一下洗手间,出来发现陆董他们走了,我的手提包还在他们车上。”

郁绍庭拿好东西,合上柜门,转过身,看着眉目生情的秦菲菲,像是在等着她说下去。

“如果三少方便的话,能不能捎我一程?”

秦菲菲抬手,拢了下自己的鬓发,露出白皙细长的脖颈,唇红齿白,确实很美丽动人。

郁绍庭微不可闻地叹息了声,秦菲菲觉得自己没听错,她抬起头,瞧见郁绍庭抬起左手看了看腕表,他说:“我过会儿要去接我的太太跟儿子,可能我母亲也刚好在,秦小姐还要坐我这趟顺风车吗?”

秦菲菲的脸爆红,一股子羞耻感也油然而生。

郁绍庭看她这样子,还没病入膏肓,也知道哪些女明星的想法,他说:“你年纪还小,我一个已婚的男人,孩子也都打酱油了,身上没什么你可以图的,等你到了一定年纪,嫁了人,就会知道——”

秦菲菲混演艺圈这几年,遇到的大老板是不少,但没有一个善渣,无不是为了把她带到床上。

冷不防听他这么一说,心头,升起感激,也有莫名的悸动。

只是她的动容还没缓过来,又听到郁绍庭说:“男人要真的喜欢你,不用你曲意逢迎,都会上赶着讨好你,如果对你没那个意思,你再献殷勤倒贴也没用,还有,已婚男人,不是你能碰的,不然只会毁了你自己。”

秦菲菲一张脸青红交加,郁绍庭已经出去了。

……

郁绍庭走出休息间,刚好,俱乐部的负责人经过,友好地跟他打招呼:“郁三少!”

“……”

郁绍庭原本就皱着眉,一瞧见他‘笑嘻嘻’的,立刻想到了休息室里那个女明星,脸色顿时就不太好看了。

心想,这都什么俱乐部,连客户最基本的隐/私都保护不了,随随便便就放人进来。

郁绍庭想到那个女明星勾人的眼神,一上来就撩人,也不管有没有病,同他合作过的不少老板,私底下都包/养女明星,今天睡这个,明天睡那个,说到了底,也分不清到究竟是谁嫖了谁。

跟俱乐部负责人点头了下头,郁绍庭便直接走了。

辛柏跟路靳声正好过来,捕捉到当年名震丰城混混痞子圈的郁三少‘落荒而逃’的背影。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又瞧见,休息室门开,出来一个长相漂亮、身材高挑的美人,不正是三哥刚才待的地方……

-——————————————

白筱到了山脚下,发现老太太来的,正是上一回自己陪和欢来的那座寺庙。

寺庙在半山腰,不高,白筱虽然怀孕了,走走停停,到达寺庙门口时,也不是特别累。

郁景希脖子上挂着自己的小水壶,鞍前马后地跟在白筱身边。

郁老太太捐了一大笔香油钱,看门的僧人,眉开眼笑地带着老太太去找方丈。

白筱没有跟去,她的小腿肚有点酸,把四处张望的郁景希叫过来,母子俩选了一处有树荫遮挡的地方,不等白筱开口,郁景希已经颠颠地跑进了旁边一个小殿里,很快抱着两个蒲垫出来。

“小白,坐!”他把一个蒲垫放到白筱身后。

白筱:“……”

“这个,还是给他们放回去吧。”白筱不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也不敢这么乱拿佛前的东西。

郁景希拧着眉毛,自个儿先在蒲垫上坐着,打开水壶的盖子:“小白,你坐吧,没关系的,我跟菩萨说好了,借一会儿就还给他,而且,他自己也答应了的。”

“……他怎么答应你了?”

白筱听到小家伙喜滋滋地说:“我说,要是不愿意就说,他没说话,当然是愿意啦!”

“……”

————————————————

郁老太太在禅房里,听主持丈讲述禅理,一直都没出来,白筱也不好去打扰。

休息够了,她去还掉那两个蒲垫,非常有诚心地叩了个头。

白筱听说过,当年拍西游记,有几集是在这个寺庙里取的景,她带着小家伙逛了逛,这个时间,香客不多,但都虔诚地叩拜,有的上香,有的在求签,白筱也去大雄宝殿好好叩拜了一番。

郁景希看她双手合十地跪着,也有样学样,在她旁边的铺垫上跪下,胖乎乎的小手合拢。

从大殿出来,郁景希仰着头问白筱:“你刚才许了什么愿?”

“这个说出来就不灵验了。”白筱摸着他的脑袋瓜,她求的很简单,不过是一家和乐平安。

郁景希撇了下小嘴,说:“我跟佛祖说,我要一个弟弟。”

迄今为止,郁景希始终坚信白筱肚子里的是男孩,谁要说是小姑娘,他立刻跟人家急。

“我想尿尿了!”

白筱问了一个扫地僧,带着郁景希去了厕所,她拿着小家伙的卡通水壶等在外边。

……

“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白筱蓦地回过头,一身缁衣的老和尚,正站在那里,笑吟吟地望着她。

“小姑娘还记不记得我?”他笑起来,脸上的褶皱聚拢,就像是陈年老树皮,倒显得和善。

白筱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个老和尚,当初,就是他说郁绍庭一身戾气,不得善终,那么严厉的批命,印象深刻。

她向着老和尚,双手合十,鞠了一躬,算是尊重。

老和尚没有走开,两手负背,慢悠悠地过来:“几个月不见,小姑娘肚子里,又有消息了。”

他不是询问,而是感慨的语气,并且十分笃定。

白筱看了看自己宽松的T恤,看不出肚子,也还记得他上回说出自己不满二十生子,心想,这个老和尚应该也有一点本事,老和尚笑着看她,像是听到了她心里的嘀咕,道:“老和尚其实也就这么一点本事。”

对郁绍庭的那句‘轻则身败名裂,重则性命堪忧’,白筱一直都搁在心里,时不时地会记起来担心一番。

“小姑娘,你勿须太放在心上,有些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尽人事而知天命。”

白筱暗自反驳,那上回你怎么不加这一句?

