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1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三】卧室里的另一个男人(5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1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三】卧室里的另一个男人(5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雨点越来越大,一颗颗砸在挡风玻璃上,又被雨刷扫开,汇聚成水纹缓缓地流下去。

自从叶和欢上车后,两人没说过半句话,车内笼罩了压抑的气氛。

叶和欢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致,她突然转过脸,开口道:“停车!”

车子没停。

旁边开车的男人薄唇紧抿,他的脸色一如这阴雨连绵的天气,从她看到他从车上下来的第一眼起就没松动过。

叶和欢手攥着身前的安全带,声量往上提了提:“停车,我要回去,肖益还在那里。”

越野车开过前头的路口,他没有停,直接把车开上了高架桥。

“我说我要下车!”叶和欢猛地侧过身,瞪着神情严峻到有些可怖的男人,丝毫不畏惧地道:“肖益是特意来丰城看我的,他对这里又不熟悉,要是出什么事怎么办?”

当她的话再次被忽略,叶和欢又气又郁闷,以前她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不尊重人?

这一刻,叶和欢的心里百味杂陈,她忍不住去揣测郁仲骁把自己拽走的原因,还有那个未知的电话……

车子下了高架,在某处幽静的地方徐徐停下。

叶和欢转头,恰巧跟郁仲骁望过来的视线对上,昏暗之中,不仅仅是他的目光,就连他整个人都显得无比深沉,她盯着那双湛黑的眼眸,在那里看到了阴霾……还有一些让她害怕的东西。

她的手指下意识地紧紧抠住带子。

“他跟你什么关系?”车内突然响起男人低沉有力的声音。

他的口吻不是和善的询问,更像是质问。

在郁仲骁略显咄咄逼人的目光里,叶和欢咽了口唾沫,转开自己的眼,强作镇定地道:“我同学。”

“同学会追你追到丰城来?”

叶和欢被他问得有片刻的慌张,但随即便冷静下来,自己已经成人了,交个男朋友也实属正常,这么一想,她的底气立刻足了,吊儿郎当地道:“男孩子追求喜欢的女孩不用点诚心怎么行?”

“我现在已经高中毕业,班上很多女生都谈恋爱了,我也得先挑着,总不能以后拣别人剩下的。”

郁仲骁定定看着她,他的眼眸深不见底。

叶和欢眼梢余光不经意地瞟到——他握着方向盘的左手手背青筋凸现,刹那间,她就噤了声,不敢再顶嘴。

心想要是把他惹毛了,说不定真会动手打自己……

可是再想想,叶赞文还鼓动她跟肖益一块儿呢,她跟朋友逛个街有什么错?叶和欢心生不服,这人还把自己当十四五岁的孩子管着,在自己面前摆长辈的谱。

旁边忽然一声打火机的打响声。

叶和欢侧头,映入视线里的是郁仲骁棱角刚毅的侧脸,车窗稍稍降下,细小的雨滴纷纷扬扬地落进来,车内的尼古丁味逐渐被新鲜空气稀薄,她看着他抽烟,冲车窗外吐出层层烟圈,一派成熟男人的深沉跟稳重。

“眼睛不好就待在家里,下雨天不要乱跑出去。”他突然开腔。

叶和欢替自己辩解:“我没乱跑,就是跟朋友……”

一个凌厉的眼神从旁边射过来。

她立即低头,但又不甘心,凶什么凶,她哪儿说错了?

叶和欢深吸了口气,揪着自己的手指,义正严词地道:“我有交朋友的自由,哪怕你是长辈,也没资格限制我,像你刚才那样,二话不说把我朋友扔在路上,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她的神态跟语气,完全是一个在发泄自己不满的晚辈,除此,再无逾矩。

郁仲骁没答话,抽完两根烟,他把烟头丢出窗外,挂挡,重新发动了车子,他说:“送你回去。”

……

从他将自己拽上车,到现在送自己回家,这个过程中发生的一切都显得莫名其妙。

只有十八岁的叶和欢无法理解猜透郁仲骁的种种举动,她亦不敢再胡乱揣摩他的心思,现在的她不再勇往直前,而是裹步不前或是已经开始却步倒退,对身边这个男人,再也不敢奢想‘引诱’这类大不敬的词汇。

回去的路不是原先那一条。

叶和欢远远瞧见相错而过的万达广场,忍不住出声提醒:“喂喂,你开错了,刚才那个路口要转弯!”

男人打转方向盘,车子驶去左侧的车道,一意孤行。

看着越开越错的路,叶和欢重重地靠回自己的座位上,别开头也不再说话,反正浪费他的油钱,她急什么?!

