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6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三】小姨父,你说,我为难你了吗?+臭流氓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6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三】小姨父,你说,我为难你了吗?+臭流氓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姨父,第一次见面,有没有礼物啊?”她的手凑到了他的跟前。

纤细的手指白皙,指头圆圆的,粉淡色的指甲中有半月牙,就像她脸上的笑颜,干净到找不出一点瑕疵。

郁仲骁对上那双晶亮又透着崇拜的猫眼,如若不是他见过她另一面,恐怕还真会被这孩子骗过去。

“哪有女孩子主动张嘴伸手跟人要东西的!”韩老佯作不悦地训她。

叶和欢俏皮地眨眼:“以前没有,现在您眼前不就有一个了?”

说着,她又转头,望进郁仲骁黑暗深邃的眼眸里,少女特有的酥甜嗓音:“你说是不是,小姨父?”

“这孩子……”韩老感慨,眼底尽是纵容:“别为难你小姨父,听到没?”

“我只是觉得跟小姨父很投缘,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叶和欢说笑着,突然坐到郁仲骁的身边,歪着头看他:“小姨父,你说,我为难你了吗?”

她半侧着身,刚好挡住韩老的视线。

坐过来的刹那间,她的左手像是随意地垂下,落在他的腿上,西裤口袋位置,细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他双腿间的敏感位置,暧/昧不清的小动作,偏偏她的脸上是不谙天真的表情。

郁仲骁盯着她,眼底除了一如既往的平静,还有审度和一抹她读不懂的深沉。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传来高跟鞋踩地声。

叶和欢不着痕迹地收回手,偏过头时身体也往旁边挪开,不再紧紧挨着他,看到进来的韩菁秋,莞尔:“小姨。”

韩菁秋看到她时,眉角跳了一跳,只觉得脸上那些红斑又开始发痒。

她没应声,漠然走过,径直到沙发边,瞧见低头掩眸喝茶的男人,心里有气,但当着父亲的面不好发作,在郁仲骁身边坐下,挽住他的手臂,撅着嘴抱怨:“我四下找你呢,你倒好,跟爸爸躲在这里喝茶聊天。”

“找我什么事?”他的嗓音低沉又稳重,很有男人味,还有些鼻音,应该是感冒了……

不过,跟昨天在小区里听到的,又有些不同,她回味了一下,应该是少了一份随意。

韩菁秋嗔道:“没事我就不能找你啦?郁仲骁,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你老婆?爸爸,你看他,跟木头一样。”

叶和欢耷拉着眼皮,像没听到旁边夫妻俩的‘打情骂俏’,又给韩老重新倒了杯热茶。

“男人油嘴滑舌有什么好,仲骁工作辛苦,你少给他添麻烦。”

韩老喝了小口外孙女倒的茶,又看着韩菁秋问道:“外头怎么样了?”

“刚抬去火化,”韩菁秋稍作停顿,注意着父亲的表情,说:“我的脸这样,不好出去,所以二姐跟姐夫还有静语去送了。”

谁知,韩老立刻拉下了脸,哼道:“你的脸倒是金贵,连送个丧都要打扮得花枝招展。”

韩菁秋知道,爸这是不高兴殷莲去送姑姑,但那个是她的亲姐姐,还想说什么,眼角瞟见叶和欢,又闭了嘴。

叶和欢忽然站起来:“外公,我去一下洗手间。”

————————————————————————————————

走出休息室,叶和欢没去洗手间,反而出了殡仪馆,到隐蔽处才拿出刚刚震动了的手机。

没一会儿,又有电话进来。

是她在温哥华的同学范恬恬打来的,范恬恬也是B市人,父亲是房地产老板,这次跟她一块儿回国。

被郁仲骁撞见的那晚,叶和欢就是跟她在一起。

“Julie(朱莉),今晚出来吗?我堂哥的酒吧又来了几个细皮嫩肉的,都是原包装的,没拆封过。”

叶和欢摸了摸额头,语气有些疲倦:“我参加葬礼呢,你去吧,好好玩。”

范恬恬在电话那头兴奋道:“对了Julie,上次那个鸭头,跟我哥打听你呢,想要你的号码。”

叶和欢敷衍地‘嗯’了一声,心里有些烦躁,范恬恬察觉到她的异样,关心地问:“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那晚,被我家亲戚看到了。”叶和欢也没做隐瞒。

范恬恬替她担忧:“没把你怎么样吧?”

