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2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我都不担心,你怕什么?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2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我都不担心,你怕什么?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越野车驶进荒郊野外的某山区。

看到前面敞开的大铁门,还有‘八一’标志,耳边又传来隐隐的枪击声,叶和欢大概猜到了这是什么地方。

只不过她没想到,郁仲骁居然会带她来部队的射击靶场。

除了两辆军用越野,路边还停着两辆载人的军卡。

叶和欢盯着不远处守在门口的士兵,她没紧跟着下车,而是扭头冲正准备关车门的男人道:“小姨父,你进去吧,我就在车上等你。”

试问,谁家小姨父一直把妻子的外甥女带在身边的?加上两人年纪又相差不大……

这是个全民八卦的年代,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

“下车吧。”郁仲骁不轻不重地说。

叶和欢没有动,这些问题连她这种十几岁的小姑娘都能考虑到,她不信他不明白其中的弯弯曲曲,还是他刚才打架打糊涂了?这么一想,她忍不住出言提醒:“我不是部队的人,你带我进去,影响不好。”

“这不是保密训练,只是普通的新兵练靶,多你一个不碍事。”

“我还是在车上吧……”

郁仲骁听到她这么说,右手把着车门,左手撑着车顶,弯下/身盯着坐在车里别扭的人儿,声音低低沉沉得好听:“我都不担心,你怕什么?”

叶和欢对望着他的眼睛,脸有些红,他的目光坦然,倒显得她小人之心了。

不过仔细一想,可能真是她心里有鬼的缘故,所以看待自己跟他关系时,潜意识地带了有色眼镜,也许在旁人眼里,他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姨甥关系。

郁仲骁望着神情略略纠结的女孩,目光变得温柔,缓和了说话的口吻:“下来吧,那边打靶快开始了。”

……

磨磨蹭蹭地进了靶场,叶和欢望着里面一大片迷彩有些怯步。

突然面对这么多雄性生物,还得被那么多好奇的目光盯着打量,哪怕她皮再厚,一遭走下来也面红耳赤。

高亢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一排结束射击,二排准备!”

伴随口哨声响起的是震耳欲聋的枪鸣声,回音在空旷的山野间久久缭绕不去,叶和欢忍不住用手指塞住耳朵。

一位指导员跑过来找郁仲骁:“正找你呢,老高让你过去瞧瞧,看能不能选出一两个好苗子。”

叶和欢被安置在了旁边平瓦房的一间办公室里。

隔着窗户,她看到那些身着迷彩作训服、戴着头盔的士兵动作一致地趴倒在地上,拿枪对准远处的靶子,眼神专注,表情严肃,旁边站了个发号施令的军官,扯着嗓子喊:“四排已进入射击位置——”

“准备——”

“开始——”

叶和欢看得津津有味,尤其是听到‘XX,一百环,全中’时,望着那些黑漆漆的枪支跃跃欲试。

……

“我说现在的新兵蛋子,一个个摆大少爷架子,真正经得住操练的能有几个?”

“一群小兔崽子,要是现在把他们丢这过夜,指不定有吓到哭爹喊娘的。”

说话声突然在办公室门口响起。

叶和欢转头,那边的门已经被推开,进来的是姚烈跟另个青年军官,两人瞧见屋里有人也是一愣,青年军官看看旁边的姚烈,神情有些不自在地低声嘀咕:“怎么有个女的?”

“你刚才不是要去厕所吗?快去吧!”回过神的姚烈伸手就把战友往外推。

“你不去吗?”

“我到里面喝口水,马上就去追你。”

等青年军官离开,姚烈又贼贼地往外瞅了瞅,确定没人才虚掩上门,笑吟吟地拖过凳子在叶和欢的对面坐下,一边给自己倒水一边抬头跟她搭话:“刚还以为你没进来,没想到二哥把你藏这儿来了。”

‘藏’不是个好字眼,一般都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金屋藏娇’这个成语。

叶和欢抢过他刚倒满水的纸杯,小小地抿了一口:“我为什么不进来,难道碍着你们办事啦?”

“没没~”姚烈忙矢口否认,伸出两手指点点自己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出没这里的一般都是野兽,他们瞧见你这样的美女两眼都得发绿,我这不是怕你吃亏吗?”

“你这么油嘴滑舌,你家首长知道吗?”叶和欢打趣他。

“我家首长不就是你小姨父。”

姚烈笑望着她,他家里也有个跟叶和欢差不多大的妹妹,跟叶和欢聊过几句后发现这小姑娘性子好,更是喜欢得不行,加上自己常年见不到亲妹妹,下意识地把叶和欢当作妹妹来看。

他指了指外边的射击区域:“想不想试试?”

在姚烈面前,叶和欢彻底放开了自己,也跟着瞄瞄外头,言不由衷地道:“这样会不会违反你们的规定?”

