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8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六】她到底是不是姐夫的孩子都还说不定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8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六】她到底是不是姐夫的孩子都还说不定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菁秋越说越委屈,抓着殷莲的手,嚎啕大哭起来。

“姐,你说我容易吗?这几年……也不知道那种穷地方有什么好的,让他乐不思蜀,连回趟家都要我三请四请,我这日子,过的就跟守活寡没差别,结果他倒好,一回来就到外面搞女人!”

殷莲替她擦掉泪痕,柔声劝道:“男人有几个不花心的,不过我瞧着仲骁不像那种人。”

“那他是哪种人?”

韩菁秋想到丈夫对自己的冷淡,情绪激动:“那是我跟他结婚的新房呀,我不去住,难道就能给他空出来养小三吗?我的朋友刚才打电话给我,说前晚还瞧见他们出双入对去酒吧,原来这就是他不回家的原因!”

“好了好了,别气坏了身体,你回头让爸去问问仲骁。”

“爸根本不信我的话,昨晚上还打了我一巴掌,姐你看,现在还肿着呢。”

韩菁秋边说边啜泣,咬着牙道:“如果他再这样,我就跟他离婚!”

“好好地,怎么又要离婚了?”殷莲拧起秀眉,语气担忧无奈:“唉,他的工作本来就危险,家里再乱成一团,不是给他添麻烦吗?我看你要不要跟他一块儿回云南?你在他身边待着,他估计就跟其她女人断了。”

叶和欢没再候在门边往下听,她把钥匙往鞋柜上一搁。

客厅里瞬间没了声音。

“和欢,回来了?”殷莲站起身,微笑地看向在玄关处换鞋的叶和欢。

韩菁秋停止了哭诉,端坐在沙发上,描绘着精致花纹的指甲揪着一团纸巾,别开眼望着墙上的油画。

叶和欢谁也没去搭理,直接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不过方才进门时,叶和欢往韩菁秋脸上瞥了眼,还真的一边红肿着,昨晚上老爷子下手可不轻。

关门之际,楼下韩菁秋哭声再起,娇滴滴的,异常惹人怜惜:“我说要陪他去云南,他一口就拒绝了,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在那里有人,怕我去了耽误他的好事,呜呜……”

……

叶和欢敞开双臂躺在自己的床上,睡意渐渐袭来,在迷迷糊糊时,突然有点想严舆。

在这种心烦的时候,她总是特别容易想起远在渥太华的严舆。

她第一次见到严舆是在温哥华的一家酒吧,那个时候,她正在跟那儿的黑人驻唱歌手学唱歌,不同于其他年轻人,英俊帅气的东方大男孩坐在角落,埋头喝酒,面对搭讪的洋妞也冷眼相待。

那天深夜她回到住处,秦寿笙打电话告诉她,她妈妈好像又换了一家环境幽静的疗养院。

环境幽静,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偏僻,鸡不生蛋鸟不拉屎。

她盘腿坐在地毯上,整整一晚都没有合过眼睛。

可能也因为如此,在停药一年后,她整个人又开始烦躁,十五岁的女孩甚至在酒吧跟人大打出手。

也是那次,她认识了严舆,是他拉着她的手,把她从一场群殴中解救出来。

如果说叶和欢的生活是灰暗潮湿的,那严舆无疑是一道明媚的阳光,自此照亮她孤寂的世界。

当时的严舆是温哥华某大学的高材生,洁身自好,身边没有莺莺燕燕。

她总喜欢背着吉他去学校找他,他在图书馆学习,她就安静地坐在旁边等,然后跟他去吃晚饭。

初识时,她告诉他,她的妈妈得了抑郁症疯了,她爸爸另娶了老婆,嫌她碍眼就把她放逐了,所以在严舆眼里,她就是独自流落在异国的孩子,多了一份同情,所以不排斥她的靠近。

她初中的毕业典礼,严舆是她的家长,他拿着相机给她拍了整整一卷的胶片。

后来,她跟严舆坐在学校林荫道的长椅上,听他讲大学里的事情,中途,她突然转头问他:“阿舆,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她从不喊他哥哥,一开始严舆还纠正,到后来也听之任之。

严舆笑起来很温暖很干净,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眸里撒进点点金光:“怎么,你要帮我介绍吗?”

“那到底是有还没有?”她缠着他问。

“没有。”

“那我把我自己介绍给你,行吗?”