虽然她们现在是肆无忌惮的年龄,但倒不是真的什么也不怕,对家里的管束还是忌惮的。

“暂时还没。”纸包不住火,但叶和欢没想过,这把火是由一个半路冒出的‘小姨父’点的。

韩菁秋跟她不对盘,作为丈夫的郁仲骁,一定会把事情告诉韩菁秋,到时候夫妻俩一合计,告诉了外公……

这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闪过爷爷、外公还有小姑的脸庞。

她不怕叶赞文他们知道,但爷爷他们却不可以。

在他们眼里,她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所以就算当时她那么对殷莲,爷爷跟外公也始终站在她这一边,护着她,他们觉得她会那样失控,是被叶赞文跟殷莲逼出来的,倘若知道她去那种地方,会对她失望——

叶和欢无法想象,到时候她跟韩敏婧在叶家或是韩家的地位恐怕要一落千丈,甚至被家族所遗弃。

而引起这些困扰的,就是那个闯入她晦暗颓靡的世界的男人。

……

结束通话,叶和欢往回走,看到殡仪馆门口站了个男人,西装革履,侧对着她,也在打电话。

正是她心里咒骂了很多遍的小姨父。

她想,他应该还没告诉外公。

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做事都会三思而后行,估计要到晚上先告诉韩菁秋,再由韩菁秋转达给外公。

与其被动接受,倒不如主动出击,哪怕需要她做点什么。

这么一想,叶和欢走过去,站在他身后巴巴瞅着他。

郁仲骁很快就察觉了,转过身来,瞧见她,倒没多少诧异,看了一眼,继续接电话。

“过几天我就回去……不用销……嗯……”

叶和欢耐心地等着。

等待的时候,她想了很多事,发疯的母亲,抛妻弃女的父亲,年幼流落他乡的孤独,很多很多。

郁仲骁终于挂了电话,转身就走,看都没再看她一眼。

“小姨父。”叶和欢忙伸手,急急地扯住了他的袖口露出的那一截白衬衫。

郁仲骁脚步停下,回头看向这个胆大爱演戏的女孩,脸上没什么表情:“什么事?”

那是一种疏远寡淡的口吻。

跟昨天小区里帮她修车时截然不同,至于这种变化,她归咎于自己刚才不老实、试探他的左手。

一时后悔莫及。

“小姨父,前天晚上我是不是见过你?”她先开口,漂亮的猫眼,小心翼翼的目光。

不再是把手搭在他大腿处时的挑衅眼神。

郁仲骁不着痕迹地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袖子上拿开,淡淡地看她一眼,推开门就要进去。

叶和欢越加不安,咬咬牙,追上去,不管不顾地拉住他的手臂。

他低沉命令的语气:“放手。”

她垂着头,下一秒,眼泪已经掉下来,啪嗒一声,滴在了他的手背上,带着灼热的温度。

男人对女人的眼泪总是无能为力,再强硬的心都会屈服。

郁仲骁眉头皱起,但脸色却稍有缓和,再看她,确实还是个孩子,又能怎么跟她计较:“收拾一下,进去吧。”

“小姨父,我已经知道错了。”

叶和欢搭在他胳臂上的手慢慢往下,带着试探,手指碰到他的虎口,见他没反应,探入他的掌心,握住了他略显粗糙的大手,抬起头,长长卷卷的眼睫沾了湿湿的水汽,红红的眼圈,倔强又委屈:“你不要告诉外公好吗?”

“小姨父,你可能不知道,我从十二岁开始,一直一个人在温哥华生活,我以前都没去过这种地方,那次其实是我一个同学骗了我,她跟我说是去喝饮料,我没想到是酒吧。”

说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低下头,食指跟中指有一下没一下戳他的掌心,声音沙哑:“家里没人关心我,也没人教我怎么提防坏人,我朋友跟我说,要穿成那样子,那些**才不敢欺负我,我跟你保证,以后我都不去了。”

郁仲骁手心一痒,发现了她的动作,眉头拧紧,刚想甩开她不安分的手,她已经先行松了手。

“小姨父,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郁仲骁不做声。

叶和欢往前半步,抬起的手抓住了他西装上一颗纽扣,轻轻转着,额头几乎要贴到他的西装,低低的声音很柔:“外公的身体一直不好,我不想让他生气,小姨父,你不要告诉他好不好?”

