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25章:完美大结局(下)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25章完美大结局(下)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挂了电话,怀揣着紧张又期待的心情,打开卧室的门。

已经深夜,别墅里的人都睡下了,下楼时她放轻脚步,甚至连灯也没开,从郁绍庭的声音里,她听出一点点微醺,颇为愉悦的语气,她用手机屏幕的光照着,小心翼翼地摸到门口,打开了一条门缝。

郁绍庭真的就站在门口。

“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婚礼前,不能见面的吗……唔……”

白筱的话还没说完,郁绍庭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她,低头亲了下她的嘴唇,呼吸带了酒气。

“……你喝酒了?”借着门口的路灯光,白筱发现他的脸微红,身上残留着酒精的味道。

郁绍庭眼底染了笑意,低沉的嗓音透着倦意,却不颓靡:“跟靳声他们一起喝了点酒。”

“自己开车过来的?”

“……酒楼有专门的代理司机。”

两人没再继续说话,就这么安静站着,抱着,白筱都感受到幸福,想着明天,想着明天过后……

二楼走廊突然响起电灯的开关声。

白筱吓了一跳,推着郁绍庭,自己闪出别墅,轻手轻脚地合上门,捂着自己砰砰跳的心口。

身后,男人发出一声轻笑。

转过头,白筱佯作生气得瞪了他一眼,都是他,还敢笑话自己。

等别墅里没了动静,她轻推了他硬邦邦的胸膛一下,催促他回去休息,要进去的时候,手却被他拉住,他低着头,声音沉沉的,又像是一个任性的大孩子:“一起睡。”

“你疯了。”白筱往别墅里瞅了眼:“要是被其她人看了,终归是不太好……”

郁绍庭不走,抱着她,好声好气地哄着:“我会小心的,你现在带我上去,也没人会看到。”

“明天早上她们醒过来,一定不会发现我。”他保证。

白筱终究还是心软了,其实她心里同样也想念着他,轻声开了门,带着一个大男人回到自己的卧室。

……

白筱住的卧室,原先是徐恒女儿的,有独立的卫生间。

郁绍庭晚上喝的酒不少,太阳穴胀痛,他脱了衣服进去冲澡,白筱则把他的衣服都折叠好,这里没有他换洗的,明天早上离开还得继续穿这一身。刚才进来的时候,她顺手就把房门反锁了。

毕竟她房间里,现在藏了一个男人,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郁绍庭很快就洗完了。

床上用品都是特意为白筱新准备的,两人躺在床上,白筱穿着带来的睡裙,靠着他的胸膛,已经将近凌晨,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在下了一趟楼后,虽然她的眼皮往下掉,听着外面的虫鸣声,但大脑却异常的清醒。

“你睡着了吗?”郁绍庭的呼吸平顺细匀,她稍稍仰头,问他。

“没有。”他说。

见他也没有睡,白筱的心里瞬间平衡了,抱着他精瘦的腰,小小的叹了口气,咕哝了句‘还是很紧张’。

“有什么好紧张的。”

郁绍庭回拥着她,在她的耳边道:“你只要记住,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

清晨,白筱在一阵脚步声里醒过来,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昨晚的一切都好像是她的错觉。

但他所说的那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却仿佛还萦绕在耳边。

白筱下床,走到落地窗边,她拉开了纱帘,别墅栅栏外停了不少轿车,门外,是一派热闹的声音。

房门笃笃的被敲响,白筱扭过头,说了一声‘进来’。

付敏拧开门把,瞧见站在那的白筱,见她一副刚醒过来的样子,莞尔,也不催:“下楼先吃点早餐。”

上午九点半,发型师跟服装师相继带着自己的工作箱到了,至于化妆师,早坐在房间里拿着PSP打游戏。

秦寿笙今天看到白筱的第一句话便是——‘姐们,你总算熬出头了,不容易呀!’

婚纱昨晚上已经送过来。

白筱昨晚住过的房间,一时间挤满了人,门外,时而传来叫唤声和上下楼的脚步声,化妆的时候,白筱突然想起还在沁园的外婆,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付敏又把她按回去:“放心吧,老人家在客厅聊天呢。”

“……刚才,你爸爸已经把人接过来了。”

付敏看出她的紧张,看着镜子里刚打了粉底的白筱,笑着安慰:“别慌,人生总该有这么一次的。”

徐瑞玲的外孙女也来了丰城。

小女孩只有三岁,捏着棒棒糖,蹭到白筱身边,瞪大眼,奶声奶气地说:“姐姐你好漂亮!”

