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7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都是钢管舞惹的祸(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7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都是钢管舞惹的祸(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震耳欲聋的摇滚乐,绚烂的舞台灯,全场的气氛被点燃,台上握着钢管舞动的倩影,引得喝彩声此起彼伏。

“好!”如潮般的掌声不断。

范恬恬在椅子上,兴奋地尖叫,举着双手摇头晃脑,叫嚷着:“Julie!Julie!”

舞台上,漂亮的年轻女孩,白细的手指握着钢管,柔韧的身体随着音乐节奏做出各种妖娆撩人的动作,忽明忽暗的光线下,柔黑的长发猛地往后一甩,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也遮挡了她明媚动人的小脸。

起哄声如洪水般爆发:“再来一段!”

叶和欢沉浸在酒精跟喝彩声里,整个人也跟着亢奋起来,扭动的腰肢,包臀的牛仔裤勾勒出曼妙的身姿,单手拂开眼前的长发,稍抬的下颌,线条紧致的脖颈,迷离的眼神,还有那如烈火红艳的双唇……

整个酒吧都在沸腾,观众开始默契地叫喊:“Julie!Julie!Julie!”

一曲毕,叶和欢气喘吁吁,大脑出现短暂的晕眩,有不少男的大献殷勤,往前挤着要抱她下来。

“起开起开!”范恬恬吆喝着挤进来。

最后,叶和欢是被范哲元打横抱下舞台的。

在一片口哨声里,范恬恬挺直背脊,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好像刚才站在台上的是自己,她扶着叶和欢,暧/昧地低声道:“你这磨人的小妖精,今晚,爷一定要把你就地正法。”

叶和欢头晕,推开她,在吧台前坐下,要了一杯汽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甚至立即就有衣冠楚楚的男士,端着酒杯过来,想请她喝酒。

“老公,有帅哥请我喝酒,还不快点调酒。”叶和欢冲吧台后的范哲元妩媚地眨眼。

范哲元笑,不否认。

那男士抽了抽嘴角,势在必得地过来,灰溜溜地离开,范恬恬在他身后呸了一声:“衣冠禽兽!”

叶和欢把空杯子推给范哲元。

“还要吗?”

叶和欢点点头,眯着眼,拢了拢长发。

范恬恬突然凑过来,对她挤眉弄眼:“那边角落的卡座,有帅哥一直盯着你。”

“爱看就看,反正不缺斤少肉。”叶和欢不以为然,端起酒杯喝了口果酒。

“但是他外形条件真的不错,看上去好man,尤其是身材,跟那些欧美杂志上的男模一样。”

范恬恬越说越来劲,不时瞟向角落,居然还流露出羞赧的神情。

叶和欢瞥她一眼,顺着范恬恬所说的方向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熟悉的挺拔身影,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居然是他。

叶和欢心跳有刹那的停滞,当她看清范恬恬口中身材性感的男人是郁仲骁后。

细珠帘后,他正靠坐着卡座,一如既往的军绿色衬衫,上头纽扣解开了几颗,领口微敞,袖子卷起至手肘处,一手夹着根烟,跟他一起的还有几个人,而他的旁边,坐了个打扮漂亮的女人,不是韩菁秋。

而让叶和欢脸色骤变的是,就像范恬恬所说,他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叶和欢的心跳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慌张。

她转过头不敢再去看那双幽深难测的眼睛,范恬恬还在旁边推搡她:“酷不酷?很有型吧?”

有型个屁!

叶和欢几乎要爆粗口,整个人更加心绪不宁,喝了一大口的果酒,她今晚化了一个浓妆,加上酒吧里光线暗,她想自欺欺人说他没认出自己,只不过跟其他男人一样色迷心窍,但心里越发没底。

因为范恬恬说,他的视线一直都在她的身上。

“我看不错,要不过去,交个朋友?”范恬恬跃跃欲试。

叶和欢眼尾余光偷偷飘过去,郁仲骁往后靠在卡座背上,跟旁边的人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但目光一直盯着她。

她跟范恬恬换了个位置,想要摆脱他的注视,但不管她坐到哪儿,那两道目光始终跟随着她。

要再说他没认出自己,已经不可能了……

叶和欢不敢再回头,后背僵硬,如坐针毡,范恬恬也发现她的异样:“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来,今晚上还要陪外公看电影。”

她已经站起来,不去看卡座那边,跟范恬恬和范哲元告别,低下头,用长发挡着脸,匆匆离开酒吧。

“急什么呀,我还打算晚点让哥送咱们回去呢!”范恬恬在她身后嚷起来。

然后,她转头瞧见那个穿军绿色衬衫坐在角落的男人,把烟卷按进烟灰缸里,拿过外套,也起身出去了。

——————————————————————————————————

叶和欢真觉得自己倒霉透顶,真是走到哪儿都能遇到这个小姨父。

怕被他逮住,不由加快脚下的步伐,越想越急,到后来,在走廊上小跑起来,在拐弯处撞到了人。

“对不起……”她道完歉,要走,手腕却被人一把拽住。

她转头,看到的是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

叶和欢心生厌恶,甩了甩手,冷声道:“放开!”

男人把她从头打量到脚,笑得猥亵,抓紧她的手,触感柔滑,更不愿放,嘴里说着下流话:“走什么,陪哥哥去玩会儿,刚才跳舞的那股马蚤劲,哥哥特别喜欢……”

“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新来的吗?三千块出不出台?嗯?”

