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5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郁仲骁,你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5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郁仲骁,你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望着还没走的男人,心跳突突,但随即又勾起唇角,迎上他的视线:“怎么?特意在外面等我啊?”

她语气轻浮,眉里眼间没有羞涩,只有大胆的挑/逗。

郁仲骁松开她的手臂,双手放回自己的裤兜里,然后淡淡地‘嗯’了一声。

他的诚实,倒让她的笑容难以继续,不自在地扯了扯嘴角:“那真不好意思,我有事,得先走……”

“送我去车站。”

叶和欢抬头望向他,郁仲骁神色如常,又重复一遍:“这边难打车,你送我去高铁车站。”

“我都说有事,让小姜送你过去。”她说着,已经往回走,想去叫勤务兵。

郁仲骁把她扯回来,她的后背贴着牧马人的车门,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说:“你送我。”

你送我,三个字,带着不容她回绝的强势。

叶和欢挺了挺背脊,心想,难道我还怕你不成,眉眼一弯,转了转车钥匙,口吻又变得轻佻:“好呀,那上车吧。”

下一瞬,手里的车钥匙已经被抢走。

“去坐副驾驶座。”他说。

叶和欢拧眉,不动:“凭什么,这是我的车,把车钥匙还给我。”

她偶尔流露出的刁蛮任性,让他的眼底染了笑意,声音也变得温和:“你的车,我还开不得了?”

谁要跟他笑?!

叶和欢板起了脸,突然伸手去夺钥匙,他却仿佛早已料到,举高手臂,钥匙到了她的头顶。

“还给我!”她踮着脚,一手攀着他的手臂,一手去够,时不时跳一下,明明已经快要碰到,但怎么也拿不到。

郁仲骁面不改色,像逗弄宠物一般,又往上举了举,就是不给她!

到最后,叶和欢也不抢了,转身就走。

“去哪儿?”说话间,他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不喜欢这车吗?送给你了,不用谢。”叶和欢皮笑肉不笑,说完准备扬长而去。

郁仲骁牢牢扣着她的手,手指修长,手的骨节跟轮廓都很养眼:“你要是不怕被人看见,尽管走。”

“你少威胁我。”叶和欢撇了下唇角,眼尾余光却瞟见几个大婶拎了袋子说笑着朝这边走过来。

她的神经顿时紧绷了。

郁仲骁拉开后座的车门,嗓音低低的:“上车,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叶和欢是不想被人瞧见跟他在韩家门口拉拉扯扯,这个大院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他是韩家的前女婿。

心不甘情不愿地上车。

他关上车门,自己坐进驾驶座,发动汽车引擎。

叶和欢背靠着后座,假装不经意地斜眼,瞧向后视镜,正好看到他淡青色的下颌跟脖颈间的喉结。

……

车子驶出大院,开了一段路,叶和欢发现了不对劲。

“不是去车站吗?”她左右看了看,臭着脸对开车的男人道:“你又想玩什么花招?”

“我昨晚上没带衣服过来,先去商场买一套。”他说。

叶和欢靠回后座,没再说话,但却忍不住腹诽,以前怎么不见他这么注重自己的外表打扮。

过了片刻,她双手环[月匈],煞有其事地道:“过会儿,我还要跟我男朋友约会,你别耽搁我的时间。”

郁仲骁从后视镜里盯了她一会儿。

叶和欢被他看得发毛,却强作镇定,拿出自己的手机,开了微信,按着语音键,声音甜甜的,带着撒娇的味道:“亲爱的,我可能会晚点过去找你,你先自己玩会儿。”

发送了语音,她藏起手机,听到前面的男人开口:“发给谁的?”

“除了男朋友还有谁?”叶和欢浅浅地笑。

那样甜蜜的笑容,在男人看来,只觉得异常的刺眼。

郁仲骁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掏出一包烟,夹了一根叼在嘴边,蹙起眉头用打火机点燃。

闻着淡淡的烟草味,叶和欢也皱眉,在后座抗议:“喂,我的车上不允许抽烟!”

前头的男人,非但没丢掉香烟,反而油门一踩,加快了车速。

叶和欢因为惯性后仰,看着他超速行驶,提高声量:“你不要命了?!是不是想害我吊销驾驶证,快减速!”

