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55章:最美年华遇见你【一】:三姑爷来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55章最美年华遇见你【一】:三姑爷来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晨,嘹亮的军号隐隐约约从军区大院前头传来。

叶和欢一把掀了头上的被子,嚯地起身,蓬头垢面,下床,套鞋,扯窗帘,开窗户,动作一气呵成。

然后——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砸出去。

外头的军号倏然停止。

她困意犹在,径直倒在床上,被子一裹,继续睡。

只是不到一分钟,军号再次响起,她心里烦到不行,翻来覆去,就在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颗小脑袋偷偷探进来,看见床上滚动的一团,推开门跑了进来。

“欢欢,你再不起来,我就把最后两个铜锣烧也吃了。”

叶和欢叹了口气,转过头,瞧见趴在床头的小女孩,孩子呼着气,湿暖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和欢还闻到淡淡的奶香味,原先心头的不耐烦压下去,坐起来,声音有些沙:“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小女孩咧了下小嘴,在床边坐下,晃着两小腿:“今天周六,我没钢琴课,让妈妈送我过来的。”

叶和欢点点头,往后一仰,又躺了回去。

“欢欢,起来好不好?”小女孩软绵绵的嗓子,伸手去扒被子,在叶和欢耳边呵气:“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

叶和欢侧眼,瞅着自己这个六岁的小表妹,有点无奈,但还是起了床。

——————————————

叶家客厅,一个小女孩趴在地毯上,圆乎乎的手指头小心翼翼地搭着一个模型,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

叶和欢洗漱好下楼,看到的就是一个高高撅起、正对着楼梯口的小屁股。

陆含胭,她姑姑的幺女,也许是中年得女,对这个孩子格外宠爱。

叶和欢上次见陆含胭还是六年前,那个时候自己出院,去探望姑姑,陆含胭出生不到一个月,抱在怀里会嘤嘤的哭,这次她回到B市,再见到这个小丫头,个子已经长到自己腰际,会熊抱着自己的腿甜甜地喊‘欢欢’。

照理说,她离开叶家近六年,期间没跟叶家人联系,这个孩子怎么也跟自己亲近不起来。

偏偏陆含胭——自己回来这一个星期,这个孩子老是到她跟前转悠。

“小内内露了。”叶和欢在餐厅倒了杯白开水,端着去客厅,路过孩子身边时淡淡提醒。

小丫头闻言,嗖地一下起来,捂着自己身后的裙子,小脸通红,长长的睫毛忽闪,像一朵害羞的花骨朵。

叶和欢忍不住伸手,蹂/躏她的脸蛋:“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陆含胭白嫩的脸更加红,然后转身,端起地毯上那个模型,递到和欢面前,讨好又期待:“欢欢,送给你。”

“你自己做的?”

叶和欢接过,打量着玻璃罩里精致又可爱的小房子,心里生出喜欢。

陆含胭在她旁边坐下,紧紧挨着,有点不好意思,揪着两小手:“昨天课外活动做的,以后还会做的更好。”

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小家伙!

叶和欢刚要伸手再去捏孩子的脸,大脑里一闪而过某些往事,没有任何征兆,就那么,跳入了她的识海。

曾经,那个男人,也是这样,不管她怎么逗弄,永远都抿着嘴一本正经,偏偏通红的耳根子透露了他的害羞。

“欢欢?”

一只小手在她眼前晃动。

叶和欢敛了神思,又端详了一会儿模型,做出欢喜的样子,站起来:“不行,这么漂亮,我得去把它放好。”

陆含胭抱着装模型的盒子,亦趋亦步地跟在后面:“旁边的按钮,按一下会放音乐。”

两人刚走到楼梯口,那边门开了,进来一个妙龄女子。

齐刘海,长发扎了马尾,一双做了指甲的纤纤玉手,拎了个满是食材的袋子,五官跟叶和欢有几分相似。

叶和欢看到来人,脚步一顿,对方同样也瞧见了她,两人相顾无语,但看彼此的眼神都不算友好。

倒是陆含胭,礼貌地冲门口的女人道:“静语表姐。”

“胭胭来了?”叶静语看向陆含胭时瞬间露出和善的笑容。

陆含胭点头,看到叶静语手里的超市购物袋:“静语表姐,你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

叶静语扯了下唇角,眼梢余光落在叶和欢身上:“我们又不像某些人,整日除了吃喝拉撒睡,无所事事的。”

叶和欢不搭理她冷嘲热讽的话,扯了下陆含胭的羊角辫:“上不上楼?”

“上!”陆含胭回答得很响亮,生怕叶和欢落下自己,急急地抱住她的大腿。

叶静语在旁边看着,顿时黑了黑脸。

叶和欢抬头,望着她,莞尔,眉眼间透着一点点的挑衅:“没办法,长得面善,不像某些人,尖嘴猴腮的。”

“你——”叶静语气急。

“你什么你?”

