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37章:郁白番外——我已然后悔,你却不再等我回到你的身边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37章郁白番外——我已然后悔,你却不再等我回到你的身边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跟裴祁佑在走廊上碰到时,白筱一时没反应过来,在此之前,他们差不多已经三个月没见过面。

郁老太太跑去挂号,怕白筱站着受累,让她在旁边廊间的公共椅上坐着等。

白筱跟裴祁佑正面碰上时,两人纷纷脚步一顿,没有笑脸相迎,也没有立即转身便走,气氛略尴尬。

她注意到,裴祁佑的右手食指跟无名指按着左胳臂肘内侧,那里有一颗止血棉球。

而他刚才出来的地方,正是医院检验科验血的窗口。

“来做孕检?”裴祁佑突然开口,他的视线落在她突起的肚子上,有些许的怔忪,随即黑眸弯了弯,往她身后看了一眼:“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他……没有陪你过来?”

白筱见他这么自然地跟自己打招呼,也没太扭捏,淡淡地回答:“我婆婆在外面排队挂号。”

裴祁佑点了下头,没再说话,就这么站着,没有离开。

在白筱想着要不要出去找郁老太太时,一个留着及腰黑色卷发的女人走过来,手里拿着几张检查单子,她在裴祁佑的身边站定:“你验完血了吗?尿常规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说着她一顿,转头瞧见了白筱,清秀的脸上露出友好的微笑,出于礼貌,还跟白筱点头。

白筱回之莞尔,上次裴老太来沁园找自己,在咖啡馆门口,跟这个女人有过一面之缘,加上同学聚会中途,自己在洗手间里听到的话,白筱已经猜到,眼前这个不多话又知性有修养的女人,应该就是她们口中的‘禾纬’。

禾纬侧头,对裴祁佑说话,很轻柔的声音:“晚上,爸爸让我们去家里吃饭。”

她的手很自然地挽住了他的手臂。

白筱猜想,如果没有错,他们应该是在做婚检,一般豪门子女,为了保险起见,婚前都会做健康检查。

正想借口离开,郁老太太担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筱筱,怎么站在走廊中央?”

白筱转头,老太太已经到她身旁,拉着她的手上下看,确定她没有被人撞到磕到才放心:“以后记得站边上,医院里人多,要是被人撞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江阿姨?”在白筱开口前,禾纬先喊了一声。

郁老太太闻声扭头,除了看到禾纬,也瞧见了裴祁佑,先是一愣,尔后望着禾纬:“你是——”

“江阿姨,你忘了吗?小时候我妈妈去你家打麻将,我经常跟着去的。”

郁老太太一脸恍悟,笑容和蔼:“原来是你呀,来医院,身体不舒服吗?”

禾纬右手也搭在裴祁佑的臂上,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平常的裴祁佑,才略羞赧地道:“就来做一些检查。”

“哦,这样啊……”郁老太太也没多问,只是笑着说:“那不打扰你们了,我也陪儿媳妇去楼上做孕检,你跟你妈妈说一声,有时间一起出来喝下午茶。”

……

直到郁老太太挽着白筱进了电梯,裴祁佑都没有再开口说话,电梯门慢慢合上,他脸上神情变得意兴阑珊。

“昨晚没休息好?”禾纬关心地在旁边问他。

裴祁佑淡淡地说了句‘没有’,不着痕迹地拿开她的手:“还需要做哪些检查?”

禾纬低头,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被这么扯开,作为女人,说不介意是假的,但她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小题大做,听到他这么问,恬静地挽起唇角,把自己的单子看了看,告诉他:“没多少了,还有第二性征的检查没做。”

她之前一直待在国外,跟前夫离婚后才回的国,也从朋友圈及父辈那里得知裴祁佑跟郁家的孙女有一段过去。

后经朋友介绍,禾纬认识裴祁佑,跟他相处了一段日子后确定男女朋友关系,进而商定婚事。

有人会说,才几个月时间,未免太速度了。

但对禾纬而言,其实一点也不快了,她浸润在国外多年,看人的眼光不会错,哪怕裴祁佑以前有过荒唐的岁月,但她看得出他已经摒弃了那些浮躁,在渐渐变成一个稳重的男人,况且,她的年纪不小了,耗不起所谓的爱情长跑。

所以,在彼此做出进一步了解之后,发现能一起过日子,两人就默契地做出了结婚的决定。

“我忘记器/官检查的报告应该也出来了,祁佑,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取来。”