说完,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抬头,正巧对上严舆含笑的眼睛,他摸着她的头感叹:“小丫头……”

再后来,她锲而不舍地追了他两年多,终于换来他的点头。

在他大学毕业后,他告诉她,他在渥太华找了份工作。

机场,她不愿意他离开,埋着头扯住他的手不放,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声音温柔:“渥太华的大学还不错,你可以考虑去那儿。”

登机前,他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耳边说:“我在渥太华等你。”

严舆性子冷淡,这是他说过最好的情话,她红着眼,重重点头:“那你一定要等我,我会很快就去找你的。”

然而这半年以来,叶和欢明显发现了严舆的变化,两人打电话所聊的话题越来越少。

范恬恬说,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工作压力大,应对小女朋友难免力不从心。

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尽量不给他带去麻烦困扰。

……

敲门声在耳畔响起,叶和欢睁开惺忪的眼,光脚过去开门,看到了立在门外的殷莲。

“在睡觉?”殷莲的声线温柔,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叶和欢冷冷地看着她,说话也不客气:“敲我的门干嘛?”

“哦,就是来问问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回叶家,你爷爷老念叨你,想让你回家住。”

“我在这儿挺好的,最起码这里没人整天催着赶我走。”

殷莲笑容微顿,张嘴想说什么,叶和欢板着脸,直接把门甩上了。

震耳欲聋的声响让殷莲蹙眉,转身看到上楼来的韩家保姆,温婉一笑,礼貌地点头,然后背影优雅地下楼去了。

……

韩菁秋见姐姐沉着脸下来,刚才也听到了关门声,关心地问道:“又给你脸色看了?”

殷莲没回答,拿过自己的包:“我先回去了,你姐夫要回家吃午饭。”

“姐,让我说,你真的没必要这么讨好她。”

韩菁秋往二楼瞟了眼,不屑地抿了下嘴角:“她到底是不是姐夫的孩子都还说不定,凭什么要你一直担着那些罪名让她羞辱,姐夫也是,换成我,早就去验一下亲子鉴定,然后把她们母女赶出叶……”

“好了,这些事,你不用管。”

韩菁秋不赞同地拧眉,殷莲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你先顾好你自己吧,我走了。”

……

坐进轿车里,殷莲没有立即开车,静静待了会儿,然后从手提袋里拿出手机,给叶赞文拨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叶赞文的秘书。

“董事长在开会。”

殷莲素来体谅叶赞文的工作:“那行,不用去打扰他,麻烦你了。”

不出十分钟,叶赞文就回电话过来。

“我刚从韩家出来。”殷莲先开了口,有些迟疑地说:“和欢,似乎不太愿意回叶家住。”

叶赞文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再说话时语气已经变得极差:“随她去,爱住哪儿就住哪儿。”

说着,他一顿,问:“她是不是又给你气受了?”

“没有的事。”殷莲柔着声道:“你工作别太辛苦,我回家做好菜等你。”

叶赞文低嗯了声。

结束通话,殷莲把手机放一旁,她在叶赞文身边这么多年,也算是把他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她说没有,叶赞文不会信,他应该会觉得她在委曲求全,为了他为了这个家,恐怕此刻心里对叶和欢,又多了几分怒气。

拉下车头的镜子,殷莲照了照,确定妆容精致才发动了轿车。

外人只道叶赞文婚后出轨,移情别恋,却不知,当年是韩敏婧在叶家一次除夕夜,醉酒进错房,跟叶家一位喝多了的亲戚睡了一觉,几个月后,结婚三年无所出的韩敏婧突然就怀孕了。

不管孩子生父是谁,这件事都在叶赞文的心底埋下了一根永远拔不去的刺。

要不是有一次叶赞文喝醉酒无意间透露,殷莲也不会知道叶家这件丑闻,更不可能因此跟叶赞文扯上关系。

想起关在疗养院的疯女人,殷莲心里并没有多大波澜,韩敏婧输不起,她又何尝不怨恨?

————————————————————————————————————

叶和欢昏昏沉沉地在房间里睡了一天,中午也没下楼吃午饭,直到一道瓷器砸碎声把她惊醒。

是从楼下传来的,还伴随着韩菁秋的哭闹声。

叶和欢在床上呆愣了一分钟左右,然后掀了被子下床,套着棉拖鞋出去一看。

从二楼望下去,她看见客厅的杯盘狼藉,玻璃陶瓷碎片洒了一地,唐嫂正一边叹息一边在收拾,突然,韩菁秋房间的门开了,叶和欢蓦地回过头,正好看见拎着行李袋的郁仲骁从里面出来。

郁仲骁可能没想到她会站在楼梯口,所以瞧见她时,幽暗的眼眸闪过一丝错愕,脚步也跟着微顿。

韩菁秋尖锐的哭声从他身后响起:“郁仲骁,你要敢搬出去跟那个女人住,我就跟你离婚!”

