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50章:后续【七】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一家四口萌萌哒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50章后续【七】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一家四口萌萌哒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老师在一学期结束后功成身退,白筱的大学生活则越来越忙碌。

一家四口一直都住在大院。

起先是因为白筱坐月子需要人照顾,到后来,两大人各忙各,孩子没人照看,索性也不提搬回沁园去的事。

为此,郁总参谋长没少借机挤兑小儿子,敢情把他们这些长辈当佣人使唤了。

换做以前,就为这句话,父子俩不砸一个砚台也得争执几句,但如今,郁绍庭逗弄着小儿子,泰然处之。

晚上,郁总参谋长跟老伴躺床上时,忍不住抱怨:“你这儿子的脸皮都快追上铁水浇的板面了!”

郁老太太如今最疼小儿子一家,听不得一点不好的话,懒得搭理他,直接一个翻转,把背影留给了他。

郁总参谋长被冷落,心里不舒畅,用手臂碰了碰她:“我跟你说话呢!”

“……”郁老太太闭眼,继续装死。

郁总参谋长觉得这个女人真不能惯,这不,蹬鼻子上脸了!当下虎了脸,沉着声道:“江蕙芝,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还不给我坐起来好好说话。”

“……”

到后来,郁总参谋长咳嗽一声,关了灯躺下,睡觉!

————————————

新学期开始,白筱当选为班里的团支书,除了上课还要组织各项活动,有时候忙到一顿饭要接三四个电话。

最初几天,郁绍庭还能忍,一周过去,看不得她不着家,直接开口让她辞去工作。

白筱同学不开心了,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一本正经地说:“郁绍庭同志,你得支持我的工作。”

都同志了——

郁绍庭被她那半吊子的模样逗乐,轻笑一声,端着茶杯从沙发起身,上楼去,眼不见为净。

正被工作热情包围的小女人,最最容不得的便是旁人的嘲笑,紧跟在他后头,不依不饶地问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

白筱又觉得他敷衍自己,站在书房里,不走,但也不说话。

郁绍庭转回头,瞧见犯了犟的女人,只好走回去:“不是忙工作吗?还是打算今晚上待在我这儿了?”

白筱冲他翻了个白眼,听到手机铃声,匆匆跑下楼去了。

很快,郁绍庭听到楼下传来她甜甜的声音:“杨老师,是我,嗯……好的,我会安排,印刷五十份资料吗……”

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手指揉了揉,再次后悔让她去读什劳子大学。

没一会儿,人又跑上来,拧着书房门把手,探进来半个身:“今晚上能把书房借我用一下吗?明天院里有一个活动,我负责做场景布置,得好好策划策划。”

郁绍庭被她气乐:“再这么下去,你比国家主[xi]都忙。”

白筱抿了下嘴角,瞅着他道:“你一个大老板瞧不上我小罗罗的工作,我就问你,书房借不借?”

借,怎么不借,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她开口,也得试着踩上云梯去摘一摘。

……

第二天,郁绍庭刚开完会,接到某团支书的电话,近日来难得温柔可人的语气:“你现在有空吗?”

“想干嘛啊?”话虽然这么问,他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笑意。

电话那边的小女人顿了顿,突然格外友善的口吻:“你有没有兴趣赞助我们院今晚的活动?”

郁绍庭:“……”

“你放心,为表达感谢,我们会在活动的报告厅上方拉一个横幅,具体注明你们公司的名字。”

“资金不足,还搞什么活动?”他说。

她也不强人所难,显然早已经想好了后招:“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我找别人去。”

“你还想找谁去,裴祁佑,还是辛梓?”

白筱:“……”

当天下午,白筱欢欢喜喜地来公司财务部领走一张两万的支票。

电梯里,她响亮地亲了一口旁边的男人:“每个成功女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支持她的男人,老公,我爱你!”

于是……赞助费从两万飙升到了十万。

————————————

活动举办非常成功,白筱同学得到五百块的奖励,第二天傍晚,兴冲冲带着两儿子去了超市采购。

近期在坚持减肥的郁景希,不再光顾零食区,而是热衷于各类减肥产品。

白筱推着小儿子在那边选牛奶,小家伙偷偷溜开,背着手,挺着鼓鼓的小肚子,在某减肥茶的促销台旁边转悠。

促销小姐被他晃得眼晕,柔声问:“小朋友,你想给你妈妈买减肥茶吗?”

郁景希一愣,随即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凑过去,往小纸杯里瞧了瞧:“这个免费给喝吗?”