“那我就说是我打的,边上有个小靶场,”姚烈起身,冲她眨了眨眼:“我们拿了枪上那。”

——

叶和欢跟着姚烈出了办公室。

姚烈忽然抬手指着远处某个位置道:“瞧,你小姨父在那里,应该是跟老高他们在挑人。”

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叶和欢果然看到了郁仲骁。

郁仲骁站在一个不明显的小山坡上,手拿着望远镜注视着前方的射击结果,旁边还有另外两个军衔不低的军官,其中一个正是姚烈口中的老高,他正用手捂着嘴在郁仲骁的耳边小声说着话。

叶和欢见过几次郁仲骁穿军衬,衬得身材修长挺拔,如今他着一身迷彩作训服、作训帽跟军靴,又是另一番英武霸气的感觉,比起那些身体孱弱的新兵,郁仲骁此刻站在那里,俨然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线。

身高过一米七八的男人只要身体比例好,基本都可以称之为衣架子。

她没问过郁仲骁到底有多高,但目测应该有一米八五,标准的男模身材,也许是因为常年的军事训练,他的腰板很挺直,作训服袖子卷起着,暴露在外的手臂很结实修长,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烁着蜜色的强硬质感,仿佛他的浑身上下都蕴藏着某种蓄势待发的力量。

“怎么了?”姚烈发现她心不在焉,侧头问。

叶和欢收回自己的视线,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晃神,出言催促着他:“快点,再晚人都走了。”

……

姚烈跟负责管枪支的军官很熟稔,三言两语就弄来了一把54式手枪过来。

“走吧,这几支枪有些准芯还没调,先过去试试,不好再来换,我跟他已经说好了。”

两人走去小靶场,叶和欢一直好奇地盯着那把枪:“能让我拿吗?我还没摸过真枪呢……”

“就怕你这个小身板拿不住。”说着,姚烈真把枪搁到她怀里。

叶和欢只觉得左手臂臂弯一沉,连忙伸出右手,险险地抱住差点掉地的枪支,姚烈还在旁边笑话她,笑够了又把枪拿回去,一边扭头对她说:“你要是真喜欢射击,等二哥有空,可以让他带你去那些民营射击场练习。”

“……”

“不是我吹,二哥是侦察兵出身,以前参加过国际侦查兵大赛,射击的成绩是杠杠的。”

说着,姚烈竖起大拇指,那骄傲的样子好像说的是他自己:“他要是肯教你,绝对比外面那些所谓的射击教练带的好,不过就怕他没什么时候。对了,上次回部队,他还问我你在厨房跟我说了什么。”

叶和欢的心跳漏了个节拍,她故作淡定地问:“他干嘛无缘无故突然问这个?”

姚烈嘿嘿笑了笑,摸着自己的后颈:“估计是怕我对你意图不轨吧,我就告诉他,你喜欢吃笋,我想着请你去我老家呢,我还说,看到你我就不由地想起我妹妹,说不上来的亲切感。”

“那他怎么说?”

“没说什么,我刚说完,办公室电话就响了,他让我先出去,然后……再没然后了。”

“……”

“怎么不说话了?不高兴了?我觉得二哥没其它意思,应该只是想要关心你,怕你被人给骗了。哦,靶场就在前边,昨天下过雨,路可能有些泥泞,你要是不好走就拽着我的衣服。”

姚烈滔滔不绝地说着:“像我,刚入部队那会儿,二哥对我很好,什么都肯教我,对其它新兵也很好,不会动不动就踹你一脚,为人也低调,一直到现在,都很少有人知道他爸爸是某军区一把手。”

“所以啊,这次二哥要去西藏,我几乎一点都没犹豫就跟着申请了。”

叶和欢停下脚步,惊讶地望着他:“去西藏?”

“你不知道吗?”

姚烈也是满脸的错愕,随即‘哦’了声:“可能二哥打算等上头批令下来再告诉你们,但这事基本已经定了。”

接下来姚烈说了什么,叶和欢都没怎么听进去,她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

——郁仲骁马上要调去西藏。

但他真的从未在家里漏一点口风,似乎韩菁秋也全然不知情。

她此刻的心情,就像一颗小石子砸入水中,荡起一圈圈扩大的涟漪,对射击也顿时没了兴致。

姚烈已经在冲她招手:“过来吧,那边有靶子,不用咱们过去摆了。”

……

姚烈是个耐心十足的好老师,只不过作为学生的叶和欢却显得有些不着调,怎么教都把握不了持枪要领。

替叶和欢纠正动作时,姚烈心想,看来射击真是一门注重天赋的技能。

“你要再向后倾斜,小腹跟左胯要挺出些。”但显然,理论再丰满也不如实践的一个动作,姚烈挠了挠自己的半寸头,如果她是男孩子,姚烈恐怕早已按着她的腰给她纠正。

叶和欢稍稍动了动,侧头问姚烈:“这样还不对吗?”

姚烈刚准备上去替她摆正手势,那边走过来个人,待看清来人,他咧嘴露出憨厚的笑:“二哥,你来了?”

放下握着枪的手,叶和欢转过头,郁仲骁已经近在咫尺,她轻声叫了一声‘小姨父’。

“那边射击都结束了?”姚烈走到郁仲骁的身边。

郁仲骁看了眼埋头安静站在那的叶和欢,把手里的望远镜丢给姚烈:“许指导先带人走了,老高在清理靶场。”

“那我过去看看。”

姚烈没忘记自己的职责,他转而对叶和欢道:“和欢,二哥来了,你要是有不懂的就问他,我去帮老高。”

……

姚烈一走,整个气氛都安静了。

叶和欢回转过身,望着前方的靶子,她按照姚烈刚才说的要领重新抬起了枪,想要对准靶心却怎么也不行,身体姿势也摆不太正,长时间维持一个动作,手腕处也传来酸疼感。

下一瞬,骨节分明的麦色大手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微微怔愣,那只手已经覆住她扣着扳机的手指,因为紧张,叶和欢的身体顿时僵硬,郁仲骁挨得她很近,近到他温热的呼吸尽数喷在了她的颊边,耳边是他沉沉的声音:“注意力集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一】看着我就能瞄准靶心+当兵的,臭流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