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42章:郁白番外————满月酒(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42章郁白番外————满月酒(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景承小朋友满月酒那天,晴空万里,一大早就在床上画了一张幅员辽阔的地图。

“郁景承!”白筱掀了被子,看到自己湿漉漉的睡裙,有点头疼。

大名‘郁景承’、小名‘郁煜煜’的胖家伙,仰躺在床上,底下裹着的尿不湿没了踪影,听到声音扭着小脑袋瞅向白筱,眼神无辜又迷茫,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坏事。

最后,那块尿不湿在郁绍庭的睡裤上找到,牢牢地粘着,让白筱哭笑不得。

“妈妈生气了,到爸爸这里来。”郁绍庭也不管自己被尿湿的裤子,抱起蹬着腿的小儿子去了卫浴间。

听着卫浴间里的哗哗水声,还有男人低声软语的低沉嗓音,白筱听着听着,睡意也没了,索性也不再赖在床上。

一个月过去,她腹部的刀伤已经没多大碍,加上最近都有做健身锻炼,恢复得很不错。

把薄被放到沙发上,白筱扯掉脏床单,丢到卫浴间旁边的竹篓里。

郁绍庭已经帮孩子擦好小屁屁,拿了一块尿布,利索地给孩子换好,动作很上手,这一个月内,只要他在家的晚上,偶尔把孩子抱来一起睡,白筱休息得早,基本都是他在带孩子。

郁景承小朋友任人宰割,换尿布穿裤子时也不闹,只不过轻轻哼唧了一两声。

白筱靠着卫浴间的门,看着郁绍庭把儿子抱在怀里,他的眉眼温柔,哄孩子的语气很耐心,往日里雷厉风行的大老板形象荡然无存,仿佛仅仅是一个初初为人父又心怀忐忑紧张的普通男人。

如果说景希的出生,是一个猝不及防的意外,那么郁煜煜的诞生,让他真正去体味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其实对白筱而言,何尝又不是这个道理?

那时候,她自己还不谙世事,又身处那样的环境,即便把孩子给她,她未必会比当年的郁绍庭做得好。

床头柜上摆了一个空空的奶瓶。

昨晚上,郁景希把大半瓶水给弟弟喂下,才欢欢喜喜地回自己房间睡觉去的。

白筱瞧着席梦思上的水渍,捂了捂自己的额角,已经无法再去考究,小家伙诱哄弟弟喝那么多水是不是故意的。

……

郁景承小朋友被李婶抱去拉了便便,再从洗手间出来,眯着眼,一张小脸看上去更加神清气爽。

作为今天满月酒的小主角,郁老太太已经准备好一身崭新的衣裳给小孙子。

至于郁景承头上那顶虎头帽,据郁老太太说,是几年前郁景希戴过的,她一直藏着,舍不得送人或是丢掉,就因为她相信,郁家还会有这样的福分,没想到,时隔多年,真的又抱上了第二个孙子。

只不过,郁景承对自己脑门上那顶有点小的虎头帽并不怎么喜欢,不停扭头转头,想要甩开帽子。

甩到后来,虎头帽遮住眼睛,他又开始哇哇大叫。

显然,出生一个月的郁景承小朋友,比当年满月的哥哥郁景希,脑袋大了不止一点点。

小家伙恼羞成怒地又是蹬脚又是哼哼,逗乐了一屋子的大人。

——————————

郁景希今天的心情也很好,一大清早就翻出了自己的秋装,哼着歌在试衣镜前一件又一件地套上又脱下。

白筱望着这样活泼好动的儿子,很难想象,小家伙可能患了儿童医生所说的小儿抑郁症。

郁景希没选到满意的衣服,不过白筱答应等一下去酒店之前会先让爸爸开车去商场,陪他重新去挑一身好看的。

小家伙丢了手里的衣服,光着小脚丫跳下床,咚咚地跑进婴儿房里陪弟弟玩。

李婶正帮着郁老太太一起在给郁煜煜小朋友换新衣裳。

平日里安静乖巧的郁煜煜,这会儿却在李婶怀里动来动去,委屈地咧着小嘴,不肯配合,眼看就要哭了——

郁景希爬上小床,胖嘟嘟的小手抓住了弟弟紧握的小拳头,另一只手按了下弟弟滑嫩的脸蛋,又迅速地缩回来,生怕把弟弟弄疼了,然后感叹:“弟弟的手跟脚都好小,就是头大了点。”

