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1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五】厨房间无声的注视(二哥小眼神)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1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五】厨房间无声的注视(二哥小眼神)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站在小板凳上面,恰好跟郁仲骁平视,盯着他深邃的眼睛,后腰隔着流理台,脚趾头不自觉地蜷缩。

“你才几岁,就有男朋友了?”他嗓音低低地开口。

叶和欢的耳根有些烫,但还是直直地回望他,嘴上不服软:“谁规定年纪小就不能找男朋友啦?”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年纪小。”

郁仲骁深沉的眼注视着她,男人的声音沉稳有力,那是不容十八岁女孩所争辩的笃定:“有谈恋爱的功夫,不如把精力放到学业上,那些不该去的地方也不准去,更不许再抽烟喝酒。”

“读大学不就是谈谈情说说爱,再说女人吸烟不很正常,那些女明星有几个没烟瘾的——”

“你还觉得挺骄傲的?”他质问的语气略显生硬。

叶和欢的手抠着流理台边沿,眼睛瞅向别处,声量低下来:“我是在跟您就事论事。”

公寓的门铃突然响了。

“我去开门!”叶和欢跳下小板凳,鞋也不穿,直接跑出了厨房。

绕过墙角,她才慢下脚步,心跳有些乱,刚才门铃响起前,郁仲骁有意无意地朝她靠近,落在她脸颊上的温热呼吸,还有那深沉的眼神,这种感觉就像被一团烈火炙烤着身体……

——

按门铃的是刚才电梯里那位太太。

她手里端着碟子,碟子里装着四分之一个黑/森林蛋糕,冲开门的叶和欢笑笑:“我还担心自己按错门铃呢。这是我早上烤的蛋糕,家里就我跟孩子,吃不光,想着你们小姑娘会喜欢,所以给你拿下来一些。”

叶和欢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接过了盘子:“那你等一下,我去把蛋糕倒出。”

再回到厨房,已经不见了那人。

把碟子清洗干净,叶和欢拿出去还人,那位太太正打量着公寓,见她出来,微微一笑,状似不经意地提起:“这房子还是全新的,是打算做婚房的吗?你男朋友在哪个单位工作,是不是也不常回家?”

叶和欢从小的生长环境,因为家境缘故,并不少那些想方设法跟她攀关系的人。

那太太一开口,她就立刻想到郁仲骁作训服上那两杠两星。

有些事情,情有可原,并非反感,只因跟她无关。

“你误会了,他是我的舅舅。我就来这边做客,过两天就回家了,至于他在哪儿工作,我也不太清楚。”

“这样啊……”太太神情颇为尴尬,也没再跟她多聊,借口家里烧着水就走了。

叶和欢关上门,在玄关处站了会才返回厨房。

流理台上摆着个杯子,喝了一半的水,应该是郁仲骁留下的。

她将水杯握在手里,拇指指腹拂过杯口淡淡的唇纹,轻轻摇晃杯子,杯中水波潋滟,一如她此刻的心境。

她隐隐察觉到郁仲骁今天的异样,然而这份异样,令她有种想落荒而逃的冲动。

韩菁秋昨晚跟殷莲说的话,还有他刚才接电话时说的谎,两者串联到一块,让她不得不往歪处想,甚至揣度是不是因为姜慧不在丰城,加上自己以前那么厚脸皮地缠过他,他现在无聊空虚了,所以想要耍着她玩玩?

比起明确的男女关系,男人总喜欢玩不用负任何责任的暧昧。

这种想法一旦冒出头来,没办法再轻易消除,甚至化为尖锐的矛,刺向她的心神,措手不及。

看向洗碗槽里的蔬菜,她又后悔为什么要自己来做饭。

要不然现在大可以找个借口出门……

——

客厅里的座机响了。

收拾起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叶和欢想到某个‘不在家’的男人,然后出去接了电话。是韩菁秋打来的。

“我还在外面,中午应该赶不及回去,你自己到楼下去吃个饭,书房电脑桌的抽屉里有零钱,自己拿就是了……”

