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7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五章】郁仲骁养在外面的女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7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五章】郁仲骁养在外面的女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手上微微用力,叶和欢攥住他的手,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下颌,有点恶作剧的意味在眸底。

她突然很想知道,如果他睁开眼,瞧见他们手握着手会什么反应?

可是郁仲骁一直都没有醒。

叶和欢也意识到不对劲,她倾过身,左手搭在他的肩头想叫他,男人滚烫急促的鼻息却拂过她的手背。

“郁……小姨父,你还好吧?”她轻轻推了推郁仲骁的手臂。

隔着衬衫布料,她发现他的体温偏高,刚打算用手背去探他的额头,郁仲骁醒了,黑洞的眼眸落在她脸上。

她刚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不知该伸过去还是放下来。

郁仲骁没注意到她纠结的动作,他的五官流露着倦意,眼睛里有血丝,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忍着头疼,聚焦后的视线又看向叶和欢,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现在什么时间了?”

“八点还差十几分钟。”叶和欢起身,若无其事地走到床边坐下,自顾自喝起粥。

眼梢余光瞟见他去了洗手间,听着哗哗水声,她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事实——他陪自己折腾了一晚上。

勺子咬在嘴里,叶和欢抬起头,盯着紧闭的洗手间门,然后看到郁仲骁走出来。

她立刻殷切地凑上去:“小姨父,要喝粥吗?”

郁仲骁看到了床头柜上的凌乱,但喉咙疼得发紧:“不用了,如果没事了,先出院吧。”

“可是我买了双人份的。”

叶和欢瞅着他的眼睛,有些坚持:“这么丢掉多浪费,而且那碗粥,卖粥的大爷特意给我多盛了一勺。”

郁仲骁回望着她,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只有十八岁的女孩,有种说不上来的无力感。

不管是昨晚上还是此刻为了这碗粥……

一阵蜂鸣般的震动声响起。

叶和欢瞟向他的裤袋,郁仲骁已经掏出手机,他看了眼屏幕,推开病房门出去,显然是刻意避讳着她。

隔着虚掩的门,她听见他的声音隐约传来:“……医院……没事……钥匙……花盆底下……过会儿回去。”

叶和欢用勺子有一下没一下地舀着粥,耳朵却竖起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说话的语气很温柔,但从他的只字片语来判断,应该不是韩菁秋打来的。

可是他用了‘回去’两个字,还有钥匙,难道真的像韩菁秋说的,他在滨江苑养了人?

她低头,看着那碗没动过的粥,突然觉得异常的碍眼。

……

接完电话,郁仲骁推开门回来,见到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低垂着头,看上去情绪有些低落。

眼角扫了一眼那碗粥,他喉结微动,咽喉难受到没什么食欲,但还是走了过去。

只是,当他伸手去拿勺子时,叶和欢突然推开了他的手。

郁仲骁抬眼看她,她冲他微微一笑,拿过了那碗粥:“刚才秦寿笙给我打电话,他说要来医院接我,还没吃早餐,小姨父,你不是说不想喝吗?所以我已经答应给他留着了。”

他幽深的目光望着她,薄唇微抿,喜怒难辨。

叶和欢回瞪他,不甘示弱,抱着一次性粥盒,那样子极为挑衅,像在说:就是不给你喝,看不惯,你打我呀。

下一瞬,郁仲骁已经别开头,他道:“收拾一下,我去缴费。”

在他出门时,叶和欢才想起来一些事,喊住他:“那个……我在医院的事,有没有……”

“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外公。”

郁仲骁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她目光闪烁的样子,然后走了,房门在他身后轻轻合上。

……

没几分钟,郁仲骁就回来了。

叶和欢已经整理好,手里拎了个装粥的打包袋,他的视线在袋子上停留一秒,说了两个字:“走吧。”

走了几步,发现她没有跟上,他又回过头看她。

那眼神,似乎在说——“快走啊,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叶和欢想起他接的那个电话,想到他哪怕在发烧,也要急着赶回去见情人,她心里就跟吞了只苍蝇一样难受,迎上他的黑眸,扯了扯唇角,皮笑肉不笑:“秦寿笙说要来接我,您要有急事,就先走吧,不用顾忌我。”

彼此之间隔了几步路,郁仲骁看着她,她静静地回视。

片刻后,他转身,拉开门扬长而去。

叶和欢愣了会儿,待反应过来,追出去,走廊上哪里还有那道挺拔的身影?

