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54章:小剧场集锦【精】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54章小剧场集锦【精】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戒烟(怀二胎期间)】

随着新公司的起步发展,郁绍庭的工作越来越忙,烟也抽的越来越凶。

孕期的郁太太,给他制定了一套戒烟方案,还大量采购不同牌子的戒烟糖。

可是,坚持不到三天,郁先生又开始烟不离手。

终于有一日,郁太太怒了:“你就是没恒心,人家程连长说戒就真戒,只有你还一个劲抽烟。”

郁先生敏锐地抓住了这句话里的陌生词汇:“程连长是谁?”

“……程连长就是程连长,警卫连的。”

郁太太想着人家已经把烟戒了,只有自家男人还犯老/毛病,忍不住又抱怨:“人家能做到,怎么就你做不到?要是你像程连长一样有毅力就好了。”

“到底谁才是你老公,胳臂肘有你这么往外拐的吗?”

郁先生婚后难得硬气了一回,啪嗒一下合拢笔记本,让对面的女人愣了一愣。

他嚯地起身,冷着脸:“今晚上我去公司加班。”

到了公司,郁先生跟景秘书一起吃快餐时就后悔了,想回家去,又有些拉不下脸。

晚上九点多,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叩了两下,他过去开门,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郁太太,郁太太拢了拢鬓发,晶亮的美眸瞅着他,说话的语气温柔:“我是来告诉你,程连长刚才又抽烟了。”

————————————————————————————————————

【胎教很重要(怀二胎期间)】

白筱怀孕二十九周时,突发奇想要给孩子胎教。

作为郁家的功臣,郁老太太举双手赞同儿媳妇的想法,还特意去买了一架钢琴回来。

于是,出现了如下的一幕——

郁太太坐在阳光晒得到的沙发上,翻了翻腿上的小说,手指捻了一颗草莓,一边说:“土耳其进行曲。”

不到一分钟,她坐起来,转头:“要不换成匈牙利舞曲?”

坐在钢琴前的男人:“……”

“算了,还是再弹命运交响曲吧。”郁太太靠回沙发,姿势惬意。

这几天她的情绪不高,也只有听这些激荡的钢琴曲,整个人才会来一点精神。

郁先生没有弹,反问她:“人家胎教也听这些?你也不怕吓到你肚子里的孩子。”

“不会呀,他一直很安静。”

说着,郁太太低头,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柔声道:“宝宝,你喜欢命运交响曲吗?”

郁先生:“……”

“它默认了。”

郁太太用小说遮着自己的小嘴,眼眸弯弯的:“我觉得,它以后一定是位小音乐家,我有这个预感。”

她又扭头:“怎么还不弹?”

郁先生:“……”

一个小时后。

郁太太又开始瞎指挥:“我觉得那里,不该这么弹,你这水平,以后怎么拿得出手?”

PS:郁先生确实是个钢琴半吊子。

“那要不你来弹。”郁先生直接选择了让位。

郁太太穿上拖鞋,挺着大肚子过去,在凳子上坐定,颇为专业地翻了翻琴谱,手指刚放到黑白琴键上,然后——

房子里传来郁太太的痛呼声:“老公,我的脚抽筋了!”

郁先生:“……”

许多年后,看着鼻青脸肿回家的二儿子,郁先生常常会想,会不会是当年被那些激进的钢琴曲吓破了胆?

不然他怎么会生出这么胆小怕事的孩子?

——————————————————————————————————————

【关于择偶标准】

郁绍庭在国外念的大学,倒不是他成绩多好,纯粹因为当时还是某区司令的郁战明不待见他,把他赶得远远的。

大三那年暑假,郁绍庭从美国回来,又跟自家那群发小凑到了一起。

百度百科,对纨绔子弟的定义是,有钱有势人家成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的子弟。

郁绍庭从十三岁开始,就被划入了‘纨绔子弟’的行列。

纨绔子弟,首先得是家世够硬,提到郁绍庭,圈子里的人都会说:“哦,是郁司令的小儿子吧?”

