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7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四】摸一下,我就摸一下。。。。。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7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四】摸一下,我就摸一下。。。。。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肚子好痛,你快点送我去医院!”

郁仲骁听到她一惊一乍的声音,偏过头看她,见她脸色无异,边挂档边说:“回家睡会儿就会好。”

“……”

叶和欢在座位上蜷缩着身体,见他无动于衷地开车,除了最开始的一瞥,甚至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心说我这样为了什么呀,眼盯着前面的红绿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郁仲骁没有说话。

后视镜里,直鼻薄唇,叶和欢瞟了一眼,继续捂着自己的小腹,哼哼:“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还不时从唇齿间溢出压抑的痛吟。

她故意把身体往他那一边倒,在头要碰到他的肩膀时,横过来的大手,手指骨骼修长有力,手心缠着白色纱布,他不着痕迹地把她的头拨开去,低沉出声:“坐好。”

“你没瞧见我疼得坐不住了吗?”

叶和欢吸了吸鼻子,拿眼角余光看他落回方向盘上的右手:“我肚子真疼,没骗你,你怎么不相信别人的话?”

越野车在一处十字路口缓缓停下。

叶和欢瞅着前面的红灯,其实刚上车时她就闻到车内还没散去的烟草味,不禁揣度他是不是被自己弄得心烦才抽的烟,所以等车子启动,路过市区一块站牌时,她突然开口让郁仲骁停车:“这里应该有出租车了吧?”

他没有踩煞车,嗓音低沉又平淡:“送你到家。”

“小姨父,其实你真不用特意送我回去一趟,让人家大半夜等着不休息,我也挺过意不去的。”

叶和欢侧过身,挺直背脊,目光殷殷地望着郁仲骁的侧脸,一副替他着想的样子。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叶和欢往车门那边挪了挪,低着头接起:“什么事儿?”

“我靠,是你先打给我的好吗?”秦寿笙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

叶和欢翻了翻通话记录,果然自己刚才不小心拨出了电话,低声敷衍:“不小心打出去的,行了,你休息吧。”

“有你这样的……”

秦寿笙的怒吼声结束在她掐断电话的那瞬间。

“谁的电话?”旁边的男人突然发问。

“秦寿笙。”叶和欢不以为然,把手机藏回口袋里:“刚才不小心把他的号码按出去了。”

怕他不记得了,她抬起头,笑眯眯地好心提醒:“就昨晚上来接我的那位,我跟他也算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

久久没等到他接话,叶和欢抿了下唇角,还真有够无趣的,话说到一半就不吱声了。

瞧见前方又出现一块站牌。

叶和欢急急道:“小姨父,我看到有出租车,在这里放下我就行了。”

郁仲骁置若罔闻,她眼睁睁看着站牌在自己跟前一闪而过,他打转方向盘,牧马人开上了回大院的那条路。

“晚上不要长期留宿别处。”他说。

叶和欢先是没听明白,待反应过来,忙解释:“我没说要去秦寿笙家,是准备打车回家来着。”

郁仲骁没停车,对她的说法也不置一词。

明显不相信她的话。

叶和欢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角,抱紧怀里的纸袋,然后侧眼看向他的侧脸,五官轮廓冷硬,一声不吭的样子令她生出了几分惧怕,忍不住咕哝:“您在我这耽搁,也不怕惹得红颜一怒。”

靠在座位上,她的肚子一阵绞痛,因为太突然,倒吸了口凉气。

捂着肚子,叶和欢心想,常在河边走终归是要湿鞋的,这不,老天爷都看不过去她谎话连篇的德行了,她偏头瞅向专心开车的男人,小心试探道:“小姨父,如果我说我肚子痛,你还是不相信对不对?”

郁仲骁听出她的气虚,眼角斜了她一眼,看到她发白的脸色:“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就是……有点疼。”她龇牙咧嘴地,样子倒有些滑稽。

牧马人在前面路口掉转了车头,改道去最近的一家医院。

——————————————————————————————————

十几分钟后,牧马人停在了中医院的车位上。

叶和欢挂的是急诊内科。

她额头冒着冷汗,捂着肚子喊疼,医生看了眼站在她身后、面色略显凝重的郁仲骁,轻声问她:“你有身孕了吗?”