叶和欢说冷脸就冷脸,望着她,声音也很冷:“你对姐姐就是这个态度?你那个妈是怎么教你的。”

叶静语面红耳赤,气得不轻,叶和欢已经领着陆含胭上路。

“那也比某些有娘生没娘教的强,最起码,我不会十几岁就被男人搞大肚子,硬生生把自己的妈给气死。”

叶和欢蓦地回身,目光阴冷:“你再说一遍。”

叶静语冷笑:“怎么,敢做不敢认?叶和欢,你就是叶家跟韩家的耻辱,爷爷跟外公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几年不见,叶静语你长本事了?”

叶和欢唇边也露出一抹冷笑,玩味的目光游走在叶静语身上:“小三上位扶正就是不一样,连女儿都能挺直腰杆做人了。”

叶静语像被踩住了痛脚,拔高声量:“我妈怎么说也是你二姨……”

“是吗?”叶和欢语气冷淡讥诮:“那还真不好意思,我外婆就生了我妈一个,后来你外婆嫁进韩家,生了你小姨,至于你妈,搁在古代,那叫拖油瓶,放在现在,那叫红门老婆买一送一。”

叶静语张嘴想反驳,叶和欢先她一步开口:“不用谢我,下次你去虹德苑,记得替我问候你妈。”

“……”

叶静语脸色青白,眼睁睁看着叶和欢就这么上了楼,转身,把手里的袋子狠狠掷在地上。

“二小姐,这是怎么啦?”保姆听到争吵声从厨房出来。

叶静语听到‘二小姐’三个字又来气,哪怕叶和欢做了多出格的事,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依旧是叶家大小姐。

不管她怎么讨好老头子,他永远都偏袒叶和欢,还有外公……自己到底哪儿不如她了?

——————————————

回到自己房间,叶和欢全身的戾气还没收敛,陆含胭怯怯地拉了拉她的手:“欢欢,你在生气吗?”

叶和欢淡淡的‘嗯’了一声,脸很臭。

陆含胭不敢打扰她,乖乖捧着盒子站在一边,不时偷偷地看她一眼。

良久,叶和欢气消了,想起那个房子模型,又像没事人一样跟陆含胭有说有笑的。

过了会儿,叶静语出现在房门口,也不看叶和欢,笑着对陆含胭道:“胭胭,下楼吃午饭了。”

叶和欢起身,拿了自己的包,看着陆含胭:“中午吃麻辣香锅,你去不去?”

陆含胭看看叶静语,又瞅瞅叶和欢,小脸皱成一团,非常的为难。

叶静语阴了脸:“叶和欢,你这样有意思吗?”

叶和欢不搭理她,挎着包,双手环胸,等着陆含胭做决定。

陆含胭真的很纠结,两个都是自己的表姐,而且,静语表姐以前对她都很好,可是,她更喜欢跟欢欢玩怎么办?所以最后,她偷瞄了眼叶静语,小声对叶和欢说:“欢欢,我可以点苹果汁吗?”

叶和欢挑了下眉,似乎心情很不错:“当然可以。”

叶静语终于沉不住气,怒瞪着得意洋洋的叶和欢:“叶和欢,你别得寸进尺!”

叶和欢耸肩,牵着战战兢兢的陆含胭,大摇大摆地离开叶家,还顺便去车库提走了那辆大红的牧马人。

陆含胭爬上车,有模有样地系好安全带,还心有余悸,转头语重心长地对叶和欢说:“欢欢,我选了你,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我知道吗?”

“小鬼头!”叶和欢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熟练挂档:“放心吧,以后你就是我的革命战友!”

——————————————

叶和欢带着陆含胭,开着靓眼的牧马人在外头晃荡了一下午,直到接到韩家的电话。

韩家保姆说,老首长突然在洗手间晕倒了,是心脏病突发,刚送往医院。

叶和欢握着手机不吭声。

“大小姐,虽然老首长没说,但知道你回来了,他真的很高兴。”保姆在挂电话前,忍不住多说了两句:“不管老首长有几个孩子几个外孙女,你一直都是他最疼爱的孩子。”

结束通话,叶和欢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用力,指尖略略泛白。

在丰城的这几年,不管是她购房买车,用的都是秦寿笙的身份证,工作因为托的关系,登记的也不是她本人的名字,当年她提了几百万的现金离开B市时,抱着跟所有人决裂的狠劲,自然不会让他们找到自己。

兜了一圈三环,叶和欢把陆含胭送回陆家,在门口停了良久,最后还是发动车子去了医院。

……

叶和欢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充斥着消毒药水味道的地方。

在这里,她送走了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母亲,也是在这里,失去了自己第一个孩子。

站在病房门口,她没有立刻敲门,忽然生出胆怯。

在她想着要不要转身离开时,房门从里面开了,出来的是几年未见的韩家保姆,唐嫂。

唐嫂看到叶和欢,先是一惊,随即高兴地冲房间道:“老首长,你猜,是谁来看你了!”

“谁啊,值得你这么激动?”里面传来一道苍老却有力的声音,叶和欢听见,手指攥紧了肩上的包。

“是大小姐呀!”