其次呢,还需要有够他挥霍的经济基础,所幸,郁绍庭有一个做航运贸易的外公。

横行霸道是成为纨绔子弟必不可缺的条件。

郁绍庭十五岁那年,在临中校门口,单挑六个高年级学生,把人家老大的肋骨打断五根,自己也横着进了医院。

最后一点,纨绔子弟一般都是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搁在古时候,就是提着鸟笼、哼着戏曲招摇过市。

一回到丰城,自己的老窝,郁绍庭一头扎进娱乐设施齐全的私人俱乐部就不出来了。

几个发小,得知三哥回国了,不用相约,齐齐地追到俱乐部,再聚首。

郁绍庭是几个人里年纪最大的,小时候都住一个院,后来分开了,但交情却没断,用郁总参谋长的话来说,那是因为臭味相投,一个坏还说得过去,但五个人都是坏胚子,那绝对不是偶然事件了。

郁绍庭出国的那几年,另外四个人还得了个绰号——丰城四小霸道。

辛柏常遗憾地感叹:“要是三哥没走,咱们就F5,往我表舅那个影视公司门前一走,哪还有F4啥事啊。”

于是这个暑假,五个人经常架着墨镜、抽着烟、开着豪车去郊区飙车。

有一天,飚完车,五人在山顶乘凉,引发了下面一段对话。

辛柏:“三哥,国外的洋妞味道怎么样?”

男人之间的聊天,总是有点荤素不忌。

郁绍庭吐出一个烟圈,倚靠在车门上,淡淡地斜了他一眼,对这种低俗的问题,嗤之以鼻。

“辛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来者不拒?咱们三哥,那叫洁身自好。”路靳声送了个鄙视的表情。

徐承阳难得八卦:“那三哥,能不能跟兄弟几个说说你的择偶标准?”

“那还用说,”辛柏凑过来道:“必须得漂亮啊,不说世界小姐,怎么也得亚洲小姐的级别。”

郁绍庭弹了弹宴会,又抽了口烟,道:“还要听话。”

其他人纷纷把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可能没想到,一向寡言的三哥居然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男人在外面建功立业,女人得待在家里好好伺候着,不要求她低眉顺耳,最起码,我说一她不敢说二,要不然,我娶她回来做什么?”

这个说法,一度成为另外四个人择偶的标准,结果可想而知。

——————————————————————————————————

【生产之日(第三胎)】

白筱:“郁绍庭,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亏我那么信任你,你这么做对得起我跟孩子吗?”

小肉团郁景承跑颠颠过来,趴在推床边,哀声哭道:“妈妈,妈妈……”

郁绍庭把孩子拎开,柔声安抚床上不消停的女人:“别说了,马上要进产房,留点力气。”

“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郁绍庭,我错看了你!”

郁绍庭:“说什么傻话呢?医生护士都瞧着,也不怕人家看笑话,乖,来,先深呼吸。”

白筱一边深呼吸一边控诉:“你又想用花言巧语扯开话题?我讨厌死你了,讨厌死你了~~”

“妈妈,妈妈!”郁景承又要扑上来,唯恐天下不乱。

郁绍庭扯着他的衣领往后拖,一边抚开白筱额头被汗水黏湿的刘海:“这胎生完,以后就不生了,生气对宝宝不好,别害怕,咱们不是生过两回了吗?不疼的,乖~~”

他抬头,皱眉,不耐地冲护士沉声道:“怎么还不推进去?没看到她疼的乱叫了吗?”

护士:“……”

……

产房外。

郁绍庭看着合上的产房门,松了口气,扯开领带,似想到什么,转头,郁景承已经躲到了自动贩卖机后头。

“过来。”郁绍庭冲儿子招招手。

郁景承抿着小嘴,拼命摇头。

“要我过去是吧?”

郁绍庭刚一抬脚,郁景承撒腿就跑,立刻没了人影,他笑骂一句:“小兔崽子!”