“是呀,这个试喝的,要是喜欢再买。”

促销小姐一看他的穿着,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热络地拿出四盒装的减肥茶介绍:“买一个疗程吧。”

郁景希抿着小嘴,胖乎乎的手指捻着杯子边缘:“那也得尝尝看,如果没有效果,买回去也没用……”

促销小姐心想,这孩子真机灵,忙道:“可以呀,你让你妈妈过来,我给她重新泡一杯。”

“那个……不用那么麻烦,我先帮她试试好了。”

促销小姐:“……”

————————————

从超市回来,白筱抱着土豪弟坐在客厅,边看电视边时不时瞄向洗手间,神情间,隐隐带着担心。

“还在厕所里没出来?”郁老太太端了一碗酒酿丸子从厨房出来。

某土豪哥,走出超市就一脸菜色,不说放了一路的屁,到家后撒腿进了洗手间。

白筱也犯嘀咕:“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但婆媳俩一合计,貌似也没给孩子吃什么,倒是土豪弟,突然一声嚎叫,把大大的一颗脑袋撞向白筱的胸/脯。

白筱被他撞得喘不上气,好吧,坏家伙又犯色了。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有一点……怎么喜欢摸人奶。”郁老太太在旁边感慨,想必也是深受其害。

白筱觉得他爱摸奶,可能跟当时强行戒母乳有关。

郁景承小朋友最近越长越壮,才十八个月的孩子,体重已经达到二十四斤,每天傍晚,他都会咿咿呀呀吵着要出去遛弯,大半年下来,抱他散步的李婶瘦了八斤。到后来,白筱看不下去,补贴了李婶每个月一千块钱的营养费。

郁景承的成长过程,也没让大人们操心,时至今日,他依然翻不过身来。

别担心,并不是他身体缺陷,仅仅是因为——太胖了!

有一回秦寿笙来家里,把圆圆滚滚的郁景承放在地毯上让他坐起来,瞅着孩子憋红了一张小脸,怎么也翻不过身,除了干放了几个闷屁再也无其它作为,他瞠目结舌地扭头问白筱:“这样都行?”

白筱也想让孩子控制饮食,偏偏郁景承是个不能挨饿的,自从开始吃辅食后,早中晚点心宵夜一顿不能落。

要是不让他吃,他一定扯着脖子跟你急。

晚上,土豪兄弟俩的爸爸下班回来,白筱忍不住又跟他商讨孩子太会吃的问题。

“又不是养不起,干嘛要扣着他吃食?”土豪爸的回答,让人想到一句改编后的俗语——慈父多败儿。

白筱开始担心郁景承再这么胖下去,不晓得会不会得什么疾病,正想着,郁景承小朋友突然从儿童椅上探身,一把夺走她手里吃了一半的绿豆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白筱:“……”

——————————————

快八周岁的郁景希,俨然成为了一个小小的足球迷。

错过了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眼看遥遥无期,没办法,那将就着看国足吧。

某日丰城有一场足球赛。

比赛当天,母子仨穿着从网上淘了亲子装——阿根廷某球员的十号球衣登场,穿西装的土豪爸心里略显纠结。

不过土豪兄弟的妈妈表示:“我觉得你一定不会穿,不想浪费钱,所以特意没买男士的。”

于是,土豪爸的脸色从比赛开场到结束都一直黑沉沉的。

……

作为一个伪球迷,郁景希绝对是合格的,因为好动,不时从这个看台窜到另一个看台。

当F球队进球时,他还在1号看台上尖叫吹哨子,结果一眨眼,又溜到了隔壁的3号看台,趴在围栏前,等B球队的队员把球踢进球门,他又立马挥舞着不知从哪儿顺来的红旗,不说是铁杆粉都没人信。

白筱一直留意着郁景希的人,但是到后来看丢了他,忙让郁绍庭去找,吓得脸色都苍白了。

最后夫妻俩抱着小儿子,在保安处寻到穿着十号球衣的郁景希。

保安瞧见他们,还仔细打量白筱跟郁景承身上的球衣,态度友好的道:“其实你们今天是来砸场子的吧?”

“……”

原来,郁景希四处东窜西跳,过于狂热的反应引起两球队粉丝的争闹,最后七八个人动手打起来了。

将孩子从保安处领走时,白筱搂着土豪弟不停跟人家道歉,至于土豪哥,被土豪爸拎到厕所,胖揍了一顿。

——————————————

郁景承两周岁后,变得非常黏郁景希,每天早上,都要牵着白筱的手,站在门口目送郁景希去上学。

等车开远了,他又仰着头,奶声奶气地问白筱:“麻麻,哥哥去干什么呀?”

