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46章:后续【三】谁造的谣!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46章后续【三】谁造的谣!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碍于一身长裙,行动受阻,抓不住在水中飘来飘去的糯米团子,只好求助于浴缸里另一个小家伙。

“景希,把你弟弟抱过来,我给他洗个头。”

郁景希正赤条条仰躺在按摩浴缸里,两小手臂搭在浴缸边缘,额头搭着一块毛巾,一张小脸被热气熏得红彤彤的,偶尔喟叹一声,要多舒坦就有多舒坦。

听到白筱的话,郁景希哼哼了两声,敷衍道:“我还没泡好呢,这个……你自己先看着办。”

“……”

但很快,白筱的瞪视换来小家伙的妥协:“好啦好啦,我不泡了。”

郁景希突然哗啦一声站起来,满满的水溢出浴缸,白筱躲闪不及,裙摆被溅湿,一声惊呼:“别乱动!”

小家伙坏坏地笑,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水漉漉的,黏湿的头发贴着脑门,又背过身,撅着光屁股去拿身下的小板凳。

——水面又猛地往边上一推,打湿了白筱的手臂。

“郁景希,不带你这么调皮的!”白筱不敢再靠近浴缸,扯了一块浴巾擦拭身上的水珠。

郁景希拿掉额头上那块毛巾,在浴缸里洗了洗,先拧干给自己搓了一把脸,又给郁景承也擦了擦脸,然后一边在水里搓毛巾一边抬头看白筱:“明明是你让我帮你的。”

“你说是不是,弟弟?”小家伙又扭头问郁景承。

郁景承小朋友立刻亢奋了,咿咿呀呀说着外星语,小手乱舞,两短腿乱蹬,水花四溅,口水哗哗流得到处都是。

整个洗手间顿时没有一处可以落脚的干净地儿。

郁景希呸呸吐出洗澡水,抱住乱动的郁景承小朋友,湿漉漉的小脑袋凑到弟弟耳边:“你再闹,小白可要揍你了。”

郁景承双腿立刻绷直,抿紧小嘴,乌溜溜的眼睛警惕地瞅着站在边上的‘小白’。

白筱:“……”

————————————

郁绍庭拎着一袋药回来,刚才在一楼前台,他又跟服务员要了一张房卡。

推开门进来的瞬间,白筱故作严肃的声音传来:“郁景承小朋友,坐好,不然晚上罚你睡地板。”

床畔,白筱背对着门口跪坐着,长卷发扎起,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拿着粉扑往孩子身上涂痱子粉,小家伙坐在那里,咯咯地笑,像极了一尊小弥勒佛,不时去扯白筱的头发,小胖拳捏着发丝往嘴里送。

“脏脏,这个不可以吃。”白筱轻轻拍掉他的小肉爪。

郁景承小朋友的身子一歪,倒在软软的床上,白筱拿了尿不湿给他穿上,哄着:“乖,别蹬腿。”

洗手间里传来吹风机的响声。

没多久,郁景希出来,小家伙穿着睡袍,用梳子理着头发,瞧见郁绍庭时颇为诧异:“爸爸,你怎么才回来?”

白筱正被好动的郁景承整得头大,转头看到回来的男人,就像瞧见了救星,立刻把差事交给了他。

……

其实早在郁绍庭从车上拿下一袋婴儿用品时,白筱就觉得,今晚在酒店开/房,是他有蓄谋有计划的。

要不然,东西怎么会准备得这么齐全?

待郁绍庭走近,白筱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虽然很淡,但也新鲜:“刚在楼下抽烟了?”

“刚在外面,碰到颜靖,说了会儿话。”

说着,郁绍庭双手穿过孩子的胳肢窝,把床上的胖家伙抱了起来:“来,我们躺这里,爸爸给你穿裤子。”

原本闹腾的郁景承小朋友,一听到他的话,立马就安静了,咬着自己的手指头,任人为所欲为。

看到这一幕,白筱心里吃味,觉得真是待遇不公。

郁景承非常听郁绍庭的话,也非常喜欢这个爸爸,每天傍晚郁绍庭回家,只要一听到熟悉的男声,郁景承小朋友就伸着脖子找人,平日里若是哭闹,但只要郁绍庭一抱,哼哼唧唧着,其它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至于郁绍庭,照顾起郁景承来,很少会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几个月下来,更是换的一手好尿布。

