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5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你看你,还是老样子,一本正经【加小剧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5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你看你,还是老样子,一本正经【加小剧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仲骁原本耷着眼皮,不知道在看什么,听到动静,抬头,幽深的目光投向她这边。

他丝毫没有大半夜私闯香闺的赧然,面色也如常:“洗完了?”

“你怎么进来的?”叶和欢惊魂未定,刚才,她明明把门给锁了——

她瞧见他手里突然像变戏法似地变出一根细细的铁丝,听到他低沉又平静的声音:“开门进来的。”

凭他的本事,想要进一个房间,确实轻而易举。

曾经,她拧不开罐头盖子,他接过去,手腕稍稍一用力就能打开,那个时候,她穿着他宽大的衬衫,像只猴子挂在他身上,双臂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响亮地亲一口,然后崇拜地叫嚷:“你好厉害,我太喜欢你了!”

他不是个能言善道的男人,六年前不是,六年后的几天,依然没有多少改变。

韩菁秋说,郁仲骁是块千年朽木,冥顽不化,不解风情,现在,她心里,竟也有了这个想法。

跟这个跟自己大眼瞪小眼的男人错开视线,叶和欢继续手上擦拭头发的动作,一边走过去,打开衣柜门,从里面拿出一套睡衣,这里的衣服是几年前自己穿过的,这些年她都没再长个子,所以不会显小。

叶和欢转过身,刚想下逐客令,眼角余光注意到床上、他身边的手机。

那是她的——

刚才他低头,应该就是在手机……

她的大脑嗡地一下,仿若领地受到侵犯的小野猫,冲过去一把拿走了手机。

郁仲骁跟着仰起头来看她。

“你看我的手机做什么?”叶和欢一边警惕地瞪他,一边去看手机,还锁着屏,她暗自松了口气。

幸好她素来有给手机设置解锁密码的习惯。

“刚才就摆在这里。”他解释。

叶和欢挺直脊梁,不去看他的眼睛,淡淡道:“我要准备休息了。”

郁仲骁站起身,望着跟自己有几步距离、神态冷漠的女人。

黄色的浴巾裹着玲珑有致的身体,圆润的肩头,精致的锁骨,湿湿的长卷发垂在左肩上,白嫩嫩的肌肤,脖颈细长,一双眼睑微微上翘的猫眼,明眸皓齿,不再如傍晚时的张扬跋扈,倒是平添了几分乖巧的可爱。

发梢的水珠沿着她的锁骨缓缓滑入浴巾里……

他的视线往下,落向她鼓鼓的[月匈]跟裸露在浴巾外的那修长的双腿。

男人,食色性也。

叶和欢注意到他停留在自己身上久久没离开的视线,虽然脸上表情未变,但手中的睡衣却往[月匈]口挡了挡,到最后,索性不搭理他,径直走去卫浴室换自己的衣服。

等她再出来,郁仲骁还站在床边,身材伟岸,身姿笔挺,就连姿势也没任何变化。

叶和欢已经冷静下来,见他还不走,揉了揉长发,眼神颇为轻佻:“想要留在这里过夜?”

郁仲骁闻言,抬起眼定定望着她,没说话。

“要不……你也去洗个澡?”她说话轻佻,毫无顾忌,走到衣架边,把自己的包取下来。

她低头胡乱翻了翻,然后又瞅向他,一脸无奈:“套子用完了,这样我可不敢跟你做,要是怀孕怎么办?”

话说完,在他的注视下,颇具风情地转身,把包重新挂到衣架子上。

下一秒——

右手手腕被捏住,人也被迫转回身,往前一倾,贴上他肌肉纠结的[月匈]膛,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在灯光下,笼罩了她,她心头一悸,挣扎:“说话就说话,你动什么手?真要慾求不满,你先去大院旁边的药店买了套。”

他非但没有放开,反而加重手劲,声音带着微冷的偏执:“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叶和欢不耐地皱起眉。

不管她怎么反抗扭捏,他都岿然不动,幽深的眸子紧锁在她脸上,她心中烦躁,抬头,望进他的眼睛里,唇角上翘:“能为什么,那时候我眼皮子浅,后来你走了,在大学里认识了不少新同学,觉得自己以前特傻,差点就错过了这个花花世界……”

手腕处的重力,似要将她的骨头碾碎了。

叶和欢的神情突然变得诧异:“您以前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样的人,不会认真了吧?男欢女爱,随便玩玩,该认真是认真,该放手时放手,要是每个人都把游戏当真,那我是不是要对所有被我用过丢掉的男人负责?”

