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27章:郁白番外——宝宝的性别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27章郁白番外——宝宝的性别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真正确定孩子的性别,是在婚礼结束的一周后。

白筱躺在台子上,衣衫撩起,仪器在她略鼓的肚子上移动,医生特意放大了画面,然后让郁绍庭自己去看,笑吟吟地对略显紧张的准妈妈说:“这次不会有错了,旗杆都竖在那里了!”

“是男孩?”白筱按捺不住激动,傻傻地反问一句。

医生点头,耐心地道:“是一个小男孩。”

“……又是男的?”准爸爸出其不意地开了口,语气,跟准妈妈的截然不同。

医生诧异于他的态度,虽说现在时代进步,生男生女没差,但一般情况,丈夫得知妻子怀了儿子,会比得知肚子里是个女儿时来的激动,偏偏这位‘准爸爸’,盯着画面里的小旗杆,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

回家的路上,白筱的心情比较低落,上车后一直没说过话,郁绍庭察觉了,边开车边转头问她怎么了。

“你是不是嫌弃我只会生儿子?”白筱侧过身,望着他,心里觉得挺委屈的。

“怎么会这么想?”

郁绍庭拉过她的一只手,安抚地握着,说话的口吻也温柔不少:“对我来说,生儿子生女儿都一样。”

“你刚才的反应不是这个意思。”孕妇的情绪说来就来。

白筱想起他在看着仪器画面时的那一个‘又’字,直戳自己的神经末梢,那明明是嫌弃。

孩子的性别确实跟郁绍庭想的有所出入,也许是因为家里已经有这么一个了,要是再多一个……见白筱不做声,他顿了顿,又说:“只要不再生一个郁景希就行。”

这话,怎么听都不是好话。

“景希是我见过最懂事听话的孩子。”白筱心里不高兴,像是故意跟他唱起反调:“我就想再生一个景希那样的,到时候,跟他哥哥一样漂亮聪明——”

“……”

郁绍庭不跟她争论,怕惹她生气,顺着她的话说:“你想怎么生都可以,只要到时提醒我在知情书上签字。”

结果白筱更不开心了,觉得他是在敷衍自己,直到回到家都没跟他再说话。

——————————

郁绍庭觉得,女人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前一刻还跟你深情相望,后一秒,直接翻脸不认人了。

自从那天就‘生儿子还是女儿’的话题‘不欢而散’后,白筱已经好几天没有搭理他,晚上睡觉也背对着自己。所幸的是,没有把他赶出主卧,只是,不知她从哪儿抱来一床薄毯,跟他过起了‘分被’的日子。

每天傍晚,他下班回到家,一抬头,便能看到坐在阳台上看书的女人。

今年六月下旬的天气,不算太热。

白筱请小梁帮忙,把一张玻璃小圆桌搬到阳台上,放了两把藤椅,到了夕阳西下的时间点,她便端着一杯温开水去阳台看书,郁景希每每放学,在别墅里蹦跶得太欢快,最后也被白筱押着一块到阳台上做作业。

下午,白筱跟李婶一起去逛了超市,没忘记给小家伙带了一袋新鲜的草莓。

郁景希趴在小圆桌上,胖嘟嘟的小手捏着笔,一边做着作业一边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一本书敲在他的脑门上,他‘哎哟’一声,头顶是白筱的警告:“专心做题。”

小家伙哼哼着,捻了颗大大的草莓,伸着脖子看她手里的书:“看什么书呢?”

白筱把书本竖起来——《融资、并购与公司控制》。

郁景希撇了下嘴角,没看懂,九个字也就认识了四个,并、与、公、司。

当远远地,瞧见一辆黑色揽胜开过来,白筱立刻放下书本,拿起水杯抿了一口,小家伙嘟着小嘴,心里嘀咕,又要装了,装吧,呵呵……

——————————

晚饭时分。

郁景希抬头,瞧瞧不说话的爸爸,又看看安静吃饭的小白,清了清小嗓子,貌似恨不经意地提起:“吴辽明昨天生日,今天他上学,带了一个小蛋糕过来。”

