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6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带陌生男人回家,影响不好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6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带陌生男人回家,影响不好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了吗?”

问话时,叶和欢脸上带了些许的喜气,配上她那一身穿着打扮,清丽纯粹,很干净的一女孩。

郁仲骁幽深的黑眸静静看她一眼,然后才道:“没什么大问题,你上车发动试试。”

说完,他顿了顿,视线落在被她紧紧抱着的那件大衣上。

似乎在想用怎么样的措辞把衣服要回来。

“你先等等。”叶和欢跑到车边,弯腰探身,拿了纸巾盒,笑眯眯地递给他:“你把手擦干净,再穿衣服。”

郁仲骁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黑漆漆油腻腻,是刺鼻的机械味。

“黏在衣服上洗不掉,会很麻烦。”她在旁边好心地提醒。

他从善如流,抽出两张纸巾,注意到她松了口气,也假装没看见,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低头,专注地擦手。

黑油黏在手指上,一时间擦不干净。

……

叶和欢不喜欢欠人情,哪怕他对自己来说只是个陌生人。

望着他脏兮兮的手,这男的穿得不算差,还有开的车,也是宝马跑车新款,应该是在这里等人,现在手成了这样子……她心里难免不好意思,商量道:“小区旁边有个便利店,那儿有香皂卖,要不去买一块?”

“不用。”他说,寡淡的口吻。

叶和欢抿了下唇角,到目前为止,他说的第三遍‘不用’,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尴尬。

刚刚不是看她漂亮才殷勤地给她修的车,老偷瞄她,以为她真的不知道嘛?

她恍然大悟,扯了扯唇角,小心打量郁仲骁,警惕地把大衣往自己胸前一挡:“你不会是想去我家洗手吧?”

“……”

“我家里大人都不在,而且,”她扫了他一眼:“我还未满十八周岁,带陌生男人回家,影响不好。”

正在这时,郁仲骁裤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他拿出来看了眼,接通电话。

转身朝边上走了几步。

“喂?”他开口,低沉的嗓音带着男性特有的磁性。

韩菁秋带着哭腔的柔美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仲骁,你在哪儿呀?快点到姐姐加来,我过敏了,好难受……”

“我马上过去。”

……

叶和欢正伸着脖子偷偷瞧他,见他回过身,忙移开视线,佯装在看风景。

郁仲骁走过来,直截了当地开口:“把大衣给我。”

叶和欢愣了一愣,但还是把衣服递还给他,他接过衣服,没穿,迈着大长腿,朝自己那辆跑车走去。

“你的手不洗了吗?”她追了两步,在他身后喊道。

他头也没回,拉开车门,先把大衣丢进去,接着自己上车,发动车子,就这么,扬尘而去。

这就恼羞成怒了?

叶和欢回到自己车上,扭动车钥匙,发现车子真修好了。

——————————————————

一小时后。

叶和欢坐在秦家的懒人沙发上,一边吃秦母做的曲奇饼,一边拉着秦寿笙吐槽那个修车男。

“你不次道(知道),窝(我)一不答应带他会噶(回家),他立马反颜(翻脸),直接开车走了。”

“我说,你能不能把饼干咽下去后再说话!”

秦寿笙闭了闭眼,隐忍地抹去被喷了一脸的饼干屑,想远离这个女祸害,屁股刚离开椅子,肩膀又被按下去,女祸害瞪着眼,嘴里饼干屑四溅:“我话还没说完,你懂不懂尊重别人哪?”

“哎哟,你节制点,再这么下去,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

“那我委曲求全,嫁给你得了。”叶和欢盘着腿,又拿起一块饼干往嘴里塞。

“别,我还想长命百岁,当年你抡着棒球棍堵在家门口不让你那个后妈进门的场景,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英姿,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秦寿笙说着,全身哆嗦了一下,仿佛那是极为恐怖的一幕回忆。

叶和欢沉着脸看他:“你没事找事是吧?存心戳我的伤疤对吧?”

“哪敢呀,姑奶奶。”秦寿笙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拍拍自己的脸颊:“自打耳光行了吧?”

“你以为我真的稀罕嫁给你?”

叶和欢嫌弃地哼了声,想到远在加拿大的情郎,心里甜蜜蜜地,斜了秦寿笙一眼,抬高下巴:“我家阿舆比你不知道好多少倍,我眼睛瞎了,才会放着珍珠不要,要一块茅坑边的臭石头。”

秦寿笙凑过来,一脸八卦:“那个叫严舆的,真答应以后会娶你?”