老和尚活了这么长岁数,也瞧出白筱对自己的质疑,并没有恼意,难得遇到一个有佛缘的人,他习惯性地摸了下自己的胡子,不经意地问起:“小姑娘,你的丈夫现在可还好?”

“多谢师傅关心,他挺好的。”白筱扯了下唇角。

老和尚若有所思了,说了一句‘是吗’,白筱拧了拧眉头,老和尚瞅向她身后的厕所:“在等人?”

“……没有。”她答得很快很顺。

白筱觉得,这个老和尚总跟自己过不去,上回那么说郁绍庭,这次逮着郁景希肯定也得说不好听的话。

结果,她话音刚落,郁景希就提着裤子从厕所里出来:“小白,这里的水龙头好像坏了,洗不了手——”

白筱上前,拉过他肉肉的小手,在老和尚开口前,牵着他就要走。

谁知,老和尚一瞧见郁景希,两眼只放精光,嘴里嘀咕‘原来如此’,欣喜的样子,就像是觅到了什么珍贵的宝藏,在白筱要带着孩子离开前,他挡在了母子跟前:“小姑娘,老和尚求你个事,如何?”

郁景希一脸懵懂地望着老和尚,那萌萌的表情,瞧得老和尚一颗心都要软了。

“什么事?”白筱抓紧郁景希的小手,下意识地挡在孩子前面。

“小姑娘,你别紧张,我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看这小娃,乃是观音菩萨座前的童子转世,这一生非富即贵,又极具慧根,所以老和尚厚着脸皮跟你讨来,到我跟前来做个小徒弟。”

这还叫没什么恶意……

白筱觉得这个老和尚越说越鬼神论,也越说越过分,摸着郁景希的脑袋,护在自己怀里。

她怎么可能答应让自己的孩子出家去做和尚?

“师傅,你也说了,这种事信则有,不信则无,我的孩子,怎么可能是菩萨座前的童子转世?‘

白筱拿老和尚刚才自己说过的话反驳他。

老和尚听了一愣,随即捋着胡子,哈哈地笑了,点点头,倒也没再强迫他们。

那边,郁老太太已经和主持一起出来。

老太太求了白筱肚子里的孩子,主持笑呵呵地说,母子平安,老太太欢喜,又问主持:“大师,我那二儿子,什么时候能讨个老婆回来啊?他今年都要三十七了,再这么下去,不成老油条了?”

“施主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缘分这事,莫强求。”

郁老太太追问一句:“大师的意思是,我儿子不会打光棍了?”

主持笑而不语。

……

白筱看到跟穿着袈裟的方丈合掌鞠躬的郁老太太,喊了一声‘妈’,想让老太太过来给自己解围。

老太太是过来了,但主持也一道来了。

主持是个将近五十岁的男人,看到跟白筱他们在一起的老和尚,恭敬地叫了声:“师父。”

“这位就是——”郁老太太心中诧异,脸上却流露出有些欣喜的神情。

主持点头,郁老太太忙恭敬地跟老和尚问候,老和尚指着郁老太太的脸说:“施主生了一脸福相。”

这可把郁老太太给乐坏了。

老和尚的目光又落在白筱的身上,笑着说:“施主,你有了个好儿媳妇,从此家宅一派安宁。”

郁老太太高兴到不行,拉着白筱的手,上下左右看,怎么看怎么喜欢,嘴里念着:“筱筱,我的好儿媳妇哟!”

离开的时候,白筱一直用身子挡着郁景希,生怕老和尚打孩子的主意。

主持扶着自己的师父回去,半路上,忍不住好奇,问老和尚:“师父,你刚才冲着那个孩子,伸出两根手指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挑眉,故作神秘地念叨:“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

出寺庙的时候,郁景希偷偷地,回头瞪了老和尚一眼,见没人发现,得意地抿着小嘴。

这个老骗子,还敢跟他做一个‘V’的手势。

郁老太太下山的路上,一直都念叨着老和尚的那几句话,告诉白筱,那位是以前丰城的太太们争前恐后想要算命的老主持,据说十分准,但老主持规矩也特别的多,一般不给人解签算命。

刚到山下。

“爸爸!”郁景希挣开白筱的手,冲向那个依靠在揽胜车边的男人。

郁绍庭站直身,郁景希已经抱住他的长腿,哀戚戚地说:“爸爸,我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白筱挽着郁老太太的手臂走过去。

“不是打球去了吗?”

“……提前结束了,没有其他安排,刚好顺路就过来接你们。”

郁老太太跟郁景希上了车,白筱没有立刻上去,站在郁绍庭跟前,伸手,掸去他肩头的一片落叶,唇角微翘,眉眼间,流淌着似水的柔情,郁绍庭趁车里人不注意,低头亲了她的额头:“上车吧。”

系上安全带时,白筱又望了一眼那座寺庙,想着老和尚那句‘从此家宅一派安宁’,心头松了口气。

她要的也不过如此,在牙齿掉光的年纪,还能有他守在自己身边……

……本章完结,下一章“完美大结局(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