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1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八】错的人是我,你一点也不卑鄙无耻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1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八】错的人是我,你一点也不卑鄙无耻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说得对,我不仅绝情寡义……还卑鄙无耻。”

叶和欢的眼睑涨疼,知道他说自己卑鄙无耻指的是什么,不愿他这么形容自己,她抢在他再开口前说话:“不管你的事,你不卑鄙无耻,是我的错,跟你没有关系……”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变成了喃喃自语,刚才强行压制的泪水终于如山洪暴发。

这一刻,叶和欢觉得自己的思想瞬间成熟了,她不再执拗得抓着某个点问为什么,单凭他的一句话,或者说是一个词就懂了他的意思,她想起了那天操场上秦寿笙说的话——男人会吻一个女人,不一定是因为爱,也有可能是被引诱。

哪怕郁仲骁的自制力再好,归根究底,也不过是个普通的男人。

是她先引诱了他……

“其实你也不用刻意换手机号,有些事说清楚就好了。”叶和欢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正常,后面的话说得干脆利索:“做错的人是我,你一点也不卑鄙无耻,一点也不。”

郁仲骁侧头,深刻的目光定在她湿润的双颊上,他抬手欲替她擦掉凝在下颌处的泪水。

叶和欢忽然撇开头,避开了他的动作。

他的手顿在半空,略略怔愣,叶和欢已经下车,她甩上车门,往叶家院子走去,没有再往车里看一眼。

……

刚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叶和欢停下脚步,想要克制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回头。

那辆牧马人还停在那里,郁仲骁安静地坐在车里,他目视着方向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像他们初识时的那个夜晚,在韩家的门口,他送她回去,她进门,他独坐在车里沉默地抽着烟。

这半年来,她跟郁仲骁的种种纠葛忽然令叶和欢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

——

屋子里响起脚步声,叶和欢脱鞋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到正从楼上下来的叶静语。

叶静语穿着一袭彩格衬衫裙,她是跟着叶赞文和殷莲回来拿换季衣服的,此刻神态倨傲地俯瞰着玄关处的叶和欢,她一手搭着扶把,慢悠悠地继续走下来,嘴里说着风凉话:“某些人大晚上的也不知道跟谁厮混去了。”

“我跟谁厮混。”叶和欢已经擦干净脸上的泪痕,轻描淡写的表情:“你去问问秦寿笙不就知道了。”

叶静语在跟她擦肩而过时,咬着牙不甘心地低声道:“那又怎么样?他应该不知道你背地里的样子吧?你藏在衣柜里的假头发跟那些短裙……”

“你翻我的房间?”叶和欢眉心皱紧,眼中带了几分怒意。

叶静语洋洋得意。

叶和欢忽然一改脸上愤怒的神色,也笑了笑,在她耳边说:“你是叶家私生女的事,你那些闺蜜都知道吗?还有那些把你奉为女神的追求者?要不我去给你宣扬宣扬,你妈抢我妈的丈夫,你现在是有样学样,想抢秦寿笙了。”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叶和欢眉眼冷漠,推了瞪大眼的叶静语一把:“让开!”

叶静语身形趔趄了下,忿忿地转身对着叶和欢道:“那又怎么样?你妈妈注定是个LOSER,你以为是你发现爸爸跟我妈妈在一起的?是你用小小的身体保护着你那有病的妈妈?”

说着,她轻嗤一笑,也引得叶和欢攥紧手指转回了头。

“我五岁那年生日,爸爸陪我跟妈妈去香港玩,可能爸爸跟妈妈没注意,但我却看见了你妈妈,哦,你妈妈当时好像也是跟秦阿姨去香港购物吧?她也看到了我们,可是回到B市后,她只字未提,每回看到我,依旧对我很好,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叶和欢攥紧了手指。

“你妈妈根本不愿意跟爸爸撕破脸,即使是自欺欺人,她也愿意那么过日子,可是你呢,爱恨分明到鼓励你妈妈离婚,到最后硬是把你妈妈那一丁点的奢望也打破了,把人都给逼疯了。”

叶静语看到叶和欢愣神的样子,终于解了气:“我妈是小三又怎么样?现在爸爸还不是跟我们一家三口幸幸福福地生活?对了,前些天疗养院那边打电话给爸爸,说你妈现在神志不清时连自理都成问题了。”

“其实你根本不是想念爷爷跟外公才回国的,以为我不知道嘛?是因为你被人甩了……”

话音未落,叶静语头歪向一旁,只觉得左脸颊火辣辣的胀痛。

整个客厅里还回荡着清脆的巴掌声。

叶和欢冷冷地看着一脸不敢置信的叶静语,神情间流露出与年龄不符的阴骘:“有一点你说对了,你们一家三口幸幸福福的生活可得好好珍惜,不像我这种家庭不幸的人,要是真把我惹毛了,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在对你妹妹做什么?!”二楼突然传来叶赞文的呵斥声。

从卧室出来的殷莲,瞧见女儿红肿的脸,面露心疼,匆匆下楼来,责备叶静语:“不能消停会儿吗?”

