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32章:郁白番外——小小的同学聚会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32章郁白番外——小小的同学聚会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发觉,现在她跟郁绍庭在对景希的事情上,角色发生了转换。

先前,她把那个老和尚的话一说,郁绍庭直接回给她四个字——‘胡说八道’,现在他自己倒信以为真了。

郁绍庭不信命,也不信这些鬼神怪力之事,但人一旦有了牵挂,有了让自己操心的顾虑,有些事,便不得不信,即便猜测那些和尚不过是误打误撞的瞎蒙,也免不了因此在心里留下芥蒂。

白筱也不松口,只要郁绍庭一提‘要把景希怎么怎么……’,她立即红着眼,未语泪先流的架势。

一星期过去,白筱对郁景希看的紧,生怕一不留神,孩子就被郁绍庭给‘卖’了。

终于在某个傍晚,两人因为晚上是吃油焖茄子还是吃鱼香茄子,因为意见不合,发生了一场争执。

白筱两三句就败下阵来,索性丢下手里的教材,从沙发起身:“我有个中学同学今天刚从国外回来,请了一些同学聚聚,晚上我跟他们一起吃饭。”

郁绍庭皱起眉头,看着她的肚子:“你大着肚子,去了只会给人家添麻烦。”

“也有其她准妈妈去,到时候,还能一起聊聊育儿经。”

白筱越说越向往晚上的聚餐,也不生气了,上楼,准备选一套好看的衣服,结果,在试衣镜里看到跟上来的男人,她瞟了他一眼,自顾自地试衣,他靠在门边,像是不经意地问:“都哪些同学?”

“反正你不认识。”白筱决定穿一身黄色细横条的无袖裙,外面搭配了一件中袖的薄牛仔衫。

郁绍庭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系着牛仔衫下摆的女人:“都有了两个孩子,还穿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今晚是去相亲的。”

白筱不甚在意,穿好后还把长发扎起来,问他:“是放下来好看,还是这么扎着好?”

“……”

看着忙来忙去的小女人,郁绍庭在她试鞋的时候,说了句:“吃饭,在哪儿不是吃,干嘛跑那么远。”

白筱不理他。

“不是想吃油焖茄子吗?下去让李婶做就是了。”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有电话进来,郁绍庭眼尾余光扫了眼,白筱已经‘乐颠颠’地过去接起:“喂?”

原先,白筱拒绝了这次小型的同学聚会,这会儿,对方打电话来再次邀请。

对方说,很多年没有跟她见面,希望能见一下。

白筱听到对方干净又温和的语气,想着自己这么打扮好出去,也是瞎逛,便答应了对方,反正聚餐有很多人。

电话那头的人问她,需不需要过来接她。

“不用了,我这里打得到车。”白筱挂电话前,礼貌地跟他道:“那晚上见。”

把手机放回床头柜,白筱一个转身,看到近在咫尺的男人,吓了一跳:“你怎么不出声?”

郁绍庭低头,看着她捂着心口,脸色苍白的样子,尤其是跟自己说话的口吻,跟刚才讲电话对其他男人的吴侬软语截然不同,心里立刻不太乐意,但还是耐着心问:“是谁打来的电话?”

“就是那个从国外回来的中学同学。”

“……不会是姓辛吧?”

白筱闻言,转头盯着他,想了会儿,道:“郁绍庭,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阴阳怪气?”

郁绍庭:“……”

“他们都有车,晚上,我可以让他们顺路捎我一程,你跟景希吃完饭,都早点休息。”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顺路的同学。”

“……”

“哪个同学跟你顺路?……问你话呢。”

——————————

白筱最后还是出门去参加同学聚餐,不过身边,多了一条小尾巴。

推开栅栏的门,白筱走了两步,转身蹲下,对还用夹板固定着小手臂的郁景希道:“你这样子出门,我不放心,要不,你在家里等着,想吃什么,我给你带,我会尽早回来的。”

郁景希穿着牛仔背带小短裤,鹅黄色的T恤和一双圆头小牛皮鞋,是刚才郁绍庭亲自给他选好换上的。

出门前,爸爸特意交代了他,一定要照顾好小白。

听到白筱这么说,郁景希抿着小嘴摇头,神情间有一丝害羞:“没关系的,刚好我也想认识认识你的同学。”

“……”

郁绍庭原本要送母子俩过去,但被白筱言词拒绝,领着郁景希在小区门口打车去约定好的酒店。

……

白筱真到了聚餐的酒店,看着其他同学,突然就郁闷了。

不是说有孕妇的吗?

