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5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前姨父跟前内侄女的关系【附送小剧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5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前姨父跟前内侄女的关系【附送小剧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姑爷,你等等,我帮你拿双拖鞋。”唐嫂恭敬道。

叶和欢没有转过头去看一眼,眼观鼻鼻观口,但门口换鞋的声音却在这一瞬显得格外清晰。

手指下意识攥紧筷子。

那人已经一步步朝餐厅过来,她眼角的余光微瞥,还是注意到了那一抹深色笔挺的裤子。

“吃过饭没?”韩老问。

他说话的语气和蔼,没有夹杂一点介怀,哪怕这个女婿已经跟自己的小女儿离婚了。

在韩老看来,自己此生无子,和欢的妈妈跟殷莲都嫁了叶赞文,叶赞文又负了自己的大女儿,加上这个小女婿素来出色,所以,自己算是把他看成了半个儿子,因为女儿红杏出墙的事越加觉得对不起他。

这几年,郁仲骁有时候工作空闲了,偶尔也会来看望他这个老头。

“刚从A市办完事,路过B市,顺道过来一趟。”男人低好听的声音在餐厅响起。

透着成熟男人特有的沉稳,不啰嗦,一句话已经把事情交代清楚。

叶和欢不言不语不抬头,耷拉下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投下两扇阴影,哪还有刚才的嚣张跋扈。

“如果没有吃的话,我们也刚上桌,让唐嫂再给你那副碗筷。”再开口的是殷莲。

殷莲是个会审时度势的女人,如今郁家那地位摆在那里,郁总参的儿子,前途无量,她自然看得清。

当年,自家妹妹看了一眼到家里来找韩老的郁仲骁,整个人跟着了魔似的,艺术女对身材挺拔完美的男人尤为钟情,尤其郁仲骁性格稳重,还生了一双深邃好看的眼睛,完全符合韩菁秋的审美。

二十二岁的韩菁秋为了能嫁给郁仲骁,也算费尽心思,不说常常跑到丰城去讨好郁仲骁的母亲,还隔三差五往郁仲骁工作的地方跑,最后终于让她如愿了,结果,结婚几年,她又嫌弃人家不解风情。

最后趁着郁仲骁在外地,韩菁秋跟她们演奏团里那个小白脸指挥私奔到国外去了。

殷莲回忆往事之际,唐嫂已经拿了碗筷出来。

韩老瞧着餐厅门口越发稳重的男人,眼底有赞赏,指着叶和欢对面的空位说:“坐吧,先吃饭。”

叶和欢听到椅脚摩擦地面发出的吱呀声。

“小姨父!”叶静语亲昵地喊了一声。

她又听到那人算温和的嗓音:“什么时候从英国回来的?”

叶静语笑弯美眸:“上个月下旬。”

说着,叶静语用胳臂肘捅了捅旁边一直未语的严舆:“阿舆,你给小姨父倒杯酒。”

“不喝了,等会儿回去还要开车。”

韩老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发话:“都这么晚了,今晚就歇在家里,明天吃了早饭再走。”

这些年,郁仲骁每次来韩家,坐一会儿就走,没有留宿过。

当殷莲以为他还会拒绝时,结果——郁仲骁淡淡地‘嗯’了一声,就这么,答应了。

韩老显得很高兴,立刻招呼唐嫂去准备客房。

……

“姐,小姨父来了,你只顾着低头吃饭,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啊?”叶静语突然在旁边开口。

任何一个奚落叶和欢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叶和欢现在不理不睬的态度,简直是在下小姨父的脸。

就连韩老,也察觉到大外孙女的异样:“怎么突然不说话,身体不舒服?”