——

在路上兜兜转转五十几分钟,车子才驶进小区在公寓楼下熄火停稳。

解安全带时,一阵蜂鸣震动声响起,叶和欢抬眼,郁仲骁已经接了电话:“嗯……我马上回去,你先找姚烈……东西我放在办公室……”

半晌他挂了电话,低沉的嗓音:“你先上去,我有事回部队。”

“……我没公寓的钥匙。”叶和欢抿了下唇角。

然后她看到他打开车内的储物格,翻了几下,找出一串钥匙递给她:“上去吧。”

……

进楼后,叶和欢没有乘电梯,她拐进了旁边的安全通道,走到三楼缓步台处,忍不住透过窗口往下看。

那辆越野车已经走了。

叶和欢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好几个未接来电,情景模式不知何时调成了静音。

都是肖益打过来的。

她回拨过去,那边很快就接了,两人沉默着,最后还是叶和欢先开的口:“肖益,对不起,我不能陪你逛了。”

“没事,我已经在回B市的车上。”肖益说话的口气有故作不介意的勉强在里面。

他刚才明明买的是傍晚的车票……

叶和欢微愣,随即低声道:“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回到丰城跟我说一声,还有去北京一路顺风。”

“你小姨父没有把你怎么样吧?他看到你跟我在一起,貌似很不高兴,我怕他为难你。”

“为难什么……”

叶和欢撇了下嘴角,一边爬楼一边道:“还不是因为一直把我当小孩子看,可能他误会咱两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些家长想法很古板的,不允许孩子上学期间谈恋爱,我小姨父估计就是这类人。”

“我看他也不像是这么不开明的人。”肖益半信半疑道。

叶和欢的声音突然就高了:“他就是这种人!你不知道,刚才回来,十几分钟可以开到家的路,他却用了差不多一小时,我都跟他说开错了,他还固执己见,你说多不知变通。”

“这可能跟他的职业有关,我听说军人是这样的,为人处事都习惯了命令式,很难改变的……”

两人又说了一阵才结束通话。

……

挂断电话时,叶和欢也走到了公寓门口。

她拿钥匙开了门,刚要进去,却在将一只脚迈进门槛后止住了脚步。

玄关处除了室内拖鞋,还有一双平底单鞋,叶和欢记得,韩菁秋出门时穿的就是这双,而单鞋的旁边,赫然是一双男士麂皮皮鞋,她几乎可以肯定,不是郁仲骁的……正在这时,主卧发出不小的动静。

叶和欢没想到韩菁秋已经回来了。

视线从男士皮鞋上拉回,叶和欢走进屋,正要走去主卧,房门突然就开了,她抬起头——

韩菁秋的衣衫领口有些不整,发髻略显凌乱,她也是在房间里听到了钥匙开锁的声音,急忙跑来开门,看到出现在家里的叶和欢愣了愣,随即笑着道:“和欢,你自己回来了?”

尽管她努力遮掩,但眉眼间还是流露出紧张,嘴唇上的口红也有些糊掉。

“小姨父送我回来的。”叶和欢据实回答。

果不其然,韩菁秋脸色骤白,慌忙看向门口:“你……你小……小姨父也回来了?”

“小姨父接了个电话,说是部队有事,把我送到楼下就走了。”

“……”

韩菁秋松了口气,强颜欢笑般看着叶和欢:“还没吃午饭吧,你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跟你出去吃。”

“我已经吃了……”叶和欢刚想拦住她,房间里突然走出一个男人。

韩菁秋的神情微微难看,她转过身,背对着叶和欢,怒视着面相白净的男人,似乎怪他为什么要出来,男人却看向叶和欢,笑了笑:“你外甥女跟你住一块?”

几乎一眼,叶和欢就认出了对方,是那个叫‘阮彦’的小提琴手,也是韩菁秋的‘姘头’。

她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还有往来。

而阮彦看自己的眼神,让叶和欢有种吞了苍蝇的感觉,她不自觉地拧了拧眉头。

……

韩菁秋开始催促阮彦离开。

阮彦折回房间,拿了自己的一件外套,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走到门口时还低头想要吻韩菁秋。

叶和欢不想看这种画面,回了自己的卧室。

合上门时还隐约听到韩菁秋羞愤的声音:“阮彦,我们开始的时候就说好了,这是成年人的游戏,等到结束的那天也不拖泥带水,你不要再来找我,如果你再这样,我……我就报警了!”

