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9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六】要是一直这样抱着就好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9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六】要是一直这样抱着就好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们已经分手了……

这句话不仅仅是辩解,还掺杂了她强烈的个人情绪,委屈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话音落下,沉默逐渐在病房里蔓延。

叶和欢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在眼角处投下剪影,手指甲被她抠的歪歪扭扭,腹部伤口的疼痛和严舆带给她的意外,两者累加,她好不容易明朗的心情又开始转阴,然后听到了打火机点燃时清晰的‘啪嗒’声。

她侧过头看到郁仲骁点了根烟,他也刚好抬头看着她:“我可以抽烟吗?”

“……”

叶和欢没反对,心说你都点了,要真在意我的想法,点烟前就该询问我,现在这样倒更像是通知。

郁仲骁坐在那静静地吐出一口烟,目光却一直定在她的身上,平和但深邃的眼神,不锐利,似乎在组织语言,这态势像教导主任要对问题学生进行训话,叶和欢不敢吱声,突然后悔跟他提及搞对象这事。

在中国,大部分家长不赞同孩子在上学时恋爱,哪怕是成年后,未婚同居更是罪大恶极的丑事。

果然,过了半晌,郁仲骁开口,第一句就是——“你跟他在哪儿认识的?”

“温哥华,他是我的……学长。”

“同所学校的?”

叶和欢刚想点头说‘是’,对上郁仲骁像是能洞悉她那点心思的黑眸,到嘴边的话变成了——“不是。”

他的手指夹着烟,动作随性,烟灰越来越长……

“你们认识多久了?”他又问。

“三年零两个月七天。”

叶和欢从来没这么诚实过,人家问什么,她就答什么,只是自己的初恋被解剖在阳光底下,整个人都感到不自在。

“昨天,我在机场看到你跟一个中年女人离开,是你前男友的妈妈?”

一个‘前’字清晰明确地定位了严舆现在的角色。

叶和欢惊讶地看向郁仲骁,她怎么没瞧见他,郁仲骁掐熄了香烟:“我站在角落,你没看到我正常。”

她‘哦’了声,随后又试探地问:“小姨父,你也是昨天来云南的吗?”

但他那天给外公打电话时明明说已经在登机了……

郁仲骁瞟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去接人。”

“……”

叶和欢又低下头,刚才她脸上那一瞬的八卦仿佛只是错觉,她听到郁仲骁突然正式的口吻:“你现在年纪还小,还是要以学业为主,多交些朋友是好事,但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国外环境跟大陆有很大的差别,但一个良好的生活圈子,不管是对你的生活、学业还是将来的事业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再回头去看你的这段感情,会觉得它存在很多风险因素,你们都还不够成熟,在这个年纪,该做的更多是怎么为将来的生活做出一个合理的规划,只有在固定基础上的爱情才不会如昙花一现即逝。”

郁仲骁说的这些话现实又残忍。

对正处于叛逆年龄期的叶和欢来说,这番话无疑是在质疑否定她的青葱岁月。

她联想到了章凝宁,那个打扮优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在严舆的眼里,自己应该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屁孩,只知道围着他打转,所以才会让他厌烦吧?

“所以,结束一段不成熟的感情,从长远来考虑,也不算是坏事。”

郁仲骁的声音温和了几分,不同于刚才字字见血的不留情:“如果你们真的相互喜欢,等你长大了,有了足够的理智去为未来做打算,再在一起也不晚。”

叶和欢鼻子泛酸,抬起头跟他对视一眼,低低道:“他不喜欢我,跟我在一起是为了刺激他喜欢的人。”

郁仲骁皱了下眉头,但瞧她垂着眼睫,一副泫然泪下的委屈样,自己不擅长安慰人,现在却不得不为之,他站起身,走到床头柜前,打开热水瓶瓶塞,往那半杯凉白开里倒热水,然后将搪瓷杯往她旁边推了推。

白色的雾气从杯口冉冉冒出。

“他亲口说的?”郁仲骁将椅子往床边拉了拉,然后坐下,依然交叠了大长腿。

“不是……是我自己在房门外听到的。”她呐呐道。

郁仲骁颀长的上半身往后倾靠着椅背,双手十指交握,随意地搁在腿上。

叶和欢拿眼角瞥他,她觉得郁仲骁估计在心里暗暗嘲笑她这种被人当备胎的傻妞儿,但她现在,就是个受了伤却无处诉苦的弱者,忍不住跟他倾诉:“我也是到了云南才知道,他已经打算跟他喜欢的女人结婚了。”

“要不然,我才不过来,多丢人……”说到后来,她的声音轻若蚊鸣。

“分手的话,是你知道这些事后他才跟你说的?”