……

产房里。

戴着口罩的护士一声惊呼:“糟糕,袁医生,麻醉好像可能失效了。”

白筱:“郁绍庭,你个王八蛋,痛死了!”

————————————————————————————————————

【考研之路】

生完咸咸,郁太太又开始漫漫考研之路,中间阻碍无数,但依然不气馁不轻言放弃。

这一日,郁太太扎起长发,头上顶着个团子,戴着她那副黑边框眼镜,伏案在书桌上,专注于那几本考研资料。

早上。

书房门被敲开,郁景希捧着作业本,笑容羞涩:“我有题目不会,小白你能教我吗?”

好啊,郁太太最喜闻乐见的就是大儿子好学的一面。

十五分钟后。

“懂了吗?”

“那个,我刚才眼睛里好像进了沙子,没看明白,要不,你再讲一遍?”

半小时后。

“这里这里。”郁景希指着某一处:“这个我们老师还没教,我写上去,老师会说我花钱请高年级同学做的。”

郁太太:“……”

……

下午。

郁景承骑着自己的扭扭车,在走廊上一遍又一遍来回,嘴里唱着:“喜羊羊美羊羊懒洋洋沸羊羊绵软软红太狼灰太狼,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绿草也为我变得更香……”

郁太太握紧笔端,闭上眼,心说:“我忍。”

……

晚上。

夫妻俩公用一个书房。

一个小时后。

郁太太捂着自己的耳朵,扭头,有些生气地看着坐在书桌后看电影的男人:“你能不能插上耳机?”

“耳机坏了。”郁先生不咸不淡地说。

郁太太点头,跑去找了一副耳机,丢给他,结果型号不匹配。

“那你换一部影片。”郁太太跟他商量。

郁先生瞄了她一眼,长腿搁在桌上,继续看自己的欧美爱情动作大片。

郁太太听得面红耳赤,良久,憋出一句话:“下流。”

“看看就下流了?那做起来怎么说?”

“……你不要脸。”郁太太被他云淡风轻的德行弄得恼羞成怒。

“如果我要脸,哪来的后来两个孩子?”

郁太太:“……”

——————————————————————————————————————

【真相大白之师母】

郁太太成为一名研究生那天。

晚上,导师跟师兄师姐订了学校某个餐厅的包厢,邀请几位新晋研究生一起吃顿饭。

作为其中一员,郁太太稍稍打扮了一番,欣然前往。

准八点,郁太太收到一条短信,八点二十分,郁太太的手机震动了,她只好起身,提前告辞。

出了餐厅,一眼就看到停靠在那里的揽胜。

有师兄醉醺醺地出来上厕所,结果瞧见白筱下台阶,刚想打声招呼,结果他抬头看到了什么?!

——两年前风靡F大的郁教授!!!

此刻教授正站在车边,单手打开车门,然后,他看到白筱走过去,两人亲了亲脸颊。

天哪……

以后还怎么一块儿愉快地玩耍?!

师兄顿时没了尿意,心惊胆战地回到包厢,一脸不敢置信,对其他人道:“白筱的老公是郁教授。”

因为白筱离开前,说了一句——‘我老公的车到了’。

有酒杯掉落在餐盘上的动静,整个包厢出现刹那的寂静,然后沸腾了。

————————————————————————————————————————

【不省心的土豪兄弟俩】

一天,土豪兄弟俩看到报纸上一篇报道——‘最萌宝宝大赛,百万奖金等你来拿’。

兄弟俩交头接耳了会儿,把主意打到了在院子里学走路的咸咸宝贝身上。

“一百万呢!”郁景希长声感慨。

郁景承小朋友似懂非懂,但还是跟着附和:“是呀,哥哥,一百万呢!”

当天晚上,郁景希捧着自己的IPAD,浏览了活动的官网,然后注册了一个账号,最后还在截止时间前报了名。

翌日。

李婶刚替咸咸把完尿,土豪哥已经凑上去:“李婶,我来帮妹妹换尿布,你去忙吧。”

“好,小心点。”李婶交代完,去了厨房。

厨房门一关上,郁景希立刻朝楼上吹了声口哨,缓步台处,出现了郁景承的身影,背了个大书包。

“尿不湿跟奶粉、奶瓶准备好了吗?”

