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1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六】他从云南回来却没联系她(5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1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六】他从云南回来却没联系她(5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6月7日,叶和欢揣着水笔跟准考证跟其他考生一起进了高考的考场。

广播里强调着考前注意事项,监考老师来回走动,叶和欢的视线在周围那些或紧张或兴奋的考生上逡巡,她没有丝毫的忐忑不安,仿佛摆在她面前的不过是一场无关紧要的小测试。

当那一张张试卷发下来,在哗哗的纸张飞扬声里,她又不可遏止地想起了那令自己无法释怀的画面。

湿re缠绕的唇舌,口腔中淡淡的烟草味,沉稳又失控的心跳,深夜紧致的相拥,还有如电流滑过身体的战栗……

最后一天考完自选模块,走出教室的叶和欢呕吐不止,眼前一花,昏倒在了人来人往的走廊上。

——

叶和欢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病房里除了班主任跟秦寿笙,还有叶赞文,他正站在门口跟医生低声说话,面色有些凝重。

“醒了?”秦寿笙立刻扑到床边:“现在头还晕吗?有木有想吐的感觉了?”

叶和欢摇摇头,喉咙干涩得发不出声来,左手背上还打着点滴。

班主任之前也被吓得不轻,毕竟学生是在学校里出的事,紧跟着秦寿笙关心地询问叶和欢:“好点了吗?你这孩子,不舒服怎么也不说,都烧到三十九度八了,高考虽然重要,但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子……”

“我已经没事了,让您担心了。”叶和欢操着粗哑的嗓子道。

叶赞文已经跟医生讲完话,他走到床边,俯瞰着脸色虚弱的女儿,叶和欢则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

班主任跟叶赞文说了会儿就先行离开。

单凭叶赞文的语气,恐怕都会以为他是个关心孩子的家长,叶和欢听到他客套的话,索性闭了眼懒得去瞧他虚伪的一面,秦寿笙看看门外跟班主任道别的叶赞文,又瞧瞧叶和欢,欲言又止。

等叶赞文回来,秦寿笙连忙起身:“叔叔,我还有事,先回家了。”

“嗯。”

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

叶和欢继续装睡,然后听到椅子拖动的声音,伴随着叶赞文的说话声:“我听静语说,你最近跟你们学校里一个叫肖益的男生走得很近?”

她睁开眼看着自己这位父亲。

“我跟你肖叔叔说起来还是高中校友,肖益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学习品行都不错……”

“所以呢,你又想打什么主意?”叶和欢打断了他。

叶赞文皱起眉头,原先还算温和的脸色也立马沉下来,尤其是听到她说:“以前是把我送出国,现在是直接打算把我打包送人了?”

“你这是什么话!”叶赞文火气也来了:“难道我这个当父亲的就不能关心你?”

“那你还是把你这份关心给你另一个女儿吧,我消受不起。”叶和欢收回冷淡讽刺的目光,靠着床头道:“门在那边,不送了,叶大老板。”

叶赞文又一次被她气得摔门而去,门重重合上的时候,叶和欢别开头眺望窗外明媚的阳光。

——

第二天叶和欢就出院了。

医生说她是疲劳过度加上情绪焦虑才会发烧,所有人也认定她是被高考所累,只有叶和欢自己心里明白自己是因为什么失眠。

当其他高中生整天成群结队出去狂欢,叶和欢却过起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居生活。

秦寿笙几次三番打电话约她出去,都被她以身体不适回绝。

“高考是有多残害了你的身心?”秦寿笙在那边感慨,挂电话前又不死心地引诱:“我们这次聚会就几个要好的同学,定在五星级大酒店,吃喝玩乐人家起头的都包了,还特意给你留了个名额。”

“不去,头有些疼。”叶和欢一边说一边揉着自己的额角。

秦寿笙没再勉强她,只是转了话题:“今天我陪我妈上街,你猜我碰到了谁?就是那个顾晓莉还记得吧?”

“她挽着个男的在商场一楼买哈根达斯,那男的跟我们差不多大,应该不是之前那个老男人,估摸着是真的分了,看她现在那样,也挺腻歪的,我就说嘛,老男人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借着人生阅历玩弄小姑娘的感情!”

叶和欢只觉得太阳穴突然胀痛得厉害,低声道:“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想休息了。”

“你怎么了?真的身体不舒服?”秦寿笙不再嬉皮笑脸。

叶和欢‘嗯’了一声。

在秦寿笙说了‘拜拜’后,她却又突然问:“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会连着十几天不联系她吗?”