有一回,郁老太太经过卧室,瞧见白筱捧着开裆裤站在一旁,郁绍庭利索地在给宝宝换尿布,都禁不住感叹,这人哪,还真不好说,谁会料到,从小离经叛道到要跟老子对打的小三,有朝一日还能这么细心地照顾孩子。

“把上衣拿过来。”闻言,白筱回神,忙把小睡衣递过去。

一会儿工夫,郁绍庭就给孩子穿好了衣服,一把举起胖墩墩的家伙:“看我儿子,长得多俊。”

言辞间,满是为人父的自豪。

郁景承咯咯地傻笑,踹着自己的小腿。

白筱拿着干毛巾,过去给郁景希擦拭还湿湿的头发,小家伙眯着眼长叹:“要是睡觉前再喝一杯橙汁就好了。”

“是谁说要减肥的?”

郁景希翻了翻白眼,坐在沙发上,晃着白胖的两脚丫,抠着手指甲:“我也就随便说说。”

房间里突然发出两声闷沉的‘嘭、嘭——’,然后是冗长的‘噗噜噜噜噜’,持续十五秒之久,延绵不绝。

“弟弟又放屁了。”

郁景承小朋友除了喜欢被人抱着散步,还喜欢放屁,尤其是响屁,有一回,响到硬生生把自己给吓哭了。

有时候,白筱也难免头疼,不想承认这个‘屁王’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

————————————

两个孩子闹腾到大半夜才先后睡着。

接下来,有些事情的发生,也变得顺理成章,郁绍庭今晚订的是一间套房。

反手关上卧室的门,两人就迫不及待地吻到一起,白筱开始有些犹豫,她怕把感冒传染给他,结果他托着她的后脑勺,直接亲上来,没有丝毫犹豫,含住她的嘴唇,如品尝琼瑶玉浆一般吮/吸。

两人倒在旁边的沙发上,手也没停,开始脱对方身上的衣物,像无数热恋中的男女,吻得难舍难分。

衣服胡乱扔了一地。

郁绍庭看着她气喘吁吁的娇羞样,忍不住低头,啄吻她烫烫的脸颊:“还没开始呢,怎么就成这样了?”

他压抑的气息,带着浓烈的男性阳刚,喷落在她的额头。

白筱的身体天生敏感,只要他的手指轻轻一碰,她就战栗不止,有时候强忍着不出声,但拧眉、咬着唇瓣的无助样,更让男性的征服欲急剧膨胀,到最后,往往演变为一场‘非死即伤’的体力拉锯战。

……

体力战结束后,郁绍庭没有‘死’也没有‘伤’,只是被传染了感冒。

————————————

第二天早上,白筱回到学校宿舍,察觉到室友们的异样,都没有人拿正眼看自己。

“你们不上三四节的高数?”白筱问她们。

室友们愣了下,随即忙点头,异口同声:“上,当然上了,这不是在等你吗?”

白筱莞尔,顺便把自己刚才在面包坊买的蛋糕分给大家。

大学里,很少有学生会花将近两百块买一个蛋糕当早餐,所以,当白筱眼睛不眨一下把蛋糕拿出去,几位室友更加确信昨晚的猜测,室友乙道:“白筱,昨晚我在阳台看到你老公了。”

白筱愣了下,没有任何的不悦,扯了下唇角,说了句‘是吗’,脸色微微泛红。

“不过,我瞧着他的年纪好像蛮大的。”室友乙假装不经意地说。

“还好吧。”

白筱不知道她们的心思,想着郁绍庭比自己大十岁,下意识为他说话:“男人年纪大点,成熟稳重。”

室友甲一脸纠结:“可是他看上去……是不是太大了点?”

昨晚郁绍庭等在宿舍楼下的一幕还在脑海里,白筱笑了下,有些害羞:“这个年龄差,还在我的接受范围内。”

室友们看她这样甜蜜,没有再继续说话。

当天下午,F大经管学院的某群里,突然跳出一条信息——【我听说,工商管理专业的某女生已经结婚了。】

又过了几天,就连F大的老师,下了课都在教师办公室议论最近流传的消息,今年自主招生考以第一名成绩进来的白筱,对对,就是那个很清秀漂亮的女孩,原来连孩子都生了,老公是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

正在喝茶的F大校长听到这个传闻,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用力拍桌:“谁造的谣!”

偏偏当事人一直蒙在鼓里,这一学期末,白筱成功考过英语四六级,更是被她拿了个一等奖学金回家。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续【四】学校新来了一个管理学导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