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34章:郁白番外——你儿子什么人,你还不清楚?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34章郁白番外——你儿子什么人,你还不清楚?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于自己要去寺庙生活的事情,郁景希询问了一圈,发现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悲愤,委屈,伤心,无助,充斥了他的情绪。

他不要去寺庙,不想整天吃素,还要捧着木鱼当小傻瓜蛋,为此,郁景希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下午。

白筱昨晚被郁绍庭的‘花言巧语’说动,这会儿见小家伙这么伤心欲绝,又犹豫了,怀疑这么做是对是错。

“我早上都跟庙里打了电话。”

郁绍庭就怕她摇摆不定,握着她的手,把利害关系又说了一遍,要不送去,接下来孩子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三长两短,见白筱的态度软了,他柔声安抚:“我捐了一笔香油钱,没有人会亏待他。”

白筱抿着唇,依旧有点不放心,又听到他说:“如果你不舍得,以后我们每周过去看他一趟。”

——

郁景希待在房间里,用他的小脑袋瓜想了很多事。

他怀疑,是不是郁绍庭的生意出了问题要拿自己去换钱?

以前听吴辽明他们说,有一些和尚其实是人口贩子,专门拐卖聪明伶俐的小孩子。

郁景希心想,应该是自己平日里表现得太过机智,才让郁绍庭对自己动了这个丧心病狂的念头。

越想越替自己担忧……

郁景希爬下床,站在椅子上推开窗户,往下看了看,二楼其实也不算太高。

他想起自己之前看的电影情节,跑到床边,扒拉了床单,用自己的美工小刀割成一条一条,再把它们连接打成结。

腰上绑着床单条,郁景希往外面瞅了眼,立刻又缩回了脑袋,两肥嘟嘟的小手牢牢扒着窗户边缘。

经过再一次的深思熟虑,他觉得,还是应该重新检查一下床单的结有没有打好。

郁景希抖着小短腿爬回书桌,听到开门声,蓦地一抬头,瞧见门口握着门把手的郁绍庭。

郁绍庭瞧见他背着大书包、身上缠着碎布条子,皱眉,猜到郁景希想做什么,冷着脸过去,直接把他拎了下来。

……

白筱在楼下等父子俩吃晚饭,见郁绍庭一直不下来,怕父子俩发生矛盾,打算上楼去看看。

刚退开椅子起身,那边,郁绍庭已经下来,身后紧跟着郁景希。

小家伙情绪不是很高,耷拉着小脑袋,进了餐厅后,爬上自己的位置坐好。

白筱特意做了他爱吃的鲜笋炒鸡蛋。

郁景希中午没吃饭,早餐也没吃多少,这会儿,扒着饭碗狼吞虎咽,白筱替他擦掉嘴边的米粒:“慢点吃。”

——

晚上洗完澡,郁绍庭把白筱揽在自己怀里,告诉她,景希已经答应去庙里住一段日子。

白筱不太相信,郁景希的性格,有点油水不进的倔强,一开始不同意,怎么这么快就愿意了?

她狐疑地瞅着郁绍庭,眉心微蹙:“你是不是对孩子做了什么?”

“……我能对他做什么?”

郁绍庭搂着她的腰,她的肚子越加明显,身体也更丰满,他的另一只手停留在她腰处揉nīe,这是他的小习惯,尤其在她怀孕之后,似乎很喜欢抱着她又亲又摸的,还一副性致高昂的样子。

白筱前两天还跟叶和欢视频,后者打量了她一番后,啧啧叹道:“人家说母亲是伟大的,牺牲自己的美貌来孕育一颗小胚胎,我看你倒是把自己怀得更勾人了,男人见了你这样的估计都想拆吃入腹!”

叶和欢没有参加白筱跟郁绍庭的婚礼,不过后来有补寄一份生日礼物——999只至尊超薄安全用品。

郁绍庭拆开礼盒时什么也没说,但转身就给郁仲骁打了个电话。

……

睡觉前,白筱还是不放心,趁郁绍庭在冲澡,她去小卧室看了儿子。

郁景希正穿着睡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旁边放倒着一个甲壳虫形状的拉杆箱,前些天路靳声送的生日礼物。

见白筱进来,小家伙也没停下忙碌的身影,把一盒乐高放到箱子最底下。

“真的打算去庙里了?”白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转过身问他。

郁景希踮着脚从书架上拿了本阿衰漫画,扭过头说:“我觉得去那里也挺好的,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就这么简单?

