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7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一】她就是坏胚子,十足的坏胚子!(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7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一】她就是坏胚子,十足的坏胚子!(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心里无比后悔,今晚为什么要答应范恬恬出来玩,还要跑到台上去跳什么钢管舞。

如果她不上去,郁仲骁根本不会注意到淹没在人群里的自己。

她不晓得,外公知道自己混迹酒吧后,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生气还是失望,反正不会是欢喜。

再然后,爷爷跟姑姑那边也会知道……

这个时候的叶和欢,早没了在舞台上恣意的张扬,像个惊慌的孩子,害怕自己叛逆的一面在大人面前揭露。

她望着后视镜,红了眼圈,但这次,郁仲骁直接转开了后视镜。

显然,他不愿意再相信‘鳄鱼’的眼泪。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搭在档把上,引擎嗡嗡作响,叶和欢抬起自己冰凉的手指,轻轻覆上他那只有力的手。

“小姨父,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见他没反应,她咬咬牙,在车垫跪下,仰起头看他冷峻的侧脸:“我去酒吧,其实是有原因的。”

“以前,我是怕你知道后瞧不起我,所以不敢跟你说实话。”

她的声音说到后来,变得很轻,带着若有若无的抽泣。

郁仲骁转过头,车内没有开照明灯,路边的灯光透过车窗落进来,在她脸上打下一片侧影,她正望着自己,那双平日里灵动的猫眼中浮着泪光,有委屈也有倔强,隐隐还有对他的指责。

手背上微凉的柔软让他皱眉,下一瞬,甩开了她的手。

“去酒吧,酗酒,早恋,还在那种地方跳那样的舞,如果那个男人把你带走了,后果你自己想过没有?”

低低的嗓音越发的冷:“你小小年纪,就去酒吧,好人家的姑娘,也都像你这样?”

好人家?

叶和欢听到这个词,心底滑过讽刺,染了哭腔的语气,控诉味儿更重:“您也说好人家了,我家那是好人家嘛?”

“我爸爸在我妈怀孕的时候,喜欢上韩家的继女,不要我跟我妈妈,我妈妈被逼疯了,我爸爸嫌我碍眼,十二岁就把我送到国外去了,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寂静的车内,是她委屈至极的声音。

泪水从眼角滑落,却被她伸手胡乱地抹去。

她盯着他线条冷硬的脸廓,眼眶湿红:“在温哥华,我吃不饱饭的时候,只能去巴结那些班上有钱的华裔。”

“虽然大家都说恬恬是个坏女孩,可是如果没有她照顾我,我根本没办法想象自己会活成什么样子。”

车内,寂静了良久。

郁仲骁再开口,语气却不若方才那样强硬:“家里没有给你打钱过去?”

“我那时候跟爷爷和外公赌气,把他们给我的银行卡都丢进了河里,”她垂下眼,睫毛湿漉漉地,吸了吸鼻子,别开头望向车窗外,眼底又有了泪:“我害得小妈没了肚子里的儿子,我爸恨不得亲手想掐死我……”

“那你知不知道,自己今年几岁?”他道。

叶和欢不说话,但神情很犟,似乎并不认为自己去酒吧做错了,只是眼泪又掉出来。

郁仲骁看了一眼后视镜,喉结动了一下,忽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跪坐在车垫上,低声抽泣着。

郁仲骁双手握着方向盘,却没有启动车子,他看着远处旋转的摩天轮,闪烁着五颜六色的星星点点,在他二十九年的人生里,都未曾像现在这样,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去训斥过任何人。

叶和欢眼角余光瞟向前面不吭声的男人,揣摩不透他的心思,依然战战兢兢的不安。

也许下一秒,他就决定开车回家,把所有的事跟外公摊牌……

郁仲骁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车窗半降,叶和欢抬起头,正好看到他冲窗外吐出层层烟圈。

青白色的圆圈,由小变大,渐渐地消散在夜色里。

他不说话,叶和欢却不敢一直沉默,在他下某个决定前,她道:“小姨父,我真的知道错了。”

郁仲骁没回头,抽着烟,静静地看着后视镜里红眼睛红鼻子的女孩。

烟雾缭绕里,他幽深的眼睛,仿若一对犀利的鹰眸。

“你说谎的次数已经太多,我还能相信你吗?”他说。

叶和欢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对视他,视线盯着他夹着烟的修长手指,一滴泪夺眶而出。

啪嗒一声,落在挂档上,散开一朵水花。

郁仲骁移开眼,将剩下半支烟丢到了车窗外,他发动了车子,搁下一句话:“以后不能再去这类地方,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断绝来往,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第三次。”

叶和欢忙点头:“小姨父,我以后绝对不去了,这次不骗你。”

他抬眼,瞥了她信誓旦旦的表情一眼,似乎并不太相信,只道:“你自己,好自为之。”

短短几个字,听在叶和欢的耳里,尽是警告。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都认为,他是不是已经看出自己刚才那些话都是编出来的?