白筱想起来,小家伙的生日,是在六月最后几天。

“那景希想要什么礼物?”她问。

郁景希看了她一眼,挑高自己的小眉毛,剥着龙虾壳:“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

……

晚上,帮小家伙洗澡时,白筱发现了他小腿上的伤,一大块的淤青。

郁景希不以为然:“跟人踢足球时,不小心跟人撞到了。”

这已经不是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次受伤。

在婚礼上,小家伙就跌了一跤,碎裂的瓷片,割破了他的拇指。

结果,拇指的伤还没好,第二天又不小心在学校厕所滑到,磕肿了自己的小脑袋瓜。

还没到两天,腿上又伤到了。

替他穿上睡衣,白筱去拿了药箱,给小家伙涂药时想到他的生日,便征询他的意见:“要不邀请同学来家里玩?”

郁景希心里欢喜,面上却有些勉强:“既然你喜欢这样,那就这样吧。”

白筱瞅他装模作样的德行,笑了,摸了摸他湿漉漉的小脑袋,拍了下他的小屁股,催他去吹头发。

——————————

回到主卧,白筱看到,最近一直忙到深夜才休息的男人,居然已经裹着薄毯躺在床上。

简单洗漱了一番,白筱穿着睡衣上/床。

一张大床,两个人背对背躺着,半睡半醒之际,白筱隐约察觉到自己被人拥住。

小腿肚像是被什么挠着,有点痒,白筱犯困,懒得睁眼,半推搡地挣扎了几下,身后的男人牢牢抱着她。

“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倒真的记恨上了,这么多天不理我。”

“……你烦不烦?”肚子月份越大,白筱越嗜睡,被他缠着,有点不耐烦地咕哝了一句。

然后,使劲掰开他的手,往边上躺了躺,寻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睡。

郁绍庭望着她的背影,沉默了会儿,没有躺回去,而是,选择了又贴上去:“最近脾气怎么这么大?”

“好像又胖了不少,你是不是偷偷吃了什么?”

白筱本就瞌睡,他像蚊子在耳边嗡嗡嗡,现在又触及‘体重’这个话题,她的火气也一下子上来了。

嚯地一下坐起来,白筱闭着眼,蹙着眉心,双手推着郁绍庭的身体。

“身体不舒服?”郁绍庭靠上去,一手轻而易举逮住她乱动的双手,一手搂着她的腰:“孩子闹你了?”

白筱觉得这个时候的郁绍庭,分外的无赖,明知故问。

“你去睡客房。”说着,把一个枕头砸他的怀里。

郁绍庭看她半睡不醒的样子,知道她在耍小性子,也不当真:“你下次再这么说,我可当真了。”

“……”

白筱睁眼,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意识也突然清晰了:“不用下次,这次就当真吧。”

郁绍庭把枕头放回原位,跟她的枕头并排,放开她,自己躺回去,盖好薄毯:“再闹下去天就亮了,你现在神志不清,我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白筱拿自己的枕头又砸了他一下,郁绍庭闭着眼不吭声,但她就是知道,他在装睡。

“我想一个人睡,你躺在这里我睡不着。”白筱放柔了语调。

但是,郁绍庭依旧不说话。

到最后,白筱自己都觉得没意思,扯了薄毯睡下,想背对着他,刚要翻身,他突然一个辗转搂住了她。

“……喂!”

——————————

第二天下午,白筱又接到学校电话,郁景希在上体育课时,跑去买饮料,不小心被转弯的轿车撞了。

白筱听到孩子出车祸,吓得魂都没了,让小梁送她去第一人民医院。

郁景希伤到手臂,打了石膏,挂在脖子上,瞧见白筱,笑嘻嘻地,一点也没有受惊过度的样子。

郁老太太得知金孙受伤,也吓得不轻。

有些事,很玄乎,被老太太一提,白筱也发现,在这两周里,郁景希发生了太多意外。

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一次又一次,着实让人不安。

不知为何,白筱突然想起那天在寺庙里,那个老和尚最后比的那个剪刀手,当时没多想,如今,看到吊着一条手臂的郁景希,想到老和尚伸出的那两根手指……她又摇头,自我否决,未免太过迷信了。

直到第二天,郁景希在院子里给含羞草浇水,二楼阳台掉下来的盆栽,正好砸在小家伙的脚边!

白筱当时正从别墅里出来,目睹了整个过程,顿时面无血色。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皮痒了,欠收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