那股熏臭的酒味迎面而来,叶和欢一脚踹过去:“出台你个头,再不放开,姑奶奶废了你!”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男人挨了一脚吃疼,借着酒劲,一把抱住叶和欢,拉拽着她就要往外走:“今晚老子在床上干sǐ你!”

一个女孩怎么挣扎得过三大五粗的醉汉?

尤其今晚的叶和欢喝了不少酒,又跳了一场高难度的劲舞,整个人头重脚轻。

“放开我,我说了,我不是出来卖的!”

叶和欢刚要去咬男人的手臂,男人要抚上她胸口的咸猪手,被一股横空出现的力道狠狠地扣住。

“噢!”醉汉一声痛呼,也松了对她的禁锢。

叶和欢的肩头被人按住往后一拉,她离开了醉汉的怀里,站稳后转头,入目的是郁仲骁阴翳的五官。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脸上看见这种表情。

“我/操,你他妈谁呀,少管闲事!”醉汉破口大骂,摇摇晃晃地又要过来拉叶和欢。

郁仲骁直接把叶和欢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冷眼看着那醉汉:“我是她小姨父。”

叶和欢抬头,看着他宽厚的背影,听到他低沉又带警告的声音,所谓的侥幸消失,果然,他已经认出了自己。

“仲骁!”一道柔和的女声响起在廊间。

叶和欢闻声看去,认出了那个穿着一字裙的女人,正是刚才坐在郁仲骁身边的美女。

郁仲骁也望向那个美女,脸色稍缓:“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美女点头,眼睛却瞟向叶和欢,见叶和欢也正瞪大眼瞧自己,友好地莞尔一笑,然后回进去了。

这不是Scent/Bar的‘公主’,不论是从气质还是修养上来判别,而郁仲骁的态度,已经说明两人关系不寻常。

刚才两人坐在卡座上挨得那么近……

那醉汉看郁仲骁不像是个好说话的主,讪讪地骂了两句,自行离开了。

……

郁仲骁真没想到会在酒吧遇到叶和欢,还是那个在舞池里肆无忌惮跳钢管舞的叶和欢,她之前的乖巧委屈还历历在目,她说她是被蒙骗去的酒吧,她说她穿成那样是迫于无奈……

当他望着舞台上她贴着钢管舞动的姿态,已经无法再相信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等醉汉离开,郁仲骁转身,刚想以长辈的身份训责这个谎话连篇的孩子,但他身后——什么人也没有。

——————————————————————————————————

叶和欢跑去酒吧大门,迎面袭来的寒风,令她的神智顿时清醒了几分。

跑到路边,招手拦出租车。

手机在口袋里响了,她拦不到车,又不敢待在酒吧门口,往旁边走了段路,接起电话。

“坐上车了没?对了,刚才你走了后,那个帅哥也跟着离开了。”

范恬恬在那头笑嘻嘻地说:“他是不是去追你了呀?”

“追你个头,我要给你害死了!”叶和欢已经后悔贪图范恬恬她爸那个青花瓷花瓶:“出租车来了,先挂了。”

挂了电话,叶和欢拦下一辆空车,拉开后座车门坐进去,对司机催促:“快快,胡延路,军区大院南门。”

她伸手去拉车门,手臂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

整个人已经被带出了出租车。

叶和欢被迫下车,抬头望着那只手的主人,不安感加重,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郁仲骁漆黑的目光盯着她,一言不发,面色不善。

她有些招架不住,闪烁不定的眼睛望着他,心虚地出声:“小……小姨父。”

“你走不走啦?”司机降下车窗,冲车边的两人喊道。

叶和欢埋下头,不敢再在郁仲骁跟前放肆。

郁仲骁眼睛盯着她,话是对司机说的,谦和的口吻:“我们自己有车,耽误你做生意了。”

……

出租车离开。

叶和欢知道自己躲不过了,抬起头,想要好好‘解释’一番,听到郁仲骁说:“上车再说。”

他的那辆牧马人就停在不远处的车位上。

叶和欢亦趋亦步地跟他过去,一路上都在想,这次该怎么说服他?

这次,她没有坐副驾驶座,拉开后座车门,乖乖地坐进去,两手搭在腿上,换来前头男人后视镜里的一眼。

……

牧马人下了高架后,在路边停下,对多年未回国的叶和欢而言,四周建筑都是陌生的。

她不知道郁仲骁要说什么,坐在后面,低眉顺眼,心思却千转百回。

郁仲骁侧头,黑眸注视着后视镜里那埋得低低的小脸,良久,开了口:“这次还想说什么。”

“……”

叶和欢心跳怦怦,她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他对自己不再相信。

她的手指揪紧牛仔裤,没有吭声,也没有抬头。

车内萦绕着沉默。

郁仲骁收回自己的目光,重新发动车子:“这件事,告诉你外公,让他来处理。”

这下,叶和欢是真的慌了。

“你自己答应我的,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我外公。”她抬起头,控诉地望着后视镜里那抿紧的薄唇。

果然,唇薄的人薄情,还冷血!

“我不告诉你外公的前提是什么,还需要再提醒你一遍?”

叶和欢无话可说,是呀,狼来了说的次数太多,他现在估计正恼羞成怒着,一个成年人被她当猴一样耍……

——————————作者有话说——————————

第二更应该会在凌晨左右,建议早点休息,明天上午来刷。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一】她就是坏胚子,十足的坏胚子!(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