说完,禾纬把手里其它报告跟单子交给他,急匆匆地走了。

裴祁佑幽黑的眼睛依旧停留在紧闭的电梯门上,他的喉结微微一动,还没彻底从遇见白筱的情景里走出来。

刚才,跟她在走廊上碰见,并不是偶然,其实他坐在那里抽血时就看见她往这边走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突然起身,为什么要跑过来假装跟她偶遇,在她跟郁绍庭的婚礼之后,他没有再见过她一面,明明他们还生活在同个城市里,他却已经需要从旁人口中才能听到关于她的消息。

只是现在,每每提到她,大家都会下意识地把她跟郁绍庭这个名字连在一起。

他们不再说白筱怎么怎么样,而是会说,前几天刚好看见郁三的新婚太太在哪里做了什么事。

其中说的最多的是,她的肚子已经很明显,大家怀疑当初他俩应该是奉子成婚的,还有,郁三疼这个漂亮年轻的老婆疼到骨子里去了,昨天,某某还在沁园小区门口,撞见夫妻俩在饭后散步,郁三蹲下来给老婆系鞋带。

他渴望听到关于她的消息,但真的听到了,胸口却空空的,像是被挖去了一块心头肉。

当她站在自己的面前,穿着款式简单的孕妇衫,扎着马尾,干净的素颜,他又感觉那么的不真实,恍如隔世。

郁夫人这个婆婆待她很好,她走路时都小心翼翼地护着,在郁家,她应该不会再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他上回听人说,她的预产期在十月下旬,还听说,她这一胎怀的依然是男宝宝。

……

上个月裴祁佑出差去拉斯维加斯,空闲下来,他借了一辆车,再次去到那些曾经他跟白筱携手踏足过的地方。

那时候浓情蜜意的如影相随,如今却只剩下他形单影只。

他最后去了离领事馆最近的教堂,坐在木排椅上,抬头看着十字架上的耶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跟白筱结婚,除了两本证明他们是合法夫妻的证书,还有一对早就准备好的婚戒,其它,他什么都没给她。

他不知道自己在里面坐了多久,直到外面天色彻底漆黑,一个年迈的牧师走过来准备送客。

牧师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请他离开,而是惊讶地问他:“这次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太太呢?”

裴祁佑望着似曾相识的老牧师,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他听到牧师又说:“你们是这些年里,唯一一对没有亲朋好友到场、拉着我说结婚宣词的中国夫妇,不过你的太太,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我们离婚了。”他的回答异常的平静,顿了顿,又告诉老牧师:“两个月前,她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老牧师在胸前比了个十字动作,像是在替他默默哀悼,哀悼他逝去的爱情跟婚姻。

当时他突然又觉得自己其实也没那么可悲,最起码,他的事业在蒸蒸日上,又有了稳定的结婚对象。

拿着外套,准备离开,老牧师却叫住了他。

牧师不知从哪里取了一个木匣子出来,递给他:“这是你太太放在这里的,她那时跟我说,十年后,如果你们还在一起,她会跟你一起把这个取回去,但现在看来,她应该不会再来了。”

他盯着那个密封的木匣子,看了良久,最终还是把它带回了酒店。

木匣子里静静地躺了一封信,信封上清隽秀丽的笔迹,写着——致我的丈夫裴祁佑。

他打开折叠起来的信纸,看着白筱写下的内容,眼眶蓦地湿re,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一颗心抽搐着发疼。

“老公,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们已经结婚十年,我很幸运,你还在我的身边,没有七年之痒,没有任何的背弃,如果说我的童年被灰色充斥,那你就是把我从阴暗角落拉出来的那束阳光,谢谢你愿意一直陪伴着我……”

他没再继续看下去,坐在床边,像极了一个无助的孩子,潸然泪下,嘴里反复低喃着一个名字。

——我已然后悔,你却不再等我回到你的身边。

————————————

白筱跟郁老太太到了妇产科门外,老太太忽然转过头,迷惑地问她:“刚才那位,是哪家的姑娘?”

“……”

白筱看郁老太太的样子,好像真的不认识禾纬,但刚才在楼下,却做出一副熟识的模样。

“这不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吗?”

