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31章:郁白番外——无染无所着,无想无依止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31章郁白番外——无染无所着,无想无依止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等扫地僧进去后,郁绍庭在门口站了会儿,领着郁景希去了大雄宝殿。

小家伙耷拉着眼皮,晚上受惊过度,没怎么睡好,打着哈欠,但还是牢牢跟在郁绍庭的后面。

郁绍庭刚往功德箱里捐了香油钱,大殿门口,进来一个穿了袈裟的中年和尚,对着他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换做往常,郁绍庭指不定在心中冷哧,暗道这些和尚装模作样,但现如今,他抿着薄唇,颔首,最起码脸上没有任何不敬,把郁景希叫过来,对主持道:“我之前来过一趟贵寺,一位老僧对我说过一段佛偈,今天特意前来向大师求教。”

主持没见过郁绍庭,但是认得郁景希,郁老太太是庙里的老香客,大概猜到了郁绍庭的身份。

他刚才进来时,粗粗观了一下郁绍庭的面相,虽然是富贵命,但可惜眉眼间隐隐有着戾气,这样的人,哪怕身居高位,这辈子也不会完整,恐怕会连累身边的人。

得知郁绍庭想要见师父,主持笑着说:“师父他老人家在后头练拳,我让小僧领你们过去。”

……

老和尚瞧见同来的郁家父子俩,没有一丝的诧异,笑得和蔼:“比我料想的,可是晚了几天。”

郁绍庭素来不信这玩意,但既然来了,也不会再说什么对菩萨大逆不道的话来。

跟着老和尚进屋,郁绍庭坐在老和尚的对面,至于郁景希,来得太急,还没吃早餐,瞧见僧房桌子上的几个菜包有些移不开眼,老和尚呵呵笑:“老和尚不饿,小施主要是不嫌弃,将就着吃吧。”

郁景希瞅向坐在那里的郁绍庭,见郁绍庭没阻止,蹭到桌边,拿了个菜包对老和尚说:“我就吃一个。”

老和尚点头,笑意更浓,像是被孩子的言行逗乐了。

郁绍庭让拿了包子的郁景希去门口等着,嘱咐他不准乱跑,小家伙没有闹,出去还不忘阖上门。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老和尚先发制人,惹得郁绍庭抬起深邃的眼看他。

“无染无所着,无想无依止。体性不可量,见者威称叹。”

老和尚一双如古井搬的眼,波澜不惊地望着对面气势不俗的青年:“我观你的面容,你的命格过硬,势必会削弱周围人的福运,不过既然能走到这一步,倒也出乎老和尚的意料。”

“施主,如果不嫌老和尚啰嗦,那老和尚再赠你一句,积善因,结善果,终归不会有错。”

郁绍庭始终面无表情,却因为老和尚最后一句话,忽然就笑了起来。

他转头,瞟了一眼桌上那盘菜包子,还有僧房里的家具,都不似电视里那般破旧,甚至老和尚的身后,还有一台立式空调,郁绍庭的目光,最后落在老和尚的身上:“我以为,现在修行还是秉持那句‘心静自然凉’。”

听出郁绍庭语气里的戏谑,老和尚没有不高兴,习惯性地摸着自己两瓣胡子:“只要心中有佛,何必太过在意这些身外物。”

“以前,有和尚劝我出家,你又怎么看?”

郁绍庭拿起茶壶,替自己倒了杯茶,但想了想,还是把茶杯摆在了老和尚的跟前。

老和尚低头,瞅着那杯满满的茶,听到郁绍庭这么说,过了会儿,缓缓道:“以前,你是有些慧根,但现在,最适合待在这庙里的,却不是你了。”

……

郁绍庭从禅房出来,看到郁景希仰着头,站在院子里一棵桃树下,手里拿着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细竹竿。

竹竿上端有一个‘V’型钩,像是寺庙里和尚自制的晾衣叉。

小家伙看准树上的一棵还没熟透的桃子,用竹竿捅啊捅,没捅下桃子,倒是几片树叶落在他的头顶。

郁景希‘呸呸’了两下,扭头,瞧见禅房门口的爸爸,立刻丢了竹竿跑过去:“爸爸,是不是准备回家了?”

