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7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八】在外留宿,你自己打电话跟你外公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7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八】在外留宿,你自己打电话跟你外公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仲骁望着那五指纤纤,但随即便移开了眼,没有安抚的话,抱着她走向那辆牧马人。

“小姨父,那些人怎么办?”碰了冷板子,叶和欢也没不高兴。

“这些事警方会处理。”

打开后座车门,因为身高的缘故,郁仲骁必须弯下/身把她放进车里。

狭仄的空间,昏暗的光线,两人挨得近,叶和欢的手搭在他的肩头,闻到属于他的男性气息。

混杂着淡淡咸咸的味道……

在她还没弄明白那是什么味道,郁仲骁已经退出车外,他脱下身上的大衣,放到她旁边,她不解地抬头看他。

“把沾了汽油的衣服都脱了。”他看了眼她那件黑漆漆的毛衣,然后背过了身去。

叶和欢的耳畔,是他低沉的声音:“现在车上没换洗的衣服,先穿那件大衣,其它,等进了城再说。”

因为刚才的树林事件,最起码,此刻的叶和欢唯这位小姨父的话是从。

尤其是在关乎自己性命的严重问题上。

想到自己有可能会因为一颗火星子成为一具黑焦尸,等郁仲骁合上车门,叶和欢立刻开始脱身上的毛衣。

脱到一半,她又心生警惕,瞟向车外的男人。

郁仲骁背对着越野车,而他的位置,又恰好挡住车窗,避免了车内的情形被人窥去。

叶和欢也发现,他的左肩胛骨处,墨绿色的毛衣有一大块暗色,突然之间,她就明白那咸咸的味道从何而来。

是如铁锈一样的血腥味……

迄今为止,在她过往十几年的记忆里,父母失和,家庭破裂,少年被遣送出国,却甚少有人这样待过她。

她盯着他的背影,高大挺拔,令人心安到移不开视线。

细小的雪花慢慢旋转着,落在他的肩头,又慢慢融化消失。

腿上放着他的大衣,就这样,默默无言地望着他的背影,像是有所感应,郁仲骁忽然转过了身,隔着覆了一层薄薄雾气的车窗,两人四目交接,男人深邃的眼神,让她胸口里的心跳越来越快,手指揪紧大衣的纽扣。

恍惚间,她想起,昨天晚上,她给他盖被子时,郁仲骁醒过来时投过来的眼神。

直到前方几道刺眼的车灯光打过来,叶和欢像从梦中惊醒,忙转开了头,不敢再去看他的眼。

明明是二月的天,后背却出了一层汗。

整个人,有些心神不宁。

原本挡在车窗上的黑影突然消失,叶和欢转头,瞧见郁仲骁正朝加油站内的小店走过去。

“你去干嘛?”慌忙之下,她推开车门下去。

现在叶和欢的样子着实有些狼狈不堪。

早上出门时柔顺的长发,因为污泥而黏结成一团,左脸红肿,嘴角也破了,整个人像是从泥堆里爬出来的,身上又满是浓烈刺骨的汽油味,完全没有平日里那份张扬的漂亮。

郁仲骁闻声转过头,看到了哆嗦地站在车旁的女孩,没有开口说话。

“你去干嘛?”叶和欢又问了一遍。

她心里突然憋了一口气,莫名奇妙的,瞪着同样在看自己的郁仲骁,浑然未觉自己语气的不对劲。

郁仲骁静静地回望她,眼神是叶和欢这个年纪捉摸不透的。

雪花落入她的领口,化作冰凉的水珠,一个机灵,她也瞬间清醒过来。

下一瞬,心慌的感觉袭来。

“上车等着,我去买几瓶水。”他淡淡地说完,走了。

叶和欢顿时觉得脱力,靠着车门,顾不上渗进毛衣的雪水,不知道自己刚才是发什么神经了。

“叫你花痴!”她生出恼意,拍打自己的脸颊,心里不断默念严舆的名字,那份躁动才一点点按压下去。

回到车上,叶和欢从小包里掏出手机,给严舆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

“阿舆……”

叶和欢没想到他接的这么快,有些惊讶,随即是愉悦,刚想说话,那边传来他惺忪烦躁的呵斥——

“叶和欢,你打电话前能不能先查查时间,中国现在几点,渥太华现在几点?”

严舆有严重的起床气,这点,她一直都清楚。

叶和欢微张着双唇,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到渥太华这会儿是凌晨,最后只化为一声‘对不起’。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可能意识到自己语气的恶劣,严舆突然放柔了声音:“有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今天B市下雪了,我还在外面,准备回家,你不知道,刚才我遇到一群流——”

叶和欢突然停下,她低低地叫了一声‘阿舆’,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听筒里只有轻轻的呼吸声,严舆根本没有听她说话,他又睡着了,仿若当头被灌下一盆冷水,所有倾诉的热情瞬间消失了。

只不过想到他忙碌的工作——

叶和欢没再继续跟他聊天,柔声道:“阿舆,晚安。”

按了挂断键,把手机藏回包里的时候,她的心情已经好了许多。

眼梢余光瞟见被她摆在身旁的那件大衣,犹豫起来,低头看看自己满身的汽油污垢,终究还是拿了过来。

——————————————————————————————————

郁仲骁买了三瓶水回来,刚走近,后座车窗微微降了降,一双灵动漂亮的猫眼露出来。

待看清是他,车窗彻底降下。

她趴在车窗边缘,过大黑大衣的袖子上滑,露出雪白的纤细手腕,嬉皮笑脸地打招呼:“小姨父,你回来了?”

