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24章:完美大结局(上)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24章完美大结局(上)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再听到关于夏澜的消息,那个时候,距离婚礼还有三天。

徐瑞玲在确定婚期后,翌日就从首都赶过来,同行的还有付敏,一块来帮忙婚礼的相关事宜。

夏澜的事,白筱就是从付敏的口中得知的。

“不过幸好,她当时为了和陆崇扬扯证,跟你爸爸把婚离了,要不然,指不定现在她又要回来了。”

付敏说,陆崇扬突然中风住院了,是早晨在夏澜的床上被发现的。

“若是年纪轻点,通过治疗也许还会慢慢恢复,但他都快年逾古稀了,又加上平日里不节制,”陆崇扬的私生活乱,在首都圈子,基本人人都知道,付敏也没跟白筱隐瞒:“估摸着,接下来的日子都得在轮椅上度过了。”

“……”

白筱跟陆崇扬有过一面之缘,是在那一次参加陆家的婚礼时,鹤发童颜,笑吟吟的,年龄上,跟徐宏阳差不多,她想象不出,心高气傲的夏澜为了这么个老头子突然改变心意,答应跟徐敬衍离婚。

付敏也忍不住感叹:“有些事,还真是冥冥中注定好的。”

夏澜这一生,为了徐六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哪怕后来十几年改过自新,最后依旧落到这个地步。

“那她现在呢?”白筱问起夏澜。

付敏:“在医院陪着呢,没有人比她更希望陆崇扬平安无事,他们刚领证还不到三天,陆家人本来就不同意陆崇扬年纪一大把再娶,陆崇扬又发生这个意外,可想而知,夏澜如今在陆家的处境并不好过。”

……

夏澜的处境何止是不好过,简直可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

不说陆崇扬突然瘫了,但就陆崇扬是瘫在她床上这一点,便让陆崇扬的子女拿捏住了把柄,还在病房外边毫不遮掩地说出来,令夏澜遭受了无数的指指点点,更让她要吐血的是,陆崇扬的遗嘱上,居然没有她这个配偶的名字。

陆四夫人最看不惯夏澜,徐蓁宁是不再缠着她的宝贝儿子,结果换做夏澜的名字印在了她家户口本上。

也是陆四夫人在冷嘲热讽的过程中告诉夏澜,当时陆崇扬力排陆家子女众议,为了娶夏澜,特意承诺,等他归西后,名下财产一分也不会给夏澜,陆崇扬许下这个承诺,自然不是提防夏澜,恰恰是为了所谓的‘真爱’。

夏澜听到‘真爱’两个字,转头看向床上熟睡的老头,只觉得无比的讽刺。

现在,陆家子女绝对不会允许她提出离婚。

她的后半生,要在照顾中风的陆崇扬的日子里度过,想到还等着陆崇扬找名律师的徐蓁宁,夏澜一个气没提上来,这个素来冷静又坚强的女人,晕厥了过去。

……

白筱听付敏大概讲了目前首都的情况。

付敏说,夏澜如今自顾不暇,陆崇扬又倒了,徐蓁宁连最后那一丁点希望都灭了,只等着把牢底坐穿。

“那天下午,我跟同事去逛商场,碰巧遇到了取保候审的徐蓁宁,她的精神状态并不好。”

付敏没有直说的是,她甚至都怀疑,徐蓁宁在法院的宣判下来后会疯癫。

没有了强硬的家庭后台,母亲还要照顾一个中风老人,在监狱里,等待徐蓁宁的只有漫漫无际的绝望。

白筱虽然不同情徐蓁宁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想想这种监狱生活,也不免蹙了下眉心。

太过灰暗,迟早会把一个人逼到悬崖的边缘……

——————————————

在徐瑞玲跟付敏到达丰城后的第一日,郁老太太便邀请她们到家里去,被婉拒了,也没去徐恒家里住,而是选择住进大院旁边的酒店,理由是,方便跟老太太一起讨论婚礼的安排。

白筱没有勉强她们。

从寺庙回来的第二天,郁绍庭便带着她跟景希去了一趟黎阳,在那边住了一晚,才接外婆来丰城。

在上湖村,家家户户都知道,周爱华的外孙女,嫁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富商,名叫郁绍庭。

这都归功于郁景希臭屁的吹牛功力。

郁绍庭没任何不高兴,倒是老人家拉着白筱的手问她:“这样子,小绍会不会不高兴?”

