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1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七】再听到他的声音恍如隔世。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1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七】再听到他的声音恍如隔世。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要不你给二哥打个电话,他们的车应该还没开远,折回来应该也挺快的。”

“他不是一直都关机吗?”叶和欢说道。

“关机?没吧……”姚烈将信将疑地从裤袋厉掏出手机,一边点开通讯录一边道:“我中午还跟二哥打过电话,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没电。”

叶和欢因为他这句话神情恍惚,郁仲骁没有关机,但她却打不通他的电话。

如果说之前是她自己在逃避某种可能,那么现在答案已经呼之欲出,所以她跟姚烈报了一遍郁仲骁的手机号码。

“二哥调回来后就换了号码,你难道不知道吗?”姚烈操作着手机,又抬头瞄了她一眼。

“……”

手指蜷起抠着车窗边缘,叶和欢看到手机亮起的屏幕,在姚烈正准备打电话时,她突然开口说:“不用打了。”

姚烈扭头,讶异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

“其实我找他也没什么事。”叶和欢有些强颜欢笑,收回手,往后退了半步:“不打扰你了,你先走吧。”

“真的没什么事?”姚烈不放心把娇滴滴的小姑娘大晚上搁在路旁:“那我送你一程吧。”

“不用了,前面就有站牌。”

上了公交,叶和欢坐在靠窗位置头贴着玻璃,看着从视线里闪逝的繁华夜市,思绪万千。

那人把号码换了,多少有点躲避她的意思。

——

叶和欢回到叶家,叶纪明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保姆在厨房里洗碗,老人家摘下眼镜瞅过来:“去哪儿了?”

“小姜说,你从韩家出来就跑得没了影。”

“没去哪儿,就是突然觉得闷,在附近逛了逛。”叶和欢杵在客厅门口,整个人情绪不是太高。

“随便逛逛都能逛几个小时?”叶纪明佯作生气地瞪她,语气却尽是关心:“阿姨特地给你留了饭菜,没吃进去吃点。”

叶和欢没什么胃口,就谎称自己在外面吃过了。

“对了。”叶纪明叫住准备上楼的孙女:“你再送一盒猕猴桃去你张爷爷,这会儿他应该在家。”

叶纪明口中的‘张爷爷’是他老朋友,也住在这个大院里,只不过在西门那边,平日里两家都会互相送吃的。

叶和欢拎着猕猴桃去张爷爷家,按了门铃,来开门的却是个穿军装的青年,三十岁出头的样子。

对方手还握着门把手,瞧见门外的小姑娘愣了下。

“我找张爷爷。”叶和欢举了举手中的猕猴桃,说明来意。

张继了然地点点头,露出友好的笑,同时让开了身子:“我爷爷刚跟我奶奶出去散步了,你先进来吧。”

在玄关处脱鞋时,张继突然试探地说:“你是和欢?叶老家的孙女?”

叶和欢抬起头看对方。

“忘了吗?小时候我们还一起玩过,我那会儿爬枣树,你每回都守在树下让我给你一些。”

对幼时的事叶和欢记得不多,叶赞文跟韩敏婧的争吵几乎充斥了她的童年,以致于张继现在提起,她脸上的表情有些迷茫,但还是扯了下唇角,附和地说了句‘是吗’?

“是啊,没想到你已经这么大了。”张继感慨地接过她手里的盒子:“我来拿就行,你去客厅。”

……

叶和欢走去客厅,然而在拖鞋触及地板上由客厅里泄出的灯光时停住脚步,因为她看到了坐在里面的人。

任她怎么也想不到——郁仲骁会出现在这里。

客厅里开着电视机,他坐在沙发上抽烟,颀长结实的上身往前稍顷,姿势很随意闲适,两长腿几乎占据了茶几跟沙发间的空隙,叶和欢瞧过去的时候,他正一边弹掉烟灰一边抬头看电视节目。

叶和欢的鼻子突然泛酸,眼眶温热得差点掉下眼泪来。

那人忽然朝这边侧头,也看见了她。

他的眼神格外平静,没有丝毫的诧异,望着她就像望着个初见的陌生人,在他的目光里,叶和欢没找到任何她猜测过的再见他时会有的情绪,这一刻她恍然大悟,原来寝食难安的只是她一个人。

张继已经从厨房出来,瞧见叶和欢:“怎么不进去?家里没饮料,喝白开可以吗?”

