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38章:郁白番外——生子【郁的三次方诞生】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38章郁白番外——生子【郁的三次方诞生】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先商量好的剖腹产计划,在医生护士跟家属的一片手忙脚乱里临时做出了调整。

在去医院的路上,郁绍庭打完几通电话,胡乱丢了手机,时不时抬头,望着后视镜里被李婶抱在怀里的白筱,车内打了空调,他额头还不断渗出汗来,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不能自己地微微颤抖。

这是他第一次切身经历这种情形,也不免像无数初为人父的男人一样,提心吊胆,又有些手足无措。

尽管景希已经六周岁了。

到了医院,医护人员已经推着急救推床等到门口,等黑色揽胜一停下,立刻一拥而上。

白筱被放到推床上,已经疼得意识不清,但还是下意识地想要寻找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长发被汗水沾湿,然后她的手,被牢牢握住,熟悉的掌心纹路让她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不再如刚才被抬下车时那般害怕。

郁绍庭挤到推床边,攥紧她冰凉的手,在匆忙之中,低头,重重印在她额头的薄唇早已失了血色。

他在她耳边说:“别怕,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医护人员急急地推着白筱进去,郁绍庭被迫松开她的手,但紧跟在后面,生怕她因为看不到自己而担忧不安。

郁老太太赶到医院时,瞧见自家儿子正站在走廊上,跟白筱的主治医生说话。

郁绍庭的白衬衫染了血迹,笔挺的西裤下,是一双脏兮兮的室内拖鞋,他眉头紧紧锁着,挺拔的身材,英俊的五官轮廓,身上那成熟内敛的气场,此刻却也控制不住他的紧张,尤其是听了医生对孕妇目前情况的相关分析。

“袁医生,我儿媳妇怎么样了?”老太太气喘吁吁地过去,她等不到电梯,憋着一口气跑上三楼。

老太太一边爬楼梯时一边侥幸,幸好不是十三楼……

“羊水破了,胎位也偏高,不过我建议,还是先顺产,如果真不行,再进行剖腹产手术。”

郁绍庭眉头皱得更紧:“哪一个安全性更高?”

医生看了他一眼,一边戴上口罩,一边云淡风轻地回答:“哪一个都有危险。”

对于他们来说,看多了这种事,早就不足为奇了。

郁老太太见儿子不吭声,忙对医生道:“袁医生,我们也不太清楚孕妇的情况,具体的,你看着办吧。”

“……我出去抽根烟。”

郁老太太也是这么过来的,明白他这会儿的心情,只是叮嘱他别走太远,免得有事找不到他的人。

说起来,当年郁老太太生老大的时候,郁战明腿一软,这个大风大浪都见过的铮铮铁汉,直接跪在产房门口。

平日里多嚣张的人,一遇到生孩子,都成了软腿虾,做父亲的这样算了,做儿子的也一个德行。

————————————

郁老太太跟李婶在产房外守着,郁绍庭进电梯下楼,刚出急诊楼大门,手机就有电话进来。

梁惠珍姑嫂俩已经订了机票,在机场等航班,徐宏阳不知从哪儿听说白筱要提前生了,先是打电话给徐瑞玲,得知她们已经赶往丰城,挂了电话,又直接打给郁绍庭询问白筱跟孩子现在怎么样。

郁绍庭安抚老爷子,说白筱已经进了产房,不用担心,一有消息就立即通知他。

打完电话,郁绍庭坐在医院花坛边的木椅上,点了根烟,抽了两口又觉得索然无味,捻了烟蒂,抬头看着急诊楼上灯光通明的窗户,他在外面透气,反而越加紧张,又带着从未有过的焦虑心情。

有医生在白筱被送进来时就打电话通知路靳声。

路靳声开车到医院,刚准备找停车位,结果瞧见郁绍庭独自坐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等他明白过来,不厚道地笑了,还拿出手机偷偷/拍下郁绍庭此刻的样子。

……

郁绍庭又坐了会儿,真的耐不住了,起身,准备回楼上,碰到了跑过来的路靳声。

“情况我已经听说了,三哥,不用担心,小嫂子跟孩子都会没事的。”说着,路靳声拍了拍郁绍庭的肩膀。

令路靳声感到神奇的是——郁绍庭非但没扯开他的手,还淡淡‘嗯’了一声。

见郁绍庭要走,路靳声看到木椅上的一包烟:“三哥,你东西落了!”