一般真正有权势有财富的人喜欢低调。

外婆不想临办婚礼的时候,再闹出点不高兴的事情来。

白筱握住外婆的手,知道外婆是为自己考虑,心头一暖,柔声道:“他不会的,再说,要生气,也是去找他儿子。”

“你这孩子……”外婆被她逗乐,感叹:“我就怕你舅舅他们,拿着小绍或郁家、徐家的名头再外面狐假虎威。”

说起白秋华,白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跟吴秀梅,在那次壹周周刊的采访之后。

“对你舅舅,只怪当年,我跟你外公没有给他找一个好媳妇。”

外婆的语气无奈中又带着懊悔,但毕竟是儿子,如今不知所踪,也不免流露出担心,白筱虽然不喜欢白秋华一家人种种做法,但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手搭在老人家的肩上:“您放心,过两天我让绍庭去打听一下。”

刚到丰城,外婆提出去见了郁老太太,两人说了半天的话,外婆才笑吟吟地离开大院。

去沁园的路上,老人家语重心长对白筱说:“绍庭的妈妈,是一位好婆婆,你以后要好好孝敬他们二老。”

白筱点头,因为这句叮嘱,莫名地,湿红了眼圈。

————————————————

整个婚礼的操办过程,最忙的不是新郎,也不是新娘,而是郁老太太。

郁老太太每做一件跟婚礼有关的事,都一定会打电话跟白筱报备,生怕自己自作主张,不合白筱的心意。

白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每每都是一句‘妈,您看着办就好’。

郁老太太一听这话,心里越加开心,儿媳妇对自己的态度,这绝对是信任的最高境界。

除了那件米兰设计师定制的婚纱,郁老太太又让婚纱中心赶制出了三套礼服,在敬酒跟陪/客人的时候穿。

郁苡薇已经出院,对家里即将到来的喜事,她不过撇了下嘴角,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碍于那不为人知的母女关系,苏蔓蓉心里再激动,也努力地克制着,不遗余力地帮衬着郁老太太。

白筱接到老太太电话,让她去大院试一下礼服。

站在二楼,白筱看着一客厅为自己婚事忙碌的长辈,还是有点不适应几日后自己将会是婚礼的女主角。

喜帖也已经全都发出去。

喜帖上的婚纱照,是白筱跟郁绍庭临时拍的,布景很简单,但新娘的笑容很美,新郎也英俊。

……

刚拿到喜帖的那个晚上,郁绍庭在书房里写到大半夜。

白筱无意间看到名单,也吓了一跳,郁绍庭靠着椅子,揉了揉眉头,旁边还有厚厚一叠没写完的喜帖。

“怎么会这么多?”她一直以为,婚宴,最多不超过十张桌。

但现在这么一看——

白筱发现了很多大人物的名字,她以前当助理时,跟市政府市委办公厅的人打过交道,还有不少生意场上的老总,她翻看了整整的四页,郁绍庭在旁边补充了一句:“这里,还不包括亲朋好友。”

“你要是不请人家,到时候,人家心里一定会有想法,既然请了一个,另外的也得送上喜帖。”

白筱也明白这个道理,点点头,拿过签字笔:“我来帮你一起写。”

郁绍庭的字,苍劲有力,而她的字,清隽飘逸,两张喜帖并排放着,倒真像是一对金童玉女。

看着看着,白筱自己先被这个比喻给逗笑了。

郁绍庭拉开抽屉,想再拿出一支笔,翻看抽屉里的东西,白筱低头,瞅见了一张旧照片。

那是徐淑媛的。

郁绍庭也看到了那张照片,见她盯着看,不说话,怕她误会,搂着她解释:“可能是刚回国那会儿,李婶打扫房子,不知在哪儿捡到,顺手放在这里面的。”

白筱收回自己的目光,莞尔:“我没有误会。”

哪怕他真的藏了徐淑媛的照片,白筱觉得那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徐淑媛曾经是他共度了那么多年的妻子。

郁绍庭看她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没有误会,他无声地叹息了声,拥着她:“难道是我误会了?”

“……”

白筱唇边的笑意渐深,回身,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目光干净:“因为我知道,重要的是现在跟将来。”

晚上,躺在他怀里,白筱的头枕着他沉稳有力的手臂,在睡着前说:“我听妈说,徐淑媛在丰城建了一个衣冠冢,明天我想去给扫个墓,可以吗?”