交代完这些,韩菁秋就挂了电话。

放下座机,叶和欢转过身,恰巧,郁仲骁也从主卧出来,他已经换下了那身沾满泥泞的作训服,穿着干净的军裤跟军衬,乍一眼望过去,在她的视线里,他的身材显得格外的挺拔。

只不过下一秒,她收回目光,头也不抬地进了厨房。

有时候躲避一个人,总是事先给自己找到一个充分的理由,仿佛随时准备拿来搪塞那人。

叶和欢把那些食材都从袋子里拿出来,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忙得顾不上其它。

洗西红柿时,她听见郁仲骁在客厅里打电话,偶尔还能听到一两阵低低的笑声。

然而,这样的情形,只能反衬出她的窘境。

叶和欢拿起菜刀,切西红柿时分外用力,像在泄愤一样,心里嘀咕,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

在她蹲在垃圾桶旁边削冬瓜时,厨房门口传来脚步声,带着男人独有的轻缓稳重。

叶和欢握着冬瓜的手紧了紧,强忍着不回头,故作淡定地继续手上的动作。

郁仲骁没有走进来,他站定在门口。

她听到打火机点烟的声音,也能感觉到他的视线锁落在自己身上,甚至能想象出他抽第一口烟时会微微眯起眼睛,然后慢慢地突出浓白色的烟圈……

厨房里的空气充斥了烟草呛人的味道。

郁仲骁靠着门框,呈现一种很随意的姿势,目光定在那纤细的背影上。

削完了冬瓜,叶和欢起身,拿着鸡翅到水龙头底下清洗,她背对着她,连眼角余光都没瞟过去一眼,但那人灼灼的目光却仿佛要将他燃烧成灰烬,她不断用冰凉的水冲刷自己的手,以平息自己紊乱的心跳。

她无法否认,光是他的眼神就足以让自己方寸大乱,不知是害怕还是因为其它什么。

叶和欢洗完一样又一样,那人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话,他只是默默地站在门口抽烟,目光一直没从她的身上挪开,这样缄默的注视,让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好似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在香烟即将燃到尽头的时候,郁仲骁突然站直身朝着她缓缓走过来。

听到脚步的叶和欢蓦地回转过身,他已经到她的跟前,入目的是绿色军衬,他随手将烟头丢到了垃圾桶里,她垂着头,听到郁仲骁低沉好听的嗓音:“女孩子裤子不要穿这么短,去换掉。”

“都怎么穿,哪儿短了?”叶和欢咕哝的声音里尽是不满。

郁仲骁的视线停留在她那快到大腿根部的短裤:“去换掉,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哪怕心里不乐意,但她终究是回了房间。

从行李箱里扒拉出一条长裤往身上套的时候,叶和欢在心里狠狠骂了那人,对自己,不是爱理不理,就是一副霸道的架势,她穿牛仔短裤怎么了?她就是喜欢穿,回了B市后她还要天天穿,难道他还能一直看着她不成?

……

从房间出来,郁仲骁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是中央台某军事频道。

果然,人无趣,喜欢的节目也无趣。

那人像是注意到她的目光,转过头,深邃的眼神扫过来,叶和欢径直翻了个白眼,然后自顾自地又回到厨房去做饭,进去后才发现,电饭锅里已经在煮饭,原先摆在砧板上的墨鱼也切好了。

叶和欢盯着切成花刀的墨鱼,手法很熟练,绝对不是厨艺菜鸟能做到的。

搞了半天,她怎么也没料到郁仲骁居然会做饭。

这一刻,叶和欢有种被欺骗了的气恼,想要出去质问他,也想拽他进来让他自己做,然而,还没走到门口她就怯步了,她没有信心站在他面前的还那么能说会道,索性又乖乖地回去做菜。

烧了两个菜,叶和欢发现酱油所剩无几,她去楼下小超市去买了一瓶。

在玄关处换鞋时,那人正站在阳台上接电话,心情很不错,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才推门而出。

……

买了酱油,走到公寓楼下,叶和欢看到路边多了一辆挂军牌的吉普车。

她脚下的步伐一顿,但终究还是上了台阶。

站在公寓门口,隔着防盗门,叶和欢能依稀听见里面的说话声,也许是当兵的天生大嗓门吧,不过她好像从没听郁仲骁吼过,她听得最多的就是‘嗯’了,性格沉闷到简直令人发指……

叶和欢按了门铃,里面立刻传来声音:“来了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六】他说,你想我烧菜?(吃味的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