“不要了。”郁绍庭头也没回,迈着长腿径直进了急诊楼。

路靳声拿起那包烟,前后瞧了一瞧,真是浪费,刚刚拆封的Treasurer说不要就不要,扔了舍不得……他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看到,迅速地把烟盒兜进自己的裤袋,干咳一声,整整衣领,追着郁绍庭的脚步去了。

————————————

白筱第一胎生郁景希时,已经体味过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如今又要来一遍,还来不及多忐忑,一阵阵的痛楚已经从她的下腹传来,双手揪着床单,但是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

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头发也湿透,黏在脸颊上一缕一缕的,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恨不得伸手把肚子里那个不肯出来的坏小子直接拎出来,只是她刚抬起手,孩子像是猜到她的想法,阵痛袭来,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怎么一直出不来?”在旁边的护士也有些着急,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

不到万不得已,主治医生不想剖腹产,顺产对孕妇或孩子都好,他见白筱有脱力的征兆,问她,要不要让护士去喊她的家属进来陪她?

白筱怕自己的样子让郁绍庭担忧,咬着牙,摇头,深吸了口气,告诉医生可以继续。

……

产房外,梁惠珍跟徐瑞玲已经到了。

中途有护士从产房出来,郁老太太连忙上前询问,护士说了句‘还在生产’就匆匆走了。

郁绍庭从楼下回来,就没开口说过话,一直安静地站在边上。

徐瑞玲见他站了好几个钟头,连姿势也没变一个,怕他撑不住,让他在椅子上休息会儿,也看出他的担忧,道:“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前走一遭,不过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郁绍庭抬头看了眼产房,这才记起来,不说自己的母亲,梁惠珍跟徐瑞玲从首都赶来,恐怕都没吃晚饭。

让还没走的路靳声去买宵夜,刚吩咐完,一转呀,他又瞧见隔壁产房的门开了。

刚才,他上楼来,刚巧一个孕妇被推进旁边的产房,当时孕妇叫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不知道的以为她不是去生孩子,是赶赴刑场,结果进去才多久就出来了,旁边丈夫欣喜地抱着新生儿,一口一个‘宝贝’地叫着。

郁绍庭盯着这一幕,心里焦躁的火气又上来,捋了把自己的脸,直接走过去,把从隔壁产房出来的、正在摘手套跟口罩的妇产科医生拦住了,对方诧异地看着一脸阴沉的男人:“有事?”

郁绍庭也不跟她啰嗦,让她进白筱所在的产房去:“你去顶替里面那个医生。”

女医生:“……”

————————————

与此同时,产房的门被推开,助产护士拿着一份文件出来:“家属在哪儿?”

“情况怎么样了?”在场的人几乎全都拥上去。

助产护士手里拿的是手术同意书:“孕妇一直生不下来,袁医生决定,剖腹产。”

郁老太太等人扭头看向郁绍庭,他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回来,脸色不善地拿过同意书签了,一边签一边把火发在了那个小护士身上:“既然这样,早干嘛去了!”

“……”小护士的脸上也不好看了。

郁老太太怕护士把这话传给袁医生听,到时候得罪人家,在郁绍庭签字时,把护士拖到一边,诚心诚意地道了歉,还替儿子解释:“我这儿子是急坏了,没有别的意思,自从我儿媳妇怀上后,他老这么一惊一乍的。”

护士也理解家属的心情,没再计较,拿了手术同意书回去产房。

……

三个小时后,剖腹产手术结束。

白筱产下一个大胖小子,八斤半,抱在怀里时让人的手臂一沉,除了最初的一声嚎哭,小家伙安静得诡异。

郁老太太抱着孙子,笑得合不拢嘴,想让儿子来抱,结果左看右看没瞧见刚才寸步不离的人。

“在那里呢。”梁惠珍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郁绍庭坐在那里,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良久,他才站起来,来不及去看一眼孩子,直接往产房里去。

白筱刚巧也被推出来,麻醉还没过去,她躺在病床上,安静地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梁惠珍跟郁老太太头挨着头看孩子。

郁老太太抱着孩子,爱不释手:“额头跟鼻梁像他爸爸,嘴巴像妈妈,以后一定是个帅小伙。”

“可以给我……抱一下吗?”梁惠珍伸了伸手,神情有点不自然。

“……小心点。”

郁老太太不舍得,但还是给了,在梁惠珍接过去时,再三叮嘱:“别挤着他,动作再轻点。”

“我知道,又不是没生过孩子。”梁惠珍嫌郁老太太烦,抱着孩子转身,背对着郁老太太,柔声哄孩子。

郁老太太撇了下嘴角,立刻反悔了,想要夺回自己的孙子。

梁惠珍不还:“这也是我们徐家的外孙。”

徐瑞玲跟首都那边报喜,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唯有一句话没变:“大胖小子,八斤半!”