看排队人多,老太太寻了一处椅子让白筱坐,然后拉过白筱的手,望着她,语重心长地说:“筱筱啊,现在你跟小三有了二胎,虽然我也知道小三脾气不太好,不过妈看得出,他对你是真心实意的。”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个孙女抱抱,那我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白筱听懂婆婆的意思,点头,反握老太太的手:“妈,现在对我来说,绍庭跟孩子是最重要的。”

“还有啊,亲家外婆年纪大了,找个时间,让小三把老人家接过来吧,在黎阳也没什么亲人,倒不如住到这边来,还有你这个外孙女陪着。”郁老太太替她把鬓边的碎发拨到耳后。

白筱听郁老太太这么说,渐渐红了眼圈。

“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了呢!”郁老太太慌了,连忙拿出纸巾给她把眼泪擦掉。

“不是……”白筱说不清楚此刻自己的心情,她只是看着郁老太太,声音低低的沙哑:“妈,谢谢你。”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瞧见妇产科门开了,老太太拍了拍白筱的手背:“轮到我们了,进去吧。”

————————————

白筱的孕检结果不容乐观,之前各项指标都正常,但这次检查后,医生推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说:“这孩子调皮,在你肚子里翻跟斗呢,不过别怕,再不济,你就当生一回哪吒。”

“……”

郁老太太当场就被吓到了,追着医生问:“以前几次检查不都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胎位不正了?”

“最起码,还没出现更糟糕的情况。”

“什么是更糟糕的情况?”白筱也忐忑不安了。

医生轻描淡写地扫了她一眼,说:“脐带绕颈啊……还有,你的羊水有些不足,回去后,每天多喝水。”

白筱怀景希的时候,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问题,这回被医生的话弄得措手不及。

回去的车上,郁老太太轻抚她的肚子,安慰白筱:“这些情况后期都是可以改善的,你听医生的嘱咐就行了。”

……

白筱在郁老太太面前没有表现出太多惊慌不安,但一看见郁绍庭,眼泪就直接下来了。

郁绍庭刚从工地回来,身上出了汗难受,见她一哭,根本顾不上去冲澡,搂着她柔声细语地哄劝,得知孕检情况不好,他也跟着着急,在白筱被李婶扶着去洗脸时,自己开了电脑查胎位不正的相关资料。

当他看到‘孕妇在后期羊水不足将会影响胎儿成长,甚至造成胎儿窒息死亡’的字眼时,心里越发的没有底,趁着白筱不在,躲进书房给杨曦打电话,杨曦哭笑不得:“郁总,我也没生过孩子呀。”

“那你妈总该生过,你帮我问问她。”

杨曦:“……”

夫妻俩都没什么胃口吃晚饭,早早地回了房间,一个做胎位矫正的动作,一个从旁指导,格外小心翼翼。

晚上,两人都因为忧心没怎么睡好,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又去了一趟医院。

这次的检查结果好了些,医生的建议是,要真的调整不过来胎位,到时候就剖腹产降低风险。

————————————

白筱碍着身体缘故,不能再上山探望孩子,小家伙得知后,非常体贴地来了电话,还让她安心养胎。

“真的不需要你爸爸去看你?”白筱怕他一个人在山上不习惯:“那让奶奶去好不好?”

郁景希在电话那头,严词拒绝了她的建议,再三表示能照顾好自己。

胎位不正的情况一直没得到改善,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度过了大半个月,郁绍庭刚跟医院那边商量好,决定给白筱剖腹产,结果那天傍晚,白筱上厕所时,发现羊水破了,比预产期提前了整整二十天。

郁绍庭送白筱去医院的路上,给郁老太太跟徐敬衍都打了电话,一时间郁家跟徐家都乱了套。

徐敬衍跟苏蔓蓉都订了最快的航班回国,徐家那边,梁惠珍跟徐瑞玲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往丰城赶。

郁景希接到爸爸电话时,正从袋子里拿出一杯芒果沙冰。

那是他特意跑到山下的奶茶铺买的。

“你妈妈要生了。”郁绍庭在电话那头说,虽然表现得很镇定,但郁景希还是听出爸爸的紧张。

挂了电话,郁景希把吸管插/进芒果沙冰里,一边递给旁边的小人儿,一边讨好地说:“阿宝,刚才我爸爸来电话告诉我,我妈妈进了医院,你要不要跟我去看看我妈妈?”

阿宝坐在一块大岩石上,晃着一双小腿,身上穿着尼姑袍,眨动了两下眼睫,抿着小嘴,捧着芒果沙冰,奶声奶气地问:“可是我师傅叮嘱过我,山下有卖小孩的坏人,让我不能随随便便跟陌生人下山。”

“我是陌生人吗?”郁景希伤心了,气鼓鼓着小脸蛋。

阿宝眼珠子转了下,看着他,咧嘴笑:“不是,你算起来,是我的师叔。”

“……”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生子【郁的三次方诞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