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6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九】再遇,喂,你会修车吗【附送小剧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6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九】再遇,喂,你会修车吗【附送小剧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菁秋是叶和欢外公第二任老婆生下的孩子,也是殷莲同母异父的妹妹,比叶和欢年长八岁。

说起来,叶和欢以前跟这个小姨的关系还算不错,后来因为殷莲的事,两人渐渐疏远。

比起韩敏婧这个大姐,韩菁秋显然也更喜欢温柔贴心的二姐。

叶和欢不否认,自己对殷莲的忿恨,有一部分也转移到韩菁秋身上,当年挺着大肚子的殷莲被叶赞文牵着手带回家,韩菁秋跟那位刚过世的韩家姑姑是站在殷莲这边的,还苦口婆心地劝说已然神志不清的韩敏婧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也是叶和欢昨天回国后,为什么至今还没去韩家一趟的缘由所在。

当年的事,让她连带着整个韩家也怨上了。

……

叶和欢食指转着车钥匙圈,去车库提车时,碰到拎了袋水果从外面回来的另一位保姆。

“家里的水果没了,韩三小姐过来,殷女士让我去买了一些。”保姆问候过后,微笑着主动解释。

殷莲从不让家里的佣人喊她‘太太’,非常大度贤惠地告诉叶赞文,韩敏婧虽然去了疗养院,但她依然是这家的女主人,因此更加觉得愧对殷莲,这些年来对她的宠有过之而无不及。

叶和欢觉得,殷莲不是不计较名分,只不过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擅长扮演男人喜欢的那一类女人。

偏偏骄傲如韩敏婧做不到,一开始叶赞文还会去疗养院看她,到现在,根本连提都不想提这个咄咄逼人的疯妻子。

眼尾余光瞟了眼购物袋,叶和欢假装无意地透露:“刚才我小姨还说想吃榴莲来着。”

“韩三小姐喜欢吃那东西?”

“您不晓得嘛?”叶和欢一脸诧异,但随即又微笑地安抚保姆:“吃这些也可以,我看她今天心情不错。”

韩菁秋的大小姐脾气很厉害,发作起来根本不顾场合,这点叶家的保姆也是知晓的。

话毕,叶和欢去车库,走到半路又回头道:“梁阿姨,如果你还去市场的话,记得帮我带半斤芒果,我爱吃。”

————————————————————

把轿车倒出车库,院子里已经不见了保姆的人影,不知是进了别墅,还是又出去买水果。

叶和欢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眦睚必报的人。

这个保姆,是当年向殷莲投诚最速度的一个,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这位梁阿姨万不该,在昨天发现叶老爷子还是最疼爱她这个孙女后,试图两边讨好。她叶和欢,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的人。

拿出手机,叶和欢给秦寿笙打了电话,告诉他,下午一起去滑雪,自己正去他家的路上。

“叶大小姐的爱驾光临,蓬荜生辉,马上给您铺上十里红毯,夹道欢迎。”

“得了吧。”叶和欢轻笑,表示不屑,挂电话前,忍不住嘱咐他:“让阿姨给我做点曲奇饼干,我想吃。”

把手机丢到副驾驶座,叶和欢哼着一首英文歌,心情颇为愉悦,然后——车子还没开出小区,在半路熄了火。

“怎么回事?”她试了很多次,依然发动不起来。

原本的好心情又变得压抑烦躁。

这里距叶家只有一段路,但她突然犯了犟,就是不想回去叫人,不想给殷莲或韩菁秋看笑话。

她自己没车,也不晓得修车厂的电话。

刚拿过手机准备打电话问秦寿笙,不经意地转头,瞧见了路边一辆红色跑车。

最重要的是——车边还斜靠了个在抽烟的男人。

叶和欢是个机灵的姑娘,她立刻想到一个好主意,也不打电话了,拉下化妆镜照了照,然后清清嗓子,降下车窗,冲着跟自己的车隔了一定距离的男人,用比较甜美的嗓音道:“先生,我的车发动不了,你能帮我看看吗?”

男人似乎在想事情,有些出神,一开始没搭理她。

叶和欢不气馁,又喊了一声,但不再捏着声:“喂?!”

……

郁仲骁深吸了口烟,然后口中缓缓喷出一圈白雾,脑子里想的是昨晚在床尾发现的那只黑色男士袜。

韩菁秋说,她前两天有空把他搁在家里的衣物都拿出来洗了洗,不小心把一只袜子弄掉了,一时不知怎么处理剩下的这只,所以放在床上忘了收起来或是扔掉……

一道清亮短促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郁仲骁循声转头,一辆银白色的奔驰轿车,驾驶座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正朝他友好地微笑。

看清楚她那张脸的瞬间,微微愣了一下,但随即便被他遮掩过去。

……

叶和欢见他总算转头,忙露出笑容,用恳求的语气道:“我的车不动了,你能帮我看一下吗?”

见他不说话,以为不乐意帮忙,她又加了句:“我可以给修车费的。”

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深邃中带着审度,叶和欢被看得不自在,刚想放弃,结果他却径直走了过来。

她也推开车门下去。

在他走近时,怕他突然反悔,她又强调了一遍:“你放心,钱我会按修车厂的价格付给你的。”

“不用。”男人淡淡地说。

在叶和欢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试着发动车子,这是答应给免费帮忙了?