叶和欢没听到阮彦的回答,随即是一声关门声,公寓里瞬间安静下来。

成年人之间的游戏……

靠着门,叶和欢嘴里呢喃这几个字,这就是成人游戏,激情又无情,她心想,如果郁仲骁当初接受了她,那么他们之间是不是也这么偷偷摸摸?等到哪天他厌倦了自己,也会像韩菁秋这样驱赶阮彦一样驱赶自己?

叶和欢躺在床上,想睡午觉,但大脑意识一直很清醒。

走出卧室,准备去厨房倒水喝。

公寓的防盗门开,叶和欢看到韩菁秋回来,后者瞧见她,散去了脸上的愁绪,微笑地换上拖鞋进来,手里还拎着一袋蛋糕:“家里没什么吃的零食,怕你等会儿饿,就下楼去买了一些。”

叶和欢没去戳穿她,径直进了厨房,再出来,韩菁秋坐在客厅里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和欢,过来。”

“眼睛今天难不难受?”一坐下,韩菁秋就摸着她的脸颊柔声问。

“挺好的。”

叶和欢不着痕迹地避开韩菁秋的动作,喝了口水道:“小姨,你还有事吗?没的话,我先回房去睡会儿。”

韩菁秋点头,收回手:“那去吧,吃晚饭我喊你。”

刚起身,韩菁秋欲言又止地叫住她:“和欢……”

叶和欢转回头。

“刚才……阮彦过来是跟我谈工作上的事,后来主卧卫生间里的马桶坏了,他才进去帮我修,没有别的意思。我不想你小姨父误会,所以你别把阮彦来过的事告诉他。”

尽管她的表情告诉叶和欢事实并非如此,但叶和欢早已无心管这家子复杂的事,她点了点头:“嗯。”

韩菁秋笑容舒展:“快去休息吧。”

——

这一夜,郁仲骁没有回家。

晚上九点多,韩菁秋将家政做的一桌子菜都倒进了垃圾桶,然后回了主卧,没多久房间里传出带着哭腔的争执。

叶和欢从她说的话判断,应该在跟郁仲骁打电话。

半夜,叶和欢起来上厕所,路过主卧时听到里面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并非有意偷听,却也一时挪不开双脚。

她听见韩菁秋说:“我都听了你的话,人也接家里住了,但他还是不回家我能怎么办?”

“他就是存心不要跟我过日子了,要不然,我娘家的孩子来家里,他就算平时再不想搭理我,也得给我装装样子。姐,你不要不信我的猜想,他一定在外面有人了,坚持要离婚不过是想给那个狐狸精正名。”

“好好说,这还怎么好好说,要真把我逼急了,我就去他部队闹,他不要脸了,那我还怕什么?!”

“我现在忍得还不够多吗?他要是跟那个姓姜的没点什么,是我冤枉了他们,就让我不得好死!”

“你也别劝我了,就先这样吧,你早点休息……”

……

回到房间,叶和欢没有倒下就睡,她拿过手机,翻到通话记录,盯着那个陌生号码良久,然后按了删除键。

——

翌日,叶和欢醒来的时候,公寓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韩菁秋不知去了哪里。

从韩菁秋昨晚那通电话,叶和欢多少猜到,韩菁秋突然待自己那么亲善是因为她想借自己修复跟郁仲骁的关系,她原以为有亲戚住家里,郁仲骁也会老老实实回来,但没想到效果甚微。

如果真是这样,那韩菁秋现在对自己态度懈怠倒也情有可原。

冰箱里只有酸奶跟纯净水,叶和欢下楼去吃了早餐,一回来就听到公寓里座机有电话进来。

她过去接了:“喂?”

电话那头沉默,在她打算挂掉的时候,听筒里才响起男人低缓有磁性的声音:“就你在家?”

叶和欢没料到是郁仲骁,心跳顷刻间加快,她握着电话含糊地应了一声。

“……”

“你找小姨吗?她不在家,你有事打她手机吧。”

“我中午回来吃饭。”在她准备说‘再见’挂电话的时候,郁仲骁沉沉的声线又传来。

————————作者有话说————————

场外采访——

递上话筒:“对这两天二哥一系列古怪的行为,你怎么看?”

傲娇的叶小姑娘:“没看法。”

话筒往前凑凑:“你真的认为他去医院是为了去跟你小姑打招呼?”

叶小姑娘:“不晓得。”

记者可内牛满面:“那你晓得什么?”

叶小姑娘哼哼:“我只晓得他跟姜阿姨不清不楚。”

从旁路过的姜慧心说,我不但要替你背黑锅,还要被你误会,也是醉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四】他明明在家,为什么要对韩菁秋说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