唐嫂话落,病房里再也没有一点声响。

叶和欢被唐嫂拉着,进了病房,踏进去的那一脚,略有迟疑,但后悔已然来不及。

她还是看到了坐在病床边轮椅上的韩老。

几年不见,外公的头发已经全白,脸上的皱纹也多了不少,比起以前老骥伏枥的意气风发,多了几份颓唐。

然后,她听到韩老说:“我这里不招待陌生人,唐嫂,送客。”

“这……”唐嫂不知如何是好,为自家脾气固执的老首长,明明日夜思念外孙女,现在却把人往外赶。

叶和欢没出去,咬着唇,慢吞吞地走过去,低低地喊了声‘外公’。

轮椅上的老人没有应,依旧摆着脸。

她蹲下/身,轻轻握着老人的手,晃了晃,带着撒娇的语气:“我这不是回来了?您的气量就不能大点吗?”

韩老一声冷哼,却没甩开她的手。

“好了好了,以后我都不走了,这样总行了吧?”叶和欢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外公。

唐嫂看了,笑着合上门出去。

……

叶和欢回来近一周,却没有去一趟韩家,对这一点,韩老始终耿耿于怀,所以脸色一直不太好。

“这几天有事绊住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不去看您?”叶和欢一边削梨一边辩解。

韩老哼了声:“有事?我看你是忙着睡大头觉。”

叶和欢吐了下舌,俏皮灵动的模样一如当年,让韩老柔和了面容:“今晚上,跟我一块儿回韩家。”

这次,叶和欢没有拒绝。

————————————————

韩老这一生,讨了两个老婆,第一任老婆,也就是叶和欢的外婆,产女时难产死了,第二任老婆,是个寡妇,带了个孩子嫁进来,不过无福消受这等富贵,为韩老生了个女儿,过了两年两脚一蹬也去了。

而那个被带到韩家的孩子,在N年后,长成了娉婷少女,和姐夫日久生情后成功逆袭成了叶和欢的后妈。

不过叶和欢她妈,也算彪悍,硬是在正室太太的位置上撑到过世,即便那时候,她已经长住于精神病医院。

……

叶和欢陪韩老回到韩家,没想到,叶静语也在,同坐在沙发上的,还有一个长相英俊、穿着墨色衬衫的青年。

“外公,你回来了?”叶静语一瞧见韩老,忙不迭上前,不着痕迹地挤开了叶和欢。

叶和欢也不介意,退到一边,然后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她转头,看到严舆已经从沙发起身,眼睛直直落在自己的脸上,听到他又说:“好久不见了。”

叶静语蹲在韩老的轮椅边,柔声说道:“外公,阿舆听说您身体不好,特地过来看您。”

严舆对着韩老,恭敬地问候:“外公。”

“你们自便。”韩老转头,吩咐叶和欢:“欢欢,你推我去书房,我有话跟你说。”

这样的差别待遇,令叶静语的脸色红白交加,着实好看。

……

韩老要说的话,无非是询问叶和欢这几年的生活,至于当年发生的不愉快,都被双方避而不谈。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叶韩两家都好奇当初叶和欢怀的究竟是谁的孩子,但没人敢再去触动这颗定时炸弹。

直到晚饭时间,叶和欢才推着韩老出了书房。

“爸,你出来了?”一道柔美温婉的嗓音引得叶和欢偏头,入目的是叶静语的母亲殷莲。

叶静语从厨房出来,身上还戴着围裙,像极了这个家的主人:“外公谈完了吗?那我让唐嫂上菜。”

叶和欢的眉心下意识拧紧。

手背覆上一股暖意,她低头,看到外公慈爱的眼神,老人家说:“欢欢,唐嫂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鲤鱼。”

原先要出口的话噎在喉底,她终究没说离开,而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

一顿鸿门宴,除去韩老,其余都是叶和欢不待见的人。

韩老见她胃口乏乏,特意把叶静语跟前刚才被她多夹了一筷的油焖茄子换到她跟前,叶静语瞬间黑了脸。

“欢欢,听静语她爷爷说,这几年你都在丰城,在那边还好吧?”殷莲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叶和欢抬眸扫了她一眼,淡淡道:“一百个人有一百种活法,再不济,还能跑回来靠爷爷靠外公。”

殷莲悻悻一笑:“这倒是,人总归是要回家的,这几年,你爸爸不知道叨唠你多少回了。”

叶和欢还想给她填填堵,那边,门铃响了,唐嫂跑去开门,看到来人,甚是震惊,忙扭头对餐厅里的韩老道:“老首长,三姑爷来了。”

叶和欢听到‘三姑爷’三个字,整个人瞬间绷紧,犹如一只受了惊的小刺猬。

——————————作者有话说——————————

摸下巴,我觉得这章信息量很大,不晓得小伙伴们有没有看出来?有木有?有木有?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前姨父跟前内侄女的关系【附送小剧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