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7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三】她说,我在滨江苑的小区门口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7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三】她说,我在滨江苑的小区门口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出租车抵达滨江苑小区时,已经将近凌晨。

望着黑到死寂的夜空,叶和欢抱着纸袋,大衣上还有一个装了药的小袋子,那是刚路过药店买的。

身后响起引擎发动的声音,出租车掉转车头离开,徒留下她站在小区门口。

杵在那,被寒风吹刮了会儿,她的大脑逐渐清醒过来,不禁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傻乎乎地跑到这儿来?

叶和欢往路口看了看,这个时间段,已经没什么出租车,更别提是公交。

想到他刚才对自己的态度,爱理不理的,叶和欢扯了下嘴角,指不定人家这会儿看到她还嫌不耐烦。

在路边的长椅坐下,叶和欢两手抄在口袋里,舒展着细长的腿,东张西望,希望能有一辆空车从她面前开过……

眼角余光却瞟向那几幢黑漆漆的住宅楼,更觉得自己二到了骨子里。

因为她连人家的门牌号都不晓得。

叶和欢,其实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

她在心里暗自嘀咕。

夜越深,几个流浪汉由远及近,嬉笑声不断,有了上次在加油站的经历,她的大脑神经顿时紧绷,看了下手机时间,凌晨十二点四十三,瞧向朝这边过来的流浪汉,整个人感到忐忑不安,怕重蹈覆辙。

拎过搁在椅子上的纸袋,她站起身,淡定地朝小区门口走去,假装自己是这里面的住户。

值班的保全瞧见她,把她拦在了门口,虎着脸喝道:“大晚上干什么的!”

叶和欢被喝住了脚步,举了举手里的纸袋:“我小姨住这里,我来给他们送东西。”

“送什么要半夜送?”保全狐疑地打量叶和欢,之前小区发生过盗窃事件,他不敢放陌生人进去,哪怕是看上去纯良的小姑娘,只道:“那打电话叫你小姨来门口接你。”

真要打电话给韩菁秋,让她知道自己在滨江苑,估摸着韩菁秋会拿着水果刀杀过来。

叶和欢转头,发现那些流浪汉在不远处席地而坐聊天,她态度谦和地问保全:“大叔,这会儿还有出租车吗?”

“这里又不是市中心商业繁华带,靠近江这边,到了十点之后基本就没出租车了。”

说着,保全打量叶和欢,眼神更怪异:“你不是说你小姨住这吗?”

“呵呵……”叶和欢咧嘴一笑,挠了挠自己头发:“我想起来,上星期他们好像搬家了。”

“……”

保全不再说话,回了值班室,把门关上,眼睛不时朝她这边瞧,显然在提防她。

叶和欢瞧瞧那几个**汉,不敢贸贸然走开去,心里纠结了会儿,拿出手机给‘那谁’打电话。

提示音刚响了一声,就被她迅速按掉。

握着手机,她心里乱糟糟的,还有一丝的迷惘……然后她的手机就响了。

叶和欢吓了一跳,看到来电显示,突然又来了小性子,想着他之前不接自己的电话,这回,她也故意不接,铃声响了两遍就停了,屏幕跟着暗下去,只是当她抬头瞧见那些路边的流浪汉,那一点点得意瞬间烟消云散。

犹豫了好一会儿,直到冻得手脚发麻,她才回了一条短信——【我在滨江苑的小区门口。】

她的手机没有再响起。

叶和欢倚着值班室而站,百无聊赖地用短靴的后跟踢着墙根,偶尔抬头,看看那盏晃人眼的路灯。

……

有时候,某种特定的氛围下,很容易记起一些并不愉快的往事来。

在叶和欢八岁以后,叶家几乎可以用家无宁日来形容,最起码在她的回忆中,每一天都是在父母的争执中度过。

当时韩敏婧已经知道叶赞文跟殷莲母女的关系。

有一次半夜,韩敏婧又跟叶赞文吵起来,砸了厨房里所有的碗盘,她实在忍受不住偷跑出来。

那个时候,好像也是寒冬,气温可能还要低几度……也许跟温度无关,只是因为她穿了一件毛衣。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叶和欢回转过头,没看到小区门口走出来人,下意识去瞧那些住宅楼,看哪层楼还亮着灯。