叶静语望着叶赞文哭起来:“我下楼的时候看到姐姐回来,我想去厨房喝水,她拦着我不让,还警告我让我别靠近笙哥哥,我不答应,她就伸手拉我,可能一不小心就——”

叶赞文额际青筋突起,冷声质问叶和欢:“你妹妹说的是不是真的?”

叶和欢不想跟他们争执,这一晚,她早已心疲力竭,上楼前淡淡飘下一句话:“爱怎么说怎么说。”

……

回到房间,叶和欢重重关上门,反锁,扑倒在床上,不去理会门外还在继续的说话声。

然后她又起身走到窗边,郁仲骁的车已经开走了。

叶和欢心中苦闷找不到地方诉说,她迫不及待地想要验证叶静语说的话,拿起手机拨打小姑的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了:“欢欢?这么晚了有事?”

有些话韩敏婧从未跟她提起过,但未必不会跟叶知敏说,手机贴着耳朵,叶和欢开口问:“小姑,你老实告诉我,我妈妈是不是很早就知道我爸跟殷莲的事情了?”

“……”回答她的是叶知敏的沉默。

叶和欢眼圈红了,须臾后,叶知敏才柔着声道:“怎么突然来问这个,你妈也没怎么跟我提过。”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问问。”她说。

“没事就好,高考志愿填哪个学校想好了吗?过两天,我跟你姑父去大院一趟,帮你好好参谋参谋。”

挂断电话,叶和欢像被抽干了力气,靠着墙根坐在地板上,只有一个念头在大脑里斡旋。

——或许,她是该学着成熟了。

……

第二天大清早,叶和欢瞒着所有人坐车去了一趟养疗院。

韩敏婧坐在椅子上的时候非常安静,当她看到叶和欢,微微笑起来,干净的笑容一尘不染,但眼神却略显空洞。

护工告诉叶和欢,韩敏婧现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偶尔会失/禁,但上次她突然清醒过来,为此大发脾气。

“前两天,叶先生刚来看过太太。”护工说。

这个‘叶先生’指的是叶赞文,叶和欢神色未变,这次她没站会就走,进了病房,在韩敏婧的脚边蹲下,犹豫再三,还是握了韩敏婧瘦如柴骨的手,韩敏婧低头,望着她,试探地道:“阿文?”

护工在旁边道:“太太这个时候不认人。”但却牢牢记得那个背叛了她的负心汉。

叶和欢攥紧母亲的手,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她接过护工手里的茉莉花递给韩敏婧。

韩敏婧的神情顿时温柔了,笑得像十七八岁的小女孩,闻了闻花香,她看着叶和欢轻声道:“阿文,我爱你。”

叶和欢回望着韩敏婧眼角的细纹,弯起了唇角,伸手捋了捋她鬓边的碎发,柔声说:“我也爱你。”

韩敏婧听她这么说,神情间尽是幸福,她扯了扯叶和欢的衣袖,带着撒娇的意味:“不对,你以前不是这么回答的,你应该说永远只爱我一个。”

“好,永远只爱你一个。”叶和欢微笑着又说了一遍。

——

叶和欢赶上了中午的班车回市区。

车子中途加油,叶和欢望着那个似曾相识的加油站,又一次鼻子酸涩难受,迅速地转开了头。

快到市区时,她接到秦寿笙的电话:“在家里吗?出来吧,中午请你吃烧烤。”

这一回叶和欢没有拒绝。

她把这顿饭当做是跟过去某些傻瓜行为道别,想到自己最近过得憋屈,也想好好发泄一下,她问了秦寿笙地点。

“就在城北那家绝味坊,你打车就能到。到了门口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

叶和欢下了出租车,给秦寿笙打电话,响了两声,打扮靓丽的秦寿笙像只猴子从店里窜出来。

“怎么这么慢!”说着,上下打量叶和欢,见她穿着T-shirt跟牛仔七分裤,颇为嫌弃:“你说你出来吃饭,怎么也不打扮一下,这样子把你带出去我都没面子啊!”

“那算了。”叶和欢转身说走就走。

秦寿笙忙拉住她:“姑奶奶,开个玩笑,快进去吧,我都帮你烤好鸡翅了,你不最爱吃吗?”