“都在了。”

于是,兄弟俩抱着沉甸甸的妹妹,踏上了宝宝真人秀的不归之路。

……

镁光灯下,是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开场白,活动在某商场的一楼举行,围了不少的观众。

土豪哥吃力地抱着妹妹,扭头对土豪弟说:“你去,讨杯水,给咸咸泡奶粉。”

咸咸抱着奶瓶喝奶时,土豪哥在旁边循循善导:“咸咸,等会儿一定要听哥哥的话知道吗?”

“希希……”咸咸口齿不清地喊了一声。

土豪哥摸摸妹妹的头,把奶瓶交给土豪弟,那边已经在报他们的名字。

“接下来要出场的是我们41号宝宝,郁咸咸,是个女宝宝,大家掌声欢迎一下。”

兄弟俩,瞅着周围那么多人,难免怯场,抱着妹妹,亦趋亦步地上台。

主持人往后面瞧了瞧,这孩子爸妈呢?

“那个,我们爸爸妈妈临时有事,让我们先参加比赛。”郁景希说着,把咸咸递给主持人:“能帮我抱会儿吗?”

主持人刚伸手接过孩子,手里的话筒已经被抢走。

郁景希清了清嗓子,才打开话筒,把想好的措辞说出来:“大家好,我是郁咸咸的大哥,这是她的二哥,今天很高兴来参加这个比赛,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很多可爱的宝宝,也希望咸咸有出色的表现。”

接下来就是宝宝的即兴表演。

咸咸不是个认生的宝宝,但发现这么多人盯着自己,顿时也傻了,一屁股坐在那里,两腿都忘了蹬一下。

眼看主持人要赶他们下台,郁景希忙对着话筒道:“今天很高兴站在这里,咸咸是个害羞的小姑娘,文静乖巧,像我爷爷,郁战明郁总参谋长最喜欢傍晚抱着她去散步,整个军区大院没有不喜欢咸咸的首长。还有,哪怕身体不好,依然坚持坐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的徐宏阳老将军,谢谢您对曾孙女这次参赛的支持,我们会加油的。”

说着,土豪哥把话筒给土豪弟,商场音响里是土豪弟软糯糯的声音:“谢谢大家对咸咸的支持。”

……

与此同时,白筱看到同学笔记本电脑里出现的三宝宝,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呛到气管,咳嗽不停。

至于大院郁家,丢了三孩子,早已经乱成一团。

——————————————————————————————————————

【依然年轻的郁老太太】

关于最萌宝宝大赛的后续。

郁老太太:“张阿姨,你帮我看看,是戴这个发箍好,还是夹这个夹子好?”

张阿姨:“都好。”

张阿姨往门口瞅了眼,低声说:“今天,我听人说,网上有报道,说景希少爷是三少奶奶生的。”

“不是小三老婆生的,难道还是捡来的不成?”老太太撇了下嘴角。

张阿姨:“不是,我指的是白……”

话没说完,嘴已经被捂住,郁老太太左右看了看,压着声道:“瞎说什么呢。”

……

郁老太太在最萌宝宝决赛的现场被记者堵住。

“请问您对最近网上流传的说法怎么看?”记者举高话筒。

郁老太太挺直脊梁,对着镜头,四十五度侧脸,确定自己发型没乱后,才捏着声开口:“咸咸获得宝宝大赛的季军,我这个做奶奶的,很替她感到高兴,也谢谢你们媒体朋友的关注,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记者把话筒往前一伸:“关于您第一个孙子,真的是您现在的三儿媳妇生的吗?”

郁老太太微笑:“筱筱是个好孩子,一直都很孝敬我跟绍庭他爸爸,人长得漂亮不说,还勤劳,一点脾气也没有,现在这样的女孩子真的少见,呵呵,能娶到她,是我们郁家的福气。”

“郁总参谋长知道第一个孙子是儿子婚外情的产物吗?”

