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2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一】看着我就能瞄准靶心+当兵的,臭流氓!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2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一】看着我就能瞄准靶心+当兵的,臭流氓!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注意力集中。”

叶和欢听着他不疾不徐的浑厚嗓音,再看向远处的靶子,却是怎么也没办法静下心来。

呼吸间亦是男人身上独有的那股若有若无、时轻时重的气息。

“腿再张开一些,双脚开度要与肩齐宽。”他说。

叶和欢挪动自己的脚,却也不敢太大动作,生怕碰到身后的男人,然而她战战兢兢的姿势导致握枪的动作更生硬,怎么也施展不开,只能拼命克制着剧烈的心跳。

有些举动,在心态发生变化后,再也没有办法泰然去面对,也开始——力不从心。

……

郁仲骁垂下眼,幽幽的视线停留在她雪白的脖子处,耳根后的细软绒毛,经过落日余光的照射,显得特别粉嫩。

薄薄的蕾/丝欧根纱衬衫,隐隐约约透出小可爱的带子,扎得高高的花苞头,少女的青涩中又沾染了几分专属于女人的风情……他收回手,目光重新回到她的身上:“左上臂紧贴胸侧,肘抵于髋骨,前臂近似于垂直。”

叶和欢抿紧唇,胳臂肘抵住腰际以下,只不过这个动作好像使不出力来。

“头部不要乱动,适量左转,腮部自然贴于枪托。”不疾不徐的浑厚声音又响起在耳畔。

“我的手肘用不上力。”

如果真的保持这个姿势射击的话,叶和欢甚至担心枪支会不会脱手,不见郁仲骁说话,她稍稍侧头跟他打商量:“能不能换其它动作?我看电视上,那些狙击手不是单膝跪着射击吗?还有趴在地上的。”

“你先看看脚下的泥地,再确定要不要跪下去。”

叶和欢低头,下过雨的地很泥泞,想到刚才那些新兵打完靶后身上没一处干净的,她立马又打消了这个提议。

把注意力又放在了靶子上。

她握着扳机的手指已经僵硬,如果还是姚烈在指导自己,要求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多?

这么想着,叶和欢更加希望姚烈快点回来。

郁仲骁突然开口:“刚才姚烈教你身体是这么前倾的?”

“……”叶和欢学习的耐心在褪去,她摆弄着枪,随口回道:“他没说,是我自己想的,这样子比较舒服。”

话虽这么说,但她还是挺直脊梁,回忆着姚烈讲的要领点,纠正自己的姿势。

“先开一枪试试。”男人低沉有磁性的声音。

“哦。”叶和欢也不回头,全神贯注地盯着红色靶心,扣动扳机。

“砰——”

叶和欢差点握不住枪,手虎口处被震得发麻,至于靶子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被击中的痕迹。

(>﹏<)……

脱靶了。

正想回头说不玩了,她的后背突然贴上男人坚硬的胸膛,心头一惊,哪怕隔着厚实的迷彩布料,也能感受到男人稳健有力的心跳,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紧枪托,一双修长好看的大手已经握住她手里的54式手枪。

郁仲骁的肩膀宽厚结实,叶和欢被圈在他的臂间,整个人显得更加的柔弱娇小。

她顿时一动不敢动。

“手指关节放轻松,手臂肌肉不要太紧绷,握枪的姿势需要自然。”

叶和欢像一具木偶任由他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手背处传来温热的触感,她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还有他手掌心因为常年握枪生出的厚茧,粗粝却充满了力量,头顶是他沉沉说话声:“别乱动,眼睛看前面。”

身体明显地感受到他又靠近了些,她整个人都被他搂在怀里。

郁仲骁刚毅的脸若有若无地贴着她的脸颊,下巴处扎人的青色令她略略慌张,两人的呼吸也纠缠在了一块儿,他结实的长腿紧挨着她的,她的耳根烫得像着了火,心跳加速,下意识偏头看他——

那张线条硬朗的脸庞,表情专注又严肃,他目视着前方,薄唇轻启:“看我能瞄准靶心?集中你的注意力。”

叶和欢一张小脸瞬间红透,尴尬地转回自己的头。

“开始了。”他的话音未落,跟她交叠的手指已经扣动扳机。

“砰——”

“砰——”

……

几乎没有中间停歇,他打光了剩余7发子弹,除去她那不上进的一枪,成绩是七十环。

叶和欢视力不错,遥遥瞧见靶子上只有一个洞。

在她怀疑某人有炫耀的嫌疑时,一道爽朗的笑声由远及近:“看来我们来晚了,人家都已经开打了。”

瞧见走过来的老高跟姚烈,在他们的视线投过来之前,叶和欢推开男人的手臂,退到安全位置。

身体恢复自由,就连四周的空气都清新不少,只是心跳还扑通扑通的。

“已经都打完了?”姚烈小跑过来,瞥了眼远处的靶子:“我还跟老高说收拾得快点,得回来教你……咦?”

