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9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9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看到叶赞文时,大脑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他为什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瞧见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叶赞文眉头紧皱,说话的口吻有些冲:“一天不折腾你就不安生是吧?”

“那也是我的事,跟你叶大老板没什么关系。”叶和欢反唇相讥。

说着,她按响床头的铃,等护士一进来,她扯着嗓子道:“护士姐姐,你们这能让陌生人随便进的吗?”

护士转头打量叶赞文,准备赶人。

叶赞文脸色极差,出声解释:“我是她的父亲。”

听到‘父亲’两个字,叶和欢嘴边的笑变得异常讽刺。

等护士关上门离开,叶赞文解开西装纽扣,双手掐腰,走到病床尾,微微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嚼着口香糖的叶和欢,越看越恨铁不成钢:“不是让你回温哥华了吗?好好的书不念,你跑这里来干什么?!”

“随便来玩玩呗。”叶和欢掀起眼皮淡淡看他。

叶赞文看了眼吊在床头的那两瓶点滴,语气不再那么生硬:“等挂完水,跟我回B市。”

“我不回去,要走你自己走。”

要不是有人接到这个不孝女的手机,他恐怕永远都不知道她在云南惹的麻烦:“在这里,你还挺风光的?拿热水瓶砸人,是不是要闹到整个云南省都家喻户晓,你才肯衣锦还乡?”

叶和欢诧异于他知道自己的砸人事件,但面上邪邪挽起唇角:“叶老板,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幽默?”

病房门开,叶和欢抬头,进来的是殷莲。

她转而看向叶赞文,心里嗤笑,还真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了。

“和欢,你不要跟你爸爸吵,他一知道你在云南,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立刻就赶过来了。”殷莲柔声劝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我爸吵了?”

殷莲脸上神情僵硬。

叶和欢冷笑,话语刻薄:“他要真为我着想,就不该把你这个搬弄是非的惹祸精带过来。”

“混账!”她的话刺进了叶赞文心底,他扬起大手就要教训她。

叶和欢毫不畏惧地回视他:“上梁不正下梁歪,混账的种能好到哪儿去,你见过野鸭生凤凰蛋的吗?”

一耳光终究是没打下来。

叶赞文怒瞪着她,缓缓攥紧手,话是对殷莲说的:“去办出院手续。”

“我说我不回B市,不回去!”叶和欢急了。

“由不得你。”

————————————————————————————————————————

不管叶和欢怎么闹,叶赞文态度强硬,办完出院手续就带着她离开。

碍于叶和欢刚动完手术,他们并没匆忙坐飞机走人,而是在昆明本地找了一家酒店。

殷莲端着一碗粥推开套房的次卧,叶和欢正躺在床上,瞥了她一眼,继续看电视,这样的漠视对殷莲来说早已见怪不怪,她将餐盘搁在床头柜上:“服务生刚送上来的,即便是不饿,也多少吃点。”

“我手术还没过两天呢,你就给我吃这东西,想得还真是够周到的~”

殷莲脸色稍变,语气却依然温柔:“我不知道,那你好好休息,等你爸回来,我们就回B市。”

叶和欢侧头,眉心微拧:“我伤口还没愈合,坐飞机,不是要我的命吗?”

“你不用担心,你爸刚出去租车了,我们走陆路。”

“……”

见叶和欢表情纠结凝重,殷莲浅浅一笑:“这两天你要挂的点滴,刚才也配来了,我以前做过护士,到时候在车上也能帮你挂水,不耽搁你的伤口恢复。”

叶和欢恨不得伸手去撕裂她虚伪的面具,忿忿地扫落床柜上的餐盘:“出去,少在这恶心我!”

殷莲斜眼看向撒了一地的粥,眼底有些冷,但脸上笑容不减。

她瞅着一脸愤懑的叶和欢,唇角微翘:“那你好好休息吧。”说完,端着阔太的架势态优雅地出了房间。

叶和欢气到不行,却找不到地方来发泄。

她不想再回温哥华,也不想回B市,更别说是跟叶赞文和殷莲一起回去。

次卧里的电话线被叶赞文拔了……

外间传来殷莲接电话的声音:“租好了?忘了带身份证?我看看,嗯,在包里,好,我马上送下去。”

没一会儿,叶和欢听到套房门上锁的音乐声。

看了眼旁边没电话线连接的座机,叶和欢捂着腹部,掀开被子,小心翼翼地下床去了外面。

殷莲果然已经出去了。

叶和欢先到门口反锁套房的门,又上了栓,然后移步到沙发边,拿起座机电话,迅速拨通了郁仲骁的号码。

在这一刻,她想到能求助的人只有在云南的郁仲骁,况且,她莫名地失踪,也许他也在找自己。

“喂?”电话很快就通了。

听到熟悉的男中音,叶和欢差点喜极而泣:“小姨父,是我和欢,我被人囚禁了,你能不能来救救我?”

