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6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四】他推开浴室的门,看到的却是她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6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四】他推开浴室的门,看到的却是她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菁秋下车,还特意绕到驾驶座车门边,敲了敲车窗。

车窗降下,郁仲骁略微一转头,刚想问还有什么事,温热柔软的唇已经贴上他的嘴角。

他下意识的动作就是皱眉、避开。

叶和欢在后面看到韩菁秋踮起脚亲吻郁仲骁,很像外国人的礼仪,离别亲吻……但男主角却不动声色地推开热情的妻子,他的声音依然一板一眼,没有任何情动的温柔:“去吧,路上自己注意安全。”

“你开车也是,安全第一。”

韩菁秋伸手,替郁仲骁掸了掸大衣肩头不存在的灰尘,又跟韩老道了别,才挽着包,小跑着去拦车。

郁仲骁没有立刻开车,他望着反光镜,那里能看到路边的韩菁秋。

她正在打电话,笑容甜蜜,顾盼间透着熟/女陷入爱情时才会有的幸福,甚至粗心大意地没回头确定一下那辆牧马人是不是离开了。

一辆银白色的君威在她身边停住,韩菁秋挂了电话,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去。

没一会儿,君威开走了。

郁仲骁目送那辆轿车远去,眼眸深邃不见底,脸上面无表情,攥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发紧。

韩老闭着眼休息,但叶和欢没有,她自然发现了前头男人的不对劲。

她回过头,往车后看了看,除了来往车辆跟一些路人,其它什么也没有,她收回视线,又好奇地看了一眼郁仲骁。

不知道他在使劲地瞎瞧什么……

车子很快就重新启动,叶和欢隐隐觉得,车内的气压变得更低了。

——

回到韩家,一路无言。

郁仲骁下车,将韩老抱到轮椅上,还体贴地拿了毛毯盖住老人家的腿。

叶和欢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也许是因为从小缺爱,她比一般人敏感,所以此刻多少察觉到郁仲骁阴沉的情绪,她也不敢再轻易调笑,亦趋亦步地跟在他们后面进了韩家。

家里的保姆已经在准备午餐。

韩老在一次军演中不慎伤了腿,一到冬天经常性疼痛,特聘了按摩师定期来家里给他按摩。

今天,刚好是按摩的日子。

“按摩估计没那么快,欢欢,你跟仲骁先吃,不用等我。”韩老交代完,就跟按摩师进了房间。

保姆端了两杯水出来后,又进了厨房。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叶和欢跟郁仲骁两个人。

叶和欢见郁仲骁坐在那里不走,又看他整个人阴森森的,怕他等会儿迁怒自己,干脆起身躲进了厨房。

只不过,不到五分钟,保姆唐嫂就把她赶了出来。

“厨房里太乱,去客厅里看会儿电视。”

叶和欢瞅了眼客厅,那人还在,对他还心有余悸,她往韩老的房间看去:“要不,我去陪陪外公。”

唐嫂拉住她:“姜师傅按摩时最忌讳有闲杂人在旁边。”

不就是怕被偷师……

叶和欢心里鄙视,但也没勉强,她的房间还没打扫,满是灰尘味,待不了人,想了想,换了鞋去外面瞎逛。

结果,走了不到一百米,一声雷响,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要不要这么倒霉……”她双手顶在头上,往回跑。

刚到家门口,正巧碰到准备出去给她送伞的唐嫂,唐嫂拍掉她羊绒裙上的水珠,哎哟哎哟地道:“淋湿了吧?待在家里看看电视多好,干嘛跑出去,现在被淋了吧?”

叶和欢没心没肺地笑,进去时又往客厅看去,不出意料,郁仲骁略低着头坐在那里。

敢情这是在扮忧郁?

她扯了扯唐嫂的衣袖,压着声问:“我这位小姨父,一直都这样吗?”

唐嫂往客厅看了看,小声叮嘱叶和欢:“估摸着在想事情,姑爷平日工作很忙,你过去,别吵着他。”

叶和欢心说‘谁乐意吵他’,但也确实没地方可待,只好磨磨蹭蹭地去客厅。

她选了离郁仲骁最远的单人沙发,甩了拖鞋,抱着双腿蜷缩在沙发里,还把电视打开了,瞄了眼郁仲骁,见他没意见,又把声音稍微放大,然后津津有味地看起动画片《神奇宝贝》。

可能是因为淋了雨,看着看着,有些昏昏欲睡。

叶和欢头靠着沙发,眯了会,忽然惊醒,掀起眼皮,看向坐在那的男人,他一直没说话,只是静默地抽着烟。

一根接着一根。

空气里缭绕着淡淡的烟丝,从他的指尖冉冉升起,然后渐渐地消散……

叶和欢忽闪了下眼眸,昏昏沉沉地,目光停留在郁仲骁的身上,这样的郁仲骁显得很沉默,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并不是因为安详,仅仅是面无表情,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某一处,又像是在透过那处看向未知的深处。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他的眼神是空洞的。

她突然非常好奇,他究竟在想什么,居然能想的这么入神,还是说,这仅仅是一种精神的放松?