他扭转过脸,神情诧异地看叶和欢:“都是你打的?”

“……”

在这两个老兵面前,她只觉得无处遁形,没有看旁边的男人,径直道:“小姨父教我的。”

“我就说嘛——”姚烈拍了下老高的肩膀。

老高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抖出半截烟,把烟盒往郁仲骁跟前一递:“不是说不带徒弟的吗?以前队上多少新兵想让你教,不管人家用什么法子,你都不点头,今天倒来兴致了?”

叶和欢的心跳还没缓过来,又冷不防听到这话,不自觉地转头看向郁仲骁。

他已经点了香烟,轻吸一口后,吐出淡淡的烟雾,叶和欢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有注意到他嘴角淡淡的笑。

面对老高的打趣,他没有任何的反驳。

——

从靶场出来,将近傍晚五点。

几个男人聊的都是军事方面的话题,叶和欢插不上嘴,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面。

到达车旁,老高拉开驾驶座车门,对郁仲骁道:“那我跟姚烈先回部队。”

“这会儿回去刚赶上饭点。”一提到吃的,姚烈的话更多:“最近炊事班老苛待我们了,一桌人,以前两碗红烧肉,现在只给一碗,每晚睡觉前肚子都饿得咕噜叫。”

说着,他看向叶和欢:“和欢,想不想去部队吃饭?”

叶和欢还没开口,那边郁仲骁已经打开副驾驶车门,越过车顶望着她:“上车吧。”

“噢。”她挽起唇角冲姚烈摆摆手,然后才慢吞吞地走过去。

……

等老高跟姚烈的车消失在前面的拐弯处,郁仲骁才发动殷勤,越野车缓缓驶出了靶场区域。

对这条路,郁仲骁似乎很熟悉,很快就开到了车辆横流的分叉路口。

叶和欢望着车窗外的景物,直到真的快被车内的安静憋坏,她才弯下/身去翻储物格,那里除了打火机、烟盒跟野外专用小工具,再也没有跟‘情调’挂钩的东西,她忍不住抬头问:“小姨父,车上没有CD吗?”

“这是部队里的公车。”他开着车,回答得不咸不淡。

叶和欢撇了下嘴角,心想,哪怕是你自己的车,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想要缓和沉闷的气氛,她突然提高音量,侧倾过身把手伸到他的面前:“好啊,你公车私用,被我抓住了吧,还不快点给我封口费,要不然我就写匿名信去举报你——”

车子在十字路口停下等红绿灯。

“我怎么公车私用了?”郁仲骁也侧过身,一本正经地问。

他脸上的表情颇为严肃,叶和欢一时竟答不上话来,暗暗地嘀咕——开个玩笑不用这么认真吧?

郁仲骁的黑眸凝着她,在红绿灯跳转的刹那,口吻揶揄地道:“有时候,封口不一定要用钱。”

“……”

叶和欢微微发愣,待反应过来他这句话,小脸顿时开始发烫。

她这是被调戏了吗?

叶和欢没料到他会说这么暧/昧的话,一点也不像他往日古板持重的性格,但仔细想想,也许他根本没那层意思。

但她的脸却已经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外面响起催促的鸣笛声,郁仲骁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发动车子,那感觉,还真是她自己想多了。

转头看向窗外,叶和欢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忿忿道——当兵的,臭**!

——

御福楼门前的停车位上,越野车熄了火。

叶和欢看看灯火通明的酒楼,旁边的男人已经解开安全带:“下车,进去吃饭。”

对刚才的事,她还没有彻底的消气。

看到他径直下车,叶和欢抿唇角,这人还真是‘行得端坐得正’了,这么带她出来吃饭,也不怕遇到认识的人,还穿着一身迷彩,到时候被人误会他包二/奶看他怎么辩解?!

这样坏坏一想,叶和欢的心情好到不行,乐颠颠地跟着他进了酒楼。

漂亮的女服务员已经迎上来:“是两位吗?”

郁仲骁直接问她有没有空置的包厢,叶和欢背着手站在他旁边,挑了下柳叶眉,对那服务员道:“你别听我小姨父的,我们坐大堂就行了,又不是见不得人,干嘛躲包厢去对不?”

服务员一愣,随即笑着点头说是。

叶和欢也跟着笑,扭头对郁仲骁道:“小姨父,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

郁仲骁没拿眼瞅她,但脸色不像刚才那么好看,他对服务员说:“前面带路吧。”

这就不高兴了?