但她环顾了一圈,其她女生都踩着高跟鞋、打扮时尚优雅,没有谁跟她一样,已经嫁为人妇,还带了个孩子来。

白筱嫁给郁家三少的事,在丰城早已不是秘密。

所以,等她一到,立刻有女同学上来,热情地挽住她的手跟她聊天。

有人好奇地打量了会儿寸步不离跟着白筱的孩子,顶着一个香菇头,齐齐的刘海,乌亮的大眼睛,五官生的很漂亮,好几个同学已经猜到这孩子是谁,但还是出于客套,笑着问:“谁家的孩子,这么漂亮?”

不用白筱开口,郁景希往前一步,口齿清晰地自我介绍:“我叫郁景希,我爸爸是郁绍庭。”

长得好的孩子总是令人喜爱。

那些女同学都挨个要跟郁景希握手,小家伙来者不拒,还嘴甜地哄得她们高兴不已。

“白筱?”

听见有人叫自己,白筱转过头,看见了一个穿黑色短T的男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相貌清秀得出奇,乍一眼,她没有认出他是谁,倒是旁边有女同学打趣道:“刚才辛梓可是一直问我们,白筱怎么还没来。”

叫辛梓的男人,尴尬地笑了下,脖子有点红。

白筱跟他通了电话,但见到本人,还是觉得变化有点大,上中学那会儿,辛梓跟她同一个社团。

说起来,那个时候白筱对辛梓也有过好感,不过,也仅仅是一点好感,如今再相见,倒也没有太多的不自在。

“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你结婚了。”辛梓也注意到白筱凸起的肚子。

他在国外,听说哥哥从小玩到大的郁三少再婚了,也知道新娘子叫白筱,但不亲眼看到终究还是不甘心。

如今,就近瞧见了,他的心里,怅然若失,左右看了看:“怎么没看到你老公一块儿来?”

“……他有事。”白筱抿起唇角微笑。

辛梓点点头,瞅着她,有些失神,然后,一颗小脑袋伸到两人中间。

郁景希扬着小脸,故意挤到了辛梓的跟前,对白筱说:“小白,我刚才饮料喝多了,想要上厕所。”

……

白筱牵着郁景希出了包厢,门刚合上,小家伙立刻道:“我不喜欢刚才那个冲你傻笑的男人。”

“……”

果然,郁景希说要上厕所不过是借口,不让她跟辛梓说话的借口。

郁景希翻了下眼,哼哼:“其实,也是真的想上厕所了。”

……

小家伙去了男士洗手间,白筱等在门口,闲着没事,去了旁边的女士洗手间,洗了一下手。

用纸巾擦干净手,正准备离开,听到隔间里有两女的在聊天。

“禾纬今天怎么没出来?”

“她最近忙着自己的终身大事呢,跟裴氏的少总,两人都快谈婚论嫁了,你别告诉我,你还不知道。”

白筱听到‘裴氏’两个字,脚步放缓,又听到她们说:“他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的?”

“这样不是很好嘛?禾纬离过婚,另一个也好不到哪儿去,订婚又取消婚约,我前几天还看到禾纬陪她未来的婆婆逛街呢,以禾纬八面玲珑的性子,收服裴家的人不在话下。”

那两个女人还在继续说,白筱已经走出洗手间,她顺手,关上了门。

初听到这个消息,白筱心中有一丝诧异,但随即便是释然,各有各的生活,这是最好的结果。

——————————

聚餐结束,又有人提议去KTV唱歌,郁景希抓着白筱的手,苦着一张小脸:“小白你也要去吗?”

他软软糯糯的声音不小,一下子引得所有人都看向他。

白筱刚张嘴,又听到郁景希说:“可是,我刚才已经打电话给爸爸,让他来接我们回家。”

小家伙这句话时,小脸上的表情有些委屈也有些紧张,像是错做了事一般。

有人立刻说:“没关系没关系,那白筱,你先回去休息吧,孕妇是得早睡早起,对孩子也好。”

其他人跟着附和,哪里还敢叫上她一起去唱K。

……

一众人晚上还有活动,不急着离开,在包厢里聊天,白筱走的时候,辛梓主动提出送他们下楼。

“这么多年不见,才发现,大家的变化都很大。”在电梯里,辛梓感慨地说道。

白筱莞尔,辛梓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不过,白筱,你看上去跟中学时那会儿,说真的,没多大出入。”

“那只是你的感觉,人一旦步入这个社会,不可能没有变化的。”

