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52章:后续【终】坏男人是怎么炼成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52章后续【终】坏男人是怎么炼成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挨了打的郁景承,捂着自己的脑门,哀嚎着,迈动两条肥肥的小腿,上楼找哥哥去告状。

白筱瞧着头疼,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越发烦恼,这要生下来,以后家里还不掀了屋顶?

继而想到自己搁置一旁的学业,她低头,拍了拍还不是太明显的肚子:“你就不能再晚一年吗?”

可惜,小小的胚胎还听不懂此刻妈妈的嫌弃,要不然非得好好折腾一番不可。

……

白筱回到卧室,房门虚掩,泻出几道昏黄的光线,她进去,看到仰躺在床上的男人,拖鞋也没有脱掉。

原本不想理会他,但走到卫浴间门口,她又折回去,踢了下他的小腿:“洗个澡再睡。”

郁绍庭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去换一套衣服。”白筱俯身,想把他拉起来:“快点起来,先不要睡。”

男女力气悬殊,白筱见他一直没醒,又闻到他身上的酒气跟烟味,觉得他应该是真的喝多了,没把他拖起来,自己先弄得气喘吁吁,她索性松了手,蹲在他的长腿边,替他脱了拖鞋跟袜子。

站起来时,白筱想着他坑骗自己的事,孩子气地伸手,在他的腰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叫你骗我……

结果手腕被捏住,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躺在床上。

郁绍庭沉稳的手臂搭在她身上,紧紧地搂着她,眼睛依旧闭着,仿佛这是在梦中做出的无意识动作。

白筱被他压得呼吸不畅,双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使劲想要推开他,嘴里道:“郁绍庭,你醒醒,压到我了!”

但他没有一点反应。

倒是郁老太太,得知儿子儿媳妇已经回来,又听李婶说小三喝多了,特意披了睡袍过来瞧瞧。

结果这一瞧,就瞧见儿子像死猪一样半压着儿媳妇不放。

“怎么能这么压着孕妇?”郁老太太急了,立刻跑过来,跟白筱合力搬开郁绍庭,忍不住责备:“没事喝那么多酒做什么?大晚上,还要孕妇来照顾你……”

说着,老太太主动去卫浴间放水,让白筱叫醒郁绍庭,这样睡觉总不是个办法。

白筱又叫了他几声,他才幽幽睁眼,眉头紧锁,满脸通红,应该是酒气上来了,她忙关心道:“没事吧?”

郁绍庭也不做声,但那样子看上去不好受。

郁老太太从卫浴间出来,看到儿子醒了,催促他快去洗澡,自己则不打扰小两口,掩上门出去。

……

郁绍庭刚坐起来几秒钟,在郁老太太离开后又倒回床上。

白筱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给他脱衣服,从西裤里扯出衬衫,替他打开衬衫纽扣,露出精壮偏白的胸膛,尽管两人结婚好几年了,但很少像现在这么安静地瞧他的身体,特别是他的腰线,很漂亮,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解开皮带跟西裤纽扣,她的目光更加不自然,尽管没有正眼盯着瞧,但眼角还是不自禁地瞟向拉下西裤拉链后露出的白色短裤,那处凸起的男性象征正被布料包裹着,呈现出性感又撩人的架势。

她清了清嗓子,脸颊微微发烫,下了床,碰了碰他的腿:“快起来,剩下的你自己脱。”

说完,转过身去,眼睛左看右看,不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去想刚才瞧见的。

床上的男人,揉着额角坐起来,声音有些沙哑:“你扶我起来。”

白筱立刻过去扶他。

起身时,郁绍庭一个不稳,眼看又要跌倒,她忙伸手圈住他的腰,牢牢抱住他,两人险险站稳:“当心点。”

“头有些疼。”他高大的身体依着她,一手搂住她的肩,一手贴在她的后背。

白筱怕他再次摔倒,任由他把大部分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双手搂着他问:“要不再坐会儿?”

郁绍庭的呼吸滚烫沉重:“没事……去洗吧。”

白筱看他这么难受,家里又没解酒药,边扶着他去卫浴间,边道:“你洗澡,我给你去煮点醒酒的东西。”

“不用……”他拉住她要缩回的手,不着痕迹地挡住了去路,拥着她:“过会儿就好了。”

白筱不疑有他,架着他进卫浴间,然后一手扶住他,另一手去关了还在放水的蓬头,弯腰时还要注意着身边的男人会不会摔倒,因为怀孕,体力越发不济,这么忙碌了一下,整个人累得喘气。

外间,李婶送解酒药上来,说是特意去隔壁政委家讨来的。

郁绍庭在白筱的耳边,吐着气,让她给自己拿条浴巾,白筱在心里嘀咕,喝醉了还知道羞耻心。

李婶看到卫浴间里搂成一团的两人,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忍不住道:“三少的酒量顶好的,怎么也被灌醉了?”

“谁知道呢?”白筱扶得吃力:“估计他今晚上太开心了。”

原本靠着她的男人,忽然抬头瞅了她一眼。

等李婶一走,白筱扶郁绍庭到浴缸边,自己先试了下水温,才说:“你泡个澡,有事喊我。”

他却扯着她的手臂,声音迷糊:“你帮我洗,我现在没什么力气……”

白筱瞧他这样,也怕他在浴缸里睡着,答应了,但看到他扯完浴巾,又要脱短裤,忙阻止:“那个你先别脱!”

