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0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三】您是长辈,过去是我不知所谓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0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三】您是长辈,过去是我不知所谓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郁仲骁。

她的心里百味杂陈,那感觉就像你正想方设法躲着一个人,结果他偏偏就那么猝不及防地站到了你的跟前。

叶和欢走上去也不是退下去也不是,只能心如擂鼓地杵在那里,半晌没有动作。

当她咬咬牙正准备溜走,男人仿佛有所感应一般,眼尾余光朝下睨向她所在的缓步台处。

几乎是刹那间,叶和欢的双脚被钉住了。

在他幽静又凌厉的眼神里,她有些不知所措,沉默之间,暗暗唾弃自己,有电梯不坐你爬什么楼梯。

楼梯间不曾传来门开启合拢的声响。

郁仲骁没有走。

这个认知窜入叶和欢大脑,她的手心有了湿意,发生在丰城的事情不断提醒着她自己犯的傻,尤其是郁仲骁刚才在病房里那平静的一眼,更让她做不到若无其事地去面对他,曾经她有多大的勇气,那么现在她就有多么的胆怯。

对这个男人,她再也不敢触及‘喜欢’这个词,只想要避得远远的。

叶和欢的手机在口袋里响了。

尖锐的铃声在狭仄的楼道里一遍又一遍地萦绕。

她把手伸进口袋按掉了电话,铃声戛然而止,回音却被这份突兀的寂静衬得空旷而悠长,叶和欢手攥着坚硬的手机壳,踌躇再三,终究还是选择硬着头皮拾阶而上。

当黑色皮鞋出现在叶和欢低掩的视线里,她停住了脚步,因为那条横档在前面、穿着笔挺军裤的大长腿。

从刚才她第一眼发现郁仲骁,他都维持着这个抽烟动作没变过。

叶和欢盯着他的腿,见他没挪开的意思,停顿了几秒后,她故作镇定地抬头,微笑着冲郁仲骁打招呼:“小姨父你在这里抽烟?外公还在病房里吧?”

说着,她还装模作样地往门上那扇窗口瞄了眼,好像从这里就能看到病房的情况。

就是不去正视他的眼睛。

郁仲骁没接话,在叶和欢静等待的时间里,他忽然抬起夹着香烟的手,在他的手指要碰到她的脸颊之前,叶和欢像是从梦中惊醒,猛地倒退,后背撞上楼道冰凉的墙壁,骤红着脸,睁大一双猫眼看向对面的男人。

当看见他手里多了一根枯草,叶和欢的耳根更烫。

就在这时,安全通道的门突然被推开,进来个讲电话的男人:“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刚才那边信号有些不好……”

在男人路过自己身边时,叶和欢埋下头,匆匆拉开安全通道门出去了。

——

推开病房门,殷莲温柔的劝导声从里面飘出来:“你啊,也别整天把离婚挂嘴边,哪个男人高兴每天回到家听到这些话?仲骁的性格你结婚前不就清楚了?爸说的没错,你要还想跟仲骁过下去,就收拾起你爱玩的性子。”

“我不就犯了次错,你们怎么老拿来说事?!”

叶和欢一进去便看到韩菁秋靠坐在床头,含着泪的眼睛里满是委屈:“我都已经跟他认错了,现在到底是谁不想好好过日子,你跟爸只会说我,怎么不去说说他?要么不回家,昨天一回家就说要跟我离婚……”

韩菁秋抬眸瞧见叶和欢,立刻噤了声,躺回床上转了个身,用薄毯遮住头。

殷莲起身迎上来,面带微笑:“和欢回来了?粥给我吧。”

叶和欢刚把袋子递过去,殷莲的视线越过她落在门口,笑容更亲切:“接完电话了?部队里要有事你先回去吧。”

“……”叶和欢没有回头。

在她走向韩老时,听见身后低沉的嗓音:“晚上本来有个会,不是很重要就推了。”

……

韩老的脸色在叶和欢进来后就阴转晴,尤其当她走到身边,神情慈爱地问:“中午吃得那么少,饿了吧?”