“自甘堕落!”

“谁让你当时一走那么久,所以我移情别恋也是情有可原的。”

郁仲骁死死地盯着她,额际青筋突起,一贯的沉稳褪去,只余下怒火。

叶和欢扯了下唇角:“您别这样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被玩弄了感情的黄花大闺女。”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被一股蛮力带着趴在床上。

惊呼压在喉中,叶和欢膝盖一疼,想起来,手腕又是被一拖,头皮发疼,翻转过了身。

一道黑影已经强势地覆上来。

带着粗茧的大手,扣着她的脚踝,强行分开了她白花花的大腿,双手抵着她的两侧。

熟悉又浓烈的男性气息令她心跳加快,郁仲骁咬紧腮帮,面无表情,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是暗涌浮动,被他抑制着,但似乎随时都会爆发。

她成功把一个性子温沉的男人惹毛了。

叶和欢的身体僵硬,嗔笑一声:“霸王硬上弓啊?要不要再玩一个角色扮演,小姨父?”

郁仲骁咬着牙,薄唇间蹦出四个字:“不知廉耻。”

“这个,你不早就知道啦?”

叶和欢伸出手,按着他的皮带金属扣,他的眸色越加深,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纤纤手指慢慢往下,贴在那一处。

郁仲骁的身体微微一震。

她没有就此停手,不服输地望着他的黑眸,隔着裤子来回摸搓,就像多年前的某个夜晚,他闭眼歇在车上,她一时顽劣,偷偷把手伸进他的衬衫里,摩挲着他结实的[月匈]膛——

“够了!”

他骤然拽过她的手,扯开,眼睛依旧锁着她,声音却硬了不少。

叶和欢没做纠缠,安静地躺在他身下,唇边讥诮的笑:“你看你,还是老样子,一本正经,无趣。”

周遭的气压,低了低。

“咱两的代沟太深,您还是回房睡觉吧,人年纪大了,太折腾,当心早衰。”说着,她直接偏过头,闭了眼。

郁仲骁双手攥拳,看着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德行,有气也没地方发泄,翻身到她身边,静静躺着。

叶和欢听到旁边细匀的呼吸声,知道他一直都没走,闭着自己的双眼,却没有出言驱赶。

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要满足自己心底的贪念。

窗外夜深露重,不知过了多久,她睁开眼,轻轻动了动身,去看躺在旁边的男人。

他闭着眼,很安静,真的睡着了。

坐起身,侧着头,就着皎洁的月光,静静地凝望着他。

从再遇到这一刻之前,她都没有仔细看过他,哪怕是激他气他,也像是逃避一般,不敢去正视他的脸。

其实郁仲骁的长相,并不能用英俊来形容。

她见过郁绍庭,他的弟弟,那样的脸,应该才可以说是英俊非凡。

至于郁仲骁,他的五官很端正,轮廓分明,说起来,他的眼睛跟郁绍庭的如出一辙,只不过,他的眼神深邃中又透着温和,眉目间是岁月累积下来的深沉,睡觉的时候,嘴唇抿着,唇边有极淡的法令纹。

各花入各眼,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在叶和欢眼里,没有谁比这个男人更符合自己的审美。

不知这样盯着看了多久,她无声地叹息,然后躺了回去,闭上眼,在疲倦中睡了过去。

等她的呼吸轻浅变慢后,身旁的男人睁开了眼,在黑暗中,望着她的背影,伸手把她纳入怀里。

——

翌日,叶和欢醒来,床上只有她一人,另一侧的床单平整,仿佛昨晚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洗漱好下楼,在餐厅里,看到了那个人。

他正坐在那里,陪韩老说话,老爷子看上去心情很好,冲楼梯上的叶和欢招手:“来吃早餐。”

殷莲跟叶静语昨晚没留宿,吃完饭就回了叶家。

郁仲骁背对着她,坐在门口的位置,干净利索的短发,还是那身军绿色衬衫,不见褶皱。

叶和欢扫视了一遍空位,最后绕过韩老,在另一边坐下。

“昨晚睡得怎么样?”韩老关心地问。

叶和欢不去看对面的男人,用筷子夹了一只饺子放到韩老碗里:“有点认床,您多吃点,身体才会好。”

“那以后多回来住住。”

韩老佯作生气地虎着脸:“别整日在外面瞎跑,不着家。”

“好啦,以后一定谨遵您老人家的圣旨。”叶和欢拍拍老爷子的手背,夹了只饺子送过去:“来,张嘴。”

一顿早餐,她跟郁仲骁之间,自始至终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韩老擦了擦嘴,貌似不经意地说起:“你梁阿姨家的小五还记得吗?”