回答她的是,拥紧她的双臂。

……

有人说,墓地,是人过世后最后的一处归宿,有墓地才算是寿终正寝,那里埋葬着逝者的灵魂。

其实当年,徐淑媛乘坐的航班在太平洋上方遇难,至今,连客机的残骸都还没有找到。

所以,不管是拉斯维加斯的墓碑下,还是丰城的墓地,都只能算是衣冠冢。

雨后空气清新,绿色的枝叶上都凝聚着水珠,但羊肠小道却因为雨水的冲刷更不好走。

郁绍庭走在前面,忽然缓下脚步,转身把手递给身后的白筱,她愣了下,便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掌心里。

而她的另一只手正牵着郁景希。

……

墓碑上是一张黑白照。

那应该是徐淑媛二十出头的时候拍的,照片里的女人,柔黑的长直发,眉目如画,唇瓣微翘,美眸弯弯,很娴静的微笑,那支录音笔的音频,除了徐蓁宁给她听的那几段,剩余的……白筱没有要求去听。

往事如烟,对她而言,代孕除了生下聪明可爱的景希,其它的,都已经不具备任何的意义。

郁景希穿着黑色的小西装,抿紧小嘴,表情很严肃,他的小手里碰了一束还滴着露水的马蹄莲。

“景希,把花放到墓碑前。”

白筱扭头对郁景希道,在他放下花后,摸着他的后脑袋:“给淑媛妈妈鞠个躬。”

郁景希有模有样的弯腰,向墓碑上的照片行礼。

白筱眼角余光落在旁边的男人身上,到徐淑媛的墓碑前后,他一直没开口说过话。

牵过郁景希的小手,她说:“我想去那边看看,景希陪我好不好?”

小家伙立刻小心翼翼地护着白筱,走出了一段路,母子俩指着生在山头的一株花窃窃私语。

郁绍庭望着头挨着头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过了良久,收回目光,看向墓碑上的照片,其实他差不多已经不记得徐淑媛长什么样,对她,与其是妻子,更像是跟自己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在拉斯维加斯的那几年,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也没有太多可以让彼此坐下来促膝长谈的话题。

对徐淑媛做出代孕这种荒唐的事情,他也由一开始的不能理解,到后来的释怀跟庆幸,庆幸她找的那个女人是白筱,他缓缓地蹲下/身,伸手抹去照片上的一滴水珠,对着墓碑,他自始至终只低低地说了两个字:“谢谢。”

郁绍庭站起来,抬头看见了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的白筱,她正唇角噙笑望着自己。

郁景希站在她的身边,小肉手里捏着一朵嫣红的花。

下山之前,白筱刻意放慢了脚步,父子俩走在前面,她又回头,望着徐淑媛墓碑所在的位置。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很感激你当初作出的决定,淑媛,谢谢你。”

白筱转身的时候,一道微风拂过墓碑前的那束马蹄莲,花骨朵轻轻摇曳。

——————————————

婚礼前一天,丰城名都酒店预订的三层楼全都住进了客人,婚礼现场也都已经布置稳妥。

但郁老太太依旧不放心,大晚上的又特意跑了一趟酒店,亲眼看到,确定无误后才安心回家睡觉。

徐家那边,包括徐宏阳也出院,提前赶到丰城。

白筱是徐家孩子的消息,慢慢地在圈子里传开,细雨润无声,没有多大的轰动,却也让无数名媛唏嘘,而徐家嫁女的嫁妆也被众人津津乐道,也有人好奇这新晋后妈加小姨会怎么跟是外甥的后儿子相处……

……

徐敬衍在知晓白筱的婚礼后,突然出国,在婚礼前一日傍晚才匆匆赶回。

白筱去机场接他,同行的还有几位国外友人,是徐敬衍这些年所交的好友,他们用英文夸赞白筱的时候,徐敬衍喜形于色,那是作为父亲的自豪,上车后,白筱偷偷给郁绍庭发了一条短信——“我好像见到我年少时的偶像了。”

徐敬衍带回国的不仅仅是几位音乐家,还有一套天然翡翠首饰。

白筱不懂得鉴赏珠宝,但从盒子便看出价值不菲,入手的是舒适的冰凉,徐敬衍说,他来不及给她准备婚纱,只能送她这个。虽然他没明说,但她心里清楚,他希望她能在婚礼上戴着它们。

……

丰城嫁女儿的习俗,婚礼前一天,新郎跟新娘不许见面,新娘要在娘家过夜。

首都太远,黎阳也不近,最后,徐恒的家临时充当了白筱的娘家。

夜晚,白筱辗转,难以入眠,外面早已安静下来,她睁眼望着天花板,意识却越来越清明,她重新开了机,靠在床头,徘徊了好久,最终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在收件人一栏选择了‘郁绍庭’。

她给他发了短信——“我好像有点紧张,睡不着。”

回复她的不是短信,而是一通电话,悦耳的铃声响起,白筱吓了一跳,慌忙调为静音,接起电话:“喂?”

“睡了?”

“……没有。”

郁绍庭在那头笑了下,然后低着声说:“下来开个门。”

————————作者有话说——————————

笔记本新换的WIN8出问题,吞了我几千字,恢复不过来,还一直卡机,白天需要去换回win7,所以凌晨只能这样了,接下来内容不多,19号完结得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完美大结局(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