“没有啊。”叶和欢笑容自然,略显撒娇地说:“还不是唐嫂做的糖醋鲤鱼太好吃,怕吃得慢被你们抢光。”

“那明天中午再让唐嫂做。”韩老笑得脸褶子更深了几道。

“好啊。”叶和欢本就长得极好看,这么一笑,精致的小脸愈加明艳动人。

但因为叶静语那番话,她已经不得不偏过头,去看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

军绿色的衬衫,包裹着男人健硕的胸膛,他的个子很高,即便是这么坐着,看上去都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来得挺拔,一个快三十七岁的男人,不管是五官棱角还是那股气质,都彰显着岁月沉淀留下的成熟。

他线条硬朗的五官,在头顶灯光的映衬下,越发的轮廓分明,尤其是那双眼——

时隔六年,叶和欢再次见到他本人,心跳怦怦,但还是被她努力压下那份闪躲的忐忑,对上那双轮廓深凹的眼,扯了下唇角,恭恭敬敬地笑道:“小姨父,好久不见。”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眼中的内容也是她看不懂的。

手里的筷子下一秒似乎就会被她折断。

良久,他才‘嗯’了一声,跟对待叶静语时的长辈姿态不同,到了她这里,淡淡的,倒像是敷衍。

殷莲起身,把一盘未动过筷的菜搁到郁仲骁跟前,笑道:“大家还是赶紧吃饭吧,要不然菜都凉了。”

一时有些尴尬的氛围,就这么被揭过去了。

一顿饭,叶和欢吃得心不在焉,没再抬头去看一眼,饭桌上,只有韩老跟他偶尔说一两句。

“我听你爸说,前段时间去云南了?”

“在那边有些事要处理。”他沉沉的声音,在她的心头萦绕不去。

一碗饭见了底,叶和欢放下筷子,起身,脸上还挂着笑:“我去厨房看看外公的药。”

——————————————

厨房里。

叶和欢闻着浓浓的中药味,心里乱成一团,索性拿了清洁剂跟抹布开始擦瓷砖。

唐嫂进来,看见她干活,忙夺过了抹布:“大小姐,你干啥抢我的工作,快点出去陪老首长聊天吧。”

“我帮你看着药。”叶和欢不动。

唐嫂不赶她了,只是小声跟她说话:“其实前两天,我好像在大院门口瞧见三姑爷了。”

叶和欢转头看向唐嫂。

“也许是我看错了,如果真是他,不可能不进来看老首长,但那身影侧面跟三姑爷,说实话,真像。”

唐嫂说着,叹了口气,忍不住轻声嘀咕了句:“真是造孽呀……”

“三姑爷多好的人,三小姐当时跟那个指挥的成了那种关系,除了离婚也没多说什么。”

好吗?

郁仲骁好不好,叶和欢没空深究,她只记得一件事,今晚郁仲骁要住在韩家。

餐厅里传来说笑声。

叶和欢静静听着,企图从那些说话声里听到那人低沉的声音,明明想着逃避却又忍不住去触碰,这种矛盾的心理,把她折腾得头疼,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

“药好了,等凉了给老首长端出去。”

唐嫂把药汁熬出来,瞧见杵在门边的叶和欢:“这孩子,怎么还傻站着,快出去跟大家说说话。”

“家里的保鲜膜没了吧?刚才我往冰箱里拿东西,看到的,我出去买一些吧。”

说着,不等唐嫂开口,叶和欢已经匆匆往外走。

路过餐厅时,还是被韩老逮住了:“这么急,去哪儿?”

一句话,引得其他人也纷纷看向叶和欢。

“我去帮唐嫂买保鲜膜,很快就回来。”她望着韩老,笑笑,眼睛不敢往旁边瞟。

韩老点头,又问她有没有带钱。

“嗯,带了。”

唐嫂从厨房追出来,道:“大院里的小超市这几天没开,小张回老家了,得去外边买。”

“这么晚了,要不明天再买吧。”殷莲也跟着说。

叶和欢:“没关系,我开车过去。”

“你的车技我还不清楚?”韩老虎着脸:“上次晚上开车,把路牌撞歪了,不就是保鲜膜,你急什么。”

房子里出现短暂的安静,因为韩老的语气着实严厉。

原本坐在桌边的男人突然退开椅子,站起来:“我开车送她去,刚好,我要买一个打火机。”