“你现在在哪儿?”

叶和欢报了酒店名字:“我在十一楼,他们说过会儿就要带我回B市……”

“我刚才问了医院的护士,接你走的是你爸爸?”郁仲骁在电话那头突然问。

叶和欢愣了下,不知为何心生不安,但还是磕磕碰碰地回答:“是我爸爸,他甚至都不让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叶和欢手指攥紧话筒,也没吱声,过了会儿,郁仲骁先开口:“既然你爸特意来云南找你,跟他回去吧。”

“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很多事办起来都不方便。”

“不是还有你吗?”叶和欢快速地回道,假装没听懂他的意思。

他的话,处处替她着想,是个好长辈,但在她听来,也无意之中在跟她划清界限,他只是她的小姨父,两人也没有过很深厚的相处,要真的归根结底,她之前麻烦他那么多事已经说不过去了。

她看不到郁仲骁脸上的表情,但也已经开始猜测他是不是不耐烦,后悔被她这个熊孩子缠上?

“我的工作平日里很忙,很多方面都没办法顾及到你,如果身边有家属陪着,类似于昨天的事不会再发生。”

还真的是一个好人。

连让她走的话都能说得这么委婉,一点不伤她的自尊心。

要是脸皮薄的女孩,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礼貌地道声‘保重’,然后挂断电话?

可是她的手却像黏住了话筒。

郁仲骁低低沉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我现在有点事要处理,回去的路上,自己注意安全。”

……

将话筒扣回座机上,叶和欢听到房卡触碰感应器的声音,门把手被用力扭动了几下。

“怎么打不开?门明明解锁了——”殷莲的声音隔着门隐隐传来。

随机,房门被重重地拍响,并没有什么耐心。

叶和欢捂着腹部伤口,慢吞吞地起身,又慢悠悠地过去开门,门一开,外头杵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男的当然是叶赞文,脸色极差,女的……叶和欢瞥瞥眼殷莲,转身往里走。

门一关上,叶赞文又开始冷声呵斥她:“好好的锁什么门?你又在房间里干了什么?!”

叶和欢没顶嘴,耷拉着眼皮,挪着脚步回次卧。

叶赞文追到卧室门口,见她用被子裹着头,一副不听教的德行,这几天挤压的怒火上涌,大步上前,一把扯掉了被子:“我送你去温哥华,是让你好好读书,你倒好,跟不三不四的人厮混,小小年纪还学会跟别人抢男人,你拿镜子照照你现在的样子,跟接头那些女混混还有什么差别?!”

“……”叶和欢装死,一声也不吭。

叶赞文松了松领带,还要说,赶进屋的殷莲拉住他:“有什么话等回了家再说。既然车都弄好了,先下去吃点东西。”

叶赞文‘嗯’了声,显然还没消气,望了眼床上,转身出去了。

等他们锁上门离开,叶和欢才睁开眼,定定地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盯了良久,又重新爬了起来。

……

用完午餐,叶赞文跟殷莲回到套房。

次卧里的人早已不见踪影,看着沙发上被翻得一塌糊涂的公文包,叶赞文额际青筋暴动。

殷莲仔细查看了一下,松了口气,抬头望向怒形于色的叶赞文:“其它倒没少,就两万块现金不见了。”

“孽女!”叶赞文一声怒喝,指着殷莲道:“马上给她打电话,让她回来。”

话筒里传来机械的女声:“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叶赞文这才记起,叶和欢的手机掉了。

————————————————————————————————————————

从套房到电梯门口那段路,叶和欢停停歇歇,花了五分钟左右才走完。

她不清楚自己的伤口有没有裂开,走的时间一长就疼得直不起腰来,暗暗咬牙,跟着其他人进了电梯。

走出酒店,叶和欢担心会遇到叶赞文他们,下意识把棉衣的帽子往下拉了拉,挡住大半张脸。

她在路旁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问她到哪儿,叶和欢神情怔愣,因为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打算去哪里。