“那个爱哭鬼?”叶和欢反问,感受到对面投来的凛冽目光。

“是呀,小五前几天刚从加拿大回来,这不,二十九岁了还没对象,你梁阿姨都愁死了。”

叶和欢听懂了外公的意思,诧异:“您什么时候做起拉皮条的事情了?”

“什么拉皮条!”

韩老拿眼睛瞪她:“姑娘家,说话没一句正经,人家就是问我,知不知道哪家还有年轻的好姑娘。”

叶和欢‘哦’了一声,低头顾自己吃早餐。

瞧她这副样子,韩老叹了口气,但也不勉强她,转头,笑着对郁仲骁道:“等会儿我让小姜送你去车站。”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

叶和欢垂着眼,耳边,是他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心里想的是,他是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

——

一大早,叶和欢就接到陆含胭的电话,走到角落里去接,

小家伙又软又甜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欢欢,我昨晚梦到我们去游乐园了,你今天有安排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去游乐园玩,你不用担心,我刚才已经把中午要吃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叶和欢找不出理由拒绝一个可爱的孩子:“你在家等我,我过会儿就去接你。”

挂了电话,她收起手机,转身,发现坐在客厅里的男人正盯着她看。

而他对面坐着正滔滔不绝说这话的韩老。

当着她外公的面,他居然用这么赤/裸的眼神注视自己,叶和欢觉得他是疯了,别开眼的同时躲进了洗手间。

往自己脸上扑了几捧凉水,叶和欢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卷发,化着浓艳的妆,怎么瞧都不是他欢喜的类型。

同样的,以前他也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男人。

昨晚,自己都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她原以为,他会扬起手给她一巴掌,然后气愤地连夜离开。

……

待她从洗手间出来,唐嫂正在客厅收拾茶杯。

“老首长在书房,三姑爷刚刚走了。”唐嫂告诉她。

他走了?

叶和欢的心底,隐约有些失落,想让他走,想跟他撇清关系,但真的这样了,却又舍不得,还真是犯贱呀!

去书房跟外公道了别,她拿了车钥匙离开韩家。

红色牧马人停在外头路边的树荫下。

推开栅栏门,叶和欢刚按了车钥匙给车解锁,胳臂突然被拉了一下,她侧头,看到的是唐嫂说已经离开的男人。

————作者有话说————

看到大家喜欢小剧场,今天又写了,不用谢我,请喊我雷锋~~~PS:这个也需要灵感,不是每天都写,但会尽量多写,保证大家一路都有郁三一家人相陪,群木马一个~

小剧场——《关于孩子的未来志向》

某日,晚饭后,土豪一家在客厅里看电视,碰巧看到一则明星吸毒的新闻。

郁太太唏嘘不已,吸毒的男艺人曾一度是她喜欢的偶像。

第二天,郁太太收到郁先生发送过来的一条彩信,是那位男艺人在拘留所拍的照片,不见往日帅气。

照片下方还写了几个字——“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郁太太被气乐。

这晚,土豪哥写作文,题目是——‘你长大后想当什么’。

郁太太看了土豪哥的作文内容,顿时囧了,这熊孩子非常有志气地写着:“我长大后的愿望是成为一名狱警,那样,等很多吸毒的名人关进来,我可以拿到很多签名去倒卖,也许还能从家属那边得点好处。”

郁太太心血来潮,又问土豪弟跟土豪妹:“那你们呢,长大想当什么?”

土豪弟:“我要当大老板,要赚很多很多钱。”

“现在这个社会,赚钱可不是那么容易。”郁太太扑冷水。

土豪弟不以为然:“我都想好了,先去监狱旁边摆了摊,卖茶叶蛋跟切糕,那些有钱人关进监狱,家人去探望他们,一定需要吃饭呀,到时候哥哥帮忙推荐,我就不用担心每天的茶叶蛋跟切糕卖不掉了。”

郁太太:“……”

土豪妹一直在旁边踊跃举着手,郁先生瞧见,问:“那咸咸呢,以后想干什么?”

“咸咸要当群众!”

郁太太:“为什么?”

土豪妹:“因为群众举报有奖金拿,而且不用像希希跟承承那样干活。”

土豪夫妇:“……”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郁仲骁,你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