“上学啊。”白筱抱起他,耐心地解释:“等郁煜煜大了,也跟哥哥一样,去学校读书,认识更多朋友。”

这是母子俩每天在门口的对话。

“那麻麻呢?麻麻每天都去做什么?”

“妈妈也是去上学,上次给郁煜煜吃的糖果,就是妈妈同学从泰国带回来的,你还记得吗?”

小家伙重重点头,又问:“那粑粑呢?粑粑也在上学吗?”

“爸爸那是在工作,前天你不还去爸爸的公司吗?”

也许是周围上学的人太多,郁景承小朋友从小对‘上学’这件事充满了好奇跟向往。

直到有一天,郁景承小朋友趁李婶不注意,背了自己的小包包,捧着自己的储蓄罐跑出去,最后被哨兵抱回来。

白筱接到李婶电话,匆匆从学校赶回来,看到郁景承小朋友鼓着小脸坐在地毯上。

李婶惊魂未定地把事情描述了一遍。

郁景承撅着小嘴,捏着哥哥送给他的彩笔,在纸上画来画去,对那个把他拦下来的哨兵,表示很生气。

白筱坐到他的旁边,放柔声问他:“郁煜煜也想上学了?”

“嗯!”小家伙点头,口齿还不是太清楚:“承承要跟哥哥一样。”

……

当晚,跟土豪爸运动完,白筱趴在他的胸口,尖尖手指画着圈,把小儿子要上学的事情跟他汇报。

“才多大一点的人,坐在教室里,连老师的话都听不懂。”

土豪爸抚着她的长卷发,生过二胎的白筱,身材比起以前更丰盈,水蛇细腰,丰月匈翘/臀,她扯着薄毯盖在两人身上,对于他不以为然的话,撇了撇唇角:“那要是再离家出走怎么办?”

“你家的孩子是不是有这方面的遗传?”过了会儿,她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怎么都喜欢出走?”

郁绍庭被她的手指撩得又来了兴致,搂着她一个翻身,手已经不老实地探到毯子下,嘴里随便地应对着:“怎么不是你家的问题,你要真好奇,明天帮你问问妈……”

“喂……你的手干嘛。”白筱怕痒,很快就气息不稳:“我好困,不要闹了……别——”

十分钟后,薄毯下传来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先等等……套呢?你先别进来。”

情到浓处最难捱,男人眉头微锁,压抑着粗重的呼吸,低头亲了亲她红烫的耳根:“不戴了,我们再生一个。”

——————————————

关于郁景承小朋友上学一事,郁总参谋长夫妇的建议是,还小,再在家里养两年。

白筱表示没有异议。

但郁景承小朋友不干了,得知结果后,拿着郁绍庭的一根皮带,踩在小板凳上,胖胖的小手臂一甩一甩,哭嚷着:“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白筱扭头,跟土豪爸你看我我看你,这一招又是从哪儿学来的。

夫妻俩齐齐看向旁边的郁景希,小家伙喊冤:“不管我的事,我没教他,这么娘们的招数我会用吗?”

郁老太太囧了,今天下午她抱着郁景承看京剧,里面貌似就有这么一段寻死觅活的戏。

……

郁景承闹得太厉害,家里没办法,只好答应给他送幼稚园最小班。

第一天上学,郁景承戴着自己的小黄鸭帽子,打扮得粉雕玉琢,由爸爸妈妈一起送去幼稚园。

下午,白筱接到幼稚园来的电话。

等她赶到幼稚园,郁景承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抽泣,看到她,立刻扑过来,哀嚎着:“麻麻,救命呀!”

白筱:“……”

幼稚园老师告诉白筱,中午吃饭,郁景承看上隔壁同学盘里的鸡腿,伸手就去拿,对方也是个小霸王,结果,郁景承小朋友被对方按住揍了一顿,幸好孩子力气小,没伤到骨头,但还是着实吓坏了郁景承小朋友。

自那天之后,郁景承小朋友再也没有提上学的事情。

……

同年,白筱决定考研,辛辛苦苦半年后,在她踏进面试教室的前一刻,突然一阵恶心。

等她往几位导师跟前一站,脚还没落地呢,眼前一黑,先晕了过去。

然后——

她暂别读研之路,安心回家养胎去了。

再然后——

某一日,校园论坛上,又出现了一个热帖——

时隔一年半,郁教授又出现在了F大,不过身边多了一个小腹微隆的年轻女人。

还有人上传了一张模糊的照片,是在某幢女生宿舍楼底下拍到的,主人公正是郁绍庭跟他的那辆黑色揽胜。

自此无数关于‘师母是何许人’的猜测满天飞。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续【八】三个男人一台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