幽深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不到三秒,郁仲骁把那三瓶水递给她:“用水冲洗一下脸跟手。”

叶和欢捧着三瓶水,抬头,看着他绕过去上车。

“小姨父,你肩膀上的伤要不要紧?”关上车门的越野车,她柔柔的嗓音,在密闭的车厢内显得格外的清晰。

郁仲骁挂档的动作一滞,随即恢复正常,没有回头:“一点轻伤。”

听出他不愿多说,叶和欢也不再问,抽了几张纸巾,混着水,认认真真开始擦拭身上的汽油。

……

到达B市,已经是晚上九点,刚巧韩老打电话来询问。

郁仲骁接听电话:“嗯……快到了,半路上碰到一些意外……大概九点半能到家……”

叶和欢已经听出是谁打来的,等郁仲骁结束通话,她突然开口:“我今晚不想回韩家。”

郁仲骁从后视镜里瞧她。

“我现在这样子,回家的话,外公一定会刨根问到底,可能还会告诉我爷爷。”她撇了下嘴角,看向后视镜,对上他的视线,脸上神情略显不自在:“我不想他们担心,也不想招惹更多麻烦。”

正说话间,她瞄向车窗外的街道,看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忙道:“小姨父,我想买东西!”

越野车在路旁边停下。

叶和欢作势就要去推车门,听到前头的男人道:“想要什么?我去买。”

他已经解开了安全带。

她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自己此刻的样子最好别出现在公众场合,把自己要买的东西报了一遍。

“要不,我列个单子?”她怕他记不住。

郁仲骁推开了车门,柳絮般的雪花迎面而来,长腿迈下车,丢下两个字:“不用。”

——————————————————————————————————

叶和欢等在车里,百无聊赖,仰着头打量这辆牧马人,然后看到了郁仲骁放在车头上的手机。

跟时下流行的翻盖、滑盖手机不同,他的手机款式有些陈旧。

不过,和他一板一眼的性格,还真是匹配。

她往便利店那边看了看,忽然探身拿过那个手机,拨了个号码,然后按下通话键。

很快,小包里传来一阵葫芦娃的铃声。

按了结束键,她翻到通话记录,把刚刚那则通话做了删除,又把手机放回去,一系列动作完成迅速果断。

车窗被手指叩响。

她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的是贴在窗上的大脸,秦寿笙正趴在那冲她笑得‘下流’。

……

“你属乌龟呀,怎么才到?”叶和欢下车,冷得她浑身发颤。

“姑奶奶,这就冤枉了,接到你的电话,我连内/裤都没来得及穿,拿了车钥匙直接来接人。”

叶和欢扫了眼他的牛仔裤,想到里头真空包装,一阵恶寒:“恶不恶心呀你。”

秦寿笙上下打量她,啧啧道:“说我呢,这件大衣是谁的呀?看,小胳臂小手的……”

说着,假装要来摸她的手占便宜。

叶和欢一巴掌拍开狗爪子,拿眼瞪他:“滚!”

“哎妈呀,冻死了,咱们快走吧。”秦寿笙跺着脚,边说边去越野车里拿她的东西。

叶和欢想着在便利店里买东西的男人,扯住自己的包不放:“再等会儿,你急什么,赶着去投胎啊!”

“我畏寒行吗?”秦寿笙一个劲催促她走人:“我妈都帮你准备好客房了。”

两人拉扯间,便利店门口出现一道身影,熟悉的感觉让叶和欢望过去。她的视线先落在那个装了很多东西的购物袋上,然后是拎着袋子的大手,深色的休闲裤和墨绿色的毛衣,抬起头,迎上了那双也正看过来的幽深黑眸。

秦寿笙的一手还搭在她的肩上,一时间,叶和欢忘了说话,愣在了那里。

郁仲骁已经走过来。

“小姨父好!”秦寿笙很有眼色,猜到对方是谁,立刻嘴甜地喊人,手依然搂着叶和欢。

郁仲骁没有应,侧头看向她。

“小姨父,这么快就买好啦?”叶和欢回过神,笑吟吟地开口,还不忘介绍:“这是我的朋友,秦寿笙。”

秦寿笙又热络地插话:“小姨父,第一次见面,你好。”

郁仲骁看了他一眼,又望着叶和欢:“你要的鲜虾鱼板面这里缺货,换了其它的口味。”

“这个无所谓……随意随意就好。”

叶和欢扯了下唇角,发现气氛有些尴尬,秦寿笙却在旁边道:“吃什么速食面,你看你都饿成什么样子了。”

小禽兽一边说一边还很不见外地捏了捏她的脸颊。

“你干嘛……”叶和欢推开他,有些羞恼,眼角目光瞟向郁仲骁。

郁仲骁已经把购物袋放到越野车上,转过身,瞥了眼秦寿笙,对叶和欢道:“上车吧。”

“那个……”叶和欢没动。

郁仲骁脚步一顿,回过头看吞吞吐吐的孩子,秦寿笙抢着道:“小姨父,欢欢今晚住我家。”

见男人透着凌厉的眼看向自己,他忙解释:“我们之前说好的,欢欢怕她这样子让家里担心,想去我家避避。”

“小姨父,是我让秦寿笙来接我的。”叶和欢也在旁边道。

郁仲骁抬眼看着她,叶和欢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回望着他,片刻后,他道:“在外留宿,你自己打电话跟你外公说。”

叶和欢:“……”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十九】这都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