叶和欢把他的大头推开:“那还用说?你不知道阿舆对我多好,追了我整整两年,还每天跑来给我送早餐。”

“你确定这不是你做的事情?”

叶和欢白他一眼,心里有些没底气,但还嘴硬:“肤浅,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

秦寿笙坐回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真要这么在乎你,怎么不跟你回家奔丧,陪你面对那些豺狼虎豹?”

“……是我没告诉他我家里的情况。”

叶和欢说得漫不经心:“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家那些腌赞事,说出去掉份,难不成还让他见见我那个疯子妈?”

秦寿笙没再接话。

她蓦地起身,掸掉毛衣上的饼干屑,踹了他一脚,催促:“不是要去滑雪吗?快点呀,姐时间很宝贵的!”

——————————————————

叶和欢在滑雪场玩到天黑,跟秦寿笙在外面吃了海鲜大餐,晚上九点多才回到叶家。

可能连老天都看不下去她的悠闲自得,一推开别墅的门,入目的是刺眼的灯光,她一偏头,看见了坐在客厅里的一家三口,铁青着脸的叶赞文,一直低声劝慰着的殷莲,还有幸灾乐祸的叶静语。

叶和欢把车钥匙往鞋柜上一丢,啪嗒一声,引得客厅里的人转头望过来。

“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把家里的车开走了,爷爷跟老朋友吃饭,还是爸爸专门送过去的。”

叶和欢横了她一眼,换了拖鞋准备上楼。

“你给我站住!”叶赞文嚯地起身,怒喝声响彻整个别墅,额际青筋暴起。

殷莲拉住盛怒的丈夫:“你别这么大火气,吓着了孩子。”

“这个孽障胆子比谁都大,还会被吓到?”叶赞文扯开领带,想到当年叶和欢拿棒球棍打殷莲的往事,尤其是对上叶和欢讽刺的冷冷眼神,气不打一处来:“是不是你让保姆买的芒果?”

叶和欢点头,若无其事地往茶桌上瞟了眼:“我的芒果呢?你们全都吃啦……”

叶赞文随手抄起一本杂志砸过来。

她没躲,额头被砸中,立刻红肿起来,先是一麻,随即痛楚才涌上来,耳边是殷莲焦急清柔的嗓音:“你这是干什么?孩子还小,不懂事,你跟她瞎计较什么?再说,菁秋只是过敏,没什么大碍的。”

“她还小?都十八岁的人了,还不懂事?现在敢用芒果害人,以后就敢往我们吃的东西里投毒!”

叶赞文气得浑身颤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下这么个造孽的东西来。

“爸既然已经确定是我要害小姨,何必再来问我?”

叶和欢眼圈泛红,但她强忍着泪水,挽起唇角,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哽咽:“反正在这个家里,就像你小女儿说的,我跟我妈就是多余的人。”

叶赞文眸色微颤,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到韩敏婧。

“当你不爱一个人时,她哭是错,笑也是错,疯狂是错,沉默也是错,就算她死了,也是错。”

叶和欢深吸了口气,回望着叶赞文:“因为我不是你爱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所以我的存在也是个错,看到我,只会让你觉得厌恶,不管我做什么,等待我的永远是你的指责和辱骂。”

“爸,你放心,等姑姥姥的葬礼一过,我就听你的话,乖乖回温哥华,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这是时隔多年,也是她昨天回国后,第一次喊自己爸爸。

叶赞文心里没感触是假的,哪怕再不喜这个孩子,也终归流着自己一半血,也是在他神色怔忪时,叶纪明苍老却冷怒嗓音从门口传来:“谁说让你再也不会来的?!”

殷莲转过头,看见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家门口的叶纪明跟小姑叶知敏。

叶纪明挥开女儿搀扶的手,拄着拐杖走进来,到叶赞文跟前,狠狠一巴掌扇下去,叶赞文的脸转向一侧,过了会儿,立刻浮现出青紫的五指印,足以见叶纪明用了多大的力。

“阿文……”殷莲捂着嘴,含着泪,伸手去触碰丈夫的脸颊。

叶静语也不看热闹了,过来,围着叶赞文,不满叶纪明的偏心:“爷爷,你干嘛打爸爸呀?!”

“这个家,现在还是我说了算!”

叶纪明怒形于色,语气强硬,手颤抖地指着叶赞文:“你个孽子,跟我说欢欢主动提出要去温哥华念书,原来是你逼她走的,在我不知道的暗地里,你到底还做了多少畜生不如的事情?”