跑回病房,她到窗前,没一会儿,瞧见一辆军绿色牧马人驶出了医院,消失在车流里。

这人……

叶和欢又气又恼,说走还真的走了,还摆着张臭脸,不就开一辆牧马人吗?神气什么,以后我也买一辆!

拿了手机,按键盘时格外用力,待那头接起,她板着脸道:“来中医院接我,给你十五分钟时间。”

“过桥就要十分钟呀,姐姐!”

“你自己看着办。”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叶和欢低头瞅着手里那碗粥,忽然觉得那一颗颗小米粒都长了眼睛,顿时来了气:“看什么看,人家都懒得喝你们,我都替你们害臊!”

——————————————————————————————————————

秦寿笙气喘吁吁地赶到医院住院部,推开病房的门,瞧见叶和欢翘着腿在玩手机游戏。

“累死我了!”他哑着声,趴在椅子上。

看到床头柜上的粥盒,他两眼发亮,伸手去拿:“给我留的吗?刚好没吃早餐……”

结果盒子里空空的。

秦寿笙抬头望向叶和欢,瞟见另一个空盒子:“你喝了两碗?”

“一碗倒马桶里了。”她漫不经心地说。

“我靠,那还不如留给我喝。”秦寿笙四下一看,发现一叠缴费单,粗略看了遍,关心地询问叶和欢:“你阑尾炎了?怎么就你自己在这里?看护没有找吗?”

叶和欢坐起来,瞧着他,没头没尾地说了句:“你说,男人是不是都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

“怎么突然这么问?”

秦寿笙主动替她拿要带走的东西,任劳任怨地充当着保姆的角色,偶尔还要扮演心灵导师:“你说的是大部分男人,也存在少部分的好男人,你眼前就有一位,心里想的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叶和欢深味地看他的下半/身一眼:“所以……你想告诉我,好男人都被掰弯了?”

“靠,你这样子,以后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她嫌弃地推开秦寿笙凑过来的大脑袋,满脑子想的都是跟另个男人有关的事情,忍不住去好奇,他是不是已经到滨江苑了?等在滨江苑的女人会不会就是那个酒吧美女?还有他的身体貌似还在发烧……

忽然,她撞到了一具温热的身体,抬头,对上秦寿笙意味深长的眼神,蹙眉:“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

“我还问你呢,心不在焉地在想什么。”

秦寿笙按了电梯,转头看她:“马上到你十八岁生日了,说吧,想开个怎么样的生日趴,我去准备准备。”

叶和欢收敛了思绪,抬头盯着变化的数字,提到自己的生日,心情突然就好起来:“我过几天就准备去渥太华,生日应该会给阿舆一起过。”

又是阿舆,秦寿笙翻了个白眼。

走出电梯的叶和欢,突然回头看向秦寿笙的双手,果然,她摸着自己额头,那个纸袋落在了郁仲骁的车上。

——————————————————————————————————————

叶和欢回到韩家,刚走到家门口,听到里头传来韩菁秋的啼哭声,还有殷莲的安抚。

“别哭了,也许是误会呢?等仲骁回来了,你也别闹,心平气和地跟他谈谈。”

“都这样了,还怎么可能是误会?!”

推开门,叶和欢看到韩菁秋不断抽纸巾擦眼泪,旁边殷莲轻抚她的背,韩菁秋忿忿道:“那个臭不要脸的,估计也没想到我会过去,还系着围裙出来开门,看到是我,笑容都僵了!”

“那仲骁呢?仲骁怎么说?”

“他护那个狐狸精护得紧,要不是他来得及时,我一定要把那不要脸的贱货拖到小区门口,让大家都看看,她是怎么勾/引别人家丈夫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六】她到底是不是姐夫的孩子都还说不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