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41章:郁白番外——你们娘儿仨,哪个我不关心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41章郁白番外——你们娘儿仨,哪个我不关心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晚我也想睡在这里。”

白筱没有意见,再后来她想起身上厕所,小家伙主动下床扶着她过去。

“小心点。”郁景希一边搀着她一边小心翼翼地叮咛。

等白筱进了洗手间,小家伙说了句‘好了叫我’,然后一个转身,溜回床边,像条小泥鳅又爬上去了。

软软的床垫往下陷了陷,所幸郁煜煜睡得沉,没有被吵醒嚎啕大哭一场。

郁景希小手捏着薄毯,往自己身上盖了盖,低头看到闭眼张嘴睡觉的弟弟,又伸出手指点了下郁煜煜的脸蛋,见弟弟没有醒,他又凑过去亲了一口,带着奶香味,皮肤也滑滑的,不禁玩上了瘾,呵着气,轻声叫唤着‘弟弟’。

白筱扶着墙壁,从洗手间出来,看到的就是郁景希逗弄小儿子的一幕,只觉得异常温馨和谐。

“好了?”小家伙听到动静,扭头瞧见捂着腹部的白筱,连忙滑下床来帮忙搀扶。

夜晚,母子仨睡一张床,白筱躺在靠窗位置,郁煜煜被夹在中间,郁景希睡在另外一侧,有点新奇也有点期待。

郁煜煜突然一咧小嘴,也不睁眼,只是轻声哼哼。

郁景希趴在床上,甩着两条小胖腿,又好奇地戳了下郁煜煜粉嫩的脸颊:“弟弟是不是饿了?”

“应该是的吧。”白筱坐起身,撩开睡衣,抱着郁煜煜喂奶。

郁煜煜小朋友眯着眼,眼皮上的血管若隐若现,眼睫毛又卷又密,小鼻梁直挺,胖胖的小手捧着白筱的胸,拼命吮/吸,白筱这些日子以来也发现,出生快一个月的小儿子,跟六年前满月照里的郁景希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更让白筱惊叹的是,当郁老太太拿出郁绍庭小时候的照片,父子仨简直跟三胞胎似的。

只不过,郁煜煜跟爸爸和哥哥有一个最大的差异点,他是个非常安静的小宝贝。

郁景希两手撑着下巴,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了会,突然下床,光着小脚丫咚咚地跑进洗手间,打开盥洗盆的水龙头,又拿了一块毛巾,用温水拧干净,跑回到床边,踮起脚,捻着毛巾的一角,细心地给郁煜煜擦沾了奶渍的嘴边。

房间外,郁老太太来了,敲了敲房门:“筱筱,睡着了吗?景希有没有到你这里来?”

原来,老太太起来去洗手间,中途跑去看大孙子,结果房门一打开——

儿童床的被子隆着,乍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但老太太过去,掀开被子一角,看到鼓鼓的枕头着实吓了一跳。

确定郁景希没大半夜跑出去,老太太放了心,也大抵猜到小家伙的去处,这才过来询问白筱。

……

白筱腹部的伤口还没好,郁煜煜又太小,郁老太太怕睡相素来不好的大孙子半夜一个天龙盖地虎伤到娘儿俩。

但郁景希不想走,坐在床上,时不时摸一摸弟弟的脸蛋,不亦乐乎。

郁老太太为难。

“妈,没关系的,今晚就让景希睡在这里吧。”

见儿媳妇都这么说了,郁老太太又瞧见大孙子是真的想留在这里,也没有强行带走郁景希,只是关门前,又不忘交代了两句:“要是有事就喊我,或是叫李婶也行。”

——

郁煜煜打了个饱嗝,小脑袋靠着白筱的胸口,心满意足地重新睡过去。

白筱侧着身,小心把孩子放回床上,她扣睡衣纽扣时,郁景希也没闲着,拿了毛巾去洗手间洗干净。

没一会儿,郁景希回来了,钻到薄毯里,细声细语地问白筱:“弟弟又睡着了吗?”

“嗯。”白筱伸手,轻抚小儿子的背,又催促郁景希睡觉:“明天还得上课,再不休息,早上起不来。”

郁景希仰躺着,瞅着天花板,过了几秒又扭头:“弟弟晚上会不会尿床?”