“你以前都是这么求人的?”头顶是男人的声音。

叶和欢心头一紧,但只是又往前半步,挨着他的身体,抬起眼看着他深邃的眼睛:“这是我头一回求人,如果有哪里做得不对的,小姨父,你别生气,我真的保证不再犯错了。”

郁仲骁从没遇到这样的孩子,看似简单却十分复杂,你不知道她哪句话是真的,明明年纪还很小,做出的每个动作却带着挑/逗,还有那双猫眼,会露骨地盯着男人看。

“你不用跟我保证什么。”他淡淡道。

叶和欢重新抬起头看他,那双被泪水冲刷过的猫眼异常清澈。

人已经被推开。

郁仲骁拿掉她握着他西装纽扣的手,声音依旧沉沉的,不掺杂一丝一毫感情:“你该保证的人在休息室里。”

话毕,他越过她走了。

叶和欢从没遇到过这么油盐不进的人,尤其是他最后那句话,让她忐忑不安地度过一上午。

葬礼时,她下意识寻找他的人影,所幸,他没有跟外公或韩菁秋在一起。

她稍稍放了心。

————————————————————————————————

葬礼仪式结束已经是下午一点。

叶和欢没有跟叶赞文他们一家子回叶家,而是在韩菁秋不满的目光中,答应外公去韩家住两天。

“仲骁呢?”快离开时,韩老问。

“刚才好像碰到认识的人,应该在哪个角落里说话吧,我去找找。”

韩老发现身边外孙女的魂不守舍,关心道:“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

“没有啊。”叶和欢替老人家把腿上的毛毯盖上,莞尔:“刚才在想事情,太专注,一不小心就走神了。”

“想什么事,好不好说给外公听?”

叶和欢转了下眼珠,故作好奇地开口:“听小姨父的口音,不像是咱们本市人,我在猜,他是哪个地方的。”

韩老笑,对这个女婿颇为满意:“你自己问问他不就完了。”

“可是我觉得,小姨父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她幽幽叹了口气,煞有其事地嘀咕:“不知道哪儿得罪他了。”

“净瞎想,你小姨父几岁的人,还跟你一个小孩子计较?”

叶和欢倏尔蹲在韩老面前,攀着老爷子的手臂,撒娇道:“那要是小姨父不喜欢我说我坏话,我不管,到时候外公你得站在我这边。”

正说着,一辆军绿色牧马人在两人旁边停下。

“爸,我没让勤务兵来接,咱们坐仲骁的车回去吧。”韩菁秋推开副驾驶车门下来。

叶和欢抬头,看见那人也下车,走过来,她乖巧地耷下眼,尽量降低存在感。

韩老道:“欢欢跟我们一块儿回去。”

这话,是特意对他说的。

叶和欢没听到郁仲骁接话,倒是韩菁秋说:“老公,你抱爸爸上车,我把轮椅放到后头。”

韩菁秋推着韩老到车边,叶和欢亦趋亦步地跟着,然后一道高大的身影过来,她闻到新鲜干燥的烟草味,下意识往旁边退开,望着他将外公抱起,弯身放到车上,自始至终,他都没往她这边投来目光。

车行驶在路上,韩菁秋时不时跟郁仲骁说话,但基本十句才能得到一句寥寥几字的回答。

“跟你说话我都嫌累。”韩菁秋嘀咕了句,索性闭了眼,把围巾往脸上一盖。

韩老在上车后就闭目养神。

车内瞬间安静下来,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唰唰声显得格外清晰。

叶和欢抬头,看向前头开车的男人,在后视镜里,她看到他抿着的薄唇,一丝不苟,令她感到刻薄。

然后,他突然伸手,转开了后视镜。

叶和欢看不到他的脸了,转而瞪着他的后脑勺,仿佛要把他戳出一个洞来,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心里隐隐得意,但又有些莫名的恼。

座位上有一盒纸巾,她抽了两张,揉成团朝他丢去,纸巾团掉落,他依旧没理睬。

叶和欢原先不过是捉弄他,但看他这样,连带着心底的担忧也转为恼怒,有时候,人脑子一抽,很容易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她忽然蹭掉麂皮短靴,穿着黑丝袜的小脚透过车门跟座位的缝隙去踹他的长腿。

脚尖刚刚碰到他的身体,下一瞬,脚踝已经被牢牢地扣住。

陌生的触觉让她的脸骤然通红,着实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扣在脚腕处的力道不小,透过薄薄的丝袜,她甚至感觉到他掌心传来的温度,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双手十指,揪紧身下的座位垫子。

然后,脚踝处的力道消失,他松开了手,至于车速始终未变过。

叶和欢不敢再乱来,老老实实缩回脚,红着脸套上靴子,弯着腰低声忿忿地咒骂一句:“臭**!”

前头的男人还是没有一点回应。

快到韩家时,韩菁秋被个电话吵醒,说是音乐中心临时有事,需要她去一趟。

“老公,你在路边停车吧,我打车过去就行了。”

叶和欢靠在后座,翘着二郎腿,原以为他会说‘我先送你过去’,结果他什么也没说,直接把车停到站牌边。

还真是不解风情的男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四】他推开浴室的门,看到的却是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