叶和欢逼着自己从客厅拉回视线,转头看向端着水杯的张继。

她的声音极低:“不用了,我回家去了。”

“怎么刚来就走了?再坐会儿,你张爷爷他们就回来了。”张继瞧了眼客厅里,以为叶和欢是怕生,歪着头跟她挤眉弄眼:“那是我的战友,一个连出来的,不是坏人,小姑娘别害怕。”

叶和欢被张继半推半搂地进了客厅。

张继问她高考情况,叶和欢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据实道:“还行,超出一本线9分。”

“不错啊!”

张继在郁仲骁身边坐下,扭头拍拍老战友的肩头:“我记得我们那会儿的高考,跟他们的体制应该不同吧?”

“当时班上几个成绩好的都去读了中专,剩下的奋斗三年再参加高考,哪像他们现在这样。我们那时候做作业碰到难题想破头,他们现在只要上网百度就知道了,这么一说,咱们还真是又老又落伍,跟现在的年轻人没法比。”

……

“一个体制一代人,确实不能跟我们那时候比。”叶和欢听到郁仲骁迟来的回答。

再听到他的声音,恍如隔世。

一种无法言表的情绪破空而来,直击她的心脏,心口出现道道细微的裂痕,她不由握紧了手里的水杯。

“时间还真是过得快,上次我回家看到你还是个小丫头,直到我的大腿这边。”

张继比了个手势,大有种‘吾家女儿初长成’的欣喜:“你可能不记得了,那时候你喜欢我那身迷彩服,拽着我的裤子不放,硬是让我脱下来借给你穿两天,还拿了我的油彩笔把我家墙壁画得到处都是。”

张继还在说着什么,叶和欢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她抬起头,不由自主地看向郁仲骁,发现——他也正望着她,深刻的五官线条,眼神无情无欲的幽沉。

叶和欢终究没等到张老回来,她放下水杯起身:“我想起爷爷还在等我,得先回去了。”

“这样啊……”张继没有再刻意挽留她。

换鞋的时候,叶和欢又听到客厅里张继的说话声:“你也走了?我看时间还早呢……”

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回答的,很快,两个男人从里面出来。

张继见叶和欢还没走,便道:“和欢你等等,仲骁也要回去,让他开车顺路捎你过去,省得走这段路。”

……

等送走两人,张继转身进门,忽然拍了下脑门,又掉头看向那已经开远的车子。

这两人好像是姨甥女的关系吧?

刚才在里面也不见他们打招呼,而且,他也隐约发现两人好像都在避嫌,连话都没说一句,怪得不行。

——

车子停靠在距离叶家有几步路的僻静处。

叶和欢坐在副驾驶座上,在引擎声消失后,她依然没有动,本来有许多疑惑想要质问他,可是真的跟他独处了,她发现自己连最起码的开口都做不到,只是心神茫然地看着前方大片灯光下的树影。

她又想起了在云南的那个吻。

良久,幽幽地开口:“你从云南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给你打电话也不通。”

车内静得只剩下呼吸声,但叶和欢也只听到自己略显急促的气息,她红着眼圈转头,看着旁边沉默的男人,异常的委屈:“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这句话,她曾经也说过,只不过已然是完全不一样的心境。

“如果你忘了,需要我提醒你吗?”

郁仲骁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卷起的衬衫袖子,麦色的小臂几道青筋凸显出来。

叶和欢突然想破罐子破摔,她盯着他晕在朦胧路灯光里的侧脸,吐字清晰地道:“你吻了我,在云南的那个晚上,是你不顾我的意愿吻了我。”

他依旧没有开口接话。

眼底涌上泪光,叶和欢怔怔地看他:“你是不是想不承认了?秦寿笙说得对,男人都是绝情寡义的?”

郁仲骁喉结上下耸动,车内是他低沉又郑重的嗓音:“你说得对,我不仅绝情寡义……还卑鄙无耻。”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八】错的人是我,你一点也不卑鄙无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