秦寿笙顿了顿:“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挂了。”

叶和欢将手机丢在床上,仰躺着看天花板,过了良久,她又下床拿过自己的包,翻来覆去,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上次被她丢到火车垃圾桶里后来又捡回来的情侣手机吊坠。

她盯着木雕男娃娃,然后重新拿了手机,迟疑着,在键盘上输入郁仲骁的手机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number……”

得到的结果依旧没有变。手机从耳边拿开,叶和欢神情怔怔地,她不明白他的手机为什么会一直打不通,是因为工作的缘故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别人是怎么联系他的?还是说他已经换了号码,只是碰巧不愿意告诉她?

她又不敢去问外公,怕被察觉到什么。

无数的疑惑缠绕在她的心头,叶和欢只觉得胸口沉闷,这一次,她再也提不起勇气去云南找他。

——

高考成绩在六月下旬就公布了,叶和欢的分数不高不低,刚好在夹缝中求了生存。

叶静语的成绩远超一本线三十分,一时风光无限。

“这不怪你,你在国外读的中学,教育方式跟内容都不同,能考上一本爷爷已经很高兴了。”

在分数出来的那晚,叶纪明陪叶和欢一起等到半夜,后来又怕她跟叶静语去攀比难受,一直拿话安慰她。

“我对这个成绩很满意,应该够上艺术学院了。”叶和欢弯起唇角笑,说着,还站起来在老人家面前转了一圈:“凭您孙女的条件,不去当演员绝对是暴殄天物!”

叶纪明也被她逗乐,在去睡觉前不忘交代:“明天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外公,昨天我碰到他,他还问我你能不能考上一本,如果他知道了,恐怕也得跟我一样,高兴得一晚睡不着。”

第二天傍晚,叶和欢去了韩家,出门前叶纪明托她带一箱红心猕猴桃给外公。

“外公家应该不缺这个。”叶和欢小声嘀咕。

叶纪明知道她想偷懒,但还是让保姆把盒子给她:“那也是心意,拎个盒子累不到你,我让勤务兵送你过去。”

……

韩家,唐嫂正在打扫客厅。

叶和欢脱了鞋上去,没有看到韩老的人影:“唐嫂,外公不在家吗?”

“老首长刚刚让小姜推着出去了,应该是在侯参谋的家里下棋,过会儿就回来了的。”

“家里来客人了?”叶和欢看到茶几上有两杯喝过的茶水。

唐嫂边擦着电视柜边说:“哦,三姑爷刚才来过。”

叶和欢放猕猴桃礼盒的动作一滞,唐嫂背对着她,所以没看到她脸上的异样,自顾自说着:“不过坐了会儿就走了,说是还要去军区的司令部。”

“他……我小姨父什么时候从云南回来的?”叶和欢的心脏怦怦跳,有些失神。

这一刻,她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唐嫂轻描淡写地道:“回来也快有半个多月了吧,上次听老首长接电话,姑爷应该是已经从云南调回来了,但目前还没定去哪儿,今天是因为有事从丰城赶过来的。”

“那我小姨呢?”

“腿伤还没好,在丰城养着呢,没一块过来,如果夫妻俩和好了,以后三小姐应该都会住在丰城。”

叶和欢将盒子搁在沙发边,直起身道:“唐嫂,我爷爷还等着我吃饭,我就先回去了。”

“不在这边吃饭吗?”唐嫂回过头,看到叶和欢已经在玄关处换鞋。

“不吃了。”

从韩家出来,没有理会等在外面的勤务兵,叶和欢直接跑去大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里。

叶和欢报了军区司令部的地址。

……

出租车在司令部大门口刚停靠好,叶和欢把钱塞给司机,匆匆下车,却被哨兵拦在门口。

“同志,军事禁区,外来人员一律不许入内。”

叶和欢将视线从里面那幢宏伟森严的高楼收回,双手合十,眼神恳求地看着面目严肃的哨兵道:“我不做坏事,就进去找个人,一找着我马上就出来。”

她长得漂亮,又用这么柔软的口吻,哨兵的面色缓和:“你找谁?让门卫那边给你打电话问问。”

叶和欢愣了愣,她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说是来找郁仲骁的。

如果她在这边登记了进出记录,以后外公会不会知道,到时候她要怎么解释,而且郁仲骁知道了是她,会不会避而不见,就像那永远都是关机的电话一样……

这么一想,叶和欢怯步了,她咬了咬嘴唇,没再跟哨兵多说,走到边上角落静静地等着。

只要他还在里面,那就一定会出来的。

——

唐嫂没有骗叶和欢,这个时候郁仲骁确实在军区司令部里头开会。

大概个把钟头后,会议室的门开了。

姚烈正百无聊赖地等在走廊间,看到郁仲骁跟其他人相继出来,立刻迎上去:“开完了?没其它事了吧?”