刚才盯着她,难道是因为她长得漂亮看傻了?男人,果然都是视觉动物。

虽然暗自鄙夷,但她还是识趣地站在边上候着。

……

郁仲骁扭动车钥匙,除了引擎嗡嗡声,车子没其它的反应,他下车,那女孩立刻迎上来,急急问:“是不是真的坏了?”

她担忧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偷偷开着家里长辈车出来的孩子。

郁仲骁没接话,绕到车头前,动作熟练地打开车盖,声音沉沉的:“有没有工具?”

叶和欢亦趋亦步地跟在他后面,听他这么问,忙点头:“有的,我去拿.”

她从后备箱取了一个工具盒过来。

见他把香烟叼嘴边,打算脱身上的大衣,她又连忙上前伸出手,他动作一顿,转头,深沉的眼看着她。

“我帮你拿着。”她笑吟吟地道,带着几分讨好。

郁仲骁真的把大衣脱了后丢给了她。

叶和欢像皇帝身边的小太监,乖乖地站在边上,怀里捧着的男人衣服还有他的体温,暖暖的。

除去黑色大衣,他只穿了一件军绿色衬衫。

衬衫袖子被他卷起到胳臂肘处,露出精壮结实的小臂,麦色的皮肤,领口的纽扣解开了几颗,因为俯着身检查车子,完好的身材轮廓被勾勒出来,宽厚的肩膀,结实的胸膛,紧窄的腰臀,目测个子应该在一米八五左右……

叶和欢的视线落在他沾了黑油的手上。

男人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瘦瘦的,很大,充满了力量。

对于快十八岁的叶和欢来说,她更喜欢那种文质彬彬的白净俊雅男生,譬如严舆那类的,笑起来很温暖,无时不刻都体现着体贴细心,但眼前这个男人,不管是长相还是气场,说实话,均不属于她偏爱的类型。

……

郁仲骁咬在嘴边的烟,烟灰已经很长,他检查着车零部件,没在意,眼看就要掉下来。

一只白皙的小手伸到他的跟前,距离他的下巴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

叶和欢笑得很乖巧,漂亮的猫眼弯弯,惹人喜爱的模样:“你的手脏了,烟灰我帮你接着吧。”

“不用。”郁仲骁说着,已经把快燃到头的香烟扔了,继而低头又去查看那些零件。

讨了个没趣,叶和欢也没在意,从车里拿了手机,抱着他的大衣,一边乐呵呵给远在温哥华的严舆打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那头传来男人刚睡醒时沙哑的声音:“喂?”

“怎么还在睡呀?”叶和欢说话的口吻顿时温柔了,还透着小女人的娇气:“昨晚打电话给你又不接。”

正在修车的男人眼梢的余光瞟向她。

叶和欢背靠着车门,没注意,右手把玩着大衣上的纽扣,撅起小嘴,听到严舆说昨晚又通宵加班,有些不高兴:“你们公司怎么老是压榨你个新人,当时你进去时不说待遇很好的嘛?”

“叶,不要任性。”严舆的语气略显不耐烦:“你应该知道这份工作对我的重要性。”

严舆比叶和欢大五岁,去年大学毕业后进/入渥太华一家科技公司,两人也分隔两地,平日只能通过电话联系,对严舆,她宝贝得紧,她追了严舆两年,每天风雨无阻地跑到他们宿舍楼下给他送早餐,直到他毕业才答应跟她交往。

怕他生气,叶和欢顿时放柔了语气:“好啦,我支持你的工作,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严舆没再开口。

两人一时无话可说,最后还是叶和打破僵冷的气氛:“那你继续睡,我正要出去滑雪呢,记得吃晚饭。”

他‘嗯’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甚至连一声‘再见’也没有说。

旁边传来车盖合上的沉闷响声。

叶和欢回过头,正好看到男人把手里的工具丢回盒子里,她收起手机过去:“好了吗?”

——————————作者有话说——————————

【剧情延伸】

很久以后,郁仲骁跟叶和欢做完运动,两人提及那次修车事件。

叶和欢趴在他身上,问:“当时你怎么老盯着我看,说,是不是打第一眼就瞧上我了?”

郁仲骁叹气,摸着她的脑袋:“那时候,我在想,这个姑娘怎么这么会装。”

叶和欢:“……”

【小剧场】

这个小剧场本该放在昨天的章节里,后来发现又多了一千字要收费,就删了,今天放上来。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这一日,七岁的郁小三背着书包放学,一进家门就被郁首长逮住扒下裤子,啪啪啪地揍了一顿。

在一声声的惨叫之后,郁小三被罚去贴着墙站一个小时。

郁澜明刚巧来给自家嫂子送红心猕猴桃。

顶着西瓜头的郁小三瞧见小姑,心中委屈涌动,立马扑过去,抱着郁澜明的腿,嚎哭不已:“姑,我在这个家里没活路了,你带我走吧,我给你当儿子,以后一定好好孝敬你!”

郁澜明:“……”

书房里的郁战明拿着藤条追出来,郁小三眼泪都忘了抹,撒腿就跑。

一问才知,郁小三又考了全班倒数第一。

一道填空题——三十(而立),四十(不惑),郁小三填成——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郁澜明从家里出来,瞧见郁小三站在路上,抱着隔壁下班回家的辛参谋的腿不放:“让我给辛叔叔当儿子吧,就让我做您的儿子吧……”

郁澜明掩面,真的想装作不认识这个熊孩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带陌生男人回家,影响不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