医生说,孕妇的情况没有大碍,还恭喜他们喜得麟儿。

————————————

人家都说,孩子出生,第一个抱它的亲人理应是爸爸,但郁绍庭却是在场人里最迟抱到孩子的。

他低头看着襁褓里的孩子,有激动跟喜悦,也有淡淡的陌生,这个小生命从此将占据在他心里占下一席之地。

病床上,白筱还在睡,麻醉余效还没过。

至于其他人,都被郁绍庭遣了回去,只有他留在这里陪夜,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但他却没有一丁点的睡意。

等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郁绍庭拿出手机,把儿子放在白筱旁边,拍了几张照留念。

也不管是不是凌晨,给通讯录里的号码群发了一条短信,宣告自己第二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喜讯。

很快,无数短信回复过来,无一不是恭喜他的。

“真的?三哥,恭喜呀,明天……不对,等会儿我就去医院看小嫂子跟孩子。”

“恭喜郁总,是儿子还是女儿?”

……

郁绍庭倚靠着一字,翻看那些短信,愉悦地轻笑了一声,抬起头,温柔的目光落在白筱脸上。

凌晨,在白筱的微信朋友圈里,多了一条说说,附带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三只手,旁边写着——‘10月11日4点18分,诞下麟儿,母子平安,PS: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

白筱醒过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

她睁开眼,盯着天花板,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明,右手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肚子,却触碰到什么东西,她垂下眼睫,看到的是埋在自己手边的一个脑袋,黑黑的头发,白筱嘴角微微上扬,知道是郁绍庭。

剖过腹的地方,疼痛越来越清晰,哪怕她的身体上方正挂着镇痛棒。

这一刻,她的心情很复杂,生下了孩子,除了欣喜,满足,还有一股空荡荡的失落。

孩子没在病房里,应该是被抱到婴儿房去了。

第一次,她生下景希,睁开眼,只有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千万支票,但这一次,是他陪伴着自己。

白筱动了动手,手指插/入他浓黑的发间,轻轻地抚摸,直到她的手腕被握住。

他也醒了。

郁绍庭握紧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一直没再松开,柔声问她,饿不饿。

白筱点头,忍不住问:“孩子呢?”

“早上护士抱走了。”他看出她眉眼间隐隐的失落:“过会儿,我去把孩子带过来。”

……

郁绍庭去抱孩子的时候,郁景希胸口挂着大书包出现在了病房里,咧着嘴,冲白筱笑得有些滑稽。

白筱往他身后看了看:“谁送你过来的?”

“我自己来的。”小家伙说。

“怎么不让大人送?”每次他单独外出,白筱就心惊胆战的,怕他迷路出事,尤其还是从郊外回来。

郁景希拿下大书包,打开拉链,从里面扒拉出一根手链:“这是我给弟弟求的,戴了它,弟弟会平安长大。”

白筱摸着手链,很欣慰高兴,小家伙左右看了看:“弟弟呢?”

“在婴儿房,你爸爸去抱了。”

郁景希点点头,跳下床,抱起自己的大书包:“那我先回家了,晚点再来看弟弟。”

白筱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坐起来:“再等会儿,让你爸爸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小家伙摆着胖嘟嘟的小手,忙拒绝,然后一边说‘再见’一边跑出了病房。

白筱拦不住他,自己刚剖腹产过,吃不消下地,等郁绍庭抱着小儿子回来,郁景希早已跑得没了人影。

得知郁景希自己下了山,郁绍庭先通知寺庙那边,然后又打电话回沁园,李婶接的电话,说小少爷刚回来了。

“嗯,中午给他做点喜欢吃的菜。”

郁绍庭回头,看着倚在床头逗弄孩子的小女人,语气也变得缓和:“如果他要来医院,让小梁送他过来。”

这天下午,郁绍庭接到宝光寺打来的电话,听主持说了几句话后眉头紧锁,白筱也在旁边,见他一脸凝重,在他挂了电话后,好奇地询问:“出什么事了?”

“景希下山之前,把宝光寺旁边静修庵里的一个小尼姑也拐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奶爸是怎么诞生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