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8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七】谁说我在外面有女人了?(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8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七】谁说我在外面有女人了?(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们一直这么吵吗?”

唐嫂低头洗着碗,回答叶和欢的话:“那倒没,像姑爷这么好脾气的男人很少见,以前不管三小姐怎么闹腾,他都迁就着,这趟回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动不动就吵……唉!”

叶和欢走出厨房,空荡荡的一楼,没有其他人,她转头对唐嫂道:“我出去散会儿步。”

“外面冷,早点回来。”唐嫂细心叮嘱:“戴副手套。”

叶和欢笑着说‘好’,去玄关处换了雪地靴,把羽绒服上的帽子往头上一罩,拉开门蹦跳着出去了。

外边天色渐暗,可能因为是冬天,大院里的路两边都没什么人。

叶和欢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不时甩动胳臂,一眼瞧去,真像是在做饭后消化运动。

前面路口有一个橘红色的垃圾桶。

她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才慢悠悠地蹭过去,伸着脖子往垃圾桶里瞧了眼,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熏得她反胃。

路灯的光线昏暗,憋气忍着恶心,她又用手机屏幕光照了照。

——没有韩菁秋带出来的那个垃圾袋。

察觉到投落在自己背上的目光,叶和欢转头,发现一个老大爷正拎着个装满垃圾的袋子、表情麻木地盯着自己。

“……”

叶和欢主动让到一旁,待大爷走近,她道:“不小心丢错东西了,过来找找。”

大爷没搭话,拿斜眼看她,三步一回头地走了。

……

待人走远,叶和欢立刻凑上去,瞧见大半桶的残羹冷炙,心中无数草泥马咆哮而过。

突然,她后悔没听唐嫂的,拿一副手套出来,还应该是塑胶手套。

这样子,让她怎么下得去手?

一个大妈过来倒垃圾,在她准备离开时,叶和欢出声叫住了她,大妈回头不解地看她。

叶和欢眼角余光瞅着大妈的手,有些难以启齿,但最后她还是开了口:“那个……能把手套卖给我吗?”

大妈:“……”

————————————————————————————————————————

叶和欢翻了附近几个垃圾桶,都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那袋东西仿佛凭空消失了。

她猜不到韩菁秋把东西扔到哪儿去了。

把臭熏熏的手套丢进垃圾桶,叶和欢准备放弃,转身走了两步,眼尾忽然瞟见什么,她又退了回去。

……

迎着月光,叶和欢拎了袋东西走在路边,心情不错,哼着一首英文歌。

随即,她又发现两个问题,首先,她干嘛要出来找这袋东西,其次,东西找到后要怎么处理。

严格说起来,她跟郁仲骁还真没那么熟……

要不,给他邮寄过去?

叶和欢低头翻看了下那些物品,都是日常所需的,他刚才自己回来收拾行李,也许这些真是他不要留下的呢?

如果真是这样,她还把它拎回来做什么?

叶和欢正考虑着要不要再扔一次,眼尾余光里,掠过韩家大门外路旁的一辆军绿色牧马人。

熟悉的车牌让她微微一愣,是郁仲骁的车。

路灯光映着车窗,她隐约感觉驾驶位上有人,走近了两步,车里确实有人。

回家跟韩菁秋认错来啦?

这个念头划过她的脑海,叶和欢瞟了眼手里的东西,突然觉得自己又多此一举了,人家夫妻和好,铁定会如胶似漆地去找回来,她就这么凑上去还人家,很可能吃力还不讨好……

她正打算转身,原路折回去把东西放回去,驾驶座位的车窗慢慢降下来。

叶和欢刚迈出一只脚,身后响起汽车急促的鸣笛声,很显然,车里的人也看到了她。

只好回过身,硬着头皮过去。

郁仲骁正从车里看过来,她站在车旁,恭恭敬敬地问候:“小姨父,您又来了?怎么不进去……”

“出去了?”他不答反问。

叶和欢怔了不到三秒,意识到他在问自己,哦了声,抬头看着他,道:“出去散步了。”

“晚上吃太多,有些消化不良。”她又补充了一句。

两人之间隔了一扇车门,叶和欢注意到郁仲骁精神不算太好,眉眼间有着些许病态的疲倦,一双狭长深邃的眼,因为睡眠不足而凹得更深,甚至于……她惊讶地发现,深夜里,他看上去似乎更消瘦了,脸廓越发深刻。

几乎是下意识地,叶和欢瞅向他搭在方向盘上的右手,比起早晨时,纱布不再那么白了。

“外面冷,进去吧。”他突然开口。

叶和欢收回视线,转而看向他的侧脸,借着路灯光,发现他的下颌处有两道淡淡的血痕。

她眼前浮现出韩菁秋那双绘着精美图案的指甲,透着锐利的修长。

绕过车头,走到门口,伸手要碰到门把时,叶和欢又转身,回到副驾驶位车门边,细长的手指轻轻叩了叩车窗。

车窗自动往下降。

叶和欢弯腰,目光对上车内男人那双深邃的眼眸,挽起唇角:“您吃完饭了吗?我让唐嫂给您准备点?”

