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8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二】炮弹的使命,炮灰的下场(送小剧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8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二】炮弹的使命,炮灰的下场(送小剧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阿姨在吗?”她说话时的口吻也与平日里无异,有些上扬的语调,无忧无虑的轻松。

然而这短短四个字,此刻却犹如千斤大石压在了严舆的心口。

他一直酝酿着要告诉她的事,没想到,最后会是以这种方式来揭露。

房间里,严母瞧见门外的叶和欢,神色微微变化,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走过去,微笑:“欢欢来了?”

“嗯。”

叶和欢也望着她弯了弯唇角,然后低头把手伸进小包里捣鼓,垂下的睫毛在眼睑处落下黑色阴影,也遮掩了她眼中的真实情绪,再抬起头,她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嘴边带着笑:“刚才走得太急,拿走了这个。”

严母低头瞧去,是自己之前给她的家里钥匙。

叶和欢看了看自己的腕表:“阿姨,我先走了,这会儿出去,刚好赶上下一班公交。”

话毕,不去看任何人脸上的表情,她转身,快步下了楼。

严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儿子,拿着那串钥匙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严舆站在二楼,望着在玄关处换鞋的女孩,裤袋里的拳头攥紧,在她推开门出去时,他也追了下去。

……

“和欢!”

叶和欢听到身后的喊声,放慢脚步,直到停下来,以前他都叫她叶,还是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她抬步要走,手臂突然被人握住。

耳边是严舆低低的声音,他的呼吸略显急促:“我开车送你回酒店。”

拉着她刚要转身,他的手被拂开了,严舆抬头看向她。

“不用了。”

叶和欢望着他温润如玉的脸,这个男人,已经成了别人的,以后再也没办法做她的依靠,她抿了下唇角,背在身后的双手,手指紧紧抠着掌心,脸上挂着无所谓的笑:“哦,对了,有件事差点忘了告诉你。”

严舆定定望着她,心里空荡荡的,说不上来的滋味。

其实在他决定跟章凝宁在一起的这两个月,他一直都试图在找机会跟叶和欢分手。

可是每次快要出口时都会被她打断,她在电话里的语气那么愉悦,愉悦到他不忍心去破坏。

感情从来不论先来后到,如果真的要论起来,叶和欢也才是那个后来者。

他从小跟章凝宁相识,从暗恋到明恋,他花了五年的时间,结果换来的是章凝宁的摇头,她说他年纪小,不过是青春期的冲动,得知章凝宁交了男朋友,他负气出国留学。

再后来,章凝宁结婚,他颓废了一段时间后,带着报复的心理接受了叶和欢。

他想让章凝宁看到自己没了她也能好好的,得知她新婚未过就遭遇丈夫背叛,他又控制不住压抑在心底的那份感情,在毕业招聘会上,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一家渥太华的公司,他不断告诉自己,他是为了去看她的笑话。

可是,当他在别墅看到蓬头散发、瘦如枯骨的章凝宁,他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放手了……

“我已经买好了回温哥华的机票。”

叶和欢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严舆看着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是该微笑地说‘哦,那一路顺风’还是该诧异地问她‘怎么这么突然,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不管选择哪种说辞,都显得苍白而嘲讽。

“我姑姑刚才打电话给我,说要来温哥华看我,算是搞突然袭击了。”

叶和欢说这话时,发现自己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她依然冲他微笑:“那……拜拜了。”

严舆盯着她灿烂的笑容,他知道,她全都听到了,他跟母亲在房间里的争执,她的全都听到了。

叶和欢回望着他,倒退着走了几步,然后扬了扬手,转身离开小区,再也没回头看一眼还站在原地的严舆。

严舆的手机在裤兜里嗡嗡震动,是章凝宁的来电。

“还在家里吗?阿舆,我打算去看一下房子,最好是豪华装修的,傍晚再联系你。”

听着听筒里温柔又矜持的女声,严舆轻轻地应了声,望着了无人迹的林荫道,前所未有的疲倦。

————————————————————————————————————

叶和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小区,等她缓过神,人已经坐在公交车上。

转头望着窗外对她而言全然陌生的街景。

孤身一人出现在这个城市,周围都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迷惘之余,她的心头倏地一疼。

我自始至终爱的只有凝宁……

严舆从来没对她说过喜欢,更别说是爱了。

那时候他开始接受她,她总是缠着他说:“我好喜欢你,阿舆那你呢,你喜欢我了吗?”

