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39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四】你不要喜欢她,好不好?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39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四】你不要喜欢她,好不好?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耳畔响着火车碾过铁轨时发出的撞击声,当车轮轧过两轨衔接处,车身虚晃,影影绰绰的光线掠过眼前。

叶和欢目不转睛望着跟前的男人,双手无意识地揪紧身前的包包肩带,刚才一截车厢一截车厢寻找他的勇气仿佛一下子抽离了她的身体。和他四目相对,她甚至忘了言语,背贴着车皮,抿着唇瓣像个不知所措的小孩。

郁仲骁已经收起了诧异,湛黑的眼眸回望着她,眼神深邃又平静,他没有立即张嘴说话。

过道上有一两个乘客经过。

不过是短短几秒,叶和欢已经想了很多种开场白,这么巧?总算找到你了?我特意找你来的?见到我有没有吓到?

她就像是一只落入陷阱的兔子,在猎人的眼皮底下故作镇定。

旁边的车厢突然发出女人的尖叫声,还有物品落地的碰撞,几个乘警脸色难看地从叶和欢跟前跑过去,过道上也混乱一片,叶和欢刚要转头去看,郁仲骁突然迈开了长腿三五步到她的面前。

映入她视线的是男人微敞开的衬衣领口,还有衬衫下隐隐可现的厚实胸膛。

郁仲骁抬起双臂越过她的肩,骨节分明的小麦色大手撑在车皮上,呈保护姿态将她护在怀里,叶和欢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喘了,所有吵杂的声音仿若都消失在她耳边,任由他替自己挡开那些推挤。

“打人啦——”有人高声叫嚷起来。

乘警冷声喝道:“都散开!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围观的乘客被驱散,叶和欢垂着眼睫,瞧见一双双的鞋在旁边晃来晃去,男人笔挺的裤腿也晃入她的余光里,当过道里的人越来越多,她的鼻尖几乎要碰到他的衬衫。

指甲抠着手心的肉,叶和欢的耳根有些热,因为他刚才不着痕迹的半步靠近。

她的心跳怦怦,从前的大胆在面对他的时候不见踪影,犹如一个勇士在巨人面前顿时成了小矮人。

所有的乘客都回到各自的座位,过道恢复了通畅。

眼前的男人没有动,笼罩着她头顶的高大黑影犹如一道乌云密布在她的心尖。

叶和欢蜷起的手指泄露了她的不自在,耷拉下眼皮,眼珠子却微动,郁仲骁衬衫下胸膛的温热感染到她的脸上,他鼻间的气息声若有若无地划过她的耳际,连带着她的脖颈也爬满了可疑的红晕。

稍倾,郁仲骁慢慢收回自己的手,拉开了两人间的空隙,但依旧站在她的对面。

叶和欢的视线跟他的胸口齐平,瞟见解开了两颗纽扣的衬衫领口,他的语速适中,声音还是象征性的低沉:“就你一个人?还是跟朋友出来的?”

意识到他在跟自己说话,叶和欢忙仰起头,回望着他的眼,说话时有些支支吾吾:“跟……跟朋友。”

“不过走散了。”她低低地补充,指尖无意识地抠着包上那道划痕。

这个小动作引得郁仲骁低睨,几乎一眼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被割破的?有没有找乘警处理?”

“还没——可能在车站时就被偷了。”

叶和欢左右扫视一圈,才抬起眼重新望着他,装出偶遇的惊讶:“小姨父你不是在云南吗?是要去哪儿出差吗?”

郁仲骁看着她的眼神带了审度,深刻难懂。

在这样的注视下,叶和欢顷刻间就被打回了原型,目光闪烁,先自己扯开话题:“我们学校组织去外市春游,我本来不想来的,但老师说每个人都必须参加——”

“你在哪个车厢?”他突然问道。

“……嗯?”

郁仲骁稍低头,盯着她小心提防的模样:“我送你过去。”

“就在前面。”叶和欢伸手胡乱指了一通,指完又后悔了,生怕他真的要送自己过去找所谓的老师同学:“其实我……也没看清楚车票来着,跟钱包一起都被偷了,我刚才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他们,可能是我上错车了。”

说完,她暗暗忐忑,不晓得他会不会察觉到自己是在胡诌。

“那现在你想怎么办?”片刻后,郁仲骁开口问她。

怎么办,他问她想怎么办……

他这句话却像是在侧面敲击她,千万别企图赖上他。可她不想从他这里拿些钱在前面的站下车,她本来就是来找他的,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他——叶和欢仰起头,故作坦然地跟他对视:“我在火车上也没有其他认识的人……”

