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8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四】在郁仲骁眼里,她是熊孩子?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8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四】在郁仲骁眼里,她是熊孩子?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仲骁站在马路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蜷缩的一团。

街道空荡安静,路灯光透不过枝叶繁茂的香樟树,他的半个身子被黑暗覆盖,熟悉却又掺杂了陌生的神情,映在叶和欢的瞳眸里,委屈在她心底疯狂地滋长蔓延,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滚滚倾泻下来。

叶和欢蹲在路边,在这个不被她所熟知的城市,三更半夜,犹如一个无家可归的孩童,眼神无助又凄凉。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

从她八岁开始就已经没了家,现在所谓的那个‘家’,她是多余的外来者。

韩敏婧讨厌她,叶赞文不要她,现在,就连她以为是自己生命中那抹暖阳的严舆也离开了她。

也许叶静语说的没错,她就是一颗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的讨厌胚胎。所以,所有人到最后都会离她而去。

眼中弥漫起薄薄的雾霭,叶和欢低下头,掩下的睫毛湿湿的,她盯着郁仲骁挺括的裤腿,温热的液体从眼角再滑落时,她忽然很想去抱住眼前修长的双腿,想要抱住他、把头靠着他的腿静静地待一会儿。

有那么一瞬,她渴望能像那些幸福家庭出生的孩子,在自己受了伤害之后能被呵护在手心里安慰。

郁仲骁在她的跟前蹲下,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大半夜蹲在这里做什么?”

他的口吻绝对算不上亲善,甚至还带着不加掩饰的‘教训’跟责备,就像一位三更半夜逮到问题儿女的家长。

叶和欢不吭声,像三更半夜家长逮到的问题少年,乖乖垂着眼皮,目光瞅着他身上的黑色衬衫。

片刻的沉默过后——

“不是说回温哥华了吗?”他的声音有所软化。

叶和欢鼻子酸涩,刚想伸手去拽他的大衣,一道悦耳温柔的女声传来:“阿林,遇到熟人了?”

紧跟着是车门关上的声响。

蜷在膝盖上的手动了动,叶和欢抬起头,看见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人朝这边走过来,酒红色的精致波浪卷长发,千鸟格的连衣裙,脸上化了淡妆,严格意义上来说,算不得大美人,但胜在气场惊人,令人不容小觑。

肖芸在郁仲骁的身边站定,眼角余光落在叶和欢被泪水冲刷得有些浮肿的脸上:“你认识她?”

郁仲骁站起身,转头看她,不答反问:“怎么下车了?”

“你突然在路边停车,不放心就下来瞧瞧。”肖芸微微笑着,又瞟了眼地上的女孩,对郁仲骁道:“我看她的样子,像是不舒服。”

闻言,郁仲骁又重新看向叶和欢。

他的眼睛很黑很深,像极了月光下的湖,让人无法轻易琢磨出他的心思。

肖芸挽住了郁仲骁的手臂,柔声道:“耗子他们应该到会所了,我们也快点吧,总不好让他们一直等着。”

正说着,肖芸的手机有电话进来。

“喂?你们都到了?”她接起电话,走到一旁的香樟树边,笑容妍妍:“路上呢,你们先玩……”

叶和欢低头坐在路边,捂着肚子,听着肖芸的笑语声,旁边那双皮鞋始终没离开。

肖芸接完电话,很快就过来:“耗子他们嫌‘碧海天’环境太闹,换了‘帝都’,咱们过去,倒是省了一段油费。”

“对了,我给你带了礼物,在行李箱里,等会儿记得提醒我从耗子的车上拿箱子。”

叶和欢从肖芸跟郁仲骁说话时颇为随意的口吻来判断,他们两个关系不一般,因此,她的头埋得更低。

只想着让他们快点离开。

可是,她却听到郁仲骁说:“接下来的活动我不去了,我帮你拦辆出租车。”

“不是说好空出今晚给我接风洗尘的吗?”肖芸的话语间,不满又带着小女人的撒娇:“怎么又说不去了?”