他摸着她的头,弄乱她的头发,有些无奈地笑道:“傻瓜……”

不就是傻瓜吗?只有傻瓜才会整天把喜欢挂在嘴边,也只有傻瓜,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男朋友快要结婚的人。

那个渥太华的室友,应该是见过章凝宁的吧?不然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她?

严舆想找个家风正派的妻子。

叶和欢挽起唇角笑了下,埋下头,手指抠着悬挂在包上的小饰品,原来,他也觉得她的心理不正常。

……

叶和欢没有坐到酒店,她在商业比较繁华地段就下了车。

包里的手机在响。

她没去看,径直进了购物广场,从一楼扫荡到五楼,刷爆了信用卡,拎着大包小包,在经理讨好的笑容下离开。

路过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面,叶和欢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看见了‘艺术品修复’几个大字。

“不好意思,我们店还没有正式开业。”一名年轻女孩走出来。

叶和欢往里面望了望:“你是老板?”

“我就是个打工的,店是我们老板一个月前盘下的,老板娘负责修复工作,他们前几天刚从渥太华回来。”

女孩见叶和欢拎着名牌购物袋,开始揽生意:“你家有破损艺术品的话,可以拿来修一下。”

叶和欢朝她笑笑:“那我下次一定光临。”

“你等一下,我去拿张老板娘的名片。”女孩对自己招揽了一门生意很兴奋。

————————————————————————————————————

出租车上,叶和欢看着手里的名片,上面写着‘章凝宁’跟联系方式,还有店面的名字——宁舆坊。

宁舆坊……

章凝宁跟严舆共同拥有的艺术品修复坊,是这样理解的吧?

手机又一次响起。

叶和欢看到屏幕上的一串数字,知道那是叶赞文的号码,来责骂她挥霍了?她直接按掉,顺便关了机。

回到酒店,走出电梯,叶和欢看到了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一道倩影。

听到脚步声,正在欣赏走廊墙上油画的女人,慢慢转过头来。

叶和欢也没有再走过去,两个人遥遥相望,不用主动介绍,她捏紧手里那张名片,猜到了这是谁。

章凝宁是个大美人,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不仅五官精致,而且气质出众,光洁的脸庞,特意搭理过的长卷发拨到一侧,落在右肩处,她穿着白色小脚裤,穿着九分袖的短款皮草大衣,手里拿着一个绛紫色的迪奥手提包。

章凝宁冲叶和欢莞尔一笑,瞟见她手里的烧烤袋,声音很柔很甜:“回来了?还没吃午饭吗?”

“……”

叶和欢可以对殷莲之流冷嘲热讽,像个无所畏惧的美少/女战士。

可是现在,自己遇上这种事,再多的恶言都说不出口,她只是静静看着章凝宁,严舆心里的女神。

从包侧的小袋拿出房卡,叶和欢走过去开门。

章凝宁跟着偏过身,望着她:“叶小姐,我们能聊一聊吗?有些话,我想跟你说。”

“我们好像不认识吧?”叶和欢似笑非笑地看她。

“叶小姐,你不用对我这么有敌意。”

章凝宁落在叶和欢身上的眼神落落大方,没有丝毫攻击性:“我听说,是伯母把你找来的。”

叶和欢的手指捏紧手中的房卡。

“阿舆跟他爸妈吵架,回国后就一直和我住在酒店,今天上午,我们去医院看望严奶奶,伯母打电话来,说是阿舆的女朋友来了。”