郁绍庭摸了摸儿子的头,替他拿去发上的落叶。

老和尚站在郁绍庭的身后,捋着胡子看着这一幕,笑意深远,在父子俩离开之际说:“静候施主佳音。”

————————————

白筱昨晚受惊过度,辗转未眠,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

她伸手,往旁边一摸,只摸到凉凉的席子。

白筱眼皮有点沉,可能是郁绍庭跟李婶交代过,不曾来叫她起床,就连景希,也没进来打扰她。

又躺了会儿,她起床,先去了小卧室,没有看到抱着变形金刚模型闹腾的小魔王。

下楼,白筱看见坐在客厅里的郁绍庭颇为诧异。

“今天休息。”郁绍庭放下手里的杯子,说:“妈来了电话,中午让我们过去吃饭。”

白筱点头,左右看了看,又没找到郁景希,不免开始担心,害怕再发生昨晚那样被人劫持拐卖的事情。

郁绍庭却道:“景希在外头,跟李婶一起择豆角。”

白筱打开别墅的门,果然,小家伙坐在板凳上,脚边一个小淘箩,有模有样地择着豆角,粉嫩的手指染了绿色。

她不由地,暗暗松了口气。

……

大院的家里,郁战明难得中午也在,老太太偷偷告诉白筱,老爷子大清早赶回来的。

听说小金孙昨晚差点被人绑了,郁总参谋长急的不行,直接告了假,匆匆坐了最早的航班回了丰城。

郁战明一见到小儿子,立马就黑了脸。

老参谋长可能觉得是郁绍庭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孙子,饭桌上,都没有多给过郁绍庭一个眼神,倒是关切地询问白筱最近的学习情况,白筱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据实回答:“打算明年过了春节后,参加丰城大学的招考。”

这个答案,正中郁战明的下怀。

他表示赞同地点头:“到时候,孩子刚出生,离不开妈妈,在丰城也好有个照应。”

说着还特意横了一眼没有作声的郁绍庭。

饭后,郁总参谋长抱着乖孙,和蔼可亲地说了会儿话,再然后,板着脸,把郁绍庭喊进了书房里。

……

白筱陪郁老太太坐在客厅聊天。

老太太让郁景希坐在自己的腿上,摸着孙子白嫩的脸蛋,想起昨晚的劫持,还心有余悸。

书房里,不知道父子俩说了些什么,响起拍桌声,还隐约伴随着郁战明的怒斥:“胡说八道,以前你穿着开裆裤,往佛雕上撒尿时,怎么不见你给那些菩萨拜一拜?”

当天晚上,郁战明直接留下了郁景希,态度强硬,至于郁绍庭,眼不见为净。

————————————

回到沁园,晚上夫妻俩躺在一起睡觉时,白筱好奇郁绍庭因为什么跟郁战明又不欢而散。

只是,她还没开口问,郁绍庭先告诉了她一个决定:“我准备,送景希去宝光寺里住几个月。”

宝光寺,白筱记得,正是郊外山上那个寺庙。

郁绍庭向来不信这些,冷不防,听到他这么说,白筱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他却拥着她,柔声细语地道:“现在,很多寺庙,都有年纪很小的俗家弟子,景希过去,也能收敛收敛他那一身痞气。”

白筱不愿意,尤其最近郁景希意外频发,更不能敢把他放养到山头去。

“又不是把他卖了,等你生下肚子里的孩子,景希也回来了。”郁绍庭抚摸她的肚子,继续做着开导工作。

“……”白筱背过身不再搭理他,因为不舍,还红了眼圈。

翌日,一大早,郁战明的电话就来了,说是郁景希被菜刀给砍了。

白筱跟郁绍庭赶到大院,郁景希的大拇指已经被纱布裹得格外牢实,小家伙还咧嘴笑了下。

郁老太太双手合十,也想到老和尚说的话,嘴里念着‘阿弥陀佛’,也吓得不轻,她告诉白筱:“幸好张阿姨回头瞧见,不然那把刀指不定往孩子的脚上砍去了!”

郁战明已经不再像电话里那般紧张,看到急匆匆赶来的夫妻俩,干咳一声,背着手,上楼去了。

这位活了几十年,什么阵仗都见过的老英雄,却因为郁景希帮老太太切青瓜时不慎切到手指而慌作一团。

白筱安抚受到惊吓的孩子时,郁绍庭跟着郁战明上了楼,这次,父子俩没有发生争执。

中午,在大院吃完饭,夫妻俩把郁景希领走了。

回到沁园,郁绍庭把白筱带进主卧,沉吟了片刻,才对她说:“爸已经同意送景希去宝光寺住段日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小小的同学聚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