“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殷莲也跟着插话。

她看了看腕表,对郁仲骁道:“仲骁,你带爸跟和欢去吃饭吧,菁秋这边,晚上我陪着就行。”

闻言,叶和欢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瞟向声源处。

郁仲骁正站在床边,神色平静地看着床上缩成团的韩菁秋,在他伸手去拿搭在床尾的外套时,叶和欢堪堪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心里想的是——这顿饭对她而言倒不如不吃。

——

晚饭是在一家酒楼吃的。

坐在包厢里,叶和欢很少说话,只有韩老问她时才会答一句,其它时候都低着头玩手机。

“想吃什么菜?”韩老忽然把菜单搁到了她的面前。

叶和欢的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到菜单上,她说不出来喜欢什么,看着那一个个菜名,只觉得大脑有些晕乎乎的,抬手胡乱点了两个菜:“这个,还有这个,够了。”

“怎么都是蔬菜?”韩老皱起眉头道:“都瘦成这样了,又老是考试,要多吃点肉,营养得跟上。”

叶和欢笑笑,没有说话,但她感觉到有目光投在自己的脸上。

放在桌下的双手因为不自在而揪紧。

在吃到尾声的时候,叶和欢站起来去了洗手间,她从隔间里出来,撞到了个人,两人双双抬头,正在整理裙衫的章凝宁看到叶和欢,像是见了鬼似地,但随即又露出清浅的笑容:“这么巧。”

“……”

叶和欢却像从未认识她,径直去到盥洗台前洗了手,抽了张纸巾推门出去。

……

回到包厢,里面的人已经吃完了,正在聊天。

叶和欢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自始至终,她都不曾听外公因为韩菁秋责备过郁仲骁一句,相反的,还很关心郁仲骁的工作,从言辞间,不难看出老人家对这个女婿的看重跟喜爱。

那人低沉的声音在包厢里钻入她的耳朵,带着经岁月沉淀后的磁性。

叶和欢脑海里浮现起火车站那晚他说的话,心不在焉地想,他说的没错,要是哪天小女婿成了外孙女婿,第一个受不了的恐怕就是外公,在追逐这份夹杂着爱慕和崇拜的喜欢时,她忽略了身边其他人的感受……

——

晚上八点半左右,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停在了部队招待所门口。

来云南之前,韩老已经跟这边打过招呼,预留了两个房间给他跟勤务兵两个人,至于殷莲,原就打算在医院陪韩菁秋或是住酒店,如今多了个叶和欢,但招待所里其它房间都已经住了人。

小姜主动提出自己在韩老房间打地铺,把房间让给叶和欢。

韩老看到门口来往三大五粗的男人,又见自家漂漂亮亮的外孙女,怎么也不放心让她留在这里过夜。

“我去住酒店就可以了。”叶和欢拽着书包的带子在旁边说。

在家长眼里,年纪再大的孩子都还是孩子。

韩老不放心让她个小姑娘单独住在酒店,在郁仲骁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似想到了什么,问他那套部队分配的屋子有几个房间,郁仲骁看了在自己进来后就低下头的叶和欢一眼,说有两个房间,一个主卧一个有床的书房。

“欢欢,你今晚跟你小姨父回家睡。”韩老发话道。

“我自己可以睡酒店。”

韩老没忘记之前叶和欢玩失踪的事情,见她一直说要自己去住酒店,更是担心她野了心晚上跑出去瞎闹,只想找个人看住她,至于找个人,他目前唯一放心的就是郁仲骁。

所以,当叶和欢张张嘴要说话时,韩老瞪着眼佯作不悦道:“又不是没地方给你住,去什么酒店,等会儿跟你小姨父回家去,不是说把作业带来了吗?如果有不懂的,还能问问你小姨父。”

“……”