“我就不进去了。”郁仲骁望着车边的女孩,明眸皓齿,干净白皙的脸蛋。

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从她半真半假的笑容里看出点什么来,见她不急着走,只好主动问:“还有什么事?”

她乌黑的眼珠微动,声音清柔明媚:“也没什么事,就是刚好在外头捡到点东西。”

……

郁仲骁会再回来,确实是有东西落在了韩家,但到了门口,突然又不想下车进去拿。

想到扯着他吵闹的韩菁秋,心里生出了一丝的厌烦。

以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还有这样不可理喻的一面。

听到叶和欢说捡到东西,郁仲骁复而抬头望着她,男人深邃如幽潭的眼眸在影影绰绰的光线下甚是迷人,尤其是他不说话的时候,更渗透着一股神秘色彩。

他喉结动了动,顺着她的话开口,嗓音因为感冒染了沙哑:“什么东西?”

……

叶和欢从他所说的只字片语来判断,他应该不是来认错的,所以想了想,决定把东西给他。

韩家院子里,突然响起开门声,她看向郁仲骁:“可以换个地方说吗?”

郁仲骁往大门看了眼,他也听到了动静,不想再应付人,视线落在叶和欢的脸上:“上车。”

叶和欢拉开后座车门进去,一边建议:“去前边的篮球场吧,那边没人。”

他没说话,但熟练挂档,重新发动了车子。

——————————————————————————————————————

车一停,叶和欢就推开车门跳下去,抱着那个垃圾袋,在篮球场旁边的一块大岩石处一屁股坐下。

然后把袋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在了水泥地上。

郁仲骁在车里,透过反光镜瞧见她孩子气的一系列行为动作。

漆黑的长发顺着削肩披下,她低垂着头,专心地摆弄那些东西,刘海遮挡了她的眉眼,灯光下,是她秀挺的鼻梁跟粉红的唇瓣,穿着厚重的红色短款羽绒服,下面却是单薄的浅色牛仔裤,笨拙中又显出几分灵动来。

她盘腿坐着,似乎还在自言自语,嘴唇轻轻地翕合。

他的喉咙疼得异常难受。

车窗降下,郁仲骁点了一支烟,左胳膊肘搭在窗边缘处,眼睛盯着反光镜里那抹艳红的纤影。

……

叶和欢等了会儿,抬头,发现郁仲骁还在车里,起身,拍拍牛仔裤,走过去:“东西不要了?”

车上的男人没说什么,只是拿眼瞅她。

“你自己去看看,我觉得,其实好多都还是新的。”叶和欢道。

她瞄见他手指间的烟,忽然拧紧秀眉,一本正经地说:“生病的话,最好别抽烟,对身体不好。”

“……”

最后,郁仲骁下车,也熄了那根烟。

叶和欢已经先跑过去,蹲在那堆东西旁边,低头边捣鼓着边对身后的人道:“这个剃须刀还能用,别扔了吧?”

没听到回答,她扬起了头,长发往后,露出细白的脖颈。

郁仲骁刚走到她身旁。

他正好低头,看见她黑发间分外白皙的脖子,目光停留了两秒,然后移开眯起眼看着旁边的篮球架。

“这双拖鞋要吗?”叶和欢举起一双八成新的男士棉拖,在半空晃了晃。

郁仲骁看了一眼,然后瞅向地上其它东西,有些甚至是他都没印象的。

女孩纤细的手指拿起一个扑克牌大小的半岛铁盒。

“这是什么?”

叶和欢说这话时已经打开了铁盒盖子,看到里面躺着两枚子弹壳,还有几根五颜六色绕成圈的细电线,她小心拿在手里看了看,突然就来了兴致,又去问郁仲骁:“这些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

甫一抬头,她才发现郁仲骁已经蹲在自己的旁边。

两人挨得有些近,叶和欢注意到他的睫毛,比一般女孩都要来的长而密。

“第一次打靶,瞧着新鲜就留了下来,”郁仲骁将那几根电线拿在手心里把玩,仿佛想起了自己在学校时的岁月:“那时候,学了很多方面的知识,总会保留下一些纪念。”

“你的学校好玩吗?”她突然发问。

女孩好奇柔软的声音仿若贴着他的耳膜,郁仲骁偏头,看到了一双澄澈的猫眼,她抱着小腿蹲着,下巴支在膝盖处,他的呼吸间闻到了某种淡淡的馨香,她稍稍歪着头,又问了一遍:“你的学校好玩吗?”

