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7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二】她成了他们争吵的源头附送小剧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7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二】她成了他们争吵的源头附送小剧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套上睡衣,用干发巾裹了长发,对着镜子照了照,有种印度阿三的味道。

望着镜子里卸了妆后还透着稚气的五官,她又开始隐隐担忧,刚才在车上郁仲骁好像没有给她什么承诺。

叶和欢觉得自己就像走在钢丝上的杂技小丑,虽不至于命悬一线,但也越想越局促不安。

出了洗手间,她听到重物落地的闷响声,是从韩菁秋房间里传出来的。

隐约还有人争执的说话声……

缩回迈向自己卧室的脚,叶和欢左右看了看,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偷偷趴在韩菁秋的房门口。

“……郁仲骁……你……不是人……”韩菁秋的声线染了明显的哭腔。

叶和欢又往前凑了凑,隔着门,偷听到韩菁秋嚷着:“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郁仲骁……你给我停下!”

不会吧,战况这么激烈?

叶和欢的大脑里,不可遏制地形成了某幅男女颠鸾倒凤的画面,甚至心想,接下来会不会听到韩菁秋的娇吟声,白净的小脸瞬间通红,却没有立刻掉头就走。

八零末出生的孩子,思想上已经不再那么保守,尤其是常年生活在国外的女孩子,说纯洁也只是身体上,其实思想上对男女之事方面,有着一种不为人知的好奇,叶和欢也没有从这份求知欲中幸免。

听到里面越发激烈的动静,她不由想起昨晚自己那个糟心的梦,脸上的温度更高,刚准备溜回自己房间去——

韩菁秋卧室的门突然敞开了。

明亮的灯光骤然晃入叶和欢的视线,刺眼得猝不及防。

然后,一道高大的阴影笼罩了她纤瘦的身体,她一时杵在那,低垂的视线落在那男士棉拖上。

房间里传来韩菁秋怨怼的哭声:“郁仲骁,今晚你要敢走,我就跟你离婚!”

叶和欢眼珠微动,终于发现事情好像跟她想的有些不同,耳边是玻璃杯被扫落在地上的破碎声,她的目光逐渐往上,黑色衬衫扎在深咖色的休闲裤里,暗金色的皮带扣,跟他回来时穿的不是同一身衣服。

她抬起头,扯了下嘴角,假装很随意地笑:“小姨父,你要出去啊?”

郁仲骁的脸色不好,可能也没想到门口会站了个人,眉头微蹙,未等他开口,韩菁秋也听到了叶和欢的声音,此刻的韩菁秋,疑神疑鬼,怀疑任何一个靠近自己丈夫的雌性。

尤其是瞧见叶和欢那张年轻明艳的脸蛋,韩菁秋当即冷笑:“小姨父?叫的还真亲热。”

“郁仲骁,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跟我家的外甥女这么熟悉了。”

她恨恨地咬重了‘我家’两个字。

郁仲骁转头,看着屋子里披头散发的妻子,眉头皱紧,沉沉的声音克制着愠怒:“韩菁秋,你说话注意分寸。”

“我说什么啦?”韩菁秋拔高声音,拿起遥控器砸向门口:“你养女人,还不允许我说吗?”

遥控器在叶和欢的脚边支离破碎。

叶和欢下意识往后一跳,心惊胆战,觉得自己貌似成了炮灰,忙道:“我……我先回房。”

此刻的韩菁秋,根本没办法用正常思维想问题。

心爱的丈夫出轨了,脖子上有女人的咬痕,骄傲如她,怎么接受得了这个事实?

韩菁秋想起刚才郁仲骁跟叶和欢是前后脚回来的,还有,昨天叶和欢去疗养院看了韩敏婧,郁仲骁顺路送她过去的,两人晚上都没回家过夜……她瞳孔一缩,当即指着要走的叶和欢怒道:“你给我站住!叶和欢,你听到没!”

叶和欢埋着头,想快速离开这个硝烟弥漫的战场。

“郁仲骁,你恶不恶心?!”韩菁秋愤怒的叫嚷声响彻了整幢房子。

郁仲骁闻言阴沉了整张脸,有些忍无可忍:“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她是你的外甥女!”