白筱笑道:“会呀,不过用了尿不湿,不会弄脏床单,放心吧。”

小家伙‘哦’了一声,没再说话,侧过身,抿着小嘴闭了眼,有模有样地开始睡觉。

关床头灯之前,白筱倾身,亲了亲郁景希的额头。

……

郁景希没有很快入眠,小肉手抓着薄毯,旁边躺着弟弟跟小白,还差了一个坏蛋爸爸郁绍庭。

白筱听到旁边窸窸窣窣的声响,睁眼,声音有点沙:“怎么还不睡呢?”

“可能有点认床吧。”郁景希咧嘴,在薄毯里拱了拱自己的小身板。

白筱想起,自己刚搬来沁园时,郁景希还常常抱着自己的枕头跟被子过来蹭床,过去大半年的光景,她发觉到郁景希也在一点点地成长,摸着他的耳根子,问起阿宝:“你在山上是不是认识了一个小女孩啊?”

提到阿宝,郁景希的小脸红了,有点不好意思:“就隔壁静修庵里的小尼姑,老粘着我。”

“听你爸爸说,你还把人领到家里来了?”

白筱没见过阿宝,对这个可爱的孩子友好中又带着些好奇:“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静修庵看望一下阿宝?”

“小白,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在你怀着弟弟的时候,其实我也有点小担心。”

小家伙突然转移话题,白筱跟着一愣,随即明白了他话中意,揉着他的脑袋,又听到他说:“我们班上有很多同学,他们爸爸妈妈有了第二个孩子,都不怎么对他们好了。”

“怎么会——”

白筱莫名的心疼,恨不得把郁景希搂进怀里好好安抚一番,也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郁景希用薄毯捂着小嘴,昏暗的光线里,黑亮的大眼睛望着白筱:“不过我后来发现,爸爸对我比以前更好了,他这几个月老是去山上看我,说让我乖点的时候,也没再像以前那么凶,每回去都给我带好多吃的。”

虽然那些吃的,最后都进了别人的肚子。

“吴辽明跟我说,我嫉妒弟弟,我也觉得我一定是嫉妒他。”

郁景希又在毯子下动了动:“我以前怕你们都对弟弟好,就会不喜欢我,但是现在不会这么想了。”

“为什么不这么想了?”白筱轻声反问。

“你猜。”小家伙顽皮地把头蒙到了毯子下,抱着弟弟,摸到他的小脸又猛亲了一口。

白筱在心里猜着,唇边却扬起浅笑,像是明白了什么,隔着薄毯抚摸郁景希的头。

“对了小白,你刚才说……要去看阿宝,是真的吗?”小家伙又忽然把脑袋从毯子底下慢慢伸出来。

白筱点头:“当然。”

小家伙这次咧着嘴角,闭了眼,总算高高兴兴地睡觉了。

——

结果第二天,郁景希从床上醒过来,迷迷瞪瞪地,瞅着旁边的白筱跟郁煜煜,开口第一句:“我怎么在这里?”

“……”

白筱也不知道哪里出错了,但显然,郁景希已经不记得自己昨晚说过的话。

小家伙下床,刮了郁煜煜的鼻梁,惹得孩子歪嘴要哭,这才哼着歌,回自己的小房间去了。

白天,白筱跟郁绍庭打电话,又重新提了郁景希这段日子的异常,这次,她是真的上了心,一旦郁绍庭还是之前不以为然的态度,她一定跟他急,电话那头的人,沉吟了片刻后道:“等我回去再说。”

……

郁绍庭出差三天,在白筱快坐好月子的时候,他回到了丰城,比起离开时更黑更瘦一些。

“有没有想爸爸?”

他把裹在襁褓里的小儿子,举过头顶,小孩子咯咯笑,口水哗哗地落在他的脸上,他还乐在其中,一举再举。

白筱靠着枕头,看着玩乐的父子俩,想起郁景希,不免又忧心忡忡,小家伙还没有放学回来。

“刚才我已经跟靳声打了电话,他已经联系好一位儿童心理专家。”

郁绍庭抱着小儿子,在床边坐下,视线里,是白筱红润的脸色:“等办了满月酒,再带景希去心理中心咨询。”

白筱也赞同这个决定,但还是交代他:“这几天,你多关心关心景希。”

郁绍庭笑,亲了亲她的脸颊,怀里还抱着瞪大眼吹泡泡的小儿子:“你们娘儿仨,哪个我不关心了?”

晚上,郁景希吃完饭,拿着自己的小铲子去花园里挖土,成功捣毁了郁老太太刚买的一株兰花。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满月酒(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