白筱脸上是不敢置信的表情,小家伙耸了耸肩,好像在回答她,没错,就这么简单。

其实郁绍庭真的没有采用胁迫手段,只是变相地告诉小家伙,九月初就要开学了,还有,世界上又多了一款法拉利玩具跑车,要知道,郁景希有一个爱好,极其喜欢收集各种昂贵的交通工具模型。

——

郁老太太得知孙子真的要去庙里当俗家弟子,万分不舍,第二天早早的就把‘肉圆’送了过来。

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沁园的‘肉圆’,身材上又壮硕了一些,一进屋先撒腿跑了一圈,确定这里没其它同类的味道,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没变,这才扭着肥肥的屁股、大摇大摆地回到老太太的身旁。

老太太的意思是,怕景希一个人在庙里孤独。来之前,连三个月的狗粮也全都备好了。

‘肉圆’是一条很会看人脸色的狗,知道什么时候能嚣张跋扈,什么时候该顺服听话,尤其是在男主人跟前,更加不敢造次,讨好地蹭到郁景希旁边,小家伙立刻抱着狗头咯咯笑开了。

……

郁景希是白筱夫妇跟郁老太太一起送到宝光寺去的。

老和尚早早地等在了门口,瞧见大包小包上山来的一家几口,后头还跟着一条胖得走路歪歪扭扭的斗牛犬。

郁景希被安排在老和尚旁边的屋子里。

郁老太太在僧房里跟老和尚说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无非是请老和尚关照自家小孙子,毕竟最近郁景希倒霉事太多,老和尚捋着胡子笑:“令孙福泽厚天,气运强盛,带着他外出还能转运辟邪。”

那不等于是移动护身符吗?

回去之前,郁老太太又往功德箱里放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原先浑不在意的郁景希,得知郁绍庭他们要下山时,才露出紧张的情绪,小胖手揪着白筱的衣袖,‘肉圆’感知到他的不安,也跟着汪汪叫,显然也不愿意待在这个地方。

白筱看到小家伙略显迷茫的表情,怕他在这里受委屈,突然想带他回家,每多待一刻,这种念头更强一分。

主持在旁边劝慰:“施主放心,小施主是贵客,我们绝对不会怠慢。”

白筱这会儿心里想的只有小家伙,问他想不想回家。

郁景希瞅了眼在门外接电话的郁绍庭,想着自己的玩具模型,还有自己的暑假作业,最后,挠着自己的耳根子,慢吞吞地说:“其实在这里,也蛮好的,你只要记得多来看看我就行了。”

倒是旁边的‘肉圆’呜呜叫着,在迈进寺庙的那瞬间,它就预感不妙,这会儿更严重了……

白筱难得没避讳着它,小心蹲下来,摸着它的脑袋,‘肉圆’立刻舒服地眯着眼,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被它满足的小模样逗笑了,白筱轻拍它的背:“肉圆,你照顾好景希知道吗?”

——

回去的时候,车上只剩下郁老太太、李婶还有白筱夫妻俩。

一想到郁景希小小年纪待在这里,郁老太太就红了眼,用纸巾擤了擤鼻涕,连带着白筱也心里难受了。

郁绍庭一边开车,一边伸了右手过来,按着白筱搭在腿上的手,给她无声的安慰。

李婶则忙安慰老太太:“三个月,过得很快的,到时候小少爷就回家了。”

“李婶,你不会懂得。”老太太说着说着就哭起来,想着独自待在山上的孙子,情难自禁。

回到家里,白筱挂念着孩子,没有胃口吃饭,早早地回了卧室休息。

她给郁景希打了电话,小家伙自带了手机,很快就接了,懒洋洋的声音,“喂,有什么事吗?”

“吃过晚饭了吗?”

小家伙说早吃过了,白筱问他在干嘛,他说:“在剪脚趾甲呢!”

白筱从他轻松愉悦的声音判断,他没有不适应那里的生活,这才放心,又说了会儿话才依依不舍地挂电话。

……

晚上,跟郁绍庭躺在床上睡觉,白筱一个侧身,趴在男人的胸膛上,跟他商量着明天去庙里看孩子。

“你现在怀着孩子,每天从山脚爬到山顶,很伤身子。”

白筱不赞同:“可是我没有觉得累。”

“等你觉得累就糟糕了。”郁绍庭搂着她,亲了亲她的额头,柔声道:“想他可以每天打电话。”

白筱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她不上去,可以让景希下山来。但随即又顾及到现在天气热,孩子的抵抗力没大人强,到时候上上下下,很可能会中暑,就算不中暑,一直这样子也会累坏孩子,她终究是舍不得。

于是,夫妻俩大半夜,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商定由‘一周去一趟寺庙’变成了‘每五天去一趟’。

——

白筱每天都会跟郁景希通电话。

从小家伙的描述里得知,除了伙食差了点,倒也没有其他大问题。

但实际上,大问题是有的,因为他自己是始作俑者,没敢跟白筱提,但他不提,不代表寺庙里其他人不会说。

在郁景希去寺庙的第二天开始,郁绍庭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寺庙打来的电话,跟赔偿事项有关。