视线黏在他吞云吐雾的嘴上,她的眼皮越来越沉……

——

叶和欢睁开眼,周围的环境陌生又熟悉,她往身后墙壁一摸,按到开关,房间的灯亮了。

是韩家她以前的房间。

房门开了,唐嫂端着一碗粥进来,见到坐起来的她,松了口气:“醒了?来,喝点热粥。”

“我不是在客厅里看电视吗?”叶和欢还有点晕乎乎的。

唐嫂把餐盘放下,笑着道:“你睡着了,怕你在下面着凉,姑爷就把你抱到房间来了。”

姑爷?

叶和欢的大脑迟缓了几秒,然后想起了郁仲骁,下意识地问了句:“他人呢?”

“出去了。”唐嫂正低头捣弄粥,没察觉到和欢对姑爷的称呼有什么不对:“说是有朋友找他去聚一聚。”

叶和欢‘哦’了一声,接过唐嫂手里的粥碗,吃了一口,又抬头问:“我小姨呢?回来了吗?”

“三小姐刚才已经来过电话,说音乐中心在外地有个演出,但之前确定的指挥临时去不了,让她去代一场。”

所以,这几天韩菁秋都不会在家里。

是这个意思吗?

叶和欢把一口粥含进嘴里,因为这个消息,悬着的心暂时落了地,就算有人想告状,也得等那谁回来。

不知为何,她觉得郁仲骁又不像是个随便打小报告的男人。

“唉,姑爷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三小姐还不在,到时候夫妻俩又要分隔两地。”唐嫂边收拾屋子边叹息。

叶和欢靠着床头,貌似不经意地道:“我小姨父经常不在家吗?”

“是呀,要不然三小姐也不可能到现在还住在韩家,三姑爷的工作保密性强,而且也比较危险。”

唐嫂突然顿了顿,往门口瞧了瞧,到床边,低声告诉叶和欢,这个她以前看着长大的孩子:“有件事,我也不知道该跟谁说,前不久,三小姐带了个男的回来,说是他们演奏团的小提琴手,在三小姐的房间里待了老半天。”

“咳咳……”一不小心,粥呛进了气管。

唐嫂忙给她拍背,一边说:“你这孩子,干嘛喝这么急,那男的下楼时瞧见我,那样子慌慌张张的,虚得很。”

“这事,外公知道吗?”

“哪敢告诉老首长,没凭没据的,我也就跟你说说,不然憋在心里难受得紧。”

手里的勺子有一下没一下地舀着粥,叶和欢想到下午韩菁秋离开后,郁仲骁那阴沉沉的样子,难道他知道了?

如果韩菁秋真的红杏出墙了……

叶和欢眼珠一动,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压在郁仲骁头上,到时候,她就跟他做笔交易,他不说,那她也不宣扬。

这么一想,她的胃口大开,喝了两大碗粥,最后餍足地躺在床上给严舆发短信。

一连三条短信都石沉大海。

望着暗下去的屏幕,叶和欢在床上翻了一圈,抑郁呀,又拿起手机,无聊之下,给秦寿笙打电话。

“一个男人开始不回女朋友短信,一般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手机丢了或是没电了,要么就是感情出问题了,他遇到了更喜欢的人,想用冷暴力来慢慢结束这段感情。”

秦寿笙突然话题一转:“叶和欢,你说的这个女性朋友,不会就是你自己吧?”

“怎么可能?”

叶和欢仰躺在床上,翻了翻白眼:“我跟阿舆好着呢,他刚才还打电话,说一定要我去渥太华陪他。”

秦寿笙呵呵笑了两声。

“你能不能别笑得这么讽刺?”叶和欢有些发毛,“都说了,不是我!”

“好,不是你。”秦寿笙贼兮兮地问:“那欢欢,你跟我交交底,你跟你的阿舆到什么程度了?”

“什么什么程度,听不懂你的话。”叶和欢开始装傻。

“我问你,情人间该做的,你们都做到哪一步了?牵手,接吻,XXOO,目前停留在哪一阶段?”