郁仲骁不着痕迹地别开头,低沉的声音像是来自遥远之处:“不好玩,很枯燥。”

叶和欢点点头,嘀咕:“听你这么一说,我以后绝对不能报考你们学校,不然肯定得遭很多罪。”

“起来吧,我送你回去。”

他双手撑着膝盖,站起来,路灯光打在他的肩头,在她身上落下大片的阴影。

“那这些东西——”叶和欢见他没怎么选,不免觉得可惜,侧着头问他:“你都不要了吗?”

郁仲骁已经拿了自己要的东西,对剩下的东西无所谓:“扔了吧。”

叶和欢举起那个半岛铁盒:“那这个可以送我吗?”

对郁仲骁而言,早已过了当年鲜衣怒马的时光,尤其在这些年的工作后,对这些‘纪念’早已没有最初的热情,见她当宝贝似地揣着,微微一愣,但也没拿回来,只是淡淡地道:“随你。”

“谢谢小姨父!”

低眼望着她眉开眼笑的模样,他心中忍不住失笑。

高兴时恭敬地喊你小姨父,一不高兴就拿眼瞪你,在郁家,确实没出过这样性格善变的孩子。

一整天抑郁的心情突然之间开豁了不少。

叶和欢宝贝似地捧着半岛铁盒起身,结果‘哎哟’一声,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

郁仲骁回过神,低头看向她。

“小姨父,我的腿麻了,要不坐会儿再走?”她笑吟吟地跟他打着商量。

一个篮球滚到了郁仲骁的脚边,有几个年轻人在不远处喊道:“帮忙扔一下,谢谢啊!”

郁仲骁捡起球,拍了几下,然后准确地传到了一人的手里。

“小姨父,你喜欢打篮球吗?”叶和欢又追问。

见她坐那揉腿,郁仲骁也在她旁边坐下,看着那些打球的小伙子:“上学时候打过,谈不上喜欢,业余活动。”

叶和欢扭头看了看他身上的大衣,不是她搁在纸袋里的那件。

“那个……那件黑大衣,小姨父,我放你车上了。”说这话时,她想到了放在衣服上的几盒药。

郁仲骁‘嗯’了一声:“放在后座位置上,我看到了。”

说着他停顿了下,转过头望着她:“还有药。”

叶和欢听到他这么说,心头莫名的一紧,她感觉自己脸颊有些发烫,但她还是回望着他,问:“那你吃了吗?”

郁仲骁点点头,又看向篮球架那边:“还睡了一觉。”

“哦。”

叶和欢挠了挠自己的耳后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会儿,她问:“外公说你明天去云南?”

“休息好了,得回去工作。”

“你不是有一个月的假期吗?现在才过了几天。”

因为她这句话,郁仲骁把视线重新投在她的身上,那眼神似乎在问: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么长的假期?

“我听唐嫂说的。”叶和欢老实交代,看向他的右手:“你的手伤的严不严重?”

郁仲骁的手机有电话进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叶和欢闭上嘴,看着他拿出手机。

他没有走开,直接当着她的面接了电话:“喂?……嗯,没事,已经拿到了,现在?在看人打篮球。”

“不用送,我坐机场巴士就行……你也早点休息……好,挂了。”

郁仲骁讲电话的语气,跟她在病房里听到的如出一辙,温柔又带着尊重,还很有耐心,叶和欢盯着他大衣上的纽扣,又不受控制地想到他的‘外遇’,整个人的情绪有些烦躁起来。

这一瞬,她怀疑,自己的病是不是要复发了?

挂了电话,郁仲骁还没收起手机,半岛铁盒重重砸进他的怀里,掉到他腿上,最后摔落在地面。

他看了眼那盒子,转头,入目的是女孩愤怒又委屈的眼波。

在郁仲骁解读出她这种眼神之前,叶和欢已经随手抓起一双棉拖扔向他,他在半途接住,听到她骤然拔高的控诉声:“小姨父,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有了老婆还在外面养女人?!”

那边,打篮球的几人纷纷八卦地瞅过来。

郁仲骁眉头紧锁,看着她泛红的眼圈,声音略沉:“谁跟你说我在外面养女人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二十八】我跟你不一样,反正不是去胡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