低沉的嗓音,曾经那么熟悉,深入骨髓,如今却令她感到措手不及。

韩老已经点头:“你也小心点,刚才喝了些酒,唐嫂,你让小姜把我车的钥匙拿来。”

——————————————

走下台阶时,叶和欢还在大脑里搜索能跟他在门口分道扬镳的措辞。

路灯光拉长了身后那道身影,跟她落在地上的影子重叠在一块,在静谧的夜里,透着别样的诡异。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也打破了这令她窒息的沉默。

叶和欢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秦寿笙,她接了:“喂?”

“这几天都没你的消息,你爷爷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啦?你家老头子都把状告到我爸那去,现在阖家都知道我喜欢男人。”

“我现在有点事,回头再打给你。”

秦寿笙听出她语气的紧绷,没再叨唠她:“那你自己注意点,先挂了。”

“嗯。”叶和欢轻轻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身后那两道锐利到要把她戳穿的眼神让她蓦地转身。

“谁的电话?”

叶和欢眼神闪躲,一直没跟他对视,随口道:“我男朋友。”

话音未落,手臂被拽住,太重的力道让她拧眉吃疼,人已经被拖到了院子里的大槐树后头。

“你拉我做什么!”她的挣扎,只是让他不断加重手上的力度。

他的声音哪里还像在屋子里时那么温和:“谁的电话?”

“再说一遍,答案也不会改变。”

叶和欢抬起脸,明媚的五官在晦暗不明的光线里显得分外迷人,尤其是那红润丰盈的双唇,她毫不示弱地迎上他的双眼,唇边噙着一抹浅笑:“我这几年的事,你不都查清楚了?还来问我?”

郁仲骁不说话,但压抑的怒气朝她铺天盖地而来,那边,勤务兵小姜拿了车钥匙跑出来——

叶和欢一把推开身形高大的男人,匆匆从槐树后出来。

“嗳,人呢?”小姜挠了挠耳根子,左右看了看,没有瞧见郁仲骁的人。

叶和欢径直推开栅栏门出去。

她快步走到自己那辆牧马人旁边,解了锁,刚要上车,下一秒,车门已经被一只大手牢牢握住。

身后,挨着她的男性躯体,强烈的气息,包围了她,她的手背甚至扫过他的裤子,顿时,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紧绷住了,男人滚烫的鼻息拂过她的额头:“以前我有没有说过,不许跟男人乱来!”

叶和欢的手指抠着车门边缘,故作镇定地点头:“那时候我十几岁,现在我长大了,小姨父。”

“你再说一遍。”

这个往日瞧上去性格温和办事沉稳的男人,如今连收敛自己的脾气都不会了。

“以前是我不懂事,竟知道瞎搞,还老是打扰您,这几年,我想了很多,我还年轻,只有二十六岁,人生的路走岔了,应该及时醒悟,不能一条道走到黑,那样还真是害人害己。”

“说完了?”

叶和欢一阵语塞,抬眸看他,他神色如常,拿走了她手里的钥匙,只说:“上车。”

——————————————

叶和欢最后还是上了自己那辆大红的牧马人,他开的车。

原先,她还想着他会把自己带到哪儿去,直到车子停靠在一家超市的门口,她一时没忍住,侧头看他。

“不买保鲜膜了?”他也转过头,静若止水的眼凝着她的小脸。

叶和欢脸颊一烫,错开眼,推开车门下去,进了超市,一路都没回头。

……

等她买好东西出来,看到他靠在车边,手指间加了根烟,淡淡的青雾里,若有所思地盯着某个方向。

叶和欢不由放慢了脚步,望着他,往事如潮水般涌来。

那段他们勾搭在一起的日子里,他差不多已经戒烟,偶尔心烦了才会抽一根。

在想事情的男人,察觉到不远处的目光注视,转头望过来。

方才在韩家门口那个愠怒的男人,仿佛只是她的幻觉,现在的郁仲骁,跟以前并无两样。

叶和欢敛了思绪,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

“买好了?”郁仲骁的视线,略过她手中的袋子。

“嗯。”