“怎么又成姐姐了,要叫小姨。”

“可是一般叫小姨的都很老,但新娘姐姐很年轻,我觉得她跟我一样好看。”

天真童趣的话语,惹得房间内一片笑声,白筱也笑了,伸手,摸着孩子粉嫩嫩的脸蛋,想到了调皮的郁景希。

小家伙昨晚上被扣押在郁家老宅,老太太不让他跟来徐恒家过夜,据说发了老大一通脾气。

……

化完妆,在服装师的帮助下,白筱换上了婚纱。

考虑到白筱是孕妇,发型师不敢用电发棒,替白筱梳了一个韩式新娘盘发,略略蓬松的黑发,高挑的头发使得白筱的额头更加饱满,配上精致淡雅的妆容,搭配着脖子上的翡翠项链,营造出一份古典美。

“新娘真漂亮!”替白筱拎着婚纱裙摆的服装师率先发出惊叹。

几个孩子听说新娘换好了婚纱,纷纷跑到楼上,趴在房间门口偷看。

白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比那次在婚纱中心试穿的时候,更像一个新嫁娘,越来越多的客人跑上来看新娘子,在那些惊艳的赞叹声里,白筱脸颊红红的,她用手捂了捂,果然非常的烫,目光却更加的明亮剔透。

外婆在徐瑞玲的搀扶下,上楼来,看着婚纱披身的白筱,只是握着她的手,红了眼圈,什么也没说。

“外婆——”白筱轻轻叫了声,眼底也有泪光闪动。

————————————

上午10点08分,别墅外的炮仗升空声传来,紧接着是鞭炮被点燃后噼里啪啦的声响。

有人在楼下喊起来:“新郎来了!”

白筱作势就要起身,徐家的女宾按着她的肩,笑着说:“别着急,新郎自己会找上来的。”

这话一出,屋子里其她人捂着嘴笑,白筱的脸瞬间红了,虽然不再赶着出去,但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

楼下,隐约响起孩子清脆的声音,像是在要红包,还有大人的起哄声。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伴娘是徐家的几位姑娘,听到上楼脚步声,立刻默契地堵在门口,要让郁绍庭喊一声‘堂姐’。

白筱坐在里间,听着二十出头的女孩一声又一声的‘小妹夫’,也忍不住跟着其她人笑起来,她转头,落地镜正好折射出门口的情形,郁绍庭被挡在外面,身后是一众发小伴郎。

辛柏嘴甜,一口一个‘姐姐’叫得顺溜:“您是我亲姐,就放我们三哥进去吧。”

“我可没有你这么老的弟弟……还有小妹夫,别再一个劲往里瞧了,饶你眼神再犀利,也望不穿那堵墙。”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最后,还是徐敬衍出面,那些小姑娘才放过新郎。

白筱自始至终都没听到郁绍庭开口说话,以为他是胸有成竹,等他进来,离得近了,她才看清他额头的细汗,他拥着她的时候,轻声叹气地说了一句:“现在的小姑娘,真要命……”

白筱因为他憋屈的最后三个字,笑起来,被他们这么一闹,新嫁娘的紧张情绪烟消云散。

郁绍庭看她笑容妍妍的模样,眼中也有了笑意,忽然打横抱起白筱,白筱只觉得身体一轻,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肩膀,一干发小已经在旁边‘哦哦’的起哄,路靳声嚷着:“亲一个,先亲一个再走!”

“是呀,亲一个!不亲可不让走了!”其她人反应过来,也跟着高声附和。

郁绍庭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

今天的白筱特别的美,古典韵味的婚纱,戴着薄纱手套的纤臂环住他的脖子,化着淡妆的脸颊红扑扑。

然后他真的应他们的要求,弯下头亲了亲她的唇角。

白筱没有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被他亲过,脸上温度急剧上升,紧张得把脸埋到他的怀里。

周遭闹腾得更厉害,要不是几位长辈拦着,不知道还会再整出什么新花样为难今天的这对新人。

郁绍庭抱着白筱下楼,走出别墅,身后是一众人模人样、分烟递糖的发小,一路畅通无阻。

别墅的栅栏外,停了至少十辆婚车,都是豪华品牌的名车。

正午,一缕缕的阳光,给雪色的婚纱镀上漫天的金芒,白筱静静地趴在郁绍庭怀里,避开刺眼夺目的光线。

这一刻,白筱觉得自己仿佛活在唯美的童话中,而这个童话,正是抱着她的男人,一手为她建筑的。

————————————

名都酒店,自从建成营业以来,还未曾承办过这么隆重的婚礼。

因为宾客身份的贵重,酒店特意从某保全公司临时聘请了五十多名保镖,以防止意外情况的发生。

婚车到达酒店,郁绍庭直接抱着白筱去了订好的总统套房。

“仪式十二点准开始。”进电梯前,白筱听到穿着白西装的颜靖在旁边提醒。

到了房间,白筱看到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显示的是11点19分,距离12点还有四十一分钟。