路边那些流浪汉已经各自散去。

……凌晨一点五十分。

那个一直盯着她的保全也趴在桌上睡着了。

她搓着冰凉的手,往手心里呵气,又忍不住在原地蹦跶了几下,正纠结着要不要打电话给秦寿笙,两道车灯光从她的身边一晃而过,一辆越野车远远地驶过来,刺眼的光线让叶和欢抬手去挡。

待车在她旁边停下,赫然发现,正是自己熟悉的那辆军绿色牧马人。

叶和欢也没想到,他会是从外面回来的。

脑海中闪过自己之前的某个猜测,她咬了咬自己的唇角,僵红的手指攥紧那个纸袋。

副驾驶位车窗降下,郁仲骁坐在驾驶位上,侧头看向站在车边的女孩,车内开了照明灯,昏暗的光线里,男人线条刚硬的脸廓,模糊不清,带着几分沉静的英气。

郁仲骁投射过来的眼神,依然是她看不懂的深邃,良久,他幽幽地开口:“大晚上跑这儿来干什么?”

他的目光静若止水,不带一丝波澜,就像他此刻说话的语气……

但不知为何,叶和欢却从他的这句话里听出了责怪。

她跟他对视了几秒,没有吭声,倏然转身就走,胸口跟堵了块大石一样憋屈。

这一刻,叶和欢真心相信自己是个傻/B,人家夫妻吵架,管你什么鸟事,你掺和什么,掺和就掺和吧,还吃力不讨好,人家指不定刚刚正沉溺在温柔乡,结果被你个不识相的喊了过来。

越想越像回事,也越想越生气,她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心里不断骂着自己,眼眶却渐渐地红了。

……

郁仲骁坐在车里,他看着反光镜里那道越走越远的纤瘦身影,静静的,眼波深沉,许久,他推开车门,下去,大冷的冬夜,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衬衫,追上去,攥住了她的手腕,他说:“我送你回去。”

低低的嗓音,笃定的话语,在叶和欢听来,便是他嫌自己麻烦,恨不得早早驱走她。

这么仔细的一剖析,她心里更加难受,看都不看他,犟着性子要走。

手腕被他牢牢地禁锢着。

“你现在出来,家里会担心,先上车。”

“我自己会打车回去!”她用力地甩开他的手,语气也拒人于千里之外:“不麻烦你了。”

“你去哪里打车?这附近有车让你打?”可能没见过这么不听教的人,郁仲骁的声量不由提高,或许是因为今晚遇到的事情太多,他的情绪明显不如平常淡定,甚至说话时夹杂了火气。

叶和欢也跟他杠上了:“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管不了,那让你外公来管。”他的神情略显阴沉,要把她丢到车上送回家。

听到他这么说,叶和欢心头一慌,又委屈又气愤:“你答应过我,不会把我的事告诉外公的。”

郁仲骁的头胀痛,可能是发热的缘故,他已经没那么多的耐心。

“明明是你自己答应我的……”她终于忍不住哭出来。

“上车。”他淡淡道。

叶和欢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抬手,揉着泪水摩挲的眼睛。

郁仲骁注意到她指缝间的湿意,他别开了脸,喉咙有些干涩的疼,道:“女孩子晚上独自外出,容易遇到危险,尤其是现在,你自己看看,已经几点了。”

叶和欢抬起头,眼角还残留着泪痕,她发现他没有穿外套,还是离开韩家时的穿着打扮,只是右手上缠了厚厚的绷带,好像还有血丝渗出来,他的脸色也略显苍白。

他已经松开了她,但叶和欢的手腕处却仿佛还留着炽热的温度,是刚才从他的掌心传过来的。

她不哭不闹,只是问他:“你是不是生病啦?”

“……没有。”郁仲骁收回落在远处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上车,我送你回韩家。”

叶和欢默默跟在他后头,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背,他打开后左车门,她佯装没瞧见,自顾自拉开副驾驶位车门坐进去,等他上车发动引擎,她抱紧怀里的纸袋,忽然弯腰拧眉:“我肚子好痛,你快点送我去医院!”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四】摸一下,我就摸一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