叶和欢的眼圈微红:“就昨天晚上。”

郁仲骁算是知道她大半夜蹲在路边的原因,敢情小丫头失恋了,偷偷从男方家里跑出来,他垂眸看向她纠结在一起的双手,右手大拇指翘翘的,粉红色指甲,白色月儿牙,透着些许的俏皮。

他不动声色地移开眼,开始替她分析:“照你所说的,首先这个男人,在处理事情时优柔寡断,在他决定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时,理应跟你说明一切,但他却一直拖着不说,直到被你无意间发现才不得不提出分手。”

“他让你一个女孩子半夜孤身在外,甚至没有想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你可能会遭遇意外,连这一点小事都安排不好,足以说明在遇到大事时,他并不是个值得依靠的伴侣。”

“这样的男人,你觉得能让你托付终生?”郁仲骁又为自己的措辞做了一个结语。

不过短短几分钟,严舆在她心目中,骤然从温煦善良的男神直接降为没主见没担当的男屌/丝。

骨碌碌的猫眼瞅向正欲探身取香烟的郁仲骁,叶和欢轻声嘀咕:“他也是有优点的。”

郁仲骁抬头看着她,神情有些无语,但随即就抽出一支烟,叼在嘴边,用打火机点燃,他吸了一口,眯着眼道:“等你出了社会,会有更多更好的选择摆在你的面前,目光应该放远些。”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知性、成熟、优雅的女人?”她突然仰起脸问。

……你们男人。

这个只有十八岁的女孩,再一次让郁仲骁哑口无言。

叶和欢见他不说话,以为自己真的说对了,失落地耷拉下肩头,忍不住唾弃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肤浅。

“你现在还年轻,等过几年再研究这个问题。”郁仲骁弹了弹烟灰,口吻语重心长。

叶和欢的视线盯着他,他跟自己说话时一直端的是长者的姿态,分析起她的事儿来头头是道,房间里萦绕着淡淡的尼古丁香味,她没头没尾地问了句:“那你呢?你喜欢怎么样的女孩子?”

病房门开了,也打断了说话的两人。

主治医生过来察看叶和欢的病情,身后跟了两个实习女医生,眼睛不时往郁仲骁身上瞟。

郁仲骁从椅子起身,让开到靠窗位置,嘴边带着一抹温暖的微笑。

“小姑娘是不是下床了?我看纱布上渗出了血,这两天最好多注意点,要拿东西叫人。”

叶和欢乖乖地点头,听医生说着注意事项,就差没拿个本子记下来,看她这副惜命的样子,主治医生被逗笑,跟旁边的实习医生议论:“这小姑娘躺在手术台上,打了麻醉也没用,一个劲喊舅舅、舅舅,搞得我拿着手术刀一时难下手,以为是麻醉失灵了。”

叶和欢的脸一烫,外公没有生儿子,她口中的‘舅舅’只能是胡诌给郁仲骁的身份。

“你昨晚上问我舅舅哪儿时抓我的那下,这会儿还留着红痕呢!”主治医生一边把左手腕伸给她看一边打趣道。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叶和欢眼珠转着,因为心虚尴尬,脸越来越红,却又忍不住偷偷抬眼朝着郁仲骁那边瞅过去。

结果,他也正好在看她,嘴边带着一抹温暖的微笑。

完全是温厚长辈看小孩子的目光。

叶和欢懒懒地收回自己的视线,不去看他,听着主治医生的声音,只觉得有些聒噪,恨不得她快点检查完出去。

郁仲骁却先开腔:“我去外面接个电话。”说完,拿着手机离开了病房。

等病房门被带上,两个实习医生立刻殷切地围着叶和欢问她,她舅舅有没有交往的对象。

“你们这么如狼似虎的,当心吓坏人家小女孩。”主治医生笑道。

叶和欢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长得都还蛮漂亮的,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下,她慢悠悠道:“我舅妈是云南人,我舅舅就是为了她,才把工作调到这边来的。”

——————————————————————————————————————

郁仲骁在安全通道门后打完电话,再推开病房的门,里面只剩下叶和欢一个人了。

“医生走了?”

叶和欢靠着枕头,捧着倒了热水的搪瓷杯捂手,抬眸瞅他一眼:“她们还要查房呢,早就走了。”

郁仲骁点头,表示知道了,他反手合上门。

“我过会儿有事要处理,护工估计得下午一点才过来,午饭我会给你买好,一个人待在这应该没问题吧?”

