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2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六】他说,你想我烧菜?(吃味的郁二)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2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六】他说,你想我烧菜?(吃味的郁二)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是郁仲骁的声音。

这个判定刚出现在叶和欢的脑际,门已经开了,她抬头,一个嘴边叼了根烟、穿着迷彩作训服的青年正站在门边,他瞧着叶和欢也怔了怔,几秒后忙取下嘴里的香烟,憨憨一笑:“嫂子回来了?”

“……”

叶和欢刚想说自己不是嫂子,那边,郁仲骁出现在玄关处:“买了酱油,进去做饭吧。”

说完,他就转身走开了。

青年摸着自己的脖子,不好意思地冲叶和欢笑笑,紧跟着郁仲骁进去,嘴里说着:“二哥,等等我,没麻将那打牌也行呀,家里要是没扑克牌,我下楼去买两副……”

叶和欢杵在那里,微微拧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还是换了鞋慢吞吞地走进去。

客厅沙发上,原本侃侃而谈的几人齐齐噤声,友好地跟她点头致意。

除了一个稍微年长,其他两个看上去都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叶和欢认出其中一人,因为见过几面,她知道对方好像叫姚烈,郁仲骁跟刚开门的青年不在客厅里,出于礼貌,她也朝几人颔首微笑,然后拎着酱油瓶拐进了厨房里。

等厨房门关上,客厅里立刻炸开锅,几个人压着声量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嫂子看上去怎么这么年轻!”

另一个立刻凑上来接话:“是呀,简直像二八芳龄的小姑娘,我听说嫂子也有二十七八岁了吧?不知道有什么保养的秘诀,我现在越晒越黑,上回出去还被说快奔四了……”

“我看郁队跟媳妇关系也不错,刚还去门口迎,哪有外头说的那么严重。”年长的老高也跟着说。

姚烈坐在旁边,他是知道叶和欢跟郁仲骁关系的,刚准备开口解释,这时,郁仲骁恰好从书房里出来。

身后跟着刚给叶和欢开门的吴皓:“二哥,这牌缺张了,还是我下楼去买吧。”

……

等吴皓关了门离开,郁仲骁才坐在单人沙发上。

老高递过去一根香烟。

接过烟,郁仲骁拿起打火机,低下头去点烟,旁边最年轻的林原讨好地道:“郁队,嫂子真漂亮。”

话刚说完,后脑勺已经挨了一记拍。

“没搞清楚状况瞎叫什么——”姚烈边说边拿眼尾余光瞅向郁仲骁,他以为郁仲骁会解释这个误会,谁曾想,郁仲骁似乎根本没把这个称呼问题放在心上,他抽了口烟后转头跟老高说话,这么一来,倒显得自己多事了。

姚烈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站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

叶和欢对做饭算不上擅长,在厨房里待久了开始手忙脚乱,想到刚才那人在门口对自己的使唤,愈加觉得郁闷。

她又不是他家老妈子,至于把自己弄得油头垢面的吗?

厨房门被‘笃笃’叩响,叶和欢回过头,姚烈已经笑吟吟地走过来:“在烧菜呢,要不要我帮忙?”

从洗手间出来顺势一拐就是厨房。

叶和欢没跟他客气,自己也确实忙不过来,她拿着铲子的手指了指旁边那堆芋头:“喏,那个还没削皮。”

姚烈二话不说地扯过小板凳,拿着削皮器跟芋头开始干活。

“你怎么到丰城来了?”削了几个芋头,姚烈扭头,主动开口跟叶和欢搭腔。

叶和欢正在煎鱼,边注意着油锅温度边道:“我的眼睛难受,来这边检查,医生不让我住院就住在小姨家了。”

“我以为医生巴不得你住院呢!”

姚烈的性格直爽,咧嘴笑的时候让叶和欢很有亲切感,她也跟着笑起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说到她喜欢吃的菜,提及笋的时候,姚烈更是说得滔滔不绝:“我家乡的特产就是笋。”

“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带你去A市……嘶,怎么这么痒?”

叶和欢闻言低头,瞧着姚烈的手,知道是芋头的缘故,立刻让他站起来把手放到水槽里,她打开水龙头,又倒了醋让他措手:“现在还痒不痒了?”

军人生性敏锐,姚烈察觉到什么,偏头看向门口,讶异:“二哥,你怎么也过来了?”