“……”

叶和欢耳根一热,知道医生误会了,眼珠一动,胡诌道:“他是我舅。”

这时医生也低头看到了她病历上写着的年龄,尴尬地笑了笑,郁仲骁突然开口:“我去外面等着。”

话毕,他已经拉开门出去了。

医生的音量不大,但在这么个小房间里,他应该是听见了,要不然也不会选择避嫌。

“你舅舅真年轻。”

叶和欢躺在卧床上,撩起衣服,有些得意地接道:“可不是,追他的女人都快一个加强营了,他那手,就是今天有女的为他寻死觅活,他上去夺人家手里的菜刀时被误伤的。”

医生边替她检查边聊天,按到她右下腹时,叶和欢差点跳起来,一声惨叫:“哎哟,好痛!”

……

郁仲骁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头疼无比,连呼吸也变得沉重,往后靠着墙壁,闭上眼作短暂的休息。

左肩处隐约传来伤口皲裂的疼痛。

这会儿已经快凌晨两点半。

急诊室的门开了,他睁开眼,看见医生出来,医生两手放在白大褂口袋里,告诉他:“应该是慢性阑尾炎。”

道了谢,郁仲骁进去,叶和欢蜷在卧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没什么大事,不用手术,挂两瓶水、配些药回去就好了。”医生开好药,把病历卡交给他。

——————————————————————————————————

叶和欢是被尿憋醒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肚子还隐隐有点疼。

天色蒙蒙亮,晨光从窗帘缝隙里透进来。

她稍一偏头就看见了反坐在床边一把椅子上的男人,双臂交叠在椅背上,低垂的头伏着手臂,平稳轻微起伏的背说明他已经睡着了,盯着他孔武有力的麦色大手,她大脑里放空的思绪渐渐地回笼。

左手的手背上贴着一张创可贴,撕掉后,她瞧见了一个细小的针孔。

应该是挂水了。

叶和欢又看向趴在椅子上睡觉的男人,没有叫醒他,蹑手蹑脚地掀了被子,套上鞋去洗手间。

放完水,肚子有些饿,她拿了羽绒服又溜出去买早点。

医院门口,摆早餐摊的大爷,见她长得漂亮,嘴巴又甜,盛给她的两碗打包粥满满的。

……

回到病房,郁仲骁还在睡,姿势也没变过,叶和欢把粥放床头柜,蹭到了他的旁边。

她在椅子边蹲下/身,抱着双臂打量他。

说实话,郁仲骁这样的坐姿跟她想的有些不同,她觉得,像他这种性格古板的男人,哪怕是坐着睡觉,也应该是双手环胸、抿着薄唇,可能眉头还要微微皱着,但他现在,却选择了这个在她瞧来有些幼稚的睡法。

她探头抬眼,偷瞄向他趴俯的脸庞,但只看到他冒了青茬的下巴,线条刚毅。

离得近了,叶和欢的视线下意识看向他那只受伤的右手。

有血迹从纱布里渗出来。

这韩菁秋,下手还真够狠的,她心里啧啧叹道,要是这一下划在她脸上,恐怕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果然,最毒妇人心!

叶和欢盯着郁仲骁那一根根骨节分明的手指,跟严舆那双像艺术家又白又细像水葱般的手不同,健康的肤色下透着力量,因为常年握枪的指腹,衍生出了一层薄薄的茧,粗粝但又男人味十足,别样的迷人……

她的下巴支在手臂处,又瞧了他一眼,慢吞吞地伸出右手,去碰他缠着纱布的手。

心跳怦怦,暗自嘀咕着给自己壮胆——“摸一下,我就摸一下。”

纤白的小手探入他的虎口时,她的目光一直锁定着他,生怕他突然睁开眼,见他始终未醒,才松了口气,手心感受到他手指的温度,她的脸颊微微泛红,眼珠动了动,似乎感觉——还不错……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五章】郁仲骁养在外面的女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