随即响起台灯砸倒在地上的哐当声。

叶和欢刚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郁仲骁已经拿着自己的东西越过她,径直下楼去了,他的背影,一如他的正面,高大英挺,换鞋,出门,没有丝毫的犹豫,屋子外,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嚎啕大哭声从韩菁秋的卧室里响起。

——————————————————————————————————————————

下午跟朋友出去喝茶的韩老,得知家里的情况,很快就赶回来了。

叶和欢坐在自己房间里,房门敞开着,桌上摆了本《鲁宾逊漂流记》,耳朵却听着书房里的对话。

“你就不能消停点吗?都跟你说了,他明天要回云南,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

韩老的咆哮声夹杂着恼意,韩菁秋也不示弱,拔高了音量回驳:“他要是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我能瞎想吗?爸,到底谁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老是偏帮他,不替我说话!”

一声拍桌的巨响声让叶和欢蹙起眉心。

“再胡闹,就给我回丰城去,我管不了你!”韩老一声怒喝,随即冷冷道:“你要真过不下去,那离婚吧。”

韩菁秋的哭声转轻,嘤嘤地抽泣:“我不离婚,凭什么让那个小三得逞,我死也不离婚。”

“那就给我闭嘴,少折腾!”

书房里渐渐没了声响,叶和欢‘啪’地把书合上,起身晃出了卧室。

刚巧,披头散发的韩菁秋从书房里出来,脸颊上两道黑黑的泪痕,眼圈红肿着,一声不吭地回了房间。

等她的房门合上,叶和欢去了书房看外公。

……

韩老坐在轮椅上,按着自己的额角,神色略显疲惫,显然被韩菁秋的事折腾得不轻。

“外公。”叶和欢过去,主动替老人家按摩:“消消气,顾着自己身体。”

韩老侧头:“你都听见了?”

叶和欢没说话,但也没有否认,韩老长叹了口气,似在自言自语:“你小姨父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他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又是郁家的孩子,品行绝对不可能出问题,说他在外面养女人,简直是无稽之谈!”

“你小姨再这么闹,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

听着外公笃定的语气,叶和欢脑海里又闪过那个酒吧美女的脸,还有郁仲骁接的那个电话,想问,但想到自己貌似没资格,终究还是咽下了到嘴边的话。

……

晚上,韩菁秋开始不吃不喝,实行绝食政策,唐嫂去叫人,吃了个闭门羹。

韩老黑着脸,对唐嫂道:“撤掉一副碗筷,她不吃,没人逼她。”

叶和欢坐在餐桌边,瞧着骄傲如韩菁秋面临婚姻的危机,发现自己居然没生出多少幸灾乐祸的情绪来。

饭吃到一半,楼梯口传来脚步声。

叶和欢转过头,入目的是拎了个垃圾袋下来的韩菁秋,唐嫂上前帮忙:“三小姐,给我吧,等会儿我去扔掉。”

“我自己会去丢。”韩菁秋淡淡道。

然后,唐嫂看到袋子里的东西,‘咦’了一声:“这不是姑爷的东西吗?怎么——”

韩老闻言,搁下筷子,呵斥韩菁秋:“胡闹,你又想干什么?”

“他都搬去跟那狐狸精住了,人家善解人意,估计早替他备齐了,怎么还会在意这些东西。”

不顾韩老铁青的脸,韩菁秋也不换鞋,把东西拿出去扔掉。

“唐嫂,你出去看看,把仲骁的东西拿回来。”韩老行动不便,只好让唐嫂追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韩菁秋回来,一脸得意,不顾韩老的命令直接上了楼。

“老首长,我找了一圈,没找着三小姐把东西丢哪儿了。”没一会儿,唐嫂也回来了,不过两手空空。

韩老气得没胃口,摔下筷子,让唐嫂推着他回房。

叶和欢往二楼瞟了眼,将一筷已经凉掉的青菜放进嘴里咀嚼,等唐嫂从外公房间出来,她也放下了筷子。

“吃完了?”唐嫂笑吟吟地问。

叶和欢点头,一起把餐盘搬到厨房里,听到唐嫂叹息:“姑爷去外面住也好,省得天天吵。”

“刚才……怎么又吵起来了?”叶和欢佯作很不经意地问。

“三小姐在客厅看电视,姑爷突然回来了,说是明天要回云南,我当时在外头择菜,只隐隐听到,三小姐说,之前明明说有一个月的假,怎么现在,才待了几天就要走了,等我进来,都开始砸东西了。”

————————————作者有话说————————————

PS:关于郁二喉结上的咬痕是和欢妹子干的。。。那晚和欢洗澡,不是被躺在长椅上的郁二抱了吗?下一章,和欢妹子,去翻垃圾桶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七】谁说我在外面有女人了?(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