叶和欢有些得意,率先跟着服务员上楼,还故意问她有没有靠门的位置。

“靠门的话,一般都比较吵,客人进进出出不方便。”

“没事,我这个人就喜欢热闹。”

上了楼,瞧见门口的空位,她跑过去一屁股坐下,看到郁仲骁皱起的眉头,她心里更痛快,拆了碗筷上的塑料薄膜,催着服务员快点拿菜单过来,不忘嘱咐:“我小姨父嘴叼得很,一般的菜都不吃。”

服务员没多久就回来了,拿来一本厚厚的菜单。

还翻开菜单,热情地在旁边介绍:“这些都是我们酒楼的特色菜。”

叶和欢听得兴致勃勃,不时询问几句,最后指着最贵的那一页点了五六个菜,还是觉得不够,又道:“再来一只澳洲大龙虾,葱油做法。”

这顿饭大概需要一千五六,当兵的工资貌似不高,而且两人明显吃不完,还不心疼死他。

完全小人得志的嘴脸。

叶和欢端起水杯,装模作样地喝一口,抬起眼的时候,发现郁仲骁正盯着自己看。

他靠着椅子,右手搭在桌边,指间是根点燃的香烟,投过来的目光,很深沉,也很安静,至于他眼中具体是什么内容,她来不及去解读,已经开始心慌地移开眼,又举起杯子喝水,想趁机挡住那让自己不舒服的眼神。

服务员转而询问郁仲骁:“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就按她说得点,再加一个酱炒笋丁,还有你们这里的特色菜,西红柿土豆咸笋汤。”

当大鱼大肉端上来,尤其是跟那只澳洲大龙虾大眼瞪小眼,叶和欢一点胃口也没了,但都是自己点的,只能端起饭碗硬着头皮吃,只是她的筷子刚要夹到龙虾肉,盘子已经被挪走,取而代之的是一盘酱炒笋丁。

叶和欢没抬头,闷声吃完了这顿索然无味的饭。

——

从酒店出来,郁仲骁送她回去。

车子行驶的方向跟小区相反,需要绕到前面没围栏的地方转弯,在路口等红绿灯时,郁仲骁的手机响了,是部队里的电话,叶和欢隐约听到,好像是有事让他回去。

郁仲骁看了下腕表,对电话那头道:“大概九点十五分能到。”

他刚挂断电话,叶和欢便说:“小姨父,既然您有事,我就在这边下车,自己走过去就行了。”

说完推开门下车。

……

晚间过马路不比白天,加上这是市中心的红绿灯,叶和欢刚要迈脚,猛烈的车灯光照得她睁不开眼。

下一秒,一辆疾行的轿车从她跟前呼啸而过,差点碾到她的脚趾。

开车的人还突然伸出头冲她吹口哨吆喝。

叶和欢低低地咒骂了一句。

她刚准备过马路,忽然斜刺里伸出一只遒劲的大手,拽住了她的手腕,路灯光也被档去了大半,她侧过脸,看到的是不知何时下了车的郁仲骁,路边的树影重重,模糊了他脸上的表情。

“小姨父?”

原先握着她手腕的大手早已下滑攥住了她的小手,叶和欢的大脑还有些没转过弯,任由他牵着过斑马线。

所有的鸣笛声都被抛掷在了脑后。

叶和欢回过神,想要去抽出自己的手,那温热的手掌紧了紧。

她抬头,入目的是他晦暗不明的坚毅侧脸,还有修长挺拔的身形,也因为有他在身边,前一刻在心头涌起的惊慌不安渐渐散去,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直到站在了小区的门口。

手上的力度消失。

“进去吧。”郁仲骁松开了她,他看着她的目光很暖,很温和。

叶和欢张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回望着他,这几天发生在两人间的事情,让她仿佛陷入了迷雾之中,理不清也看不透,就像眼前会这样看自己的郁仲骁,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要我送你到楼下?”他问,眼底染了点点笑意。

不用!

叶和欢忙摇头。

骨节分明的大手覆上她的脑袋,轻轻摸了下,低缓的声音:“我走了,快点进去吧。”

叶和欢神情怔怔的,郁仲骁已经转身往来时的路离开。

望着那抹迷彩消失在闪烁的车灯光里,叶和欢才慢慢地转身,刚要进小区去,看到了站在那里的秦寿笙。

————————场外备注————————

问:封口不一定要用钱,还能用什么?

答案,你们知道吗?小妖精们!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二】夜晚不小心窥觑到的私情”↓↓↓更精彩哦!