章凝宁说着一顿,笑容隐含了淡淡的失落跟自嘲,看着自己对面的女孩:“伯母应该跟你说了我跟阿舆的事吧?严爸爸跟严妈妈不赞同我们在一起,这几天给阿舆相了不少的姑娘,我也是刚刚知道原来阿舆在温哥华有一个女朋友。”

“那你来跟我说这些,又是想做什么呢?”叶和欢歪着头,笑得有些讥诮。

“你不要生气,我没有其它意思。”

章凝宁望着她的目光温和,像是在看一个耍脾气的孩子:“我没想到……自己会给你跟阿舆带去困扰。”

“每个做坏事的人都说自己是迫不得已的,就像在成为小三之前,没人会说自己想当小三。”

章凝宁顿时无语,连脸色也不好看了。

“你想要的,我知道,你放心吧,我跟严舆已经分手了。”

叶和欢用房卡解锁,在一阵悦耳的音乐声里,她没再听章凝宁张嘴说的话,进了房间后反手合上了门。

……

叶和欢靠着房门,脸色却异常的平静。

慢慢地,她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拿起几串烧烤,大口地吃起来,腮帮子嚼得肌肉酸疼,嘴边满是酱汁。

她想找出一点能证明严舆其实是喜欢自己的细节,但满脑子却全是她喜欢他时所干的蠢事。

其实他对她没爱意,表现得已经够明显了,只是她当时被一叶障目了而已。

只要得到他一点点的回应,她就以为整个世界都在绕着自己转。

他和章凝宁要结婚了,她在他心里,一直以来到底算什么?

叶和欢拿起手机,开了机,屏幕跳出一大堆未接来电,她没有看一眼,只是拨通了秦寿笙的号码。

“喂?怎么打电话给我啦?……喂?说话……别装死……再不说就挂了?”

听着熟悉的声音,叶和欢抬头看向壁镜,嘴里塞满烧烤鱿鱼,视线却逐渐变得模糊。

良久,她才对着话筒,口齿不清地说:“我失恋了。”

对严舆而言,她是他用来报复章凝宁的用具;对严家而言,她是他们用来阻止严舆跟章凝宁婚姻的挡路石。

“分手了?”秦寿笙微微一愣,哈哈大笑起来,但笑着笑着又严肃了:“真的假的?”

叶和欢含糊地‘嗯’了声,挂断电话,趴在桌上肩膀轻轻颤抖。

……

叶和欢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在床上坐了一下午,不接听任何电话,用笔记本电脑给自己订了张机票。

入了夜,随着‘嘭——’的一响,漫天的烟花绽放,还有鞭炮噼里啪啦的动静。

有新人在酒店举行婚礼。

叶和欢侧头,窗外,明明灭灭的火花映着她眼底隐隐的水光。

————————————作者有话说————————————

以上正文四千字。

原先打算写到二哥出场的,但发现那样的话,得凌晨上传新章节,所以先写完四千字上传,继续写去。。。。

赠送小剧场一枚:

【晚来的中秋节小剧场】

每逢中秋节,郁家的客厅就会堆砌起一座月饼的小山。

时逢郁太太怀第三胎,看到那些精致的月饼盒子,顿时吃性大起,拿了两盒子回卧室。

晚上,郁先生下班回家。

郁太太从卧室出来,笑吟吟地道:“老公,我给你准备了月饼。”

郁先生稍稍感动了下,扯着领带跟郁太太回房间,一边假装好奇地问:“什么口味的月饼呀?”

“都有。”郁太太神秘地眨了眨眼。

一分钟后,郁先生瞅着茶几上那些被掰光月饼皮、只剩下馅的月饼,头疼欲裂。

郁太太:“老公,你不喜欢吃吗?”

“喜欢。”郁先生叹了口气,拿起甜腻的一团细沙,在郁太太期待的目光下,放进了嘴里。

郁太太又递上一团五仁馅。

郁先生:“……”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三】我现在喜欢的人就是他(二哥来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