“那回去吧。”他说过,绕过车头,打开车门之前,把手里的烟头丢了。

……

回去的路上,同来时一样,两人没有说话,除了轮胎摩擦地面的唰唰声,只有起伏的呼吸声。

叶和欢心里不自在,她都说了那样的话,他却像没事人一样……

到韩家门口,她直接下车,进屋,把保鲜膜交给唐嫂,自己上楼回了房间。

刚关上门,手机响了,是小姑姑的电话。

“听胭胭说你回韩家看老爷子了?”

叶家的小姑叶知敏,是叶家除了爷爷叶纪明,对她最好的人,叶和欢小时候也最听她的话。

听到姑姑这么问,她低低应了一声。

那边沉默片刻,才开口:“欢欢,你妈让我好好照顾你,我也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当年的事既然过去了,孩子已经没了,既然他也不知道,姑姑希望你往前看,那个人……哪怕他跟你小姨离了婚,终究还是你的小姨父。”

当年自己跟郁仲骁一起,无意间被她妈看到,好不容易清醒了点的女人又被气进医院,还把事情告诉了小姑。

“我知道。”

叶和欢的太阳穴有点疼,这件事,不想再提:“您早点休息吧,我今天也有些累了。”

挂电话前,叶知敏忍不住叹息:“但愿你真的知道。”

想到那个可爱的孩子,叶和欢又多说了一句:“替我跟胭胭说晚安,明天我再去找她玩。”

“好,你休息吧。”

把手机丢到床上,叶和欢松了口气,然后转身进了卫浴室。

二十分钟后,她裹着浴巾,用毛巾擦拭着湿发出来,瞧见长腿交叠坐在床边的那个人,吓得差点失声叫出来。

——————————————作者有话说——————————————

关于叶韩两家的关系,帮还晕乎乎的小伙伴理一下,叶和欢跟叶静语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叶静语的妈妈是和欢她外公第二任妻子结婚时带来的孩子,勾搭了叶和欢的爸爸成功上位,至于郁二的老婆,是叶和欢妈妈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叶和欢的小姨,不是姑姑,其实……对手指,也没那么复杂吧?至于萌宝胭胭……嘿嘿,自行脑补。

附送一个小剧场《土豪一家亲》

元旦快到了,郁太太买了一叠明信片,准备寄给各方好友。

这日傍晚,土豪一家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郁太太戴着黑框眼镜,趴在茶几上,正在写明信片,郁先生手拿着遥控器,眼睛却往明信片上瞄。

“你干嘛?”郁太太发现异样,忙遮住自己的字,并予以警告。

郁先生收回视线,继续陪孩子看动物世界。

两分钟后。

郁太太察觉到边上投来的目光,又双手盖住明信片,瞪了偷看的郁先生一眼。

郁先生若无其事地低头逗弄怀里的土豪妹。

郁太太挪了个位,耳边是郁先生哄土豪妹的说话声,她放了心,这才奋笔疾书。

不知过了多久,郁太太总算发现了异样,一抬头,郁先生正双手托着土豪妹站在她的身后,眼睛盯着明信片。

郁太太伸手去拿旁边盒子里写好的明信片,却被郁先生眼疾手快抢走。

“郁绍庭,你还给我!”郁太太怒了。

土豪妹张嘴,一口咬住郁先生的肩头,嘴里叫嚷着:“叫你欺负妈妈,叫你欺负妈妈!”

土豪哥跟土豪弟瞧见,互看一眼,立刻跟着扑过来,加入战斗,把郁先生扑倒在沙发上,一个翘着脚爬到郁先生脖子上,一个撅着屁股压住郁先生的双腿,异口同声地喊着:“叫你欺负妈妈,叫你欺负妈妈。”

郁太太:“……”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你看你,还是老样子,一本正经【加小剧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