叶和欢臊红了脸:“你有病!”

说完,直接掐断了电话。

那头的秦寿笙一脸莫名其妙,听着忙音,心想,这反应,简直跟那些没恋爱过的小处/女有的一拼。

他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急于求证,立刻给叶和欢发了短信——【哈哈,亲,你不会初吻还在吧?加贱贱的表情。】

不到三十秒,得到回复——【滚,加四坨屎的表情。】

……

在回了秦寿笙的短信后,没一会儿,叶和欢就收到了严舆的讯息,只有两个字——【在忙。】

顷刻间,她的心头跟灌了蜜糖,抱着枕头在床上翻来覆去。

半晌,丢了枕头,跳下床,跑到门口大喊:“唐嫂,我要洗澡,热水器烧水了吗?”

唐嫂很快就上楼来。

“外边洗手间的蓬头坏了,要不,你去三小姐房间的浴室洗吧。”

叶和欢往关着门的卧室看了眼,有些迟疑,唐嫂道:“姑爷还没回来,放心吧,我在楼下看着。”

“如果聚餐到太晚,三姑爷估计就不回来了,还有啊,上个月,三小姐新买了一个按摩浴缸,还能看电视。”

然后叶和欢就心动了。

她回房拿了自己的睡衣,哼着歌,推开韩菁秋的房间溜进去,突然,又从门后探出半颗脑袋:“如果人回来,唐嫂,一定记得通知我啊。”

唐嫂回比了一个‘OK’的手势,让她放心。

——

这还是叶和欢时隔多年第一次进韩菁秋的房间。

处处彰显着艺术女的浪漫情怀。

她瞧见衣架子上,挂了一件军绿色的衬衫,又四下看了看,似乎再也没找到其他男性用品。

唐嫂没骗她,韩菁秋真买了一个超大的按摩浴缸。

叶和欢倒没敢泡澡,怕人回来,用最快的速度淋浴洗头,十五分钟后推开淋浴间的门。

房间里静悄悄的,没其他人。

她舒了口气,先擦干身上的水珠,穿了小内内,顾不上套上睡裙,又用干发巾擦湿漉漉的头发。

盥洗盆前的镜子映出女孩姣好白皙的身体。

……

郁仲骁揉着太阳穴,推开卫浴间的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娉婷少女立在盥洗盆前,暖白色的灯光落在她的身上,象牙白的肌肤晃入他的视线里。

郁仲骁先是一愣,然后一怔,酒劲去了大半,下一刻,他已经关上卫浴间的门出去。

叶和欢从惊愣中缓过神,她动作迟缓地看向镜子,是自己还没穿上睡衣的身体,染了粉色的肌肤,湿黏黏的长发,她想到刚才出现在镜子里的那双幽深眼眸,脸颊烧起来,所有的动作开始变得凌乱,有种落荒而逃的狼狈。

房间里,没有郁仲骁的身影,叶和欢抱着自己的衣服,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

脏衣服一丢,往床上一躺,叶和欢懊恼地用枕头捂着自己的脸,唐嫂,说好的通知她呢?

为什么郁仲骁会进来?!

从她七岁开始,甚至连韩敏婧都没再看过她的身体……

来回滚了好几圈,她蓦地坐起来,想起了什么,慌忙滑下床去翻脏衣服,果然,少拿了一样东西。

——她的32D黑色蕾/丝文[月匈]。

脱下的时候,她随手放在了马桶的抽水箱上。

怎么办……

早知道就不去洗了,叶和欢悔到了骨子里,踌躇了良久,才挖出一套运动服换上,偷偷摸摸出了房间。

到韩菁秋房间的门口,她试探性地用手指叩了叩。

没有人应。

难道又走了?

叶和欢眼珠子骨碌碌转,转动门把,没有锁,进去时下意识放轻脚步,去卫浴间拿了文[月匈],出来时差点叫出来。

这哪里是没有人……

郁仲骁窝在靠窗的长躺椅上,微阖着眼,像是睡着了,右手的食指跟中指间还夹了根燃到一半的烟。

她转身就走,到门口,又回了头。

窗户开了一道缝,在夜晚,渗进刺骨的寒冷,

叶和欢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哪根筋又抽了,她走过去,从床上拿了一床被子,到长躺椅边,弯腰盖在他的身上。

“谁叫我是好人呢……”她轻声咕哝。

在她准备起身时,原本睡着的男人忽然睁开了眼,略微涣散的视线直直地定格在她的脸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五】下次别再拿这种眼神这么看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