有哥哥在场,原本闹腾的郁煜煜,顿时安静下来,小拳头松开,攥住了郁景希胖乎乎的拇指。

“弟弟……你乖呀。”郁景希趴下来,轻轻晃着郁煜煜无骨的小胖手。

白筱原本是来给郁煜煜送鞋的,但看到婴儿房里的一幕,没有立即推开虚掩的门进去。

肩上忽然多出了一股力道,她侧过头,看到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今天郁绍庭穿了白衬衫黑西裤,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揽过她的肩头:“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白筱的下巴示意性地指了指婴儿房内,看到两个孩子这么手拉手,唇边噙着笑,不忍心去打断他们。

————————————

满月酒虽然没像婚礼那样大肆操办,但也在酒店订了三十几张酒席,又一次的座无空席。

前一天晚上,白筱已经收到了很多礼钱,很厚实的红包,都是跟郁绍庭有生意往来的老总提前派人送来的。

徐宏阳如今的身体,在经过化疗后,吃不消长途远行,白筱特意给郁煜煜拍了一段DV传到首都去。

另外,她也跟郁绍庭商量好,等自己身体再好点,就领着两个孩子去一趟首都。

郁绍庭几个发小,一到酒店就把郁煜煜抱走了。

溜达了一圈,孩子再回到郁绍庭手里,身上挂满了各种手镯项圈脚链,白筱看出皆价值不菲。

至于郁景希小朋友,陪着郁老太太站在酒店大堂,胸口倒挂了一个敞开拉链的小包,收礼钱收得眉开眼笑。

每每有宾客到来,先是一愣,待反应过来,立刻掏出红包放进他的包里,不忘离开前摸着他的脑袋瓜夸奖一番。

……

白筱在满月酒席上看到郁苡薇时,多少还是感到一丝的诧异。

跟她同来的是一个黄发碧眼的年轻男子,笑容可亲,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言行之间很顺着郁苡薇。

白筱忆起苏蔓榕曾跟自己谈及的,这个应该就是郁苡薇目前在交往的对象。

抛去跟裴祁佑的那段过去,现如今的郁苡薇,整个人不复那股阴郁之气,趁着其他人在吃饭,她跑到酒店的贵宾室找到白筱,指着在喝奶的郁煜煜,道:“我可以抱抱他吗?”

白筱愣了下,看她面容平和,虽然心有迟疑,但还是把孩子递给她:“可以啊。”

不过,她一直小心翼翼地在旁边看着。

“其实你不用这么提防我。”郁苡薇没有抱过孩子,姿势难免僵硬,索性坐在沙发上,逗弄喝饱打嗝的孩子。

“……”

白筱没想到她会戳破那层纸,贵宾室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哪怕到现在,我依旧嫉妒着你。”

郁苡薇语气坦然,抬起眼看向白筱:“有时候,晚上睡不着,我也会想,为什么命运会这么偏袒你?”

白筱没有说话。

“我听说,他又结婚了。”良久,郁苡薇突然又冒出一句话。

倒了一杯开水,白筱把杯子搁到她的跟前,也在沙发上坐下,语气如常:“嗯,跟丰城一位服装公司老板的女儿,听说是从意大利留学回来的。”

郁苡薇幽幽问道:“你真的一点也不介意?”

“……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这是白筱给郁苡薇最后也是唯一的回答。

郁苡薇稍稍怔忪,尔后,低头打量酣睡的孩子,笑了,想不开的,固步自封的,好像从来只有她一个人。

————————————

裴祁佑跟禾纬的婚礼,是在十月下旬举办的,当时,白筱还躺在床上坐月子。

家里没人告诉白筱这个消息,但她还是从秦寿笙那里听说了,当时秦寿笙也问她:“心里会不会有点不舒服?”

会不舒服吗?

刚听到裴祁佑要结婚的事,白筱是有些惊讶,但随即是淡淡的释怀,很简单地‘哦’了一声。

“就这个反应?”秦寿笙原先还打算跟她促膝长谈一番来着。

当时,白筱正拿着玩具逗郁煜煜,她的注意力好像都在孩子身上,身上有着母性的温柔,比起以前更吸引人。

之后的某一日,南方某本杂志也报道了这场颇为盛大的婚礼。

新娘是丰城最大服装公司的千金,新郎是年轻有为的裴氏少总,媒体用了一个成语形容这对新人:天作之合。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白番外——尘埃落定【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