韩菁秋听到他这么维护那小狐狸精,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胡乱抓起地上一块玻璃碎片,冲过去要打叶和欢。

“你做什么!”郁仲骁眼疾手快,扯住她的手臂,冷喝。

“放开我!郁仲骁,你放开我……我想做什么,你心里明白!你昨晚不回来,跟她在滨江苑干了什么了?!”

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叶和欢,心跳咚咚,听见韩菁秋发疯似的叫喊声回头——

郁仲骁正死死地攥着韩菁秋,额际青筋突起,衬衫下的手臂肌肉贲张,像是在努力压制着要爆发的情绪,他突然抬头,朝愣在那的叶和欢道:“还不回房间去?”

他的眼神极冷,还有些不耐烦,不知是对她,还是对韩菁秋,叶和欢一怔,随即立刻推开门躲进房间。

反手关上门,郁仲骁警告的呵斥声还从门缝间飘进来:“够了!”

……

房门隔绝了外面的争吵的喧闹声。

叶和欢坐在椅子上,听到了外公的怒斥声,韩菁秋一声高过一声的哭闹,还有保姆的劝阻声。

她好像听到唐嫂的惊呼:“姑爷……你的手……”

这是时隔几年后,她再次听到类似的争吵,只不过,主角不再是她的父母。

不知为何,突然之间,她就像是那漂在汪洋里的浮萍,找不到一个支撑她平衡的点,整个人有些无所适从,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严舆,想听到那令她安心的声音,但听筒里却传来忙音。

严舆关机了。

外边逐渐恢复安静,除却韩菁秋的哭声和房门摔上的声响,再也没有其他动静。

叶和欢咬着唇,心中莫名的难受,她拨了秦寿笙的号码,把韩家刚发生的战争跟他倾诉,最后补充了一句:“你说吵架就吵架吧,干嘛把我扯进去,我又不是故意在门口偷听的。”

“你是不是当着你那个小姨的面,做了什么让她感到自尊受损的事?”

“我能做什么……不过是打了声招呼。”

叶和欢越讲越心烦,索性跟他说了拜拜,把手机丢到一旁,坐了会儿起身,拉开/房门出去。

……

走廊上,披着外套的唐嫂正在收拾,把染了血的玻璃片扫进畚箕里。

叶和欢看见,眼皮一跳,走过去:“谁割到手了吗?”

唐嫂往韩菁秋卧室紧闭的房门瞅了眼,长叹口气,压着声道:“还能有谁,三姑爷呗。”

“他受伤了?”等问出口,叶和欢才发现自己这个问题有多白目。

唐嫂点头,在自己的手背上比划了下,神色间略显夸张:“很长很深的一道口子,整只手都红了,三姑爷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换做寻常人,哪个受得了。这两天,我看姑爷的感冒都没好转,现在这么一闹,简直是雪上加霜。”

“三小姐好像怀疑姑爷在外面有人,那喊打喊杀的样子,简直跟平日里完全两个样,把老首长给气坏了,三姑爷手都没包扎,大衣也不拿,一声不吭就出去了,你说,好不容易休假回来一趟,还要闹成这样……”

叶和欢重新回到房间,拉开窗帘望下去,门口那辆牧马人已经不在了。

韩菁秋那些忿恨的指控声,仿佛还在她的耳边。

叶和欢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韩菁秋说郁仲骁出轨了,但实际上韩菁秋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想着酒吧里那个知性美女,想着韩菁秋带回家的小提琴手,这样一对夫妻,令她想到一个成语——一丘之貉。

貌似,谁也不比谁好到哪儿去。

房间的门被轻轻敲了几下,叶和欢裹着被子坐起来,听到外公的声音:“欢欢,睡了吗?”

她过去开门,故意打了个哈欠:“外公,怎么啦?”