白筱被郁绍庭放在那张铺满了玫瑰花瓣的豪华大床上,不同于外面的喧闹忙碌,房间内一派安静。

“累不累?”郁绍庭蹲在她脚边,握着她的手。

白筱走在床边,望向半蹲着的男人,轻轻地摇头,嘴边抿着一抹浅笑。

有人敲响套房的门。

郁绍庭放开她的手,起身的时候,稍作停顿,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然后才转身,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郁老太太,还有被她牵着手的郁景希。

郁老太太穿着一袭大红色的旗袍,催着郁绍庭下去招待客人,怕白筱无聊,就让景希留下来陪着白筱。

……

郁绍庭从电梯出来,路靳声左右看了看,走过来,凑近说:“三哥,你是不是寄错喜帖了?”

“……”

郁绍庭没有回答,只是拍了下他的肩,抛下一句‘好好招呼’,便径直去门口迎接宾客。

路靳声愣了下,然后恍然大悟,哪里是寄错,摆明是故意寄过去炫耀的。

回想起刚才裴祁佑进去时没什么表情的脸,再瞧瞧门口春风得意的男人,他只觉得这样的三哥贱贱滴。

————————————

中午11点50分。

宾客基本已经到齐,一百多桌的大宴会厅,可以说虚无空座,婚礼交响乐也跟着响起来。

白筱离开套房,在走廊上看到苏蔓榕,她走过来,看着拿着捧花的白筱:“今天真的很漂亮。”

周围还有其她陪同的伴娘跟花童。

在经过苏蔓榕的时候,白筱突然停下脚步,她转身,轻轻地拥了苏蔓榕一下,然后放开她继续往前走。

苏蔓榕却因为这个不过一秒的拥抱,捂着嘴喜极而泣。

进了电梯,郁景希扯了扯白筱的婚纱,抿着小嘴,一本正经地说:“新娘子可不能哭,要不然会很丑。”

“……我没有哭。”

白筱拉过小家伙的手,攥着:“只是有些紧张。”

……

徐敬衍已经等在宴会厅的门口。

白筱甚至已经听到司仪的开场白,徐敬衍弯起胳臂肘,她上前,挽住了他,手被安抚性地握了下。

“准备好了吗?”

白筱点头,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出,露出一个笑容。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新娘入场。”司仪声落,宴会厅的门大开,如雷的掌声迎面而来。

大红的地毯从这边铺到另一头。

白筱挽着徐敬衍进去,新郎就站在红毯的尽头,一身黑色笔挺的礼服,白色的衬衫领口挺括,袖口别着一对精致的袖扣,他也正看着这一边,过往深沉冷峻的目光,如今却转为令她心动的温柔跟深情。

郁景希亦趋亦步地跟在白筱身边,不似花童却更似花童,小脸严肃着,挺着小肚子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惹得旁边的宾客发出笑声。

跟郁战明同桌的一位上将忍不住笑言:“老郁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家孙子嫁娘。”

可不就是嫁娘……郁战明心里嘀咕,面上却挂着难得和煦的笑容,说:“是吗,可能是有母子缘吧。”

——————————

裴祁佑坐在角落里看着一步步走向红地毯另一端的白筱。

今天的白筱很漂亮。

他没有见过她穿婚纱的样子,他们结婚证上的照片,她的笑容青涩,永远保留了十八岁的模样。

这是她人生最美丽的一刻,他却拱手让给了另一个男人。

他听到司仪问她:“白筱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郁绍庭先生为妻,不管将来贫穷或富贵……”

她的回答很干脆也很简单,她对着话筒说:“我愿意。”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出宴会厅的,脑海里还停留着郁绍庭低头亲吻她的画面,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身后电梯门‘叮’的一下开了,他回过头,看到从里面出来的人,而对方也是狠狠一怔。

然后,他望着郁苡薇转身迅速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没有任何纠缠,没有任何的责怪,哪怕眼里还有恨意。

裴祁佑仰头,看着这一场太阳雨,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历经差不多九个月,终于给这部小说画上了句号,你们,正在点开这个章节看的小伙伴,是我写这部文以来最大的收获,没有想过会有今天的成绩,一路走来,其中心酸快乐自知,我真的很感谢有你们一直陪着我支持我,还有一些小伙伴总是给我提建议让我避免了不少的BUG,以后会争取做得更好,我也很感激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你们让我不断成长。废话不说了,接下来会有番外,暂定的是郁三一家子婚后的情况,记得还有小伙伴问起郁三跟小白以前是不是认识,这个应该会在番外解开,郁二的话,本来是打算单独开文,但净网活动后,各方面的限制,可能只能屈身在番外,先这样吧,反正。。。。。明天还是要更番外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此去经年,彼岸花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