“嗯。”郁仲骁走到窗边,习习凉风迎面而来。

“二哥,你这次打算申请去哪儿?”姚烈从军裤裤袋掏出一包烟,递给郁仲骁一根:“得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做准备。”

自打当兵那天起,他就跟着郁仲骁,算起来也有七八年了。

郁仲骁接过烟,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上次不是说要回家结婚吗?”

姚烈刚要给郁仲骁点烟,闻言,手中的打火机一抖。

“趁这次回去,把婚礼办了,多批你一个月婚假,回去好好陪老婆。”郁仲骁吐出一口青色烟圈,嗓音沉沉。

姚烈却傻傻一笑:“什么结婚,人都跑了,我现在就孤家寡人,无牵无挂。”

郁仲骁抬起深邃的眼,视线定在他佯作不在意的脸上。

半晌,他才问:“怎么回事?”

“还不是嫌弃我是个当兵的。”姚烈轻笑,表情却显得落寞,眯起眼幽幽道:“那时候刚认识,一看到我就两眼发光,说是特崇拜军人,每天不是短信就是电话,还总是大老远跑到地方来看我,说是体谅我的特殊工作。”

“处的日子久了,新鲜劲过了,后来又怪我不能陪在她身边,前不久来电话说是想要结婚了,我说那等我休假再商量,结果她跟我来了一句,新郎不是我。”姚烈一顿,又道:“我听说,老张也刚离了婚。”

郁仲骁刚要把烟送到嘴边,闻言动作一顿。

姚烈说:“他那媳妇,二哥你上回也见过吧,是他给人当教官时认识的大学生,比他整整小了八岁。”

说着,他故作夸张地比了个‘八’的手势。

然后感慨道:“当时说出去,不知道羡慕死队上多少兄弟,结果呢,老张跟我喝酒时偷偷说过,结婚三个月不到夫妻关系就紧张了,后来分隔两地才好点,但最后女方要死要活地逼他离婚。”

“要我说,咱们这种职业的,讨个老婆不容易,讨个漂亮的更是不放心搁在家里。”

郁仲骁深深地吸了口烟,朝窗外吐出层层青白色的烟圈,在缭绕的烟雾里,他良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

天色渐渐暗下去,直到夜幕降临,叶和欢看到不少进出军区的车,就是没有郁仲骁。

六月下旬的天已经趋向炎热。

叶和欢站在路边两个多小时,除了腿脚泛酸,额头覆上一层薄薄的汗珠。

一辆军用越野车从军区里面驶出来,叶和欢眼角余光朝驾驶座瞟了瞟,确定不是那人后,又伸着脖子往门口瞧,倒是越野车开出一段路后忽然停下,然后慢慢倒了回来,停在叶和欢的旁边,驾驶座的车窗降下来。

叶和欢认出对方正是云南那晚在楼下跟郁仲骁讲话的上尉。

“你怎么在这里?”姚烈讶异地瞅着叶和欢,跟着她转头往军区里瞅了瞅:“等人呢?”

长得好看往往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加上叶和欢跟郁仲骁有牵连,姚烈也是一眼就认出了叶和欢。

叶和欢看着他,像看到了黑暗里的曙光,立刻跑到车边问他:“郁仲骁呢?他是不是在里面?”

“……”

姚烈怔了下,没料到这个小姑娘会直呼自家头儿的名字,他本就对她的身份好奇,这下更按捺不住了,但还是先回答了叶和欢:“二哥本来是在的——”

“什么叫本来是在的?”叶和欢急了,小姑娘眼圈红红的,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哎哎,你先别等,听我说。”

当兵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孩子哭。

姚烈忙道:“本来是要跟我一块儿走的,后来碰到以前的战友,被请去人家里吃晚饭了,应该是从南门走的。”

“他哪个战友?”叶和欢问道。

姚烈说了一个名字。

她神色茫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其实自己根本不知道郁仲骁任何一位战友。

“不认识?”

叶和欢没有说话。

姚烈看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以为她是有急事,主动道:“要不你给二哥打个电话,他们的车应该还没开远,折回来应该也挺快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七】再听到他的声音恍如隔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