韩老看到她这样,放了心,目光慈爱:“没什么事,就来看看你,早点休息吧。”

“我推您回房。”

韩老摇手,望着她有些潮的头发:“睡之前,记得把头发吹干。”

他说着,顿了顿,才道:“刚才你小姨说的话……”

“我知道她是气坏了才会那么说的。”叶和欢莞尔一笑,猫眼弯弯:“没往心里去。”

韩老点点头,情绪里还有余怒:“她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口不遮掩,整个家都被她弄得乌烟瘴气。”

换做平日,叶和欢很乐意火上浇油一把,但此刻借着灯光,瞥见老人家灰白的鬓发,她说不出挑拨的话,等唐嫂来推走韩老,叶和欢合上房间的门时,还听到外公跟唐嫂的对话。

“仲骁呢?还没有回来?”

“姑爷刚才来了电话,说晚上不回家了,省得又跟三小姐闹起来。”唐嫂解释道。

叶和欢上/床前,瞟见自己搁在书桌上的手机。

深夜,她的手脚发凉,捂在被窝里,手指握着手机,打开通讯录,翻到了‘N’字母开头的联系人部分。

叶和欢盯着那串不熟悉的数字,是郁仲骁的号码。

他大半夜离开,手流血,带着一身的疲惫,会去哪儿,她第一反应,想到那个酒吧美女。

一般出轨的男人,在红玫瑰这里受了气,都会跑到白玫瑰那里寻求安慰。

也许郁仲骁这会儿正躺在白玫瑰的床上控诉妻子的蛮横无理。

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坐在车里时落寞的侧脸,那一幕挥之不去,想到他今晚拥着其她女人入眠,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所以,她编辑了一条短信去骚扰也许正在温柔乡里的男人:“小姨父。”

只有三个字。直到发出去后,她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一会儿,手机震了一下。

【有事?】

跟昨晚如出一辙的回复。

叶和欢手指弯曲,攥着手心里的手机,过了好久,才发过去——【没事,你在哪儿?】

这次,郁仲骁没有再回过来。

手机屏幕暗下去,又被她按亮,盯着他从昨天到今天为止的回复,加起来也不超过二十个字。

她把号码拨了出去。

响了好久,对方都没有接,她一颗心沉到谷底,她没有猜测他又去洗澡了,她觉得,他似乎是故意不接的。

因为今晚韩菁秋那些歇斯底里的话。

叶和欢收了线,转头,望向漆黑的夜空,突然觉得很委屈,在这个不平静的夜晚。

她又发了一条短信——【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带着孩子气的控诉。

良久,他回复了,但在叶和欢看来,还不如不回复,他说——【早点休息。】

一种称之为失落的情绪在她的身体里蔓延。

之前的猜测得到验证。

她忽然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利索的穿上牛仔裤跟羽绒服,出门前,又折回去,带上了那个装着黑大衣的纸袋,整个屋子静悄悄的,她没有开灯,摸索下楼,偷偷溜出了韩家。

有些行为,不过是脑门一热的冲动。

叶和欢在大院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当她跟司机报了滨江苑的地址后,她隐约察觉到自己正在做一件蠢事。

——————————作者有话说——————————

【原来爸爸是狐狸精小三】

某晚,郁太太陪郁先生参加一生意伙伴的婚礼。

到了现场,郁太太忽然就明白为什么郁先生一再强调要拖家带口。

郁先生主动上前跟某前夫打招呼,甚至还‘相谈甚欢’,其他老总看见围着郁太太的三孩子,歆羡道:“郁总好福气呀,有妻有儿女。”

郁先生笑而不语,过了会儿,侧头对某前夫道:“我原本还想着,以后跟裴家订个娃娃亲。”

裴太太嫁进裴家多年无所出的事在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

某前夫的脸色黑了。

回家的路上,郁太太对郁先生小肚鸡肠的行为表示不满。

郁先生:“我说什么了,还是我做了什么?”

郁太太:“你自己心里清楚。”

郁先生:“我清楚什么了,我还没怎么他呢,你老帮他想干什么啊?”

郁太太觉得他纯粹属于没事找事,翻白眼,头一歪,假寐。

虎头虎脑的土豪弟,抱着吹泡泡的妹妹在后头看得云里雾里,转头看向翘着二郎腿在玩PSP的土豪哥。

土豪哥往前头瞟了眼,凑近跟弟弟咬耳朵:“小白是他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

土豪弟恍然大悟:“我懂了,原来爸爸是狐狸精小三出身。”

郁先生:“……”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三】她说,我在滨江苑的小区门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