见他都已经安排好,叶和欢点头,尔后抬起头看他:“现在就走吗?”

郁仲骁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棕色男款机械表,沉稳又充满力量,他望向床上孤零零的孩子,顿了顿,才说:“还早,十点半再走也不迟。”

“现在九点五十七分!”叶和欢立刻滑开手机看了看,还有三十三分钟。

叶和欢看着他坐回椅子上,又拿过床头柜上那张照片细看,好像那上面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她探着脖子瞧了瞧,假装不经意地问:“小姨父,这是你以前服役的地方吗?”

郁仲骁嗯了一声,没有抬头跟她攀谈的兴致,而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那张照片叶和欢也看了好几遍,除了几个**的制服诱惑,还真的没有其它劲爆点。

出于好奇,她钻出被子,慢慢地凑过去,想要看照片是不是变了样,郁仲骁坐得离床很近,她的双手撑着床边缘,怕扯痛小腹伤口,跪坐着探出上半身,下一瞬,五官比常人敏锐的郁仲骁察觉到异样,反射性地抬起头来。

……

叶和欢没想到他会突然抬头,一时忘了把自己前倾的身体缩回去,只是抬眸傻傻地跟他四目相对。

男人微露青色的下巴,几乎要抵上她的鼻子,明明还没碰到,她却感觉已经有胡茬在扎她脸上的肌肤,他鼻间的气息喷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带着灼烧的热度,他紧抿的薄唇眼看就要吻上她的眼睫。

叶和欢的耳廓越来越热,脸也越来越烫,紧接着浑身都开始燥热,小心脏在胸口扑通扑通加快。

在她想着该怎么办时,郁仲骁已经往后撤了撤,不着痕迹地拉开两人的距离。

“想看照片?”他简单的四个字打破了尴尬的僵局。

叶和欢胡乱应声,眼睛不敢往他身上瞄,想要躺回床上去。

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腹部的伤口,疼的她脸色骤白,双腿一打软:“啊!”整个人朝着地板栽下去。

下一秒,她的左手臂被一股力道禁锢,还没摔到地上,人已经被扯回去,她的口鼻间是男人特有的味道,甚至还感受到暖暖的体温,下颌磕到他结实的肩膀,双手下意识地攀住他的脖子。

衣服布料摩擦的褶皱声在她耳边细微地响起,伴随着他低低的声音:“有没有怎么样?”

顾虑到她的伤口,郁仲骁的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腰,也许是这个动作太麻烦,隔着薄薄的衬衫,她清晰地感觉到他手臂肌肉的紧绷,刹那的紧张过后,叶和欢揪着他衣领的手指慢慢松开。

“好……好像没……没事。”她说话突然变得口吃。

叶和欢稍稍偏头,鼻尖碰到他的衬衫领口,没有古龙香水味,只闻到洗衣粉淡淡的清香,混着他身体温热的气息包裹在她的周身,竟让她忍不住留恋这样的安宁,贪心地想要一直这样抱着。

发现他有所动作,她突然痛吟一声,龇牙咧嘴:“扯到我的伤口了,好痛,你不要动……”

郁仲骁真的没再强行拉开她。

他稍稍偏低下头,望着她皱成一团的小脸,用的商量口吻:“我抱你到床上,然后去叫医生,你忍忍。”

病房的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伴随着一道娘炮的声音:“小欢欢,有没有很惊喜呀,宇宙第一美少/年来看你了!”

叶和欢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了两下。

“你的朋友来了。”郁仲骁在她的耳边提醒,她仿佛还听到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叶和欢转头朝门口望过去,来人果真是秦寿笙,染成银白色的头发,紧身长裤裹着他的双腿,红色的中款英伦风衣,收紧的腰带衬出他的好腰线,他另一只脚还在走廊上,迷茫地看着病房里的两人,似乎在犹豫是出去还是进来。

——————————————————————————————————————

秦寿笙专心致志地削了个苹果,讨好地呈上去,叶和欢瞪了他一眼:“谁手术后立刻吃苹果的?真讨厌。”

“你个没良心的,我千里迢迢跑过来看你,你还凶我!”他伸手点了点她的脑门。

叶和欢恹恹地躺下去,郁仲骁离开前摸了摸她的头,又把她当小屁孩看待,她不满地哼哼两声,秦寿笙咬了口苹果,口齿不清地说:“小姨父依旧散发着强烈的直男气息,不过我发现,他依然对我充满了浓浓的敌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七】小姨父,我这样子是不是要坐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