“谁洗澡还穿着短裤……”郁绍庭不听她的,直接就脱了个精光。

白筱臊红了脸,视线尽量不往下移,等他躺进浴缸,往浴球上倒了沐浴露,过去要帮他搓背。

蹲着太累,她下意识去找摆在卫浴间里的板凳,但一时没找到,咕哝:“去哪儿了……”

“昨晚上承承拿走了。”郁绍庭随口道。

白筱搓背的动作一顿,哪来还看不出他刚才是装醉,其实脑子清醒的很,她嚯地起身,觉得又生气又好笑:“亏你好意思,一个大男人装模作样,让我个孕妇来伺候你。”

“谁说我装,头还晕着呢。”郁绍庭抬头看她:“你要不情愿帮我洗,也进来一起洗洗,也节约水跟时间。”

白筱眼梢余光瞟见他浸在水中的身体突然发生了某种变化,一张脸通红,又羞又恼,直接把满是泡沫的浴球往他身上一砸,丢下一句‘臭**’,落荒而逃。

————————————

臭**郁绍庭洗完澡出来,除了腰间围了条浴巾,身上再也无其它衣物。

卧室亮着灯,但没有人。

自从跟白筱在一起,有些习惯潜移默化地改了,换做以前,洗完澡,他会用打火机点一根烟,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漆黑的前方,偶尔抽一口香烟,在袅袅烟雾里,或放松自己,或想着事情。

有时候,来了烟瘾,还会靠坐在床头,抽完一两根烟后再休息。

只是现在,每每入夜,身边多了一个人,加上……只要他在卧室里一抽烟,立刻会有一双眼瞪他。

郁绍庭四下看了看,又拉开衣柜,然后房门开了,白筱进来,正好跟他来了个四目相对。

他不动声色地关上了柜门。

白筱的头发盘起,身上穿了睡衣,怀里抱着换下的脏衣服,刚从外面洗完澡回来。

不想搭理他,她直接越过他,去了卫浴间,把衣服放到篓子里。

再出来,郁绍庭已经靠在沙发上,手指揉着太阳穴,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她,说:“解酒药在哪儿?”

“……”

白筱掀了被子,睡觉,辗转了个身,拿后脑勺对着他。

郁绍庭又坐了会儿,才起身到梳妆台前,拿了一颗解酒药,握着杯子侧头问她:“开水壶你放哪儿了?”

见她不出声,他又到茶桌边,给自己倒了杯开水。

吃了药,上/床,贴过去,想要去搂她,白筱嫌弃地推开他:“一身烟酒味,难闻死了,别碰我。”

“我都洗过澡了。”他不放弃,又蹭过去。

白筱不让他碰,抱着被子一个翻身,嘴里不忘挤兑他:“臭豆腐放到水里浸半小时,难道就不臭了吗?”

“……”

郁绍庭牢牢抓着她乱动的双手,身体贴上去,在她耳蜗边喷气:“还跟我闹?你的心眼就这么点?”

“说我之前,先反思一下你自己。”

白筱的手被钳制,只能用脚,踢了踢他的小腿肚:“放开我,你不要睡,别打扰到我。”

他把她捞到自己怀里,温香软玉在侧,嗓音更沉了几分:“是不是我平日太纵着你,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的手往哪里放呢?!”白筱脸涨红,想要把他伸到自己衣服里的大手扯出来。

“我摸自己的老婆怎么了?”

白筱被他揉得呼吸急促,又挣脱不开他的双臂,心想,自己还生着气呢,立刻稳了气息,淡淡道:“我不愿意,你就不能勉强我,在婚姻法里,你这样的行为是非法的。”

郁绍庭低声笑了,薄唇贴着她的耳朵:“那法官问你,不愿意还怀孩子了,你怎么回答?”

“……那是因为被你骗了。”

“你都几岁的人了,还被人骗,”他的声音越加喑哑:“这话说出去,人家都要带有色眼镜看你。”

白筱被他弄得呼吸凌乱,刚想要反驳他,忽然被子下的身体一凉,睡裤被他剥下去,连带着……她忍不住又微微挣扎,他滚烫的身子已经贴上来,抵着她,轻咬她的耳垂:“现在还不愿意?”

“不愿意。”白筱不服软。

他双手扣着她的腰,蓄势待发,换来她一声低吟,他的鼻息也跟着沉重:“没事,等会儿就愿意了。”

……

事后,白筱累得动不了一根手指,郁绍庭的手掌,贴着她汗淋淋的背,轻抚,他的精神倒是非常充沛。

“热,别碰我。”白筱眯着眼,语气格外嫌弃。

他低头,亲吻她的蝴蝶骨,手指抚过她胳肢窝下的曲线,惹得她一个战栗,声音低缓又温柔:“你说,你给我摆了多少天脸了?对着其他男人有说有笑,跟我说话就一副阴阳怪气的样,是不是存心给我不痛快?”

白筱懒得回答这个问题,轻声哼哼,但也渐渐清醒了,又踢了他一脚:“你下去。”

郁绍庭非但没下去,反而搂着她一阵搓róu:“以后再这样,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讨厌死了!”白筱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都说要睡觉,你再啰嗦一个字,我就把你踢下去。”

郁绍庭:“……”

他深吸了口气,克制着自己的脾气,伸手去扯她头上的被子:“你把头露出来,我们好好说话。”

“……”

“我跟你说话,听到没?”

白筱突然掀了被子,把他压倒在床上,闭眼抱着她,脸贴着他的手臂,低低说了句:“还有完没完了?”

“你再说,明天我把门锁了,让你睡书房去。”

郁绍庭心情突然就好了,张开胳膊搂紧她,弯下头亲了亲她额头:“你舍得?”

“不舍得。”她眼皮沉沉的,轻声嘀咕:“这下,可以睡觉了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咸咸小公主的自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