郁老太太笑容不减,眼睛看着镜头:“老郁对筱筱也喜欢的紧,尤其是筱筱做的菜,特别合老郁的胃口,不过筱筱,最喜欢吃我给她做的冬瓜蛤蜊汤,这孩子不挑食。”

记者:“……”

郁老太太又问了一句:“对了,这个是上地方电视台还是省级的,如果是省级的,记得给我的脸打马赛克。”

记者暴走中。

———————————————————————————————————————

【土豪父子:小打小闹】

土豪弟五岁,读幼稚园,每次回家,全身都脏兮兮的,原因,老被班上小朋友按着欺负。

郁先生怒其不争,就算不像自己,但凡像他哥哥也不至于这么弱。

有一天,土豪弟新买的裤子又被人划破一个洞。

郁先生终于忍无可忍:“他们欺负你,难道你不会还手吗?”

“可是我打不过他们呀。”

“你试过了?”

土豪弟:“没有,不过我在心里有比较。”

“……”

第二天,郁先生亲自去幼稚园接孩子,刚下车,就看到几个孩子围着土豪弟,往他身上扔泥巴。

有个家长看到他,忙道歉:“孩子顽皮,小打小闹是有的,别往心里去。”

郁先生点头,神色平静,唤来土豪弟,回家。

第三天,郁先生早早地到了幼稚园门口,坐在车里,看见几个胖墩墩的孩子经过,叫住了他们。

土豪弟背着书包出来,不出意外,又在校门口被拦住了。

然后,那些站在旁边聊天的家长,突然瞧见几个一年级孩子,跑过来,把自己的儿子给打了。

土豪弟抱着自己的书包,愣愣地站在那,没有人打他怎么办?

没多久,他看到爸爸下车走过来。

郁先生看了眼那些被打的孩子,然后冲那几个骂骂咧咧的家长,笑了下:“小打小闹总是有的,别往心里去。”

——————————————————————————————————————

【结婚纪念日】

土豪夫妇结婚多年,依旧甜蜜如初,如胶似漆,洗个碗也孟不离焦。

两个人站在洗碗槽前,一个洗碗,一个晾碗,你看我,我看你,看到最后,索性丢了碗开始接吻。

吻了半天才分开。

郁太太说:“你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郁先生问。

“我们结婚五年的纪念日。”

郁先生‘哦’了一声,郁太太圈着他的脖子,又亲了他一下:“我有份礼物要送给你。”

于是,两个人移步卧室。

郁先生看着摆在床上,包装精致的盒子,眼底玩味:“是什么呀?”

“你自己去拆。”郁太太故作神秘。

等郁先生满怀期待地拆开,发现是一个硬盘。

“知道你喜欢看欧美系的,我顶风作案呀,不知托了多少关系,才凑到这七七四十九部。”

郁先生:“……”

郁太太又说:“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要跟你分享。”

“什么?”

“我考上博士生了,老公,要不要祝贺我一下?”

郁先生:“……”

—————————————作者有话说———————————————————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哪怕我多么不舍,也不得不给郁白画上省略号,为什么不是句号呢,因为我觉得,他们的故事一直在继续,就像生活中的你你我我,他们也在每天柴米油盐酱醋地活着,最起码在我心里是这般的。从明天开始更新关于郁二的番外,本来打算开新坑,但形势不允许,还有净网活动的相关限制,郁二的身份敏感,也许在番外会有所调整,大家自动脑补正文里的首长身份就好。关于郁白一家五口,如果大家喜欢的话,以后也会多写写小剧场形式的小片段╭(╯3╰)╮喜欢吗?喜欢的话留言哈,最起码让我知道有多少人想看,否则我没有动力。。。。。。。还是想致谢,谢谢你们一路的相伴,自认为是个凉薄之人,但你们这几个月来的支持跟陪伴,让我对这个陌生的地方产生感情,要不然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不舍得,先暂时这样,要不然我会后悔结番外的,捂脸,不说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见你【一】:三姑爷来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