——

叶和欢背着书包跟在郁仲骁身后走出招待所。

她很自觉地拉开后座车门爬进去,然后扭头看着路边的灯火阑珊。

在车子驶上车道后,她从窗外收回目光,抱着自己的书包在后头出声:“您把我放在附近的酒店就行了。”

一家酒店从她的视野里迅速地闪过去,叶和欢以为自己说得太轻郁仲骁没听见,稍稍提高声音,又说了一遍:“我今晚睡招待所旁边的酒店,您看哪儿方便停车就把我放下吧。”

越野车速度不变地继续行驶着。

这回,叶和欢不会再傻傻地认为是自己的问题,摆明是有人置若罔闻,她抬起头目光不善地瞪着后视镜。

正在开车的男人抬起右手转开了后视镜。

……

车子驶进部队大院,在一幢六层高的楼房前熄火。

叶和欢先下楼,拎着书包站在草坪边,在郁仲骁锁上越野车后,闷声跟在他后面上楼。

郁仲骁分配的房子在五楼,八十五平的两室一厅,装修布局异常简单,找不到一件花哨多余的家具,从开门进去后,处处透着单身男人居住的痕迹,很难想象,天性/爱美的韩菁秋居然在这么单调的房子里住了半个多月。

门口有一双女士室内凉拖,叶和欢没有穿,她脱了板鞋,光脚踩在冰凉的地砖上。

郁仲骁把军装外套搭在椅背上。

他转身进了卧室,再出来时拎着一双棉拖,大概有四十二码,炭灰色。

叶和欢也没扭扭捏捏,白皙小巧的脚丫伸进男士拖鞋,凉飕飕的脚底板瞬间被温暖包围,她搂紧怀里的书包,眼睛跟着郁仲骁移动,见他又进了卧室,她一边打量着屋子一边挪步到沙发坐下。

“晚上你就睡主卧,要是盖毯子觉得冷,衣柜里有晒过的薄被。”

叶和欢闻声转过头。

郁仲骁依旧穿着那身军裤军衬,身形挺拔,他的手里拿着一套崭新的洗漱用品,连同一串钥匙摆放在餐桌上。

怔怔盯着那串钥匙,叶和欢听到手机震动声,她抬起头,郁仲骁已经接起电话推开门离开。

防盗门在她的眼前‘嘭’地一声关上。

……

这一刻,叶和欢清晰地感受到,一道无形竖在她跟郁仲骁之间的墙。

他们似乎再也无法像正常姨父跟外甥女那样子轻松地相处……

叶和欢走到阳台的窗前,那辆越野车还在,刚才她听到了脚步声,恐怕在外公让他带自己回家的那刻,他就已经有了这个打算。连她自己也没想到,不动声色间就能成功逼走家里的男主人。

折回餐厅,叶和欢拿了那串钥匙,套上板鞋追下楼去。

……

刚拐过一楼的缓步台,借着楼道间的灯光,叶和欢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郁仲骁站在楼外,他对面站着个人,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也穿着军装,两人正说话,听到踢踢踏踏的下楼脚步声,纷纷朝楼梯口侧头。叶和欢的视线直直地落在郁仲骁的脸上,他同样望着她,过了会儿才问:“什么事?”

跟郁仲骁说话的正是姚烈。

他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遍楼梯上的女孩,又扭头看看身旁的男人,尽管心里好奇但还是识趣地走开了。

郁仲骁站在原地,也没有开口追问,只是拿眼静静地看着叶和欢。

深吸了口气,叶和欢下楼,走到他的面前,她开口:“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说话了?”

“只是碰巧在外边碰到,下楼有什么事?”

“有些话想要对您说。”

郁仲骁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低沉有力,他问:“什么话?”

真的站在他跟前,原先在楼上酝酿好的腹稿顿时又乱了,平静了片刻,叶和欢才开口道:“那天您说的话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您说的很对。您是我的长辈,过去是我不知所谓,有冒犯您的地方希望您谅解,以后我不会再做让您困扰的事情。”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四】深夜,突如其来的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