郁仲骁脸上的表情很平和,半晌的静默后,他偏头看向左侧的那个车厢。

“我说你怎么接个电话要老半天,原来在这里跟小姑娘——”透着揶揄的女声戛然而止。

叶和欢循声转头,车厢门口站了个女人,对方也正错愕地瞧着她。

是那晚酒吧里的美女。

叶和欢一眼就认出了她,亦是那个韩菁秋所说的‘小三’,郁仲骁口中借住滨江苑的‘朋友’。

“你怎么出来了?”郁仲骁对着那美女问。

“刚才乘警不是逮了两个小偷吗?见你一直没回来,不放心就过来瞧瞧。”

说着,她端详起站在郁仲骁对面的女孩,眼角余光却询问他,郁仲骁不咸不淡地介绍:“这是我外甥女。”

他用简单几个字就给两人划好了辈分差距。

叶和欢有些不满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郁仲骁没有看她,甚至还稍稍别开头,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

倒是那美女微笑地冲和欢点头:“上次我们就见过,还记得吗?我姓姜。”

“姜阿姨好。”叶和欢的嘴巴向来很甜,又一副乖巧样,立刻就博了人家美女的喜爱。

姜慧被一声‘阿姨’叫得眉开眼笑,问郁仲骁:“我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家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外甥女?”

“……”

郁仲骁没有说话,似乎并不愿意多聊这个话题。

叶和欢本来心里还有些难受,她以为他是孤身回丰城,没想到竟是有佳人相伴,也只有自己傻乎乎的在那自作多情,但此刻见他那像被自己搅了好事的样子,她又跟着愉悦了:“姜阿姨也是去丰城吗?”

郁仲骁抬头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

不过这一眼,叶和欢并没有注意到,她正忙着跟‘姜阿姨’套近乎,要不然她会发现自己说话的前后矛盾。

“是呀,你也去那里?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在旁边的车厢吗?”姜慧关心道。

叶和欢怯怯地瞄了眼郁仲骁,说话的声音变得很轻:“我遇到小偷,包里的东西都不见了。”

“还有这种事?”姜慧一脸的惊讶,转而看向郁仲骁:“刚才乘警不就在这,仲骁,这事你跟他们说了吗?”

“她都不知道是在哪里被划破的,怎么说。”郁仲骁说话的口吻有些敷衍。

叶和欢隐隐察觉到在短短几分钟里,郁仲骁的心理发生了某种变化,是在怪她这尊大灯泡吗?

“那你还记得自己的车厢跟座位号吗?”

叶和欢摇头,手攥着包肩带:“我好像坐错车了,找不到跟我一起的人——”

她揪包的动作在姜慧眼里,代表了委屈跟无措,姜慧抬手摸了摸叶和欢的头,话是对郁仲骁说的:“要不跟我们一起到丰城下吧,这大晚上的,小女孩一个人在外多不安全,要是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那一刻,叶和欢没有去看郁仲骁脸上的表情,任由姜慧牵着她进了车厢。

“你就坐你舅舅的位置,行吗?”姜慧询问她的意见。

那是并排的两个座位,靠过道的位置上放了件黑色的外套,叶和欢已经认定,那是郁仲骁的。

郁仲骁没有进来,去了列车餐厅买晚餐。

姜慧将男士外套搁到小桌上:“等会儿让你舅舅穿身上,免得占地方。”

“我拿着吧。”叶和欢说这话时已经拿过了外套。

姜慧转头看她——

女孩正低头折叠衣服,浓密的睫毛像两叶小扇子,她的每个动作都很认真,像是在对待一件心爱之物。

感觉到旁边注视的目光,叶和欢侧过头,看到姜慧正盯着自己。

“你跟你舅舅的感情真好。”姜慧弯着眉眼道。

“他不是我舅舅,”叶和欢撇了下唇角,一边叠衣服一边不以为然地说:“是我的小姨父。”

她再抬起头,发现姜慧听完自己的话神色微怔。

刚才的得意忘形,让叶和欢差点忘了姜慧跟郁仲骁之间微妙的关系,男女自称是‘朋友’的一般有那么点不正常,而且还孤男寡女地大晚上出行,现在知道她是郁仲骁妻子的外甥女,尴尬了吧?紧张了吧?

叶和欢忍不住打量起姜慧,她穿了一件米黄色的针织开衫,里面是白色T恤,底下是牛仔裤,落落大方的打扮,而且脸上总是带着一点笑,令她看上去很亲善,想到她跟郁仲骁站在一起的画面,叶和欢心里生出了几分嫉妒。

跟前的小桌上忽然多了两个盒饭,耳边是姜慧温柔的声音:“怎么就买了两个?你自己不吃吗?”