到了第四天,郁绍庭也有些忍无可忍,直接打电话给郁景希,警告小家伙安分一点,不准再闯祸。

原来,这几天郁景希老吃素,嘴巴淡出了鸟,偷偷带着‘肉圆’到寺庙后面的那片竹林里折了根小竹子,挖了几条蚯蚓,去厨房拎了个水桶,跑到寺庙旁边的湖边去钓鱼,结果鱼没钓上一条,倒是给他钓上来大半桶的龙虾。

小家伙趁其他和尚都在忙,又溜进厨房,学着电视里的样子,生火想煮龙虾,不说把油盐酱醋都捣鼓了一地,差点整个厨房都烧起来,幸好一个扫地僧经过及时发现,但也造成了不小的财物损失。

……

翌日,是去庙里看郁景希的日子。

白筱起了个大早,前天晚上拉着郁绍庭,去超市买了一大袋零食。

夫妻俩到寺庙门口时也才六点十几分。

寺庙的扫地僧已经认识他们,告诉他们,其他和尚都在做早课,让他们直接过去大雄宝殿。

在路上时,和尚的诵经声便隐约从大殿里传来。

白筱跟郁绍庭到达大殿门口,一眼就瞧见了郁景希,小家伙坐在主持的身边,底下是一个蒲团垫子,坐没坐相,显然,主持也没多苛求他,不同于其他和尚专注地在念经诵佛,郁景希耷拉着双肩,歪了头闭着眼在打瞌睡。

当他脑袋后仰要倒下去时,主持会适时出手扶他一把:“师弟,别摔倒了。”

每天三点到六点半这段早课时间,对郁景希来说,绝对是一大煎熬。

刚来的第一天,他趴在被子上不起来,那个什么都很好说话的老和尚却坚持要拎他起来做早课。

一来二去,郁景希每日天不亮就抱着自己的蒲团垫子,闭着眼,微张着嘴,麻木地跟在主持后面迈进大雄宝殿。

怕闭着眼看不见?

没关系,当他每每撞到绊到的时候,主持师兄都会好心地提他一把。

——

早课结束,主持才提醒睡得迷迷糊糊的郁景希,门外有两位施主已经等他很久了。

郁景希打着哈欠,睁眼瞧见白筱跟她身后的郁绍庭,困意顿消,一溜烟就冲了出去,一把抱住白筱的腿,一声饱含了思念跟委屈的‘小白’脱口而出,小脑袋轻轻拱着她的肚子:“你怎么才来看我?”

白筱摸着他的脸蛋,瘦了点,也黑了点,不由心疼:“怎么晒得这么黑?”

郁景希瞧见郁绍庭拎在手里的一大袋零食,立刻讨好地喊了声‘爸爸’,他身上穿着浅蓝小僧袍,脚上是一双罗汉鞋,柔顺乌黑的香菇头,又大又黑的眼睛,咧着嘴,梨涡俏皮可爱,怎么看怎么讨喜。

郁绍庭摸了下他的脑袋瓜,问他有没有吃过早餐。

刚巧,有两个十二三岁的和尚捧着自己的佛经过来,瞧见郁景希,恭敬地双手合十行礼:“不戒师叔。”

原本还嬉笑的小家伙,立刻有模有样地合拢小胖手,小脸上的表情严肃,回了他们一个礼,然后,小手往身后一背,挺着小肚子,像个小老头,一本正经地说:“去吃早饭吧,今天是香菇青菜包,味道还不错。”

“……”

白筱没想到郁景希辈分这么高,后来才知道,他真的成了老和尚的关门俗家弟子,主持的师弟。

夫妻俩看完孩子,没有当即就走,而是留在寺庙陪景希一起吃午饭。

“肉圆呢?”白筱在院子里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那团奶白色。

郁景希一边帮他们摆碗筷,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肉圆在后头帮我一个师侄看瓜地,最近,老有人偷瓜来着。”

白筱:“……”

吃饭时,郁景希还告诉白筱一些寺内和尚的高学历,有硕士生也有博士生:“所以啊,千万别小瞧了和尚。”

听他那自豪的语气,白筱真怕他一时想不开,要出家当和尚了。

回去的路上,白筱把这个担忧告诉郁绍庭,郁绍庭听了,轻笑了一声:“你儿子什么人,你还不清楚?”

“那也是你儿子。”白筱顶了他一句。

郁绍庭笑:“所以我了解。”

相安无事地过了两天,白筱接到寺庙的电话,郁景希调/戏隔壁山头的小尼姑,现在人家尼姑庵的主持不肯罢休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阿宝是谁?!【貌美如花小尼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