……

车子骤然在商场门口停下。

叶和欢推开车门,踉跄着下车,脸色苍白难看,最后真的忍不住,跑到草坪边弯腰干呕。

一瓶纯净水出现在她的眼皮底下。

她伸手推开,不领这个情,手背一抹嘴,看都不看旁边的男人一眼,径直就走。

郁仲骁去扯她的手:“你想怎么样?”

“别跟着我。”她瞪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大步朝路边走。

郁仲骁眉头紧锁,眼看她就要跑得没影,手里还拿着那瓶刚买的纯净水,追上去,距离她几步,不远不近。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着。

叶和欢知道,他就跟在自己的后面,莫名地,心底涌起烦躁,在炎炎夏日,尤为难受憋屈。

她看到路边一个便利店,走过去,买了个甜筒。

从店里出来,看到那人站在不远处,她也不搭理他,自顾自吃着甜筒往前走。

郁仲骁没有拦着她,她去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也不去打扰她。

“喂!”前头的小女人突然回过身,隔着一段距离,喊他。

郁仲骁抬头,还没反应过来,衬衫上突然一重,随即一凉,他低头,看到奶渍,还有地上半个甜筒。

叶和欢没想到自己会‘偷袭’成功,见他的神色不对,暗道不好,转身撒腿就跑。

……

她没跑多远,很快就被逮住,挣扎一下,被直接拖进了旁边的地下停车场。

光线阴暗的空间,连呼吸都有着回音。

叶和欢被拖着走了一段路,然后手腕上的力道消失,随着他的用力,她撞上旁边的墙壁,一声惊呼。

一股带着烟草味的疾风扫过她的耳鬓——

郁仲骁的动作来的太猛,叶和欢的后背又重重顶着冰凉的墙,他遒劲有力的大手,一手拽过她纤细的胳臂扣在头顶,一手捏着她柔软的腰,紧紧压着她,他的胸膛激烈起伏,全身肌肉贲张,似乎在努力隐忍着。

两人,在昏暗的角落,视线相对,纠缠在一起。

叶和欢呼吸不稳,但还是笑吟吟道:“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脾气怎么这么粗暴,还动不动就用蛮力。”

“少给我嬉皮笑脸,好好说话。”

“真想跟我好好说话,你压着我干嘛?”叶和欢说着,又扭捏了一下:“放开我。”

“不放。”他回答。

“你再不放,我就喊人了,你都不怕影响不好,我还怕什么……唔——”

郁仲骁的薄唇突然就压了下来,叶和欢瞳孔一紧,大脑嗡嗡作响,时隔多年,当彼此的唇瓣相碰,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她顷刻间忘了所有的反抗。

没有激烈的纠缠,仅仅是四唇相贴。

尖锐的车鸣声在耳边响起。

叶和欢瞬间清醒,双手抵着他的肩去推他,稍稍推开一些缝隙,又被他覆上来压了回去。

过了良久,郁仲骁才放开了她。

叶和欢靠着墙根站立,嫣红的唇瓣有一些肿,脸上的红潮逐渐退下去。

郁仲骁抽了根烟,然后扯过她的手:“上去买衣服。”话毕,也不管她答不答应,拖着她往电梯那边去。

————————————————————————

地下停车场上面就是一个商场。

导购小姐看了眼站在旁边的靓丽女人,哪里是来购物的,摆着脸,更像是来讨债的。

偏偏这个男顾客,每拿一件衣服都要去询问她。

“这件紫罗兰色的不错,您的身材这么好,穿起来一定很有味道。”导购小姐微笑地夸赞。

郁仲骁拎着衬衫,又抬头看向叶和欢。

她一直站在门边不进来,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但每当导购小姐介绍衣服时,她又会插几句刻薄的话,譬如此刻,她扫了一眼那件紫罗兰色的衬衫,也有些不耐烦,直接过去,拿了一件墨绿色的衬衫:“这件。”

导购小姐:“这件,跟这位先生身上那件差不多……”