当叶和欢看到围着桌子的肖益跟梁国栋时,立刻明白了秦寿笙门口那番话的来意。

她原以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来吃烧烤。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误会的。”秦寿笙拉着她到桌边,特意拉开了肖益旁边的凳子:“坐吧。”

他自己则连忙一屁股占住梁国栋旁边的凳子。

肖益一瞧见叶和欢就红了耳根子,有些拘谨地站起来,冲她打招呼:“嗨!”

秦寿笙在旁边噗嗤一声笑出来:“肖益,人家姑娘都没害羞呢,你扭捏什么?还不给欢欢倒饮料,人家大中午过来多热。”

肖益的脸更红,但真的乖乖拿了空杯子去倒橙汁。

秦寿笙趁机踢了还站着的叶和欢一脚,示意她给个面子,叶和欢无语,却也在桌边坐下了。

梁国栋跟秦寿笙凑到一块儿滔滔不绝地讲着跟篮球有关的话题,叶和欢不感兴趣,低头顾自己吃东西,倒是旁边的肖益,将烤好的鱿鱼放到她的盘子里,引得秦寿笙尖叫:“哇,重色轻友啊!”

“那些鱿鱼,刚才是我放上去的,怎么现在都进了她的碗里?”

“不是,我看你们在说话,所以打算等会儿烤的给你们。”肖益一脸不好意思,眼角余光看向和欢。

梁国栋也插话:“我们也可以边说话边吃啊,再说,女孩子的胃口有那么大吗?肖益~”

听到秦寿笙跟梁国栋的一唱一和,叶和欢再傻也猜到他们的用意,她拿起盘子里的鱿鱼,都搁到了秦寿笙的盘里,然后继续一语不发地吃自己的东西。

肖益看到她这个举动有些丧气,又低声问:“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烤。”

他的口吻小心翼翼,又带着讨好,叶和欢抬起头看他,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衬得肖益的皮肤越发白皙,他高挺的鼻梁上架了副无框眼镜,斯斯文文,望着她的目光掩饰不住眼底对她的喜欢。

原本要出口的话哽在喉中,叶和欢瞟了眼那堆蔬菜,说:“平菇。”

……

看到两人的互动,秦寿笙对着梁国栋挤眉弄眼,然后两人又聊开了。

秦寿笙一边嚼着鱿鱼一边问梁国栋:“你不是说今天去招兵办了吗?情况怎么样,他们肯收你吗?”

“不清楚,不过我今天真瞧见老A了,一个个长得壮如牛,而且那气势,一个眼神横过来,那都是充满杀机的,我听招兵办的人说,他们也要招新兵,我说来都来了,要不去试试,结果一脚就把我踹了出来。”

梁国栋指着自己头上那一小撮红毛:“前儿个刚染的,就因为它,断送了我在特殊部队的锦绣前程。”

“行了吧,就你?真要去了,不在树林里吓到尿裤子就对得起你们梁家祖先了。”

“你是狗嘴里吐不……”梁国栋突然语结,他抬着头,视线越过叶和欢的肩头,瞅着门口方向,两眼直发光。

秦寿笙也跟着瞧过去:“看什么呢——”

叶和欢背对着门口,绝味坊的门被人从外边拉开,伴随着风铃叮咛声,袭来一阵闷热的暖风。

“来了来了!”梁国栋分外激动,拽着秦寿笙的手臂:“就他们,看来我选这里吃饭没错,还真碰到了!”

叶和欢手中的筷子一顿,她也下意识地回过头去。

门口汇聚了大片的松枝绿,十来个穿着军装的青年鱼贯而入,店内顾客的视线齐齐看向那边,那些军官只穿了衬衫,虽然看不出军衔,但也不是普通的小兵,可能在问服务员有没有包厢,一时都堵在门口交头接耳说话。

如果没记错,前方不远处就是B市的武装部跟征兵办。

“刚才踹我屁股的就是那个黑皮肤的!”梁国栋手指了指,生怕对方听到,压低了声道。

叶和欢看清他所指的人时,筷子差点从手里滑落,那个‘黑皮肤’正是昨晚她在司令部门口遇到的上尉,某个意识窜入她大脑的时候,她有些手足无措,心跳也越来越快。

下一秒,玻璃门又开了,还没收回视线的叶和欢,亲眼目睹了那人踏着阳光走进来。

“老郁来了?”

“还有张政委呢,人要齐了咱们就上包厢。”

服务员是一些小姑娘,看到阳刚血性的军人,红着脸热情招待:“包厢在二楼,我带你们上去吧。”

叶和欢已经听不见周遭的喧闹,她只是怔愣地看着那人,他穿得还是军裤军衬,跟昨晚没什么两样,但当阳光落在他的肩头,却说不出的吸引人目光。她原以为……他已经回丰城去了。

“那不是小姨父吗?”秦寿笙诧异道,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看向叶和欢。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五十九】渐行渐远的距离(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