辛梓的眼神变得怀念:“我还记得,上学那会儿,裴祁佑在学校后门堵住我,让我离你远点。”说着,他自己先笑起来,“那个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换做现在,估计没了那种冲上去就打的劲。”

白筱并不清楚他跟裴祁佑之间还有这么一出,她只知道当时,辛梓是突然不来学校,听人说是出国了。

“人在年纪还小的时候,总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他说着,顿了下:“裴祁佑那时告诉我,你是他家的童养媳,我没当真,只以为他嚣张跋扈,后来家里给我办好出国手续,再然后……我看了一些报道,大概知道了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加上他跟我说的——”

白筱没有说话,抬头,看着变化的数字,静等着电梯门打开。

辛梓半开玩笑地说,望着她的目光却格外认真:“白筱,如果当时我没走,你说咱们是不是……”

“辛梓,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朋友。”白筱截住他的话,电梯到了一楼,门开,她转头,看着辛梓:“他们还等着,你上去吧。”

酒店大堂的水晶吊灯,折射出的灯光,落在两人的脚边,这个时间点,没什么人乘坐电梯。

门口,偶尔一辆轿车驶过,却几乎没有停下来的,直到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响,划破了酒店里悦耳的钢琴曲,也引得服务员跟路过门口的宾客好奇的侧目。

——————————

辛柏因为惯性整个人往前一冲,也知道自己这个刹车踩得太没技术含量,不过,主要还是因为瞧见酒店里面对面站着的那两人,有些吓到,这才马失了前蹄,啊呸,说谁是马呢……

他扭头,瞟了眼副驾驶座上依旧从容坐着的男人。

郁绍庭九点多打电话给自己,说他今天得了一瓶好酒,问辛柏要不要。作为名酒收藏专业委员会的一员,辛柏一听到有好酒,欣然前往,结果两人见了面,还没等他进门换好拖鞋,郁绍庭已经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郁绍庭告诉他,酒不在家里,被他临时放在某一家酒店的酒窖里了。

好吧,那就一起去酒店。

走到那辆揽胜旁边,郁绍庭却把车钥匙丢给他,自己坐进了副驾驶座,一副大老爷使唤书童的架势。

“三哥,你这车我开不习惯,要不坐我的车?”

辛柏原本想说,干嘛不自己开,但话到嘴边,下意识地换成了商量语句。

郁绍庭斜了他一眼,那眼神,带了些不爽,是的,辛柏觉得,今晚的三哥对自己貌似有意见,然后听到郁绍庭说:“我晚上喝了酒,最近路上交警抓得紧。”

辛柏想说,您老还怕交警呀?但话到口,又变成了:“那三哥你系好安全带。”

等郁绍庭报了酒店的名字,辛柏只觉得很熟悉,貌似刚刚在哪儿听过,但又临时记不起来。

到了酒店门口,一不小心就瞧见了那一幕。

辛柏眼力劲不错,一眼就认出那个男主角不正是自家弟弟,不敢吭声,只是拿眼不断瞟郁绍庭。

然后他猛地想起来,这个酒店,不正是辛梓那小子今晚邀请同学吃饭的地方吗?!

好吧,撞枪口上了。

郁绍庭靠在座位上,也隔着车窗看酒店里,但目光却是波澜不兴,不像是生气,但辛柏也绝对不认为他很开心。

“那不是小嫂子吗?还真巧,三哥,你要下车吗?”辛柏小心翼翼地问。

郁绍庭拿起车上的一瓶纯净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又放回去:“不用,过会儿再下去。”

不同于辛柏闪烁的神色,郁绍庭倒自在很多,他似想起了什么,转头,问辛柏:“那是你家老二吧?”

辛柏点头,不就是我家那个以前老在咱们面前夸他们社团那个叫白筱的女生怎么怎么聪明漂亮的老二吗?

电梯里的人已经出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非常安全,没有任何暧/昧的嫌疑。

“下车。”郁绍庭突然开口道。

辛柏松了口气,忙不迭地接了安全带,又听到郁绍庭说:“那瓶酒我明天拿给你,你先回去。”

心中成千上万的草泥马咆哮而过——

辛柏瞅了眼没什么车辆的马路:“三哥,这大半夜的,我去哪儿叫车呀?”

郁绍庭正从后座拿外套,听到这话,抬起头看他,也不吭声,那深沉的眸子盯着他,辛柏立刻败下阵,想着今晚形势是不太好,不再多嘴,说了声‘再见’立刻溜得没了人影。

——————————

终于五千字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一家三口,最坏的当属那个小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