说着,气急败坏地又举起拐杖要打叶赞文。

叶知敏忙阻拦,不想闹大,朝边上的大侄女使眼色:“欢欢,快来劝劝爷爷。”

“爷爷,我没事了。”

叶和欢胡乱擦掉脸上的眼泪,扶着身形摇晃的老爷子,轻声道:“我妈已经那样子,爷爷,你要再出什么事,我就真的没有什么亲人了。”

叶静语听了这话,怒斥:“叶和欢,你少挑拨离间……”

“够了!”叶纪明喝道。

他看了眼一脸不甘的叶静语,拉过叶和欢的手,心疼地攥紧:“有爷爷在,谁也欺负不了你。”

“欢欢,来,替我扶爷爷上楼休息。”叶知敏适时出来圆场。

她又转头对叶赞文道:“哥,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叶赞文深深看了一眼低眉顺眼的叶和欢,看不清眼中的内容,然后跟着叶知敏出了别墅。

叶和欢扶着气坏了的叶老爷子上楼,经过缓步台时,侧头往楼下看了一眼,对上叶静语的目光,挑了下眉。

“她是故意的……”

叶静语低声喃语,然后扯着殷莲的袖子,快要哭出来:“妈,你看她有多恶毒,故意挑拨爸跟爷爷的关系,还让爷爷讨厌我。”

殷莲忙按住她的嘴唇,压着声警告:“如果你还想让你爷爷更讨厌你,那就大声嚷。”

叶静语顿时安静了。

殷莲松了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当年她以这种方式进门,叶老爷子一直不待见她,因此也更疼惜叶和欢。

哪怕当年,叶和欢将她肚子里的叶家嫡孙弄掉,害她不能再生育,他也没责怪这个孙女一个字。

……

叶和欢把老爷子送回房间,爷孙俩又说了会儿贴己的话,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冷冷望着镜子里那个两眼红肿的女孩,她低头,用了把冷水脸,每次对敌,伤敌一千却自伤八百。

走出洗手间,看到叶知敏已经坐在她的床上。

“洗好了?”叶知敏眼神温和,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好久没跟你聊天了,来,跟小姑坐会儿。”

叶和欢在她旁边坐下。

叶知敏端详她还带着稚气的小脸,片刻后,叹气:“这些年,苦了你这个孩子,在温哥华,还习惯吗?”

“嗯,挺好的。”叶和欢咧嘴笑了笑。

“什么时候去看一下你妈妈,她要是知道你回来,一定会高兴的。”

“等有空了我就去看她。”

“你还在怪你妈?”

叶知敏悄悄注意着和欢脸上的表情,握住她的手,幽幽道:“当时她神智不清,才会出手误伤了你。”

叶和欢笑容消失,并不愿意多谈韩敏婧。

当年,她打殷莲时,叶赞文上前抱住殷莲护着,她一气之下连他也打了,结果韩敏婧看见,推开保姆,抢了一个玻璃杯把她砸得头破血流。哪怕她疯了,在她的意识里,叶赞文也是她最重要的人。

“小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平安健康长大。”

叶和欢知道,自己刚才在楼下的算计,被叶知敏看出来了。

“如果你不愿意待在这个家里,小姑还是那句话,陆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你小姑父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叶知敏莞尔一笑,摸摸她的脸:“女大十八变,我们欢欢是越来越漂亮了。”

叶和欢的手覆在叶知敏的手背上,拒绝了她的好意:“小姑,我还是打算……回温哥华去。”

————————————————————

与此同时,第一人民医院。

一个打扮俏丽的年轻女人坐在病床上,捂着自己红斑遍布的脸,嘤嘤地哭,旁边围着几名皮肤科医生。

“我下周还要参加一个慈善晚会的演奏,这样子,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呜呜……”

女医生道:“这个过敏,只要按时服药,很快就会消下去。”

“你说消下去就消下去了?”韩菁秋娇脾气上来:“如果我到时候没好,我的损失你赔得起吗?!”

郁仲骁听了莫名心烦,这样的对话,今天已经重复了不知多少回。

在他看来就豆大一点事,韩菁秋却搞得跟癌症似地,拖着这些医生不让人家下班。

他拉开门出了病房,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包烟,走到某个角落,对着敞开的窗户,他点了打火机,低头对着火焰吸了一口,缠绕疏淡的白烟从他嘴里慢慢逸出,瞬间弥漫了他原本清晰的视线。

这两年,他抽烟抽得越发厉害,尤其是心里烦躁的时候。

刚抽完一根烟,那边,病房的门开了,韩菁秋拎着自己的包,抽噎着出来,瞧见他,哭着跑过来:“老公!”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一】不同床也异梦的夫妻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