“临时有些事。”

肖芸没有胡搅蛮缠,哪怕有些不高兴,但还是点头:“那好吧。”

郁仲骁拦了辆出租车,稍稍倾身,单手搭在车顶跟司机说了地址,付好车费,然后替肖芸打开车门。

坐进车里,肖芸又看了看路边的女孩,冲郁仲骁莞尔:“你开车注意安全。”

郁仲骁点头,合上车门。

直到出租车在拐角处消失,他才回过身,看向还依然坐在马路上浑身散发着颓废之气的孩子。

……

棕色的皮鞋一步步地走到了她的跟前。

昏黄的路灯光将他的身影拉得异常修长,黑色的阴影落在她的头顶,将她娇小纤瘦的身体笼罩了。

叶和欢没有抬头,听到他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他问她:“还能不能自己站起来?”

“……”

郁仲骁敛眸,俯视着她长长的睫毛,还有翘翘的鼻子,温和的语气透着一丝无奈:“起来吧,送你去医院。”

叶和欢吸了吸鼻子,肚子还疼得厉害,恹恹地,想站起来,却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外边温度低,加上坐的时间太长,两条腿已经发麻。

她倒吸了口冷气,揉着自己摔疼的盆骨,然后仰起头,灯光从郁仲骁身后射过来,晕开在他的肩头,黑色大衣像镀了一层金色光圈,原先糟糕的心情似乎得到了好转,叶和欢咧了下唇角:“小姨父,刚才那谁呀,你新女朋友?”

郁仲骁拿眼角余光淡淡扫了她一眼,带着警告跟凶意,她立刻识趣地闭紧嘴。

“在这等着。”他丢下一句话,径直走开了。

叶和欢又是揉肚子又是自己的小腿,抬头瞅过去,郁仲骁上了不远处的轿车,没一会儿,车子到了她的旁边。

他下车,打开后座车门,又走到她的面前,二话不说,打横抱起她放到了车里。

……

郁仲骁坐进驾驶位,搁在仪表器上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什么事?”

“……”

叶和欢坐在后面,隐约听出对方是个男的,不知道说了什么,郁仲骁低声答道:“今天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的口吻慵懒又随意,甚至还带了些许的痞气,跟她说话时完全不同的腔调。

叶和欢忽然想起刚才那女的好像喊郁仲骁‘阿林’,而不是‘阿骁’。

她也记得唐嫂跟她大概说过这个小姨父的工作……

当下,叶和欢抿紧嘴唇,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生怕自己坏了他的事情。

电话那头又说了几句,郁仲骁勾起嘴角,半真半假的笑意,寂静的车内,是他短促的笑声,有些轻佻,他似乎刚想接话,但突然想起了什么,抬眼看了下后视镜里的人,似乎有所顾忌,出口的话成了——“下次再说。”

挂了电话,他把手机丢回了仪器表上,骨节分明的手又搭回方向盘上。

眨眼间,又成了那个一板一眼的大家长。

叶和欢靠着座位,盯着他还缠了纱布的右手,肚子阵痛缓和,大脑思维又开始活络了。

从上车后,郁仲骁就没搭理过她。

在经历过严舆之后,叶和欢忍不住反思,在别人眼里,她是不是真的很面目可憎?不然严舆为什么说离开就离开,没有一丁点留恋?郁仲骁捡到她时,是不是也在心里咆哮,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这熊孩子?

“小姨父,我今晚是不是又耽误你工作了?”她试探地开口问。

郁仲骁从后视镜里瞟了她一眼,又专注的开车,嗯了一声,教训的话没落下:“所以下不为例。”

“那这样子会不会暴露你?”她的身子往前稍微倾了倾,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音量小声道。

车子里的气压变得很低。

叶和欢脑海里闪过很多警匪片里卧底的下场,有的暴露后被残忍地砍手砍脚,这还算好的,最糟糕的是被虐死后埋尸荒野,无数年后才被发现枯骸,见郁仲骁不吭声,她越想越忐忑不安,害怕自己拖累他。

良久,郁仲骁才开口:“会——”

他的语气很凝重,车内光线阴暗,故意拖长的尾音叶和欢心头一紧,却又听到他说:“就不会让你上车。”

叶和欢眉心微微拧起,手趴着副驾驶椅背,凑过来一本正经道,还夹杂着隐隐的担忧:“小姨父,要不你在路边停车吧,如果他们起疑了对你很不利,我不想下次就见不到你了。”

郁仲骁:“……”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五】我以为你也不管我,顾自己走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