“不卖算了。”叶和欢把衣服丢到衣架上,拉过郁仲骁的胳臂,转身欲走。

导购小姐忙挽留,要不然今天自己的业绩就没了。

叶和欢又选了一条深色的裤子,跟那件衬衫一起塞到郁仲骁怀里,自己则走出专柜,给人留下高贵冷艳的印象。

……

手机响了,叶和欢接起,是陆含胭打来的:“欢欢,你到哪儿啦?我已经准备好了。”

小家伙在变相地催促她快一点。

听着她的声音,叶和欢的心情莫名变好,怕孩子等着急,哄道:“在路上了,你再等我二十分钟。”

“那好吧,欢欢,你开车注意安全。”

“好。”叶和欢挂断电话,不经意地偏头,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唇边的笑意顿时烟消云散。

郁仲骁的视线停留在她的手机上,但这一次,却没有追问。

……

两人走出商场,叶和欢停下脚步,转身:“我等会儿要去约会,就不送你了,你打车过去吧。”

郁仲骁看着她白净的脸,深邃锐利的目光,似要望进她的心底深处。

他问:“你男朋友是B市人?”

叶和欢心生提防,但对着他时,笑容不减:“这个,我好像没必要跟你交代吧,小姨父。”

小姨父三个字,当初,他们在一起后,他便不允许她喊,她也只有再跟他赌气的时候,才会胆大妄为地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地嚷着‘小姨父’,而如今,这三个字却成了一面她跟自己划清界限的屏障。

郁仲骁脸色阴了阴,转身往另一边走,叶和欢一跺脚,追过去:“小姨父,你还没把车钥匙还给我。”

“丢了。”他脚步不停。

“你骗谁呢!”

叶和欢瞪大眼,扯住他的衬衫袖子,递上自己的手:“还来!”

“……”

郁仲骁侧过身,注视着她那双澄澈灵动猫眼:“还什么?”

“车钥匙。”

然后,她的手被握住,想要抽回已经来不及,干燥温热的掌心,略显粗粝,包裹了她的柔软,他的心头一动,脸色缓和:“凭我们以前的关系,你连送我一程都不愿意了?”

“不愿意。”叶和欢听他说起过往,别开脸,神情颇为不自然。

一个车钥匙出现在她的眼前。

叶和欢二话不说,直接抢过来,从他的掌心抽离自己的手,毫不留恋地朝自己那辆牧马人走去。

……

走到车旁,陆含胭又打电话来催,叶和欢连声说着‘快到了’,收起手机上车。

刚关上车门,她的眼前一花,副驾驶车门开了。

叶和欢看着某人上车,先是诧异,随即开始赶人:“不是让你打车吗?我赶着去接人,没时间送你。”

“我的那趟车车在下午,不急,可以吃了午饭再过去。”话毕,他闭上眼,休息。

叶和欢握着方向盘,听出他的意思,是打算跟她一起去见她口中的‘男朋友’,旁边的男人睁开眼看她:“你要不想开车,我可以代劳。”

“郁仲骁,你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了?”

他重新阖上眼,喉结动了动,嗓音低低沉沉:“跟你学的。”

“……”

叶和欢咬了咬唇,转头,望着男人棱角深刻的侧脸:“郁仲骁,你这样子有意思吗?”

他没回答,呼吸沉稳,跟真睡着了一样。

手机铃声又响了,叶和欢按掉电话,没有办法,发动车子,驶出了停车位。

——————————————————————

叶和欢的姑父是B市企业家,跟姑姑除了生下陆含胭,上头还有两个儿子,一家都住在某高档小区。

车子在一幢别墅前停下。

郁仲骁睁开眼,叶和欢已经解了安全带,笑瞋了他一眼:“我要进去见我男朋友爸妈,小姨父,你要去吗?”

他不吭声,叶和欢再接再厉:“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我可以送你到站牌那里。”

郁仲骁看了眼别墅,没有临阵而逃,又闭了眼:“我在车上等你们。”

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叶和欢撇了下唇角,丢下‘随你’两个字,下了车,匆匆跑进了别墅。

门口还有保姆来迎她,笑容灿烂。

他看着,目光更加深沉,想过几年后的重遇情景,想过她年轻好玩会恋上旁人,但真的这般了,他才知道这种感觉不好受,慢慢地闭了闭眼,再睁开,入目的是一大一小牵手从别墅里出来的身影……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胭胭,来,叫姨姥爷!【加小剧场】(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