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9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一】她拉住他的衬衣领子用力往下拽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9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一】她拉住他的衬衣领子用力往下拽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跑出来看电影了?”

叶和欢定定地看着他的脸庞,觉得异常的委屈跟难堪,她忽然不想见到他,不想再做一回让他讨厌的熊孩子,在他放松手劲的刹那,她用力甩开郁仲骁的手,忍着伤口的疼痛,跟着人/流往外跑出去。

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是像一只无头苍蝇在人多的地方穿梭,右手却下意识去捂自己的腹部。

跑出不到五十米,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地行驶在她的左侧路边。

郁仲骁将副驾驶位车窗落下:“上车。”

叶和欢甚至连眼梢余光都没瞟一下,目视着前方,越走越快,也越走越急,像是在跟那辆车赌气一样。

与其说是气他,叶和欢更气自己,为什么要把别人的好脾气当做理所当然?

没办法,郁仲骁只好把车停靠在了路边。

甩上车门,长腿迈开,他朝着叶和欢的方向追过去,不过三五步就逮住了她,劈头就是一顿训话:“你知不知道自己这样一声不吭跑出来,家里会有多担心?”

“那是我自己的事。”

叶和欢眼圈难受,埋着头要走,想推开他,却被他的大手扣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她抬起头,迎上了他黑深的眼眸:“我等会儿就打电话告诉我外公,我在云南玩的很开心,让他不要再打电话麻烦你。我还要在这里逛逛,你有事先忙去吧,不用顾及着我的。”

叶家跟韩家似乎都没出过这么不听教、冥顽不灵的性子……郁仲骁望着她犯了倔的小脸:“有事先上车再说。”

“没事。”叶和欢接话接的很快。

路边偶尔有一两声鸣笛声,两人就这么,在路边僵持着。

郁仲骁的手机响了,他看杵在那的女孩一眼,掏出手机接听电话:“喂?……找到了……我等会儿带她去酒店。”

是外公。

叶和欢从郁仲骁说话的口吻判断出来,想趁机溜走,还没迈出脚,他已经结束通话。

“我送你回酒店。”他道。

叶和欢瞅着郁仲骁,直到这一刻,她更相信他不过是个局外人,又怎么能要求他明白她有多讨厌叶赞文跟殷莲?

郁仲骁拉开轿车的后座车门,示意她上车。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

不想上车,不想回酒店,更不想是由他亲自送她过去。

叶和欢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棱角深刻的五官,她的眼神并不像个孩子在看长辈,最起码在郁仲骁看来,这样的目光不是个十几岁女孩该有的,透着无奈跟责怪,仿佛还在拼命压抑某种感情。

她慢慢地蹲在了地上,抱住自己的双腿,低着头,眼角泛出了泪光。

灵魂就像被无形的枷锁禁锢着,挣不脱,只有无望的黑暗笼罩,窒息的感觉令她想要发疯发狂……

叶和欢忽然仰头,瞅着车旁的男人,手按着自己的肚子,似乎下一秒,眼泪就会掉下来:“我痛得站不起来,你过来拉我一下吧。”

郁仲骁走过来,及膝的黑色大衣衬得他两条腿格外修长。

深驼色的麂皮皮鞋停在她的身边。

叶和欢垂着眸,果然如她所料,他不是递给她一只手,而是弯低身,作势就要来抱她去车上——

当郁仲骁靠过来时,她蓦地伸出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他猝不及防,被她拽得重心不稳,整个人稍稍往前倾,修长的手指撑在水泥地上,郁仲骁稳住身形,才没有压在叶和欢的身上。

“小姨父,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稍一低头,对上的是她恶作剧得逞的眼神。

一股少女特有的清淡气息,混杂着牛奶沐浴露的香味,强烈地侵袭了他的感官神经。

郁仲骁喉结微动,无奈的神情间似乎还隐含了一丝的不自然,抬起一只手去扯她搭在自己脖颈处的小手:“你先松——”

叶和欢突然拉住他的衬衣领子用力往下拽。

在他反应过来之际,她仰起脖子,另一手攀着他的肩胛骨,凑上去,用两瓣温软的唇封住了他未出口的话。

薄唇上袭来的重压让郁仲骁身形一僵。

叶和欢缓缓闭上眼,她发颤的睫毛扫到他的鼻梁,细白的手指因为紧张,攥皱了他的衬衫后领,心脏也像小鹿乱跳,当她大着胆子,生涩地伸出舌尖试探他微启的唇齿时,刚要钻入他的口腔里,人已经被一把推开去。

“够了!”

肩膀被紧紧握住,疼得叶和欢睁眼,双颊发烫,郁仲骁黑洞般深不见底的眼正直直地望着她,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像是一种探究又像是一种讨伐,那一瞬间,她心中生出了胆怯,为自己刚才冲动的行为。

在短短几秒的意乱情迷过后,叶和欢的身体仿若坠入了冰湖之中,一颗心不停往下沉,手指尖亦是冰凉发颤。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他低沉的嗓音不带任何情感。

“……”

叶和欢静静地回望着他,眼圈渐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这个时候的她,郁仲骁觉得又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害怕,目光依旧澄澈纯真。

良久——

她好像听到一声叹气,郁仲骁的双手离开了她的削肩,他先站了起来:“起来吧,我送你过去。”

“我要留在这里。”叶和欢声音闷闷的:“我不要回B市去。”

郁仲骁的手机又震动了,这一次,被他直接按掉。

叶和欢已经起身,她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嘴唇上仿佛还预留着他的温度:“别送我去酒店——”

我想要跟你在一起。

后半句话,叶和欢终究是没说出口。

连她自己都清楚,他是自己的姨父,而她刚才干的事,足以受到道德的鞭笞,她亲了自己的姨父,在四唇相碰的刹那,她甚至无法掩盖内心更多阴暗的想法,可是那些秘密她都没办法告诉任何人,包括他。

郁仲骁看见了她眼中的祈求,但这次他没心软,语气强硬到不容置喙,他说:“你必须回去。”

————————————————————————————————————————

叶和欢终究还是回了B市。

把她送到酒店门口,等到下楼来接的叶赞文,郁仲骁跟他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然后驱车离开了。

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多看她一眼。

现在的他,应该是那个最希望她离开云南的人了吧?

从云南回B市的二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叶和欢偷偷给郁仲骁发了短信,他没有回复,她试探地打了个电话,响了很久,他没有挂掉,但也没有接,像是在等待她自己死心收线。

中途,车子停在服务站,叶和欢没有下车,两眼发直地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

车门突然被打开。

有人坐进来,她侧头,瞧见是叶赞文,收回视线继续看窗外。

“你喜欢的那男孩子是不是叫严舆?”叶赞文努力让自己说话的口吻平和一些:“如果你真的喜欢他——”

“人家都嫌弃我家风不正了,怎么,叶大老板打算斩妖除魔了?”叶和欢拿眼角瞥他。

叶赞文听到她阴阳怪气的话语,脸色骤变,忍着一口气,推开车门又下去了,似乎多跟她待一秒钟都是煎熬。

……

一回到B市,叶和欢就被安排住进了最好的医院。

不过一个上午,病房里已经摆满了花篮跟水果篮,她又跟秦寿笙合作折价倒卖给了医院门口的小店。

叶赞文看到她盘腿坐在床上跟秦寿笙一块数钱,气得摔门而去。

下午,韩静秋也来探望叶和欢。

跟她同来的是个年轻小伙子,韩静秋介绍说是音乐中心的同事,因为自己早晨没开车上班,就麻烦对方送她来。

叶和欢盯着那个白白净净的男人,几乎一眼就认出,正是机场跟韩静秋搂搂抱抱的奸夫。

“没想到你外甥女都这么大了,不过还真是个大美人。”小白脸言辞间下意识地讨好跟韩静秋有关的人。

叶和欢撇了下嘴角,不予评论。

倒是韩静秋,有些拉下脸,但还是强颜欢笑,一手搭在小白脸肩头,眼角余光飘向叶和欢:“我家小外甥女当然漂亮啦,哪是我这种老太婆能比的。”

————————————作者有话说————————————

今天的吻戏写了删删了写,总感觉情感把握不到位,最后成了短小君,所幸没断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二】大乱的韩家,被捉奸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