叶和欢跟着回过头,郁仲骁果然站在门边,这人走路无声无息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的,但她还是立马松开姚烈的手,不动声色地拉开跟姚烈的距离。

郁仲骁没进来,只是对姚烈道:“老高在找你,打牌少个人,让你过去凑数。”

话毕,他径直进了旁边的洗手间,自始至终,目光都没有看向叶和欢。

外头老高已经在喊姚烈的名字,尽管叶和欢说不用了,但姚烈还是忍着手痒替她削好芋头才出去。

……

盛汤时,一不留神,叶和欢打翻了旁边浸着猪腰子的碗,水洒了一地。

她拿着抹布蹲下厨房的面积不大,一碗水差不多失了三分之二的地砖,擦着擦着,跟前突然多了一双拖鞋,她的动作稍滞,静静地等了几秒,那人还是没有挪脚,她索性不去管他脚下的水滩,转而去擦另一边。

直到起身将抹布丢进水槽里,她才听见身后的人开腔:“做了几个菜了?”

不都摆在餐桌上了,自己不会去看吗?

心里这么想的,叶和欢抿了下唇角,转过头倚着流理台,望向郁仲骁深刻的五官轮廓,不痛不痒地说:“小姨父这么问,难道是想要帮我烧菜吗?”

“你想我烧菜?”说这话时,他的眼神变得尤为温柔,还夹带着淡淡的笑意。

一定是自己的幻觉……

叶和欢的脸颊有些发烫,忙回转过身,拿着筷子去戳高压锅里的排骨,嘴里夹枪带棍地说着:“这种保姆的差事当然是我们晚辈来做,怎么能劳驾长辈操手,您还是出去喝喝茶陪人聊天吧。”

郁仲骁没走,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他看着她的身影,过了会才道:“刚才跟姚烈在聊什么,说得那么开心?”

“哦,没聊什么,就随便说说。”她的回答明显漫不经心。

“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叶和欢手上炒菜动作不停:“厨房里没开水,要喝就自己去客厅倒。”

“……”

半晌,她才听到离开的脚步声,叶和欢盯着锅里的猪腰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用锅铲用力戳了几下,不但让她做烧饭婆,现在还想拿她当丫鬟奴役,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还敢不敢更过分点?!

——

叶和欢端着最后一个菜出去,客厅里尽是男人打牌时发出的欢声笑语,空气里也弥漫了浓浓的烟味。

众人上桌吃饭。

姚烈主动帮叶和欢分碗筷,还不停地夸赞:“你这么会做菜,以后娶你回家当老婆的男人一定很有口福。”

郁仲骁原先正看着那些热气腾腾的菜,闻言抬起眼,幽深的目光看向叶和欢。

她正递筷子给吴皓,挽着唇角,眉眼间难得染了几分羞赧:“我做得不好,你们凑合着吃。”

“刚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吴皓接住筷子,脸上表情颇为尴尬,不知道怎么称呼她。

只是拿眼睛看向上方的郁仲骁。

郁仲骁背靠着椅子,耷拉着眼皮,手上夹着根未燃尽的香烟,吞云吐雾,没有接话的意思。

方才郁队不在,姚烈跟他们几个打牌时已经告诉他们喊错人了,这位不是嫂子,而是嫂子的外甥女。

还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叶和欢笑笑,不甚在意的模样,转身回了厨房,她是最后上桌的,瞧见还有两个空位,其中一个在郁仲骁的右手旁,姚烈看到她,已经拉开自己旁边的位子,冲她招手:“过来坐。”

说着,他又探身拿过那罐在郁仲骁跟前的牛奶,拉开拉环,殷勤地替叶和欢倒好:“喝冷的没关系吧?”

叶和欢摇头:“没事。”

饭桌上很安静,跟叶和欢想的大相径庭,她以为这些男人觥筹交错间会侃侃而谈……

饭后,众人坐了会儿就起身告辞。

“喝杯茶再走吧。”说着,叶和欢转头看向旁边始终没怎么说话的男人,想让他挽留这些朋友。

郁仲骁没看她,他开口:“我送你们下楼。”

“不用不用,你喝了不少酒,还是睡个午觉吧。”

“那你们当心开车。”几乎老高话音刚落下,郁仲骁就接了话,说完他径直回了主卧。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六十七】郁仲骁喝醉酒喊了她的名字(加小剧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