这么一想,更加不敢再造次。

———————

回到韩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车子在门口熄火,郁仲骁挂了档,侧头对她道:“进去吧。”

“那你呢,小姨父?”叶和欢关心地问。

郁仲骁又往后转了转脸,才看到她脸上单纯的表情,还有眼底的关切,不似作假,道:“我停好车再进去。”

叶和欢哦了声,下车,关车门之前,又倾下/身,冲坐在车里的他说:“那我先进去了,小姨父。”

“嗯。”

她往里走了一段路,忽然回过头,看向停在门口的那辆军绿色牧马人。

路灯光莹莹地落在越野车的挡风玻璃上。

郁仲骁坐在车里,又点了支烟,却没有抽,不知道在想什么,盯着方向盘,薄唇紧抿着。

晦暗的光线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轮廓,高挺的鼻梁,透着男人独有的刚硬跟冷酷,一般人驾驭不了的军绿色,穿在他的身上,却是别样的合适。

不知道为什么,叶和欢隐隐觉得,此刻这位小姨父身上,渲染了某种压抑的落寞。

她掏出钥匙,开了门,家里人好像都休息了。

傍晚,叶和欢拿跟小学同学聚会的理由搪塞韩老的。

在玄关处换了鞋,她蹑手蹑脚地上楼,刚走到楼梯口,楼道灯就亮了,她抬头,看到了韩菁秋。

韩菁秋穿着一袭真丝睡袍,纤腰上系着腰带,衬出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双手抱臂,似乎特意在等人。

瞧见回来的是叶和欢,她不着痕迹地蹙了下眉心,然后转身径直回去自己的房间。

有些响的关门声传入耳朵,叶和欢撇了撇嘴角,下意识想到了那个紧挨着郁仲骁而坐的美女。

她家小姨父,面对那气质美女时,那眼神似要柔出水来。

再跟娇气的韩菁秋一比,撇去偏见,叶和欢也更喜欢那个美女,温柔,漂亮,最重要的是善解人意,也难怪能让那样一个男人变成柔情铁汉,再加上韩菁秋还出轨……

想着韩菁秋刚刚的黑脸,叶和欢甚至怀疑,要不是碰到她这事,今晚郁仲骁可能就跟那美女走了。

……

叶和欢回到房间,抱着自己的睡衣,晃到洗手间去洗澡。

刚合上门,听到楼下传来大门钥匙插/进门锁的转动声,然后是脚步声,她已经猜到是谁回来了。

果然,走廊上又响起脚步,还有韩菁秋的声音:“现在都几点了?你一天都干嘛去了?”

叶和欢听到郁仲骁像是说了句‘怎么还没睡’。

再然后,是卧室的关门声。

叶和欢哼着歌,在浴缸里放了水,脱光衣服,打算好好泡一个澡。

——————————

另一个卧室里。

韩菁秋嘟着嘴,跟在郁仲骁身后,看着他把大衣挂在衣架子上,委屈道:“你都跟谁出去了?”

“以前在B市的同事。”郁仲骁像是很累,说完直接进了浴室。

瞟了眼浴室,韩菁秋咬着唇,拿过他的大衣,凑到鼻子下仔细闻了闻,然后眉头松开了。

没有女人的香味。

姐姐还说,仲骁不碰她,让她注意他身边的人。

韩菁秋不屑地抿嘴,姐姐当每个男人都是姐夫,这个世界上,哪个男人都会出轨,但她的老公绝对不会。

想到自己这些天对郁仲骁的冷落,韩菁秋心底升起了愧疚,爸爸说过几天又得回云南去,但他们之间还是这样。

郁仲骁站在蓬头下,仰头闭着眼,任由温热的水冲刷着五官。

浴室的门,突然‘啪’地一声被打开。

他转头,韩菁秋已经进来,脱去了那件睡袍,里面是薄薄的吊带包臋睡裙,裙下修长白皙的双腿,在灯光下,犹如光泽莹润的美玉。

“要我去泡杯蜂蜜水吗?”她柔声问道。

“不用。”郁仲骁关了水,不动声色地扯过一条浴巾围在身上,又拿了毛巾擦拭头发上的水珠。

他像是没看到她的诱惑,直接出了浴室。

被彻底忽略的韩菁秋,心中有些生气,回过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错了。

这趟郁仲骁回来,很不正常……

郁仲骁背对着她站在床边看手机,她轻步过去,从后面,搂着他的精壮结实的腰:“老公,你昨晚不回来,今天这么晚才回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啊……”

换做以前,他会摸摸她的头,温和地笑,会说:“乱想什么。”

但这次,郁仲骁拉开了她的手,顺手也把干发巾丢到一旁的沙发上,他说:“不是要睡美容觉吗?休息吧。”

说完,他去衣柜里拿自己的衣服。

韩菁秋不服气,追上去,紧紧地抱住他,郁仲骁一个不稳,往后退了半步,她的脸贴着他健硕的胸膛,纤白的手指抚摸他结实的小腹,声音娇媚:“老公,我真的很想你,我想要你……”

话未说完,人已经被推开。

她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神色冷淡的郁仲骁,只听到他说:“我累了,早点上/床睡吧。”

“你累?你累什么呀?!”

韩菁秋有些难以忍受:“现在都休假,你还整天往外跑……”

她突然语塞,盯着他的喉结部位,瞳孔一缩,蓦地上前,整个声音都拔高了:“郁仲骁,你背着我搞小三!这是哪个女人咬的?!”

“没有女人。”郁仲骁眼底有不耐烦,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衣服:“我今晚去招待所睡。”

“你是不是在滨江苑养了女人?!”韩菁秋见他要走,一下子拦在他的面前。

滨江苑是他们结婚时,郁老太太特意买来给两人做婚房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二】她成了他们争吵的源头附送小剧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