从兜里抽出两张红币递给司机,她说:“先开着吧,您觉得哪儿好就往哪儿开,等超了这个油钱我就下车。”

司机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瞧这穿着打扮,加上又是从五星级酒店出来的,应该是跟家里闹别扭的富家千金。

所以,他也没多话,接过钱后发动车子。

坐在后座,叶和欢望着窗外迅速倒退的路景,神情有些迷茫,经过一家移动营业厅时,她忽然让司机停车。

叶和欢穿着奶白色的长款毛衣,下边是黑色紧身袜,一双深驼色雪地短靴,高高的毛衣领子跟外套帽子将她的五官都遮掩了,又低着头,阴恻恻的样子引得其他人瞧过来,本能地往旁边挪了挪,给她让道。

营业员替她补办好手机号,顺道问她:“要不要看看手机?”

叶和欢偏头,瞧见旁边的展示柜里摆了不少手机,她想了想,问营业员:“有诺基亚的吗?”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是今年刚出的款,很多女孩子都喜欢。”

叶和欢瞅着那些五颜六色的手机,脑海里想的却是郁仲骁的那款黑色‘老年机’,上次她瞟见,是诺基亚的,她抿了下唇角,向营业员描述‘老年机’的外形:“我想买这样的,你们这儿有吗?”

“你是说6610i?”营业员恍然大悟,笑着点头:“有的有的,你等等,我去拿。”

————————————————————————————————————————

走出营业厅,叶和欢怀揣着一个深蓝色诺基亚6610i,尽管伤口还隐隐作痛,但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

开机,好几个未接来电进来,都是本地座机号。

叶和欢猜到是谁打的,没有回,锁了屏,四下张望,看到一家影院,不疾不徐地走了过去。

坐在电影院里,叶和欢看不进一点影片内容,周围的欢声笑语仿佛被隔绝在她的世界,她低头把玩着新买的手机。

在屏幕上反复输入删除某个手机号。

她想打给他,但又怕惹他嫌,所以当郁仲骁的号码出现在来电显示里时,叶和欢着实吓了一跳。

手机嗡鸣声一遍又一遍。

叶和欢盯着那十一位倒背如流的数字,心跳加速,手指却怎么也按不下去,像个做错事逃避的坏孩子。

屏幕上显示了两个未接来电。

随后,屏幕又是一亮,一条新短信进来,叶和欢点开,看到三个字——【接电话】

她的鼻子忽然酸涩,旁边的观众被影片里的情节逗得哈哈大笑,但她却沉浸在自己悲伤中无法自拔。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联系自己,却是在这种氛围下。

当震动再次响起时,叶和欢按了接听键,把手机拿到耳边,那边劈头就问:“你在哪里?”

周遭的笑声代替她的声音传入话筒。

“周围怎么这么吵?”

叶和欢听着他有磁性的嗓音,没有回答,电话那边的人又开口:“说话。”

“……”

“你家里找不到你,你外公很着急。”

“那你呢?”叶和欢突然问,眼圈有些湿润:“要不是我外公,你是不是根本不想搭理我?”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他说。

叶和欢很干脆地挂了电话,努力憋着眼眶里发烫的湿润,他对她好,不过因为她是韩永松的外孙女,如果没有外公这层关系,他恐怕连多看她一眼都不会……

手机又有短信进来,是他发的——【告诉我地址,我去接你】

叶和欢没有回,当手机又响起时,她立刻挂掉,再响,再挂,连带着这款手机,她也觉得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人家只是把她当做了某个责任,也许还是个拼命想甩掉的麻烦,她偏偏还乐在其中,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电影散场,叶和欢跟着其他观众离开。

出影厅,她低垂着头,整个人的情绪恹恹的,肩膀上突然搭了一只骨廓修长的大手。

她倏地回过头——看见依靠着旁边墙壁、穿着大衣的男人是郁仲骁时,她吓得不轻,下意识地挣脱着想跑。

不知道他是怎么找过来的……

叶和欢没挣开,郁仲骁站直身,跟她之间隔着大概五十厘米,他低眸看着他,很平静,慢慢地开口:“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跑出来看电影了?”

————————————作者有话说————————————

因为更的晚了,所以决定……剧透明天某个关键情节——估计开场就是啵啵……有木有很震惊?有木有荷尔蒙激增?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一】她拉住他的衬衣领子用力往下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