“我不饿,出去抽根烟。”

熟悉的低沉男声让叶和欢抬头,车厢灯光下,他的五官很深刻也很迷人,但他没有看自己,深沉却不失温和的目光是直接落在姜慧身上,她不可避免地失落,他厌烦韩菁秋那样的性子,原来真喜欢姜慧这样进退有度的女人。

她怔怔地盯着那两个饭盒,连他什么时候出去的也不知道。

———————————————————————————————————

火车到达丰城,已经快凌晨十二点。

后半程叶和欢都没怎么开口说话,姜慧问她是不是担心钱包的事,她朝两车厢的过道处望了眼,含糊地点头。

只有她自己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情绪难受。

跟在两人身后下火车,叶和欢望着郁仲骁跟另一个女人的背影,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陈杂的坛子。

在火车站门口,姜慧先挥手拦下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

叶和欢站在一根石柱旁,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柱子,时不时抬头看向在道别的两人。

她继而想到了那晚在云南遇到的女人,本就低落的心情越发不可收拾。

等姜慧坐上车离开,郁仲骁在原地站了十几秒,转身,朝石柱子这边走过来,站定在她跟前:“走吧。”

叶和欢没多问,安静地跟在他的后头。

……

郁仲骁带她去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开了个房间,还将皮夹里的现金都给了她。

“那你打车回家的钱呢?”叶和欢捏着他给的一叠人民币,那双猫眼儿看着他:“要不你留一张?”

说着,她抽出一张五十元的纸币递给他。

从郁仲骁跟前台说订一间豪华大床,她就知道,他是打算安顿好她之后直接回家休息。

刚才在车上,郁家老太太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家,虽然她坐在后座,但也听了个大概,郁母一直在家等着。

只要不是去跟姜慧过夜,对叶和欢而言,郁仲骁去哪儿睡都OK。

郁仲骁睨了一眼那张纸币,没有伸手去接,他说:“我身上还有零钱,先送你上楼。”

进了电梯,两人没说话,叶和欢偷偷拿眼角余光瞟身边的男人,他正抬头看着数字的变化,薄唇轻轻抿着,在云南住院时,他靠在窗边温暖带笑的眼神已经很遥远,她不是傻瓜,不会感觉不到他对自己刻意的疏远。

这一切的变化,源于她那个冲动的亲吻。

——————————————————————————————————

郁仲骁把房卡插/进卡槽,整个房间瞬间被橘黄色的灯光照亮。

“晚上锁好门,明天上午我过来送你去车站。”

叶和欢站在床旁边,见他交代完欲走,心生不舍,提高了声音道:“这个床单有些脏,我睡不着。”

郁仲骁脚步一顿,转过头看向雪白的床单。

“你看,这里有些泛黄,不知道多久没洗了,能不能让他们来换一换?”她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郁仲骁抬头,朝她望过去,一双澄澈殷切的眼眸正巴巴地盯着他。

……

五分钟后,酒店工作人员前来换床上用品。

叶和欢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眼睛却瞥向站在一边看工作人员换床单的男人身上。

房间里响起一阵蜂鸣声。

郁仲骁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走到洗手间里接电话,叶和欢伸着脖子瞧过去,隐约听到一些字眼:“……过会儿回去……你到了就好……再说吧……上午有事……明天下午我去接你……嗯挂了。”

是姜慧打来的。

叶和欢看向电视屏幕上的卡通人物,在他眼里,自己可能真的只是个小屁孩,而不是个跟他平等的女人。

郁仲骁打完电话出来,工作人员已经离开,沙发上已经不见了人影,他在房间里环视一圈,床上拱了一团,用被子裹着,见她睡了,郁仲骁在床尾站了大概有五分钟,收起手机准备转身离开。

“小姨父!”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来,她的长发有些凌乱,眼圈红红的。

在郁仲骁回过身之际,叶和欢蓦地爬起来,冲过去抱住了他,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因为惯性的冲撞,郁仲骁往后退了一小步,双手下意识托住挂在自己身上的人儿。

她把脸埋进他的肩窝,声音透着央求:“小姨父,你不要喜欢姜阿姨好不好?”

“我跟她只是朋友。”郁仲骁不轻不重地回答。

叶和欢不相信,他对姜慧说话那么温柔,却看都不愿看自己一眼,这样的差别待遇令她心酸。

“她丈夫是我以前的战友,她来丰城